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影視劇對中國歷史還原度比較高?看看這些良心橋段。

吃葡萄

文:張嶔

雖然老話說「藝術源於生活高於生活」。一部影視劇縱然再考究,想要「百分百還原歷史」都叫難。但那些公認經典的古裝劇,都能以其精心設計的劇情橋段,極致真實的還原歷史風貌,更藏了豐富的歷史信息。典型的,就是以下幾段。

一、《軍師聯盟》:曹丕請老鄉吃葡萄

一部《軍事聯盟》,各色老戲骨們演盡權謀爭鬥,但「曹丕請老鄉吃葡萄」這場戲,卻是難得輕鬆幽默:剛剛繼承王位的魏王曹丕,回到老家譙縣憶苦思甜,熱熱鬧鬧宴請當地鄉親父老,表示要請鄉親們嘗嘗「別處的果子」。然後就端上來一盆盆葡萄。誰知鄉親們沒見過這玩意,吃都不會吃,各個呆愣在那兒。曹丕只得先示範著吃了一顆,還示範著「吐皮」。鄉親們這才跟著大吃大嚼起來,莊重的宴會現場,全是「撲撲」吐葡萄皮的景象。

整個《軍事聯盟》裡,「葡萄」是個標準熟臉,宮廷宴會上常有,曹丕曹真司馬懿等「大佬」們也常吃。特別是每當暴脾氣的曹睿(魏明帝)發飆時,辟邪就餵他吃葡萄的甜蜜橋段,更不知虐了多少單身狗。那為何偏偏老鄉們不認得?因為古代老百姓吃口葡萄,著實叫難。

作為中國古代水果裡的「舶來品」,葡萄在西漢武帝晚年時,才在中原引入種植。到了魏晉年間時,種植倒也更普及些,但也只是宮廷莊園和官邸裡才有種植。由於其太名貴,魏晉年間從帝王到「名士」,常見「葡萄粉」。《蒲萄(葡萄)賦》還成了鍾會左思等文壇名流們常涉獵的「熱門題材」。葡萄「清濁外暢」的形態與「入口散流」的美妙口感,常被大書特書。

甚至《軍師聯盟》裡「請老鄉吃葡萄」的魏文帝曹丕本人,那更是葡萄的「鐵粉」。他曾在給群臣的詔書裡,大談葡萄的優點,甚至「道之固以流誕咽唾」。也就是說說葡萄就饞得流口水。「饞葡萄」的他,還拿著葡萄懟孫權,諷刺東吳特產的荔枝「寧比西國蒲萄石蜜」?也就是你家的荔枝,比得上我家的葡萄嗎?那年頭手裡有兩串葡萄,國家大事上,都敢赤裸裸的炫富。

如此能「炫富」的葡萄,別說在三國年間,就是到了種植更普遍的唐宋年間,都依然是珍品。明清年間葡萄在北方廣為種植,李時珍就曾感嘆「北人多肥健耐寒,蓋食此乎?」但在中國南方還是少。放在魏晉年間,平民百姓能吃顆葡萄,那就是能吹一輩子的事兒。

古代農業種植栽培技術的發展史,一顆葡萄就是見證。

二、《知否》:明蘭們學焚香

作為一部深度還原宋代生活的精品古裝劇,《知否》裡的「焚香」場面,出鏡率也是奇高。女主人公明蘭就曾跟著孔嬤嬤學「焚香」。而「薰香」「焚香」的劇情,也是一刷一把。叫多少追劇粉絲感慨「隔著屏幕聞著都香」。那真實的宋朝年間,大宋生活有這麼香?更香!

大宋別看打仗總吃虧,但畢竟商品經濟空前發達,官僚士大夫們待遇奇高。就算北宋朝堂各要害部分,也時常三五個人干一個活。平日安安穩穩混日子,「工資基本不動」且到點就升官。這麼有錢有閒的糊塗日子,當然要追求更風雅的享受。於是「香料」的行情陡然看漲,《香譜》等典籍裡記載的宋代香料,就有一百多種。陸游筆下的南宋臨安城,貴族女子的車上都掛香球,沿途香一路——別看剩殘山剩水了,還得這麼香。

而放在天下承平的北宋年間,在汴京等「大城市」裡,「焚香」「薰香」甚至「吃香」都是火熱時尚。一些北宋大臣上班前,就喜歡「焚香兩爐以公服罩之」。官服都得熏得香噴噴的再穿出去。有些官員呆過的房間,離開後依然「輒日香不滅」。名貴龍涎香做成的香囊,也是權貴們的標配。甚至沐浴的時候也要放香料,以便「令人體香」。至於香料調製的「雪花酒」「龍麝香茶」,那更是大宋「上流社會」的最愛。宋真宗年間的奸臣丁謂,愛香愛得更「硬核」,直接「以沉香煎湯」,恨不得喝到滿肚子香……

可以說,沒有「香」,大宋的「精英」們,基本都一天也活不好。所以也就不奇怪,為什麼《知否》裡的明蘭們,非要接受嚴格的訓練學「薰香」。因為「調香」「薰香」這些奇特技能,就是宋朝名門閨秀們的必修功課。

而宋代的高層聚會,也往往會成為「大型燒香現場」。比如宋徽宗的宮廷宴會,每次都要用龍涎香製成的巨燭,數百「香燭」一燒就是一整夜。蔡京家每次宴客,也都是要追求「香滿」,整個宴會現場燒到一片雲霧,宴會的來賓們都「幾不相睹」,彷彿飄飄欲仙。一場宴會下來,身上的香氣幾天都不散。在宋代,這類宴會,舉辦次數相當頻繁,幾乎隔三差五,「精英」們就要湊一起香一香。

如此折騰,哪裡的這麼多香供他們燒?這就要拜宋代海上絲綢之路所賜,憑著東南沿海發達的貿易,大宋那在國際市場上堪稱「硬通貨」的絲綢瓷器,除了換來金銀,更從東南亞乃至阿拉伯換來大批香料。僅是宋神宗熙寧十年這一年,廣州明州等港口,就賺來了三十多萬斤香料——大宋豐厚的海外貿易利潤,基本都送來這麼「燒」了。單是蔡京家的宴會,每次就要燒掉價值六十萬錢的香料,所謂「薰香」,就是燒錢。

但是,大宋薰香時「燒錢」不心疼,好些更重要的事兒,卻是永遠差錢:宋仁宗年間時,宋軍的兵器就是「多脆狀造之不精」「精好堪用之器十無一二」。金兵南侵的危機時刻,大宋的「精英」們依然在汴京「燒香」。駐守重鎮平陽府的宋軍,冬天裡沒有禦寒衣物,軍餉都是不值錢的鐵錢,口糧也只是發霉豌豆。如此坑景象,怎能守住這香風繚繞的江山?最後的靖康之恥,與其說是被金人打死,不如說是被香氣熏死。

三、《鴉片戰爭》:完整複製的戰船

中國近代史題材電影裡,1997年的《鴉片戰爭》,堪稱是一部「還原度」極高的大作。為了重現鴉片戰爭前的廣州風貌,劇組不惜斥巨資搭起4000平米的「廣州街」,從「民居」到「衙門」全是百分百重現。連「英國議會」甚至「女王起居」這些場景,都力求真實。但讓多少「軍事迷」印象深刻的,卻是電影裡那艘幾乎「原汁原味」的戰艦:英國「威裡斯裡」號戰艦。

為了再現這艘讓中國近代史刻骨銘心的「敵艦」,劇組花了半年的時間,從英國複製來軍艦圖紙,又幾經輾轉買來一艘退役軍艦,花二百萬改裝出來,就連戰艦上每一個火炮的位置,乃至戰鬥中的火力配合,都是一板一眼的複製。然後就有了那一艘影片裡耀武揚威,炸醒大清朝「天朝上國夢」的恐怖戰艦。

但殘酷的事實是,在鴉片戰爭前英國海軍的戰鬥序列裡,即使是這艘讓多少清朝官員哀嘆「沒見過這麼大的船」的「威裡斯裡號」,也不過是英軍裡的「三等艦」(英國海軍戰艦按照體積分為七等)。但即使這樣,也是這支英國艦隊裡的「巨無霸」,其他的英國參戰艦船,基本都是「五六等」的級別。放在歐洲海軍裡,這支艦隊基本「不入流」。

可就是這樣一支「不入流」的艦隊,對上大清的海軍,卻是實力碾壓。如果說鴉片戰爭裡其他的毛病,大清還能賴「發展慢」。唯獨海軍這事兒,卻是實實在在敗家。17世紀康熙年間的清朝海軍,曾擁有長五十六米以上裝載近三十門重炮的「鳥船」,是東亞海洋上首屈一指的力量。之前明朝碾壓倭寇的「廣船」等戰艦,也是威震東亞。但鴉片戰爭前的清朝水師,卻是越活越抽。

當時的清朝水師,最大戰船長不過十丈,能帶個七八門火炮,就算是「巨艦」。一般的「大戰船」也就三四門炮。而且就這樣的戰艦,都沒幾艘。福建廣東的水師,常年破船扎堆。很多船隻早就成了廢船,就放那裡吃空餉。能下水的船舶連一半都到不了。比如福建水師,「在航率」只有百分之四十八。到了鴉片戰爭前夜,清朝水師每艘船「一般只有大炮二至四門」,面對「不入流」的英國艦隊,幾乎毫無抵抗。

其實,不用面對英國艦隊,就算「穿越」回明末清初,面對當時「南明」「大清」各方艦隊,鴉片戰爭裡的清軍水師,也只有挨揍的命。一艘「完整復刻」的英國戰艦,再現了昔日的戰火,也詮釋了落後就要挨打的痛苦教訓。

參考資料:丁涵《晉前絲綢之路引入異域水果考》、白晨光《中國17世紀的風帆戰列艦:明朝鳥船》、夏時華《宋代香料與貴族生活》、茅海建《天朝的崩潰》、顧宏義《天裂:十二世紀宋金和戰錄》、史繼剛《論宋代兵器生產及其質量》、戴建國《香料對宋代社會生活的影響》、麼腔調了《電影 鴉片戰爭 拾遺》、央視網《為了歷史那一刻》

來源:朝文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