艱難脫歐 邱吉爾身後的帝國黃昏

文:靜觀風雲

大英帝國在為脫歐事務苦苦折騰的當口,電影《至暗時刻》橫空走紅。

這部電影,是以邱吉爾為主角,反映二戰最危難時刻的英國,圍繞戰與和的決策過程。 

作為一部傳記電影,雖然所描繪的,是對歷史的藝術加工,而不完全是歷史本身。但它畢竟從我們普通人無緣觸及的陌生側面,揭示了一些歷史細節。

同時,它在3個月時間,席捲了11個獎項,在還獲得了18年奧斯卡最佳影片的提名,說明它得到的肯定與熱捧。由此,至少,它可以體現出英國乃至西方大眾,社會心理的某些特徵與趨勢。 

我們不妨從這種社會文化心理中,分析曾經的大英帝國衰敗的原因,尋找其中的端倪。因為,英國此時的戰與和決策,不僅決定了英國與世界的歷史走向,也影響了英國其後的國運。 

從邱吉爾的操行能力品讀大英帝國掌舵人的選拔機制困境 

長期以來,邱吉爾是享有高度評價和崇高地位的歷史人物,即使在他從來毫不掩飾地加以歧視和排斥的中國,他也往往被描繪為一個周身帶著光環的高大上形象。(這可是值得思考的意味深長的現象,你不妨想想,長期公開鄙視傷害中國的西方名人,還有哪一個,能被我們的社會作為正面現象存在?) 

但電影中,卻披露了出乎我們普通人意料的眾多細節,展現了他個人品行操守的不堪一面;性格暴躁,蠻狠霸道,生活邋遢,固執己見,言語刻薄,失禮粗魯,無理取鬧、酗酒成性。與慣常自律、教養、高素質的英國紳士形象,相距甚遠。 

而實際上,考慮到為尊者諱的傳統,他的真實品格,實際上只會有過之而無不及。 

影片中表現的酗酒揮霍問題,現實中,他就是更加過分的一個人。這甚至不只是他個人的問題,而是家族性的遺傳問題。他的祖先,就以此著名。 

這樣的揮霍放縱基因,在邱吉爾身上,充分體現。他揮金如土之下,連祖傳的莊園都被出售,也因此債台高築。更能說明問題的,是他曾經意外得到家族遠房遺留的約500萬美元遺產,但,繼承了遺產後,他並沒有拿去還掉負債纍纍的350萬債務,而是購買勞斯萊斯和莊園、去巴黎賭博,很明顯,這遠不是一個正常人的選擇; 

即使在戰時日常,邱吉爾每天也要喝掉一瓶威士忌、兩瓶香檳;二戰勝利卻敗選後,丟失了首相位置的邱吉爾,兩個月內,招待賓客就喝掉了454瓶香檳,311瓶紅酒和251瓶威士忌;邱吉爾逝世後,有好事者統計,他一生所抽得古巴高檔雪茄,高達25萬支,總長度為46公里,總重量達3000公斤。從這些事例與數據看,花天酒地,揮霍無度這樣的詞彙,確實與他形影相隨。 

有意思的是,邱吉爾的最大對手希特勒,個人品行方面倒是形成鮮明對比,涉及眾多心理脆弱人士無法接受的政治正確,不細談,只引用捷克總統澤曼的著名感慨:「希特勒是素食主義者,不喝酒不抽菸;而邱吉爾是酒鬼、煙鬼,食肉。希特勒輸了,邱吉爾卻贏了。」 

個人操守如此,政治操守呢?早年,邱吉爾是個保守黨,1904年轉投自由黨,1924年,又「跳」回保守黨,完全像個沒有立場的政治變色龍。幸好英國的政治山頭不多,否則,誰知道他還會如何變幻。 

對於普通人,這些,肯定是讓人詬病的大問題;但作為政治家,在國家危難關頭,只要他有足夠的、普遍認同的能力,似乎沒有必要,糾結於這樣的小節。 

那麼,在危機關頭當上首相的邱吉爾,之前的政治業績與能力表現如何,是否能夠證明,他是此時掌舵國家的適當人選呢? 

能說會道的邱吉爾,雖然真實能力一直存在爭議,但在政壇,卻不乏機會。年紀輕輕,就擔任過財政大臣、海軍部長這樣的重要職位。在這些足以來證明自己能力的位置上,他曾經做出過許多失敗的決策。比如,擔任財政大臣時,他邏輯混亂的政策,就曾讓英國深陷巨額赤字的泥潭。 

邱吉爾此前最大的政治敗筆,還是他1915年組織指揮的攻占達達尼爾海峽戰役。完全不了解海軍,對海戰指揮一竅不通,連陸軍基層指揮經驗都沒有的邱吉爾,卻依靠能說會道與家世背景,此時榮膺海軍大臣。 

在邱吉爾的指揮下,當年世界最強大的大英帝國海軍,加上幾十萬最現代化的軍隊,居然在加利波利,被號稱「西亞病夫」的奧斯曼土耳其打得灰頭土臉、損兵折將、大敗而歸。造成25.2萬名士兵傷亡或失蹤,超過參戰人數的一半,是整個一戰期間,英國在所有戰役中,遭受過的最大損失,而且,付出巨大代價後,得到的,卻是一無所獲。 

在當時英國民眾心中,「達達尼爾」和「加利波利」這兩個詞,已經成為戰爭無能和浪費的代名詞。邱吉爾也因此被免職,趕出了權力圈。 

二戰前期,邱吉爾對於戰爭形態的演進與局勢的判斷,表現出驚人的無知與荒唐。完全沒有意識到軍事裝備以及戰術演變的一日千里,他對軍事的認知,還停留在一戰的層面。西線潰敗之快,超出了他的理解能力與軍事認知。5月15日早晨7點半,也就是西線戰事爆發的第五天,邱吉爾被法國總理雷諾電話告知:「我們被打敗了!我們已經輸掉了這場戰爭!」邱吉爾的反應是「不可能!」邱吉爾衝著電話大聲叫道,「怎麼可能敗得這麼快!」邱吉爾鎮定或強裝鎮定地給雷諾打氣:「所有的經驗證明,這種進攻不久後就會停止的。」 

這可不是抹黑偉人,邱吉爾自己,後來在回憶錄中,是如此承認自己的「無知」:「我簡直弄不明白,自從上次大戰以來,運用大批裝甲部隊進行閃電戰,會給戰爭造成這樣劇烈的變化。」 

由此,在當時的英國政壇,邱吉爾是被大家公認,不適合領導國家的人物,「是大家一致認為,永遠不能成為首相的那種人」。 

然而,從來政治理性嚴謹的英國人,在國家命運最關鍵的時刻,卻最終還是把這樣品行能力都存在疑問的人物,推上了國家的領導位置。 

而其上位原因,來源於邱吉爾自身之外。雖然在保守黨內被廣為詬病孤立,但邱吉爾好戰拒和的激烈態度與能說會道的煽情能力,卻得到左派人群為基礎的工黨青睞,最終被工黨抬上大位。 

而工黨人士為什麼會不考慮實際國力、不擔心戰爭後果,堅持支持戰爭,反對和談呢?這可能需要從工黨所代表的底層人群和低維社會文化中,去尋找答案。 

由此,不妨說,邱吉爾當選首相,與一戰時他榮膺被證明不稱職的海軍大臣一樣,是英國理性政治選拔機制失靈的表現,不過是英國政治白左化的一個產物,同其後幾十年內,不斷把英國拉向衰敗的各種社會短視感性的左化表現,一脈相承。直到今天,圍繞脫歐問題,仍然在不斷對一個曾經偉大的國家,進行反覆折騰與傷害。 

邱吉爾英國的戰爭決策再反思 

無疑,英國是二戰的戰勝國,但如果單單從勝利的結果,來推論戰略決策的合理性,那就和從賭博的贏局,來驗證賭博的可行性一樣,不理智了。 

邱吉爾執掌英國時,面臨的最大決策,就是與德國的戰與和問題。 

從牌面上看,應該說,其時的英國,基本沒有半點戰勝德國的希望。從20世紀初開始,英國就已經失去了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的地位;而一戰的巨大損失和隨後發生的經濟大蕭條,讓英國國力不斷下滑,已經無力在全球範圍內維持強大的存在。從軍事上,可以毫無疑問地說戰爭前期,英國軍隊在軍備和規模上,根本無法和重新崛起的德國軍隊相比。而面對已經將歐洲大陸基本吞併的德國,盟友法國投降只是時間問題,同時美國還未參戰,蘇俄與德國簽下了互不侵犯條約,英國根本沒有能力單獨對付德國,政界和民眾媾和談判的意願強烈,基本是人心所向。 

但,這樣的背景下,邱吉爾仍然堅持不懈地一口咬定堅持戰爭。也就是說,一個國家的領袖,明知實力不如對手,明知沒有希望,卻依然堅決地推動戰爭,拿國家命運來賭博,不談正義不正義,從國家利益、民眾福祉的角度看,算是理性嗎?明智嗎? 

而邱吉爾為國家選擇重大方向、堅持戰爭的信心來源,是什麼呢? 電影裡,是這樣表現的:在倫敦的地鐵上,邱吉爾與民眾談心。當他問在座的人,如果英國有機會與納粹德國達成和平協議,從而避免戰爭,他們願意嗎? 

民眾們高喊:「絕不!絕不!絕不!」 

邱吉爾由此信心滿滿,走進議會,說服了大內閣的成員,最後還在下議院發表了那篇著名的演說,宣稱:「我們會不計任何代價地保衛我們的島嶼……我們決不投降。」 

要知道,當時的普通英國公眾,不談普通老百姓的眼界見識,僅僅從信息掌握看,他們對於戰場形勢一無所知、對國家面臨的困難、懸殊的實力差距、戰爭的嚴峻後果,都全不知曉;甚至,那個時候,他們對敦刻爾克海邊幾十萬英軍主力的滅頂之災,都茫然不知,被封鎖了信息。 

一個首相,一個大國掌舵者,在作出事關國家命運的重大決策時,卻依賴這樣一個毫不知情的公眾群體的鼓舞,這是一個理性國家、智慧領袖應該有的做派? 

那麼,是英國完全沒有和平的機會,戰也是死、和也是死,不如有尊嚴的戰死嗎? 

這一點,關係政治正確,歷來爭議很大,這裡只排列歷史事實,看官自己去判斷。 

1940年5月24日,古德里安的裝甲部隊,已經包抄到距敦刻爾克僅有20公里的海邊,包括英國主力在內的40英法萬盟軍,在陸地上已經陷入無處可遁的重重包圍之中。 

可是就在這天晚間,希特勒突然下達了那道著名的「停止前進」命令,風捲殘雲的德軍裝甲部隊,被強行要求停止進攻。然後,才有了敦刻爾克大撤退的可能。 

關鍵時候,希特勒為何做出這個被稱作「二戰德國最高統帥部第一個大錯誤」的決定。歷來有各種各樣的解讀,但如果有人敢說這是德國主動和平的表現,那可是不准談論的敏感政治正確問題。 

還有著名的赫斯事件,在英國政府強硬地拒絕和平談判時,德國的第三號人物、希特勒的左膀右臂赫斯,依然獨自駕駛飛機,隻身來到英國,結果被關押至死,這樣位高權重的德國高層,究竟為什麼、有什麼目的?而英國人為什麼說不出他的罪名,又要莫名其妙關押他至老死,你不妨可以自己分析。 

其他人得出的結論,很容易就政治不正確,那我們直接來看邱吉爾自己怎麼說。邱吉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回憶錄》,自己是這麼解釋所謂的德國敦刻爾克錯誤的:希特勒是故意放英國一馬的,避免英國受到奇恥大辱,以便在擊敗法國之後,同英國有更好的和平談判機會。 

不信?白紙黑字在那,自己可以去查邱吉爾的原作。 

同樣,邱吉爾自己曾承認說:「我是以犧牲大英帝國的代價,來參與二戰。」 

一個國家的領袖,明知會犧牲國家、卻拒絕自己看得到的和平機會,固執地把國家拖入毀滅性的戰爭,這,是對國家、對民眾負責嗎? 

站在歷史的高點,我們更容易看清邱吉爾,以及他的決策,對英國國家命運的影響。 

戰後,除了勝利者的招牌,英國、英國人民,得到了什麼勝利果實?廢墟累累的國土、傷殘歷歷的士兵,土崩瓦解的海外領地、匱乏崩潰的經濟。。。(德國投降後,英雄般的領袖邱吉爾,馬上在大選中落敗下台,我們往往會趕到莫名其妙,站在英國人的這個角度,其實就不難理解了)從戰略安全上,比德國文明層次更低得多的俄國人,把勢力擴展到了中歐東亞,戰爭結束僅僅幾個月後,邱吉爾眼裡的鐵幕,就已經降臨,成為文明世界的全球性新威脅,把數十億人類,拉入斯拉夫化的苦難泥潭,連邱吉爾自己,都曾公開咕嚕:我們原來殺錯了豬! 

從對英國國家未來、民族利益的角度看,我們能看到的,不是英國從戰爭中得到了什麼新生的機會、勝利的紅利,而是80年來,政治走向被左化勢力工黨左右,國力不斷衰敗、科技貢獻不斷降低、不斷在國際舞台邊緣化的英國。 

歷史,並沒有過去!催生邱吉爾的工黨等英國左派政治勢力,在留下了長長的負面清單後,仍然在深度影響英國國家命運走向;而在許多國家,如何避免感性短視的政治勢力對國家利益民族福祉的傷害與誤導,仍然是人類政治文明,面臨的嚴峻挑戰。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