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的群體免疫計劃,你真的看懂了嗎?

英國防疫

文:熠傑

3月12日,英國官方宣布了一項驚世駭俗的決定,他們打算故意讓60%的英國人感染新冠病毒,從而獲得群體免疫力,消息一出,英國政府立馬遭到了潮水般的指責,仿佛是人間的屠夫,地獄的惡魔,然而事實真是如此?

 

Part1

關於這事的看法,我瀏覽了不少發言,大致就是以下幾種:

1.社會達爾文主義,不愧是達爾文的故鄉,把「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發揮得淋漓極致;

2.藉機解決人口老齡化吧?這是人道主義的淪喪,英國政府豬狗不如;

3.嘲笑英國政府無能,順便高潮一波;

4.這個做法不科學,沒有任何證據支持。

這件事又可以看做一次政治考試,對它的看法代表了你的認知深度和社會閱歷。

我們評價一項政策的好壞,看的是實施之後的效果,而不是政客口頭的表達。正話反說,聲東擊西在公司治理層面都屢見不鮮,更別提國家治理。

舉個例子,國家想讓民眾富裕起來,於是設立了最低工資標準,一個月2萬,這消息一出,大家紛紛歡呼,大喊社會主義好,可實際效果如何呢?

老闆們看用工成本這麼高,必將削減雇員,但這樣一來人手就不夠了,於是只能把剩下的人當牲口用,807都算少的。如果這些牲口完成不了工作,那老闆也沒轍,大家一起完蛋,大面積倒閉之後,經濟就崩潰了。

所以從政治、經濟、管理的專業角度來看,2萬月薪最低工資的政策0分不能更多,但在民眾眼裡,該政策一定是滿分,因為他們的眼界無法意識到政策頒布的後果,他們以為表面上對自己有利,執行過程中就必定對自己有利,這就是不同階層認知的差距。

如果你覺得這個例子太難理解,那我們換一個,大家都知道望梅止渴的故事吧?曹操在行軍的時候軍隊沒水喝,一個個渴得不行,士氣愈發低落,怎麼辦呢?曹操靈機一動,指著遠方說那裡有一片梅林,然而實際上並沒有,他是編的。

但士兵們一聽,頓時覺得有了希望,便重新振作起來,最終順利被曹操帶到了水源之處,當他們發現並沒有梅林的時候,這才體會到曹操的領導能力。

這個故事在歷史上有褒有貶,褒的不多說,肯定是夸曹操有智慧有謀略,令我震驚的還有貶的,說曹操奸詐噁心,這就得引申出另一個話題了——善意的欺騙究竟好不好?

這種爭論在我看來非常無聊,只有弱智才會事事追求「說實話」,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我最反感的就是「說實話」,如果曹操「說實話」,搞不好整個軍隊就亂了。最低工資的例子說了實話,但沒有實現目的,政策失敗;曹操說了假話,但達到了目的,政策成功。政治是唯結果論,孰優孰劣不言而喻。

所以大家在看待一件事情的時候,不要被表象迷惑,你得看到更深層次的東西。

現在回到英國群體免疫計劃的問題上來。

在公布這個計劃之前,英國政府並非無所作為,被稱為「英國鍾南山」的英格蘭首席醫療官惠蒂講了不少實話,比如要勤洗手、所有學校停課、取消海外旅行、體育比賽中止、不要上遊輪等等。

結果呢?關閉學校被否,全面叫停體育比賽被否,倫敦街頭照樣人山人海,大型活動照常進行,該上班上班,該上學上學,一點卵用都沒有,官方壓根不敢提戴口罩和封城的事,一提就被罵,因為這限制了自由。

為了應對不服管的群眾,足智多謀的鮑裡斯在3月12日宣布了「群體免疫計劃」,由於太過匪夷所思,大家最初都不信,也就沒當回事。

不光沒當回事,還有人站出來闢謠,你看國內的洗地黨都跳出來了,生怕有損日不落帝國的光輝形象。

直到當地時間3月14日,英國官方才在外界的反覆徵詢中確認了這一堪比「希特勒」的「滅絕人性」的計劃。

所以大家這兩天看到的英國迷惑行為並不是真實面貌,那是媒體在蹭流量、帶節奏。

比如下圖的巴斯半程馬拉松,這是3月15日早上開展的,原本有12800人報名,聽到消息後一下子降到了6200人,超過一半的人認慫,這只是群體免疫計劃正式確定的第二天,你要再晚幾天我估計就集體退散了。

包括下面這個演唱會,這是在3月14日當晚展開的,很多人壓根不知道情況,依然沉浸在政府管醫管住的美夢中,所以維持聚集狀態沒啥好奇怪的。

如果你再看看3月16日,3月17日的英國,你一定能感受到「群體免疫計劃」的威力,偌大的倫敦儼然一座空城,用各種手段規勸、阻攔都不成功的英國政府,竟然奇蹟般地將民眾摁在了家裡。

空曠的火車站

空蕩的車廂

空闊的泰晤士河畔

看到這裡,你是否嗅出了一絲味道?

Part2

如果你有回顧歐洲的防疫史,你可以看到意大利——法國——德國——西班牙——全歐洲這麼一個路線。

最早中槍的意大利採取了中國式做法,但收效甚微,為什麼呢?

一是醫療資源不足,從口罩到檢測試劑到醫護人員、醫院床位統統不足;

二是民眾不聽話,政府下令封酒吧,老闆們聯合反抗,政府不得不妥協,更有上街集會;

三是走漏了封城封國政策的風聲,導致封城截止時間到來之前米蘭和各個城市的居民勝利大逃亡,這幫群眾反而把病毒帶到了整個歐洲;

意大利民眾現在倒是規矩了,一個個跑陽台上吹喇叭、唱歌,可惜那是無數鮮血與生命換來的,這個代價不可謂不大。

第二個中槍的是法國,法國怎麼防疫呢?也是學習我們。

比如暫停與中國的航班,全國學校停學,禁止千人以上的集會。

但民眾完全不鳥,還來了個藍精靈聚會,有3549人參加,創下吉尼斯世界記錄。

後來法國政府更加強硬,宣布停止一切商業活動,包括法國人民最熱愛的足球,和大家正面硬剛。

但強制性措施始終會引發自由國度的反抗,巴黎聖日耳曼球場外邊還發生了騷亂。

法國是後發國家,眼睜睜看著意大利經歷了驚天動地的一週,結果確診人數在歐洲一直高居第二,直到今天才被西班牙反超,防疫戰爭可說是非常失敗。

講完歐洲的防疫史大家應該都清楚了,由於每個國家體制不同,文化不同,感染病毒的時間不同,原封不動抄作業並非明智之舉,至少意大利已經成為了失敗的試驗品,所以英國一定不想步其後塵。

別看英國地理位置偏,隔了個英吉利海峽,其實從巴黎坐火車到倫敦也就兩小時,從布魯塞爾過去更近,人家挖了隧道的。

英國的疫情是如何傳開的呢?正是意大利人和法國人跑去避難。

由於歐盟境內可以自由通行,我們可以把歐盟看成一個國家,把意大利、英國、法國看成一個個省份。

當自己所在的省出了事,正常人會怎麼做?一定是跑到疫情很輕的省去避難。

對目的地的居民來講,這叫萬里投毒,但對避難者來講,他們只是遵從趨利避害的本性,作為精緻的利己主義者,人家管你那麼多?所以這就有了利益衝突。

在中國,我們一旦下令封城,武漢和湖北的群眾哪都去不了,但歐洲不同,最初意大利的戰火蔓延到法國邊境的時候,法國外交部大臣壓根不敢提封堵的字眼,因為這違背了歐盟的契約。

根據申根條約,申根國家的居民可以在國與國之間自由穿行,不用簽證,沒有檢查站,甚至連邊境線、圍牆、鐵絲網都沒有,歐洲人去歐盟國家跟去另一個城市般方便。

若要修改法案,那務必召集全體成員國的政治領袖齊聚一堂,有感染風險不說,人家在自己國內都忙得不可開交,哪有功夫聚在一起撕逼,這種違背自由精神和政治盟約的條款基本不可能通過,所以英國也沒轍啊。

你別看英國脫歐,又不屬於申根國家,貌似遠離了漩渦,但基礎外交還是很牢固的,歐洲群眾也早就辦理了英國專用簽證,人家一年到頭去看足球都得跑幾次,關鍵時刻避個難還不手到擒來啊,誰讓英國政府不敢下令說簽證作廢呢。

所以重災區的民眾一股腦跑英國這個看起來很安全的島國去之後,安然無恙的英國終於淪陷,現在好了,政府下令民眾不聽,還有一堆外國人投毒,如何杜絕患者湧入成了一個大難題。

在不能強制阻隔的情況下,如要杜絕外界輸入,英國的疫情必須比其他國家嚴重,把人嚇跑,所以英國只能出奇制勝,放出了群體免疫計劃這個看似違背人道主義精神的大招。

鮑裡斯的話說得很明白,很誇張,帶著濃濃地恐嚇意味,可說是危言聳聽:

1.這是史上最嚴重的公共衛生危機;

2.所有人都要做好失去心愛之人的準備;

3.新冠肺炎將會在英國整個國家傳播;

4.我們已經無法遏制新冠病毒,疫情最危險的時刻將在幾週後;

5.60%的人感染還不夠,最好是80%,甚至100%!

大家細品下鮑裡斯的發言,有沒有讀出正話反說的味道,這些話是說給誰聽的?除了英國民眾,還有打算到英國避難的人,以及找英國政府求助的國家。

這個消息出來之後收效顯著,你們別去看帶節奏的微博,那個時間點不對,你們要看最近兩天的英國,是不是倏忽之間就冷清了,意大利飛英國的航班居然直接空了,空了,空了,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要知道意大利是歐洲第一災區,連意大利人都嫌棄英國,其他國家可想而知,不信你看,現在恐怖分子都被嚇到了,ISIS打算遠離歐洲,意大利和英國被視為瘟疫之都,全世界避之唯恐不及。

看到這裡,你還會用「不人道」、「無能」、「滅絕人性「來形容英國政府麼?

Part3

這事兒出來之後,很多科學小將展開了科學分析,看得我頭大。

說真的,我特別討厭把政治問題科學化,英國感染也沒多久,值得借鑑的歷史經驗也不是新冠病毒,那是H3N2和H1N1流感。

不同病毒的R0、潛伏期、致死率等參數不一樣,用所謂的科學分析不知道有啥意義,鮑裡斯壓根沒論證過,政客口中的科學證據只是藉口,他就是指左打右,避實就虛。

科學自媒體說鮑裡斯的政策有科學依據,理由是下面這張流感免疫圖:英國研究人員早早提出,以自然感染流感的方式來獲得免疫力,比注射疫苗獲得的免疫力更加強大,也更能抗禦流感。

問題是,流感的傳播率和致死率都遠低於新冠病毒,流感的R0才1.3,致死率才0.1%,而新冠病毒的R0在3.5,致死率接近2%,這還沒算新冠潛伏期的隱蔽性和治癒之後肺部的永久性損傷,你稍微做個計算就知道新冠的殺傷力是流感的幾百倍,流感在新冠面前就是個弟弟。

再者,流感幾乎每年都會爆發,不管有多少個亞型,它始終糾纏你我一生,而新冠病毒類似於鼠疫、天花、埃博拉,只消一次災難便足以傾覆人間,我們務必要徹底消滅它,如果用同樣的方式對付流感和新冠,後者的結局必然是世界末日。

下面給大家展示下不同防疫手段的模擬,它是個200人的小鎮,藍色小點是健康的人,褐色是染病的人,粉紅色是染病後康復的人,我們可以看到隔離的作用非常之大。 

1.完全不做任何措施。

這就是俗稱的佛系躺倒,如果民眾真的聽了話,繼續我行我素,病毒會在很短的時間內達到頂峰。

2.前期爆發時做強制隔離。

由於社會原因,不是每個國家都能做到長期隔離,逐漸鬆動之後,病毒最終還是傳染了所有人,只是由於前期的隔離措施,導致確診曲線被壓平了,這證明了要隔離就得執行到底,否則會功虧一簣。 

3.進行中度的社交疏遠措施。

這是很多國家普遍在做的,大部分人儘量不外出,避免接觸,從模擬效果來看很不錯,確診曲線被壓的很平。

4.進行重度的社交疏遠措施,比如封小區、封城、強制隔離。 

這個措施是最有效的,確診曲線被壓得非常平,傳染速度極慢,但也是最難執行的。

這正是我們做過的事情,只是1月23日才封武漢,錯過了最佳時機,好在30多個外省的良好防疫成果足以證明這項措施的正確,這也是為什麼現在歐美各國都在呼籲進行社會隔離。 

可惜有效不代表能成功,有效+完美執行才能成功,民眾並不是科學模擬中的小黃點,他們有自由意志,有利益取捨,一個兩個不聽,可能只會導致大壩破口,一群人不聽,那就是山洪決堤。

所以從科學層面想要論證鮑裡斯「群體免疫計劃」的正確性是非常荒謬的,全球500名科學家已經寫了聯名反對信,聲稱這一做法大錯特錯,呼籲英國政府採取嚴厲的隔離措施,同時也呼籲與政府戰略部門有聯繫的人將反對觀點擴散出去。

科學家的做法沒毛病,畢竟他們不懂政治,但諸多模擬、論文、聯名發聲的舉動都證明了鮑裡斯的做法在科學層面是錯誤的。

面對海嘯般的輿論壓力,鮑裡斯接下來是怎麼做的呢?

除了例行公事般提醒大家勤洗手、少出門,自我隔離,他又來了幾句駭人聽聞的話,仿佛「不嚇死民眾不罷休」。

1.新冠在英國已經進入高速增長期,未來將會以每5-6天翻倍的速度增長;

2.倫敦的疫情傳播比英國其他地方更嚴重;

3.我們現在依舊認為,大規模人群聚集的風險相對較低,所以暫時不限制大規模人群聚集活動。不過現在醫療人手不足,我們不會給這類活動提供現場待命的急救人員。 

通常來講,國家領導人強撐著也要說醫護人員夠,床位夠,不夠我們馬上加,叫大家別擔心,但鮑裡斯不這麼幹,他不僅公開透露醫療資源不足,還說我們不限制大規模聚集,你們愛咋咋,自己負責就行。

這種反其道而行之的做法在英國還真就取得了顯著成效,不信你去問在英國生活的朋友,或者關注下當地華人的微博,倫敦街頭的行人起碼少了一大半,湧向英國的航班、火車進一步清空,沒有誰強制隔離,就是自發地避開英國。

每個國家的政策都結合了自身的政治制度、經濟水平、醫療條件、歷史文化,這是綜合權衡的結果,就拿醫療投入來講,大家知道我們國家為防疫投入了多少資金嗎?一台ECMO就得70多萬,全部是國家買單。

政治是一場動態博弈,牽一髮而動全身,就像英國地處歐洲,它再脫離歐盟也脫離不了地緣政治帶來的親密關係,英國是民主制度的發源地,意大利和法國都宣布了強制性措施,英國政府仍然不敢,所以非常焦急。

如果不阻斷輸入性病例,如果任由民眾活躍聚集,如果讓醫療資源肆意揮霍,英國人從精神到肉體會被活活拖垮。

所以越是聰明的國家,在計算過其他國家的選擇後,越會提早「投降」,從而降低對本國國力的摧殘,你看日本、瑞士、新加坡不也效仿了嗎?

人類普遍具有逆反心理,你讓往東他往西,你讓往西他又偏要往東,越崇尚自由人權的國度,民眾越難以形成一致,所以正面的強制措施是費力不討好,鮑裡斯的做法不過是告訴民眾「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而已。

政治從來沒有道德,只有最優解。

政治從來沒有實話實說,只有隨機應變。

環球時報寫了篇文章,發出了對英國政府靈魂的拷問,問這是鋌而走險的豪賭,還是視死如歸的騙局。

我說都不是,這是大智若愚的自保,是大善若惡的「清洗「。

不要低估任何一個國家,師夷長技以制夷才是我們應有的態度,動輒高潮不是真愛國,以深刻的眼光洞察世間,學以致用才是。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