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式防疫到底有什麼問題?

英國首相

文:風靈

近期,歐洲疫情告急,各國紛紛採取封城、關店、封鎖邊境、取消賽事、停課停業等緊急措施。但英國果然是脫歐的英國,劍走偏鋒,不但不採取以上這些強硬措施,不停課,不停集會,連輕症都不給核酸檢測了,只是要求任何有症狀的人自行在家隔離7天,老年人則建議在家待4個月左右,然後就是勤洗手。乍一看,這也叫防疫的話,說好聽點是放任自流,無為而治,說難聽點,簡直就是不戰而敗,全面投降。

好在英國的決策依據的是公共衛生專家的意見,而公共衛生專家們有很多直面公眾的討論、講解、訪談,等等。根據這些可得的信息,我們不妨來看看,英國的防疫政策到底有什麼問題?

先說一下應對疫病的基本防疫思路:

1、消滅病毒。尋找到傳染源頭,消滅或者阻斷傳染源;並且找到每一個受感染者,隔離、治療,等到他們完全康復或死亡,這個病毒就絕種了,從此高枕無憂。

2、群體免疫。如果群體中有2/3或以上的人產生了抗體,不管病毒是否在自然界被消滅,因為R0(基本再生數)小於1,將不會爆發傳染病,也就不會產生公共健康危機了。需要注意的是,群體免疫首先是一種科學事實的陳述,類似於「如果一個人得了新冠肺炎後康復,那他就會產生抗體」的陳述,而並非就是希望誰誰去染病或不染病。

如果採用第一種防疫思路,那麼最好是在疫病爆發的初期,病例局限於一地或數地,源頭可查,感染人數有限,就有可能全部消滅。但是,如果病毒已經擴散開了,尤其如新冠病毒,目前已成為了Pandemic,全球大流行,擴散到了150個以上的國家和地區,遍布南極洲以外的六大洲,要想消滅的話,則意味著需要找到每一個感染者,無論他/她在世界上哪個角落。否則,只要有一個漏網之魚進入沒有免疫保護的人群之中,條件合適的話,就如乾柴烈火,很快又成燎原之勢。

我們可以看到,17年前的SARS,雖然不能確切知道病毒是怎麼消失的,但大致是第一種情況,即人類通過努力,在自然界消滅了SARS病毒。這與SARS病毒的一些特性相關,比如適中的R0(約2.5左右)、怕熱、死亡率高、症狀明顯(高熱和呼吸道症狀)、無症狀時不傳染,等等,因此在北半球夏天來臨的時候,SARS病毒突然就消失了。但新冠病毒卻大不相同,R0值高得多(普遍認為在3以上,也有估算為6以上的)、不是非常怕熱、而且現在已經傳到了南半球(南半球正在變冷進入秋冬季)、死亡率比SARS低、症狀不明顯且多樣化、無症狀也傳染,等等。因此,結合病毒的特性和傳播的現狀,公共衛生學家們經過評估,認為消滅病毒的防疫思路已不可能,也不可取,唯一讓大流行的新冠病毒停下來的可能性是群體免疫。

群體免疫,即讓大多數人獲得康復後的抗體,也有兩種形式,一種是人工免疫,即注射疫苗,現在我們注射的各種傳染病疫苗就是這樣的原理;另一種就是從古到今每次瘟疫爆發的自然方式,如果染病的人足夠多,康復後獲得抗體的人比例足夠大,那麼只要病毒沒有大的變異,就不會在同一個群體中再爆發了。

現在新冠病毒的疫苗還沒有,理論上可以嚴防死守拖時間,拖到疫苗問世。但疫苗最快也要12-18個月以後才能大規模使用,雖然很快會進行臨床試驗,實驗真正要完成還早得很。而社會要停擺全民隔離12個月以上,也是不現實的。病毒沒搞定,人先餓死了。某個國家或地區(或某個重要的大城市)能夠做到的全民隔離或近似全民隔離時期,大概也就最多1-2個月。

如果疫苗一年後才能派上用處,而人們又只能隔離1-2個月,那照病毒R0超過3,幾乎3天確診人數翻一倍的現實,10-11個月之間,早就把大多數人都過一遍了。

那人類還能做什麼呢?如下圖所示,如英國首先鮑裡斯所言,拖延(delay)而已。

按照自然進程,則如圖中藍線所示,曲線將會非常陡峭,在高峰期間,同時患病的人數將大大超出醫療資源(圖中水平虛線)的負荷,1月下旬2月中上旬的武漢,2月底至今的伊朗,和3月初至今的意大利北部的情況就會重演,大量病人無法得到有效的救治,特別是ICU病床亟缺。而如果能採取適當的措施,把曲線拉平,時間拉長,如圖中紅線所示,始終處於醫療資源的負荷以下,那麼患者的就能得到很好的照顧,生存機會就會大很多。

事實上,直到這一步,據我所見,無論是英國、德國、美國、日本和以色列的公衛專家或建模專家,都是沒有爭議的,他們談的都是要把曲線從陡峭變為平緩。爭議在於,該採取什麼措施來做到這點?

好了,下面才是重點,英國人的措施與眾不同之處在於:

他們要求70歲以上的老人獨自在家隔離4個月,親朋好友都不要去拜訪,社區會給予相應服務,躲開最危險的爆發高峰;但不怎麼管束年輕人。實際上也就是重點保護脆弱的人群即老人。至於年輕人,染病後死亡率和流感差不多,99%以上都可以無需住院就自愈。雖然專家們並沒有明確主張主動染病獲得抗體,但年輕人如果要自己出去浪,那也沒什麼了不起,而且可能還有好處。等到老人閉關4個月出來,周圍大多是輕症或無症狀痊癒的年輕人,這就形成了保護老人的屏障。同時,現在的醫療資源還比較充裕,可以削峰填谷,錯峰染病,先把新增病例多放一點出來,提高醫療資源的使用效率。如果情況真的迅速惡化,工具箱裡還有更嚴厲的手段控制新增的病例。

可見,比起被動封鎖,英國人目前是有一點主動進攻的意味。但他們並不認為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封城封國是錯誤的,因為意大利和西班牙都已經接近爆發的峰值了,如果英國處於同樣的情況,也會採取類似的措施。而他們從現實考慮,封城封國只能封一次,時間也就一個月左右,作為最後大殺器,不能輕易動用,要真正爆發時或爆發前夕用上才有最好效果,現在還沒有那麼緊急,他們會隨著時間線的推移一步步安排。(最新的消息是,首相鮑裡斯表示光洗手已經不夠了,建議居家辦公,無事不出門)類似的,他們認為武漢封城也是必要的,但武漢封城的目的不是消滅病毒,也是延緩感染速度。

整體說來,英國防疫計劃雖然初看來相當不合情理,但仍然建立在科學分析的基礎之上,邏輯嚴密,並非是拍腦袋的產物,更不是繳械投降,聽之任之。如果能夠成功的話,全社會付出的代價應該是相對較少的。

但是不是這套計劃就沒有問題了呢?並不盡然。他們所有的推演都建立在一些重要的數據之上,如果這些數據錯誤,則會產生變數。比如,他們認定,絕大多數感染者都是輕症,只要在家待7天就行了,不需要檢測,不需要去醫院,7天之後幾乎就沒有了傳染性。但如果實際上很多輕症不是真的輕症,只是發病時症狀輕微,過7天後就轉為重症,仍然會給醫療系統帶來相當的壓力;或者,7天以後雖然沒有轉為重症,但傳染性不減,出門一次染一大片;或者,大量輕症者沒有自覺居家隔離,導致傳播很快加速;另外,他們通過已有病例計算的R0和潛伏期等數據估算英國還有4週左右準備時間,這期間他們可以新增床位和呼吸機,但如果感染數遠超計劃,時間就會更加緊迫了。

有人說,贊同英國的計劃就是否認武漢的封城和「應收盡收」的政策,這顯然是斷章取義。非常重要的因素是timing(時機),相應的時機做相應的事,英國現在還有時間,所以可以稍微表現一點主動性,即使錯了,也有糾錯的窗口期。而武漢則是另一個故事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