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生:如果高福有問題 我建議將他繩之以法

高福

看了網友的評論,幾乎所有的批評意見,都是對高福個人的評價問題。

正如我在文章中所說,高福本來不在我的研究視野中,只是看到網上根據不實傳聞而一邊倒的聲討,以及認定他是罪犯乃至禍首的聲浪,使我覺得應當有人出來介紹些真實情況。這樣我們也才能正確總結這次疫情和指向那些真正的責任人。

現在既然關於他的情況我已經說清,今後就不再參與有關他個人問題的討論。

我在上述兩篇文章中提到與網上傳言截然相反的情況主要是六條:

一,引爆高福被圍攻的導火線是有人發帖稱,高福為在國際上搶先發論文,隱藏數據不向社會公布自己早知的人傳人的真相,造成國內疫情悲劇。實際情況是,高福是自疫情以來,少數擁有充分條件便利但迄今沒有發表過任何屬於自己個人或小團隊科研論文的人。他參加的論文都是有關部門組織的集體成果,屬於組織分配的工作,不是個人成果。

二,高福是在去年12月30號,即武漢李文亮等醫生在朋友圈發消息的同一個晚上,在網上獲悉消息後,向國家衛健委領導匯報的第一人。這引起了國家衛健委的高度重視,連夜布署並於第二天早上陸續派出工作組和專家組趕赴武漢。

三,高福在1月20號之前,沒有參加過之前的任何專家組,更沒當過組長,也未見過任何媒體,未公開發表過任何意見,因此他從沒有說過人不傳人。相反,他是以鍾南山為組長的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重要成員,正是這個組首次宣布了人傳人。高福在這其中發揮了積極作用。

四,高福在1月1日國家衛健委進入應急狀態後,完成了組織上分配交辦的領導、協調病毒研究、毒株剖析、試劑研發、國際交流等各項重要工作。

五,國家Sars後重金打造的網絡直報系統,依據中國疾控中心官網上公布的領導班子成員分工,不是高福分管,而是由中國疾控中心的黨委書記直接分管。這套系統運行的規章規範,由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這一事業單位提供技術支持,由擁有行政管理執法權的國家衛健委疾病預防控制局制定頒發,給全國各地衛健委及其相關下屬機構執行。

六,網絡直報系統建立以來,對防範已知和未知新發傳染病作用顯著,運行良好,多次建功。這次疫情問題出在武漢衛健委及其下屬的疾控中心和相關機構,沒有按國家規定向網絡直報系統填報。這導致我們錯失在萌芽狀態撲滅病毒的時間窗口,其蔓延發展後來使武漢和湖北受難,全國受災。

本次系列文章的主要工作,是梳理情況,力求釐清事實、還原整個歷史事件真相,以引出相應的結論,避免類似事件再次發生。

至於對同樣的客觀情況和事實,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觀點,是完全正常的,也無須統一。

只有在不同觀點的討論碰撞中,人們才會接近事實真相,同時,實際上也會逐步在討論和爭論中,看到對方觀點的多少可取之處,從而共同進步。

至於人們意見不一的關於不同相關機構或個人的責任追究,相信有關方面會有更全面的信息和作出相應的處理。

因此,凡是對高福個人有批評反對意見的人,也就不必到我這兒來理論了。因為我在文章中對他作為一個個人的評價,本來就不高。換個場合,我對他的差評和怨氣可能比你們還大。

但是,凡是能夠提出證據推翻我上面所說的六條事實陳述的,我都將誠懇接受、衷心感謝。
離開高福事件的這個意外插曲,我的文章就可以沒有干擾地繼續向前。

讀網友的評論,我看越來越多的人變得更理性。其實出了這麼大的事,一個並非手握大權的黨政機關官員、主要從事技術支持事業單位的司局級幹部,他真不配我們這樣興師動眾。

反腐打老虎隨便打一個也得是個部級吧?有人說高福是個院士,院士又怎麼樣,不就是給了他點名譽待遇嗎?院士被抓起來現關在牢裡的又不是第一個。所以我看我們真該往前走了。

有人說,高福這個位置的人一定有問題,怎能輕易放過?即便如你華生所說,目前人們批他的結論還拿不出證據,但你怎麼能肯定高福就沒犯別的錯誤乃至罪行?

坦率地說,我對他這個人並不了解,我一點也排除他有其他錯誤甚至罪行的可能性。

因此,如果有人能夠證明他的其他錯誤或罪行,我一定也會支持將他繩之以法紀。

但是,我們不能因為懷疑他可能有其他的錯誤或罪行,就眾口一辭的用沒有真憑實據、而且明顯與事實相反的指控去構陷他,對他在道德上或實際上定罪。因為如果那樣的話,我們就會使我們自己當中的每一個人,都可能在今後處於同樣的危險之中。

總之,面對幾千逝者及其家屬們的無盡遺憾與切⻣之痛,面對我們前線救助人員的感人奉現與英勇犧牲,讓我們共同努力,不畏艱險,穿越高福迷霧,追尋肇事真因,深究體制缺陷,力避悲劇重演。(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