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賄賂的新高潮

性賄賂

文: 聶作平 

倘是在有考據癖的胡適之博士眼裡,性賄賂這種事,在咱們天朝上國,原也是古已有之。稱得上源遠流長,博大精深(後四個字,我的朋友蔣胖子使用拼音打字,一不小心就打成了波大陰深。罪過罪過)。

那麼,性賄賂起源於何時呢?據我的不完全考證,至少可以追溯到夏朝。

話說夏朝末年(說是王朝,其實直接統治的也就幾千平方公里地盤而已),著名昏君夏桀在位。

儘管下面反對一片,夏桀卻相信他的統治固若金湯。他得意洋洋地自比太陽。他說,“天之有日,猶吾之有民。日有亡哉?日亡吾亦亡矣”。

意思是說,我有天下,就像天上有太陽一樣。太陽會滅亡嗎?太陽滅亡了我才會滅亡。

這番話流傳到民間,民眾回應說:時日曷喪,予及汝偕亡!意思是說,你這個太陽什麼時候滅亡呢?我願意和你同歸於盡。

夏的東方有一個方國,叫商。商的首領叫子天乙,就是我們熟知的成湯。夏一天天壞下去,商卻一天天好起來。夏桀很不爽,把成湯喊去開會,找個藉口關了起來。

成湯手下最得力的臣子叫伊尹,急忙向夏桀送了一份厚禮。厚禮包括大量珍寶和幾名美女。

夏桀對珠寶很滿意,對美女更滿意。便把成湯放了。手下勸他不要放虎歸山,夏桀自信地說,他要再敢作亂,把他再抓起來就行了。

這大約就是歷史上的第一次性賄賂了。不過,由於年代久遠,性賄賂的女子姓甚名誰,一概不知。

那麼,有人問,第一個留下了姓名的性賄賂女子是誰呢?

其實,她的名字在中國家喻戶曉,她的故事也被一再演義。

成湯成功地對上司搞了一次性賄賂,沒想到幾百年後,有人對他的後代如法炮製。歷史重演的時候,往往就悲劇了。

商朝末年,有一個與夏桀齊名,可以並稱為昏君雙子星座的君主,名叫子受,又稱帝辛,即我們熟知的紂王。

有一年,紂王討伐有蘇國。有蘇國在今河南溫縣。有蘇國抵擋不住,眼看就要滅國了。

不得已,有蘇君只好向紂王敬獻了一大筆厚禮:牛羊,馬匹,珠寶,以及一名絕色女子。 ——老套路,性賄賂嘛。那誰說的,精子太忙,就沒功夫用腦子了。

這個美女己姓,蘇氏,名妲,本應稱之為己妲。不過按上古的習慣,人們叫她妲己。如果是蔣胖子穿越到那時,人們就會叫他胖子蔣。

美女的力量是無窮的——所以我曾經給一個美女題辭:美女是人類進步的階梯——紂王果然就放過了有蘇國。

想想有蘇國的存續居然依賴妲己的一睡之功,有蘇國的江山也就係在她的褲腰帶上,妲己倒可以因睡覺有功而驕傲,可有蘇國民眾心裡卻委實不是滋味:老子們陣地戰伏擊戰,竟不如小娘們一夜肉搏戰。

和妲己一樣執行性賄賂任務的,還有幾個也很有名。

比如西施。其時吳強越弱,為了深入討好吳王,越王只好強吞口水把粉嫩的西施進獻給吳王。吳王笑納了。就像李白想像過的那樣:姑蘇台上烏棲時,吳王宮裡醉西施。

比如王昭君。為了與南匈奴聯手,漢元帝令王昭君彈著琵琵出塞,嫁給老頭子呼韓邪。呼韓邪掛了後,不得不按蠻族規矩,嫁給呼韓邪的兒子。

唐人替昭君打抱不平,寫詩諷刺說:漢家青史上,計拙是和親。社稷依明主,安危托婦人。多年後,我在呼和浩特郊外青塚前,想起昭君姐姐受的那些個委屈,當場就哭了。

比如貂蟬。王允為了離間董卓和呂布這對假父子,先把貂蟬許給呂布,接著卻把貂蟬送給董卓。美麗的貂蟬小姐如同一件珍貴的禮物,在這對假父子之間來回折騰。

西施,王昭君,貂蟬和楊玉環號稱中國古代四大美女,而前三大美女,竟然都是性賄賂的主角兒。古人說紅顏薄命,誠不我欺。

三大美女,還要加上妲己和救成湯的沒留下名字的無名氏,她們執行性賄賂任務,目的是為了救國家救主子或救一個特定群體。說實話,雖然不算光彩,畢竟情有可願。至多使我這等多情

種子想起嬌滴滴的美人兒鬱鬱寡歡就心中隱隱作痛如消化不良而已。

至於派她們執行性賄賂的主子,雖然各有各的毛病,但也還是有底線的。而成湯和伊尹,一個是康熙都景仰的鳥生魚湯之一,一個是後世臣子奉為榜樣的名臣。

不過,到了後來,性賄賂卻漸漸變得異常不堪。九斤老太倘若知道了,肯定要痛心疾首,踏著小腳用勁說:這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下面,我就講一個很肉麻當然也很有趣的故事,給九斤老太提供佐證。

南宋時,韓侂冑當政,權傾天下,一大幫想升官發財的人為了討好他而挖空心思。

韓侂冑有一個小妾,有天犯了小錯。韓一氣之下,把她趕出家門。這種以色事人的女子,基本沒有生存技能,只能任人販賣。可她畢竟是宰相曾經的小妾,雖說宰相不要了,可還是沒人敢當接盤俠。

這時,一個叫程松壽的人出手了。他掏了幾十萬錢把她買回家,然後,把家裡最好的房子給她住,天天和老婆一起,做了最好的飯菜給她吃,把小妾服侍得像老祖宗一樣無微不至,弄得小妾一頭霧水。

不久,韓侂冑又想起這個小妾了。派人一打聽,說是程松壽買去了,頓時勃然大怒。程松壽這個小小的七品縣令,居然也敢到韓宰相戰鬥過的地方去繼續戰鬥?這不是妄想與韓宰相成為同情兄嗎?你叔可忍,你叔娘都不忍。

程松壽急忙帶著小妾來到相府,真誠地向韓侂冑解釋說:我聽說是您老府上的人,我哪敢把她當妾啊。我出於對您老人家的無限熱愛和崇敬,生怕發生什麼意外,趕緊把她接回家,好吃好喝地小心侍伺,連正眼也不敢瞧一下。不信,您老人家親自問問吧。

韓侂冑問了問小妾,小妾據實以告。韓侂冑聽了,引發極度舒適,當天就把程縣令提拔為太府寺丞;接著,又升任右諫議大夫——從正處級提到正廳級。

程松壽還不滿意。他知道韓侂冑好權好酒好色,是個典型的三好生,於是花重金買了一個絕色美人,給她取名松壽,再送給韓侂冑。

韓宰相手一揮,心情同樣極度舒適地收下了。不過,他好奇地問程松壽:這美人兒,怎麼和你同名啊?

程松壽的回答令人噴飯:我是想讓您老人家經常聽到我的名字啊。

打個比方,這就好比我的朋友蔣胖子請領導去洗浴中心搞娛樂活動,特意給領導找了個小姐姐,並叮囑小姐姐,你一會兒就說你的名字叫蔣雪峰哦。

一會兒,小姐姐果然如是說。

這一次,輪到領導意外了:蔣胖子,她怎麼和你一個名字啊?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蔣胖子羞澀地低下頭,扯著自已的衣襟說:嫩家就是想讓您老人家經常聽到我的名字嘛。

打那以後,可憐的領導落下了一輩子的病根:疲軟不舉。舉而不堅。堅而不久。久而無用。

但韓宰相不一樣,韓宰相不僅不肉麻,反而覺得大為有趣。不久,程松壽又升官了,這一回,是部長級。

也就是說,由於性賄賂和厚黑學運用得神乎其技,程縣令坐火箭一樣,一年多就從正處進步到正部。

說實話,同樣是性賄賂,程縣令的做法已經非常不堪,已經讓成湯、伊尹、有蘇君、勾踐、漢元帝和王允等早期性賄賂導師很生氣。

但是,長江後浪推前浪,作為後浪,有人又把性賄賂玩到了另一個嬌喘吁籲的新高潮。

比如,最近媒體披露,剛下馬的某省書記,最熱愛打網球。一些官員便投其所好,讓自已的老婆努力練好網球,然後好去陪書記。當然,網球打完,順便打打其他什麼的,據說也不稀奇。

再比如,前些年倒台的某市書記,其部下為了官帽,竟然主動把老婆送進書記懷抱。書記呢,自然笑納了。 ——細看那官帽,原來刷著一層黃瓜綠。

總之,捨不得孩子套不了狼,捨不得老婆升不了局長。如果不是當官的回報太豐厚太誘人,正常人誰會幹這種不要臉的醜事?

所以,說到底,性賄賂也是一種投資。只要是投資,就一定想獲得最大化的回報。這回報是什麼,用腳趾頭也想得出來。我就不展開了。

從歷史經驗看,接受性賄賂的主角,大多沒什麼好下場。

夏桀和商紂的王朝滅亡了,本人不僅橫死,還留下永遠的罵名。

夫差醉西施時倒是舒服得緊,可舒服後面還有兩個字:死了。所以就叫舒服死了。

董卓和呂佈為了爭奪性賄賂,假父子變真仇人。董卓被殺後,肥胖的屍體擺在街頭——請原諒我再一次想起蔣胖子。看守的士兵用刀劃開他的肚臍,塞進一根燈芯。肚子裡的板油,讓那盞燈亮了好些天。

至於韓侂冑,也沒得到善終,他後來被楊皇后和史彌遠所殺,其事蹟列入《宋史·奸臣傳》。

杜牧說:秦人無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鑑之,亦復使後人復哀後人也。

今人說:歷史給我們的最大教訓,就是我們從來不從歷史中得到任何教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