夏小強:比死刑更可怕的是不寬容嗎?

藥家鑫

看了兩段和藥家鑫有關的視頻。一個是藥家鑫在看守所內的聯歡會上深情演唱一首《傳奇》,藥家鑫不愧是音樂專業的,樂感和演唱都很到位,但是看著藥家鑫深情款款的表演,他展示的才藝不僅沒有使我對他產生同情惋惜之情,卻使我感到陣陣厭惡,同時也使他在法庭上的下跪和痛哭流涕悔過都顯得廉價和虛偽。

另外一個視頻是拍客採訪被藥家鑫駕車撞傷後被害女工張妙的丈夫王輝,在被害者家中那顯得髒亂破舊的農邨院落中,王輝說了這段話:「我們也不懂法律,咱就要他死刑,咱也不要他賠償,殺人犯的錢咱不要。他的錢是沾滿血的,拿我媳婦命換的錢我不要,如果你把錢拿來,等孩子長大知道後會罵我不要臉。」這段話樸實、有骨氣,從這個貧窮的普通陝西農民口中說出,他臉上帶著喪妻後無奈的平靜的悲傷,沒有藥家鑫的聲嘶力竭,但卻句句有力,打動人心。

2010年10月,西安音樂學院大三學生藥家鑫駕車撞人後,將被撞的女工張妙八刀刺死。2011年3月23日,藥家鑫案一審開庭,目前該案尚未宣判,藥家鑫會不會被判死刑,已經成為一個人們廣泛關註的熱點話題。

藥家鑫案本身並不複雜,先撞後殺,手段惡劣,罪行已不需要太多證據來證實。根據中國現有刑法,判處死刑立即執行並不為過。但是,有些奇怪的是,對此案的討論竟然涉及到了關於是否廢除死刑的問題。一些看似胸懷普世價值的人文關懷者、同時也是贊同死刑廢除者開始發表言論,從中外到古今,旁徵博引,論證死刑的殘酷和非正義,感歎近百年來的中國社會充滿暴力,最後並得出結論:比死刑更可怕的是不寬容。

專家學者們在論證了廢除死刑的必要性之後,就得出了進一步的言論:為甚麼不給藥家鑫一次機會呢?用暴力來回應暴力,比死刑還可怕,應該寬容。這些學者們還舉出了寬容的例子:

11年前南京德國奔馳外方副總經理一家被四個中國小夥子滅口的案件,法院判處死刑,但被害者母親從德國遠道而來要求寬恕四名待執行的死刑犯;2007年4月16日,美國弗吉尼亞理工大學發生了美國歷史上最嚴重的惡性校園槍擊案,槍擊造成33人死亡,槍手本人開槍飲彈自盡,兇手為23歲的韓籍青年趙承熙。但是,趙承熙和32名遇難者一起被列為悼念的對象,因為許多美國人認為兇手本身也是受害者,因為他心理有疾病,可惜沒有及時得到社會、家庭的關心和救治,才導致悲劇的發生。所以在悼念活動中,校方也把他當作一個「人」來看待,以體現人性關懷,包括一些被害者的家屬也都表示原諒兇手。

斯賓諾沙說:「人心不是靠武力徵服的,而是靠愛和寬容大度徵服」,雨果說:「最高貴的復仇是寬容」。寬容是對生命的憐憫和敬畏,無論他是被害者,還是兇手。

這些例子和名言都沒有錯。但是,在當今中國發生的藥家鑫案適合用以上的「寬容」來對待嗎?

首先:誰更有資格來對藥家鑫講寬容?德國被害人的母親要求大赦四個殺害她兒子的兇手,一般認為她是有資格的,其實從深層來講,只有受害者本人更有資格。然而在法庭上當所有希望保住藥家鑫性命的人將他曾經獲得的榮譽獎狀交給張妙的丈夫張顯手中時,這個男人說:「我不看這些,這些都是垃圾,我只要求判他死刑。」如果在判處藥家鑫死刑的判罰上我們沒資格,那麼在要求被害人家屬寬恕藥家鑫的事情上,別人也沒有資格。那些要求寬恕藥家鑫的人都覺得自己像上帝一樣仁慈。可是忽略了誰有資格說原諒,他們說原諒,只是把自己的仁慈建立在被害者的痛苦之上。

第二,甚麼是寬容?死刑是刑罰的一種。法律特別是刑罰是在人類社會的古老倫理道德和信仰不能有效阻止人們的惡行之後出現的,法律不能起到教化人心的作用,它只是起到滯後的懲治和規範作用。廢除死刑也是在近200年來才出現的概念,此論者認為死刑並不能夠震懾和減少犯罪,同時認為死刑本身是殘酷和非正義的。法律是人制定的,也隨著社會的發展、人們觀念的變化而改變,其中的對錯是非原因錯綜複雜,包括死刑的廢除等都不是本文要探討的話題,因為它牽扯到政治、歷史、文化、倫理、宗教等多方面的因素。

和死刑相關的「寬容」的概念很大程度和宗教信仰有關。在主流社會信仰上帝的國家中,人們講寬容,主要是人們相信有天國地獄、善惡有報,那些殺人者由於作惡而將在死後下地獄受苦,他們的靈魂無法得到解脫,所以認為對於他們現世現實的懲罰不起根本作用,保留他們生命的目的是使他們心靈真正的懺悔,靈魂得救,而得到上帝的寬恕將來死後上天國,這是講寬容和對生命敬畏的主要原因。

那麼,在當今中國有這種寬容的社會環境嗎?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統治者用六十多年的時間,利用無神論和一系列政治運動系統徹底地破壞了中國傳統的信仰和傳統文化,使現今的中國人正信無存、拜金至上、只知今世今朝享樂哪管死後洪水滔天,寬容和對生命的敬畏蕩然無存。

第三,法律不能維護正義,而成為當權者任意欺壓民眾和犯罪的工具,成為了可以「寬容」有權有勢的殺人者的保護傘和擋劍牌,所以,才有藥家鑫辯護律師的「激情殺人論」,才有了中國人民公安大學犯罪心理學教授李玫瑾彈琴習慣性動作的論斷,才有了藥家鑫上庭後又哭又跪媒體對此煽情炒作的表演等……

如果說藥家鑫是此案兇手的話,那麼那些人則很可能成為未來藥家鑫案件的幕後黑手,因為他們的做法只會造就更多藥家鑫這樣的人。他們是「義正詞嚴「的律師、他們是冠冕堂皇的教授、他們是道貌岸然的法官、他們是導演作秀的電視臺,他們為了幫助一個兇手逃脫責任,不惜撒下滔天大謊、不惜扯下道德面紗,只是為了逃脫公平和正義。可是在他們的慫恿和縱容下,會有無數個藥家鑫誕生出來,然後這無數個藥家鑫會奪走無數無辜的人的生命。因為藥家鑫的同門師妹李穎說了:「我要是他(藥家鑫)我也捅……」

所以,比死刑更可怕的不是不寬容,是甚麼呢?是整個社會信仰缺失等所造成的社會嚴重不公正,以及產生和維持這種不公正的社會環境,是製造出這個社會環境、製造出無數個藥家鑫,然後讓我們這個社會走向地獄的政權及其機制。

2011年4月11日首發于大紀元網站

更多閱讀

夏小強:政府還需要掃黃嗎?

夏小強:「孔子熱」中的孔子之悲

夏小強:不忘初心 中共官員包養情婦創紀錄

夏小強:「失去」共產黨,中國會怎樣?

夏小強:中共滲透和控制香港手法大揭祕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