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量體溫等機場檢測基本沒啥用,75%新冠患者從中國入境沒檢測出來

量體溫

为了疫情防控,可以说,我们采取了世界上最严厉的防控措施现在,无论是进出小区还是超市,菜市场都必须量体温,更不用说火车站/机场了。

很多国家已经在机场实行测量体温等入境安检,但这些措施真的有用吗?可以找出患者,阻止新冠病毒的传播吗?

今日,国际顶刊Science发表题为Why airport screening won』t stop the spread of coronavirus为什么机场安检不能阻止冠状病毒的传播的文章,文章称,根据现在的情况和114 篇文献及2 个最新研究表明:机场量体温等安检措施很少能发现感染者,并不能阻止新冠病毒的传播,对疫情的发展影响并不大欧洲CDC研究人员得出结论:感染了COVID-19,并从中国受感染城市出发的旅客中,有75%的感染者都没检查出来。

过去两个月出过国的基本都会在机场被检测人员拿体温枪对准额头测体温,同时观察你是否有咳嗽或者呼吸困难等症状。现在,很多国家/地区都在监控COVID-19疑似患者进出机场;有些还要求填写健康声明。(有些只是简单地禁止或隔离最近处于疫情爆发地区的人)

出入境检查看起来可能会让人放心,但是,之前的经验表明,现场检测人员其实极少能发现感染人员。

就在上周,8名在意大利同一餐厅工作的中国患者,顺利从意大利坐飞机抵达上海,就没有被发现。其实,即使检测人员发现了偶发病例,也几乎对疫情的爆发没有什么实质影响。

香港大学的流行病学家本·考林(Ben Cowling)表示:「最后你会发现,那些用来发现被感染的旅客的措施,阻止不了疫情的流行,只能延缓。」他说

虽然作用不大,但政府通常还是会进行检测,以表明政府正在采取措施。

有研究人员说,其实作用还是有的。

在登机之前对旅客进行检测可以让那些已经患病的旅客担心检测出来不敢来机场,从而阻止传播。另外,入境筛查也是一个收集联系方式的机会,如果发现确实有乘客感染,这些联系方式的用处就体现出来了。

机场检测等措施,

阻止不了疫情的发生,只能延缓

从意大利返回中国的8人就是一个戏剧性的例子

就在本周,负责美国冠状病毒应对的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承诺对意大利和韩国直飞美国的航班进行「 100%筛查」。据央视报道,中国国家移民局官员刘海涛在3月1日在北京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国昨天只报告了143例新病例,「将与国际合作,对相关疫区进行出入境检查」 。

到目前为止,尚不清楚在全球范围内在机场检测到COVID-19病例的具体数量。

《新西兰先驱报》   报道,新西兰人检测出了一例,并阻止了其登上从中国武汉出发的撤离航班。2月2日,美国开始对过去14天之内去过中国的美国公民进行入境检查。(在此期间到过中国的外国人都不能进入中国。)根据美国CDC2月24日数据:截至2月23日,共检查了46,016 名旅客;只有一个测试为阳性并被隔离治疗。很明显,检测并没能阻止该病毒在美国的传播,据美国CDC的数据,截至今天上午,美国已有99例确诊病例,另外还有49例是从武汉和日本横滨的钻石公主号游轮遣返的。 

 

感染者其实有多种方式钻空子来应付检测。

热扫描仪和手持式温度计其实并不完美。最大的缺点就是测量的皮肤温度可能不准。根据欧盟卫生计划,这些设备会 产生假阳性和假阴性。(检测出发烧的旅行者通常会再二次检查,检测口腔,耳朵或腋窝来确认体温。)

乘客还可以吃退烧药,或者隐瞒病史和去过的地方来逃避检测。

 

最重要的是,由于COVID-19 的症状并不明显很多患者并不发热或者咳嗽平均潜伏期长到2-14 甚至还有很多无症状患者很多患者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被感染

自1月下旬以来,浦东已经规定,用「非接触式热成像」扫描所有乘客来检查是否发烧;还要求乘客在抵达时报告其健康状况。

2月27日至29日,在意大利同一餐厅工作8位中国人,从意大利坐飞机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并没被发现,就是一个戏剧性的例子。对此,与上海接壤的浙江丽水市卫健委发布了简短的公告。

事后证明,这8位患者撒了谎,现在来看,8人分批次从浦东机场返回青田,几乎可以说明防疫工作是完全失守的。

根据官方通报:老板娘王玉某申报的回国的原因是,意大利北部疫情严重,餐厅生意较差,但事实是,她自己2月16日,就出现了新冠肺炎的症状。这8人逃出意大利行为,事实上已经构成了一个高危的国际传播案例

官方信息的时间线:

2月16日,老板娘王玉红出现咳嗽,头疼,腹泻等症状。

2月26日-27日,老板娘7人,在意大利贝加莫餐厅-米兰―俄罗斯―上海浦东,2月28日7人包车进入青田。2月28日剩余1人从意大利起飞,2月29日,德国―上海浦东。2月29日一人包车进入青田。

最终,这些旨在检测患者旅客采取的措施,只会延缓当地的疫情,阻止不了疫情的发生。

香港大学Ben Cowling

114 篇文献和2份最新报告表明:

入境检测几乎发现不了感染者,对疫情的发展影响微乎其微

有75%的新冠患者从中国疫情城市入境,没检查出来

过去的经验也不能给人以信心。

在《国际环境研究与公共卫生杂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Research and Public Health 的2019年综述中,研究人员研究了过去15 年中发表的114 关于传染病筛查的科学论文和报告,大多数数据都涉及埃博拉病毒(一种严重的病毒性疾病,潜伏期2天-3周)。

文献地址:https://www.mdpi.com/1660-4601/16/23/4638.

该报告发现,2014年8月至2016年1月期间,在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等都曾爆发过严重的埃博拉疫情的国家,登机前筛查的30 万名乘客中,没有发现一例埃博拉病例但事实上,因为还没有出现症状,有四名感染者者乘客通过了出口检查。

色萨利大学的克里斯托斯·哈吉奇斯托杜多(Christos Hadjichristodoulou)和瓦尔瓦拉·穆图托里(Varvara Mouchtouri)及其同事撰写的这篇论文说,这些措施还是有作用的,在登机之前对旅客进行检测会让那些已经患病的旅客担心检测出来不敢来机场,从而阻止传播。

再看看另外一些国家和地区:台湾,新加坡,澳大利亚,和加拿大。

2002-03爆发了SARS,这四个地区都进行了严格机场检测,但都没有拦截到任何病人,而这四个国家或地区都有SARS病例。

2014年–埃博拉疫情爆发后,他们都在机场询问来访旅客的症状和可能与患者接触的情况,并检查是否发烧。但都没发现一个患者但事实上,有两名感染无症状的旅客通过了入境检查,其中一名在美国,另一名在英国。

报告还指出,中国和日本在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期间实施了广泛的入境筛查计划,但研究发现,筛查仅捕获了实际感染该病毒的人的一小部分,而且两国反而都有重大爆发。

Hadjichristodoulou和Mouchtouri告诉Science杂志,入境筛查根本发现不了已经感染的旅客 最后你会发现,患有严重传染病的旅行者都在医院,诊所和医生办公室,而不是在机场被抓住。

但是,检测的成本却很高。

Hadjichristodoulou和Mouchtouri说,SARS时期,加拿大在进入筛查上估计花费了570万美元,澳大利亚在2009年为每例H1N1病例花费了50,000美元。

虽然每种传染病不一样,但他们都认为检测COVID-19能比检测SARS或H1N1流感更有效。考林说,这不太可能对疫情产生重大影响。

最近的两项建模研究也对筛选提出了质疑。

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European Centre for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的研究人员得出结论:在感染了COVID-19 ,并从中国受感染城市出发的旅客中,有75% 的患者都没检查出来。

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学院(London School of Hygiene & Tropical Medicine)的一个小组进行的一项研究得出结论:出入境筛查不太可能阻止已被感染的旅客进入新的国家或地区他们可能在那里播下本地传播的种子

对于仍然实施入境检测的国家,世界卫生组织强调,不能仅仅是举起温度计枪,应该从量体温、看症状和以及和乘客沟通高危旅行史开始。有症状的旅客应进行进一步的医学检测,已经确诊的病例应该及时隔离和治疗。

充分利用过去几周收集的已经通过检测的和有关患者行踪的数据信息,这些将有助于追踪他们的联系方式。昆山杜克大学的流行病学家本杰明·安德森(Benjamin Anderson)说,还应向旅客提供疫情防护知识,以提高他们对疾病的认识,并鼓励他们保持良好的个人卫生。

来源: 科研酱 科研大匠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