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英國最具魅力的演員,我不想他被這個角色毀掉

湯姆·哈迪

文: 吳澤源 

這是最近風靡全網的新聞,為苦於沒東西可寫的全球電影媒體提供了有趣素材。不過且慢,這個新聞的來源是——一個以《星際迷航》粉絲為主要服務對象的博客網站(The Vulcan Reporter),並且作者在文中沒有標註出任何消息源。所以我們基本可以確定,這是一條不太靠譜的傳言。

雖然消息本身不靠譜,新聞對人選的猜測卻不算離譜。湯姆·哈迪一直是博彩網站最看好的007人選之一;與邁克爾·法斯賓德、馬修·古迪和伊德里斯·艾爾巴一樣,他常年都是媒體與影迷眼中的007熱門接班人。作為演技與商業價值兼具的一線紅星,無論是在人氣還是在實力上,湯老師都完全駕馭得住詹姆斯·邦德。


湯姆·哈迪

於是,真正的問題就只剩下一個了。 007系列能駕馭住湯老師嗎?

湯姆·哈迪的實力毋庸置疑。不論在商業方面,還是在口碑方面,他都是好萊塢最炙手可熱的王者之一。僅僅在最近五年,他就奉獻出了《瘋狂的麥克斯4》、《敦刻爾克》、《毒液》和《荒野獵人》在內的一系列大作,這些影片不僅斬獲了超過20億美元的全球票房,還在頒獎季收割了無數榮譽,湯老師也掙得一次奧斯卡最佳男配提名。


《毒液》

然而,歸結湯姆·哈迪式角色的共性,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的確,他飾演的角色有一些外在共同點:都不愛完整露出那張原本俊俏的臉(要么用面罩,要么用鬍鬚遮掩),都有著難以辨認的古怪口音,以及看起來都不好惹。

但湯姆·哈迪完全不是傳統意義上的電影明星。沒有固定的標籤可以定義他,也沒有哪個特定的角色能夠用來簡單概括他的生​​涯。

因為哈迪的氣質實在過於復雜,就像個火藥桶,或是一個不同元素相互作用的危險化學實驗室。

他可以在《倒帶人生》中飾演在被侮辱與損害後,依然善良的社會邊緣人,令人心酸又心疼;


《倒帶人生》

他也可以飾演像《布朗森》和貝恩(《蝙蝠俠:黑闇騎士崛起》)這樣的反社會惡魔,在壯碩而乖張的外表下,看不到任何人性存在的痕跡;

《布朗森》

在《勇士》中,他的角色是個令人生畏的職業格鬥手。然而肌肉與犀利眼神之下隱藏的,卻是一位戰場逃兵深深的自我厭棄感,以及想要被所愛之人接納的慾望;這些洶湧的情感最終淹沒了他的凶悍表象。


《勇士》

即便是《荒野獵人》中的反派角色菲茨杰拉德,也被哈迪塑造出了複雜的層次。這個角色的一切行為都唯利是圖、不擇手段,但哈迪腦後的疤痕和游移不定的眼神都在告訴我們:驅動著菲茨杰拉德的不是邪惡,而是恐懼。


《荒野獵人》

他從不在意自己的外表。在《敦刻爾克》、《瘋狂的麥克斯4》和《黑闇騎士崛起》中,他的臉大部分時間都隱沒在面罩之下,而在《卡彭》中,為了飾演一個老年癡呆患者,他銜著胡蘿蔔,流著口水,裹著尿布,對著假想的老友和敵人噴射著含混不清的咒罵。


《卡彭》

這就是演員湯姆·哈迪,一個無法被歸納定義的複雜動物。強悍、懦弱、無恥、羞澀、機智、莽撞、駭人、迷人,所有這些水火不容的特質,同時集合在他的身上,而且並非依次顯現,而是在無時不刻地同時運作著。

這也造就了他的性感與迷人之處:對於湯姆·哈迪,你唯一可以預料到的,就是他永遠都不可預料。他嘴角的每絲抽搐,身體的每次抖動,眼神的每一次游移,和每一次出其不意的講述台詞方式,都會讓觀眾既驚駭,又驚喜。

就像影評網站Collider在評述《卡彭》一片時所說的那樣:「哈迪是如此讓人目不轉睛,因為即便當他扮演最正常的角色時,我們都會覺得自己正觀看著一頭在籠中進食的老虎。」

哈迪是一座火山,一頭野獸。但這並不意味著他無法把他危險的一面隱藏起來,施展自己那些更符合主流審美的魅力。

他首次為主流觀眾留下深刻印象,或許是在《盜夢空間》中。在片中,他憑藉機靈的腦子,幹練的身手和逗趣的嘴皮子,成功地塑造了盜夢團隊中的「偽造者」一角。而上述這些特質,加上為自己偽造新身份的才能,不恰好也是詹姆斯·邦德的專長嗎?


《盜夢空間》

與007系列相比,《盜夢空間》唯一沒有給哈迪提供的,是和美麗女子談戀愛的機會。一年後的《特工爭風》為此做了補償。這部將浪漫愛情和間諜特工元素混搭的爆米花電影,已經給人留不下什麼特殊印象。除了哈迪的個人魅力。他借本片證明,只要有能與其棋逢對手的搭檔,他完全可以展現出自己的甜美迷人。


《特工爭風》

至於《敦刻爾克》則證明,哈迪同樣能演好一個傳統意義上的英雄。在片中,他一反常態,飾演的戰鬥機飛行員情緒穩定,恪盡職守,是整個大撤退行動的可靠後盾。影片結尾處,他背對夕陽,儼然成為了大英帝國國族精神的肉身象徵。而論及維護大英帝國的最後榮光,又有誰是比007號特工更具典型性的角色呢?


《敦刻爾克》

頭腦機敏,身手靈活,出眾的把妹技能,純正英倫範兒,再加上俊俏的外表,就足以成為塑造一位詹姆斯·邦德的全部配方。除去上述優勢之外,湯姆·哈迪還有另外一個競爭上崗007的秘密殺手鐧:他和克里斯托弗·諾蘭私交甚佳,而諾蘭也多次傳達過執導007電影的興趣。所以,007製作方若是簽下哈迪,很可能會成為一石二鳥之舉;諾蘭版007有機會變得指日可待。

但話說回來,湯姆·哈迪有能力勝任007一角,並不意味這兩者就是天作之合。事實上,兩者似乎都不是對方的最佳選擇。

對007來說,依慣例而言,每次演員更迭時,製作方都會傾向於挑選年齡在30到40歲之間,身材高大,且在之前並不是特別有名氣的英國演員。而湯姆·哈迪現在已經43歲,身高只有175,並且已是名聲在外的一線明星。他並不符合007一貫的選角標準。

《007:大戰皇家賭場》

此外,從核心氣質上,湯老師和詹姆斯·邦德也略有出入。雖然自從丹尼爾·克雷格接任之後,邦德已經不是昔日那個過度風流倜儻、殺人不沾血的沙文主義白男,但其身上的英式貴族範兒仍未徹底消散。而湯姆·哈迪的身上幾乎沒什麼貴族範兒。從小混跡街頭的經歷,為湯老師罩上了一層痞子式的性感,卻和優雅攪動馬提尼的動作八竿子打不著。

如果選取湯姆·哈迪出演邦德,將會標誌著007系列在風格上的又一次轉向。克雷格的上任,使得系列從90年代的無腦動作片風格,變得更加粗糲寫實。而哈迪版的007,也必然會被主角的個人特質影響,使得整個系列變得更古怪,更不可預料,也更粗暴。


《007:大戰皇家賭場》

問題在於,我們很難想像007系列主動做出如此的改變。因為它一向都只是時代精神的跟隨者,而非引領者。在崇尚個人英雄主義的90年代,007電影借鑒著布魯斯·威利斯與施瓦辛格動作片的劇情模式;而在《諜影重重》系列和「黑闇騎士」系列風靡全球的新世紀,007也有樣學樣地用上了晃動的手持鏡頭,並對邦德的心理世界和家庭結構進行剖析。


《諜影重重》

但在新世紀進入到第二十個年份後,好萊塢最成功的模式,已經變成了漫威式的合家歡超級英雄動作片,和《碟中諜》式的動作奇觀電影。而在電影市場日漸萎縮的環境下,007製作方不太可能會在風格方面逆流而行,放手冒險。

這對湯姆·哈迪來說,可就再糟糕不過了。因為他曾說過:「反派比大英雄要有趣多了,後者通常來說都很無聊。一想到在幾個月里里每天都出演一個無聊角色,就讓我絕望。」

如果湯老師說的是真心話,那麼出演007,大概會讓他在中途想去殺人或者自殺吧。皮爾斯·布魯斯南演了8年邦德,克雷格演了15年;自從1969年的喬治·拉贊比之後,就沒有演員演一部007便跳船。如果湯老師真的與007片方簽下一份長期合同,這顯然會在某種程度上限制他的表演選擇,使他不得不遠離那些讓他心心念念的獨立電影和乖戾人物。

事實上,作為半個湯姆·哈迪影迷,從主觀上講,我也不太希望他飾演007,畢竟這對雙方來說都是種浪費。對湯老師來說,飾演007勢必會讓他壓抑自己的表演才華,變成一頭帶著鐐銬跳舞的野獸。

而對007來說,選取湯姆·哈迪同樣是種浪費。你花大價錢買了個火藥桶,最後卻拿它當鞭炮放。那麼幹嘛不直接去買筒爆竹呢?

  來源     虹膜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