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的「身體互換」梗,為何被觀眾拋棄?

哲仁王后

如果有一天你和一個人互換了身體,你會想做些什麼?

是迫不及待來一次全面的身體研究,還是利用對方的身體體驗不一樣的一天?

從《祕密花園》到《羞羞的鐵拳》,作為「奇幻喜劇」的經典套路,「身體互換」的「笑果」通常都不會太差。

畢竟,性別、年齡、身分,甚至物種的對調,聽起來始終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但近幾年,屢試不爽的「身體互換」卻日漸消退。

《別那麼驕傲》、《超時空同居》都沒有掀起多少水花。

早年吃香的梗為什麼在今天遇冷了?

身體互換類電影簡直是影視界寵兒。

2016年,籌備了兩年的新海誠動畫《你的名字》在國內上映,一改中國影迷對科幻的認知。

男女主角立花瀧和宮水三葉互換身體,賺足了大家的笑聲和眼淚,好評和高分也像潮水一般湧來。

緊接著,2017年爆笑喜劇片《羞羞的鐵拳》上映。

拳擊手艾迪生和女記者馬小陰差陽錯交換了身體,發生了一系列啼笑皆非的故事,也獲得了超高票房的成績。

一時間,身體互換的電影情節成為寵兒,叫好又叫座。

但《你的名字》不是第一部將男女身體互換的電影。

1985年香港邵氏電影公司拍攝的電影《錯體人》,可以被稱為古早版《你的名字》。

但由於國人對科幻片接觸比較晚,這部片子當時的口碑並不太好。

之後三年,1988年的美國電影《小爸爸,大兒子》(Vice Versa)掀起了身體互換類電影的浪潮,成為了一代人的童年記憶。

電影《小爸爸,大兒子》海報

大家似乎是不甘落後,千禧年前後的電影《變臉》、《小姐好辣》、《再生父子》和《辣媽辣妹》等都設計了「身體互換」的情節, 可惜都因各種原因沒能在國內泛起大的水花。

直到2015年12月13日,網劇鼻祖《太子妃升職記》橫空出世,連連登上熱搜,熱度持續了一整年,也捧紅了女主角的扮演者張天愛。

網劇《太子妃升職記》劇照

雖說《太子妃升職記》雷點和槽點同時具備, 但作為一部「穿越梗」和「身體互換梗」碰撞產生的劇集,也使對單一而中規中矩的古裝劇疲勞的觀眾們,終於眼前一亮。

自此,中國的觀眾開始對身體互換的電影情節開始有了極高的接受度。

網劇《太子妃升職記》劇照

而最近,作為韓版《太子妃升職記》的《哲仁王后》更新到了第十五集,憑藉著無厘頭的搞笑和爽劇特性斬獲了一大批粉絲,不斷刷新自身最高收視記錄。

於是,身體互換的敘事設定在消散多年後,再一次在國內掀起了一股熱潮。

不禁令人發問,沉積多年的「身體互換梗」為何再次成功走紅?

韓劇《哲仁王后》海報

「身體互換」,「靈魂互穿」的情節設計起源於文學作品中的「身分錯位」,不僅被電影創作者喜愛,許多作家也喜歡使用。

比如,馬克·吐溫的經典名著《王子與貧兒》的主要情節就是國王愛德華與貧民窟孩子湯姆互換身分。

通過對比兩個人完全不同的經歷,對英國法律的殘酷與社會階層的矛盾進行深刻諷刺。

電影《辣媽辣妹》劇照

為什麼電影主創人員就這麼喜歡身體互換呢?

上世紀80年代以來,魔幻與科幻等電影題材的發展迅速,使電影有了更直觀的表現力。

而「身體互換」設定本身所具有的矛盾和戲劇性成為了一種更加符合電影的敘事策略,一再被電影創作者使用。

電影《羞羞的鐵拳》劇照

電影史學家弗朗索瓦·若斯特認為:

「在電影中暗含著一個敘述者,他是一個組織者,這個掌握一切的組織者負責引導影片中的人物說話,這些真正說話的人是言明的敘述者。敘述者不是演說的人,而是採取視角的人。」

「身體互換」是設計視點與結構的一種方式,通過情節展現,視角暗示等方式將電影故事更直觀地介紹給觀眾。

電影《變臉》海報

你看電影時是不是會自覺產生一定的角色代入感?

有時還會帶入幾個角色?

嘻嘻別急,你想到的編劇也想到了。

「身體互換」就是改變同一個人的不同視角,賦予原人物新的人格。觀眾對兩種人物的新人格進行雙向比較,從中獲取到更多的戲劇張力和角色感悟。

在電影中,一般使用「身體互換」情節的都是兩個有衝突矛盾的人。

他們是互相不理解的親子,或是利益衝突的甲方與乙方,更甚是小偷與警察……

電影《你的名字》

當兩個矛盾人物進行嘗試性互換後,矛盾便會從細枝末節逐漸爆發到格格不入。

更多的矛盾將被展現,更多潛在的人物性格被發掘,導演和編劇可以將人物形象塑造得更加生動立體。

此外,「身體交換」本身就已經很魔幻,很誇張了, 戲劇化的身分錯置自帶的包袱與笑點淺化了主題,拆解了電影立意,用最淺顯易懂的方式起到了教化作用。

身體互換雖然一時賺足觀眾眼球,但在浪潮之下,又重新歸於沉寂。

2017年的網劇《別那麼驕傲》,2018年的電影《超時空同居》不僅不再走紅,甚至沒有掀起一點水花。

我們不能不承認,身體互換的情節也有局限性。情緒化與矛盾的外在化簡化了演員豐富的內心戲,束縛了電影的內在表達和情緒張力。

於是,電影主創還要額外增添更多的輔線故事來補充電影內容,稍不慎,電影就會變得邏輯混亂。

電影《超時空同居》海報

可似乎近年來的身體互換類電影都陷入了只為情節的需要,機械使用情節的怪圈,而犯下忽略人物形象塑造的幼稚病。

阿諾德·貝內特說:

「優秀小說的基礎就是人物塑造,此外再沒有別的什麼東西是有價值的,情節是有價值的,觀點的新穎獨創是有價值的,但是,它們中間沒有一項像塑造令人信服的人物那樣有價值。」

同理,人物塑造是影視劇作敘事的核心。 「紙片人」一樣單薄片面立不住的人物形象只會使觀眾大倒胃口。

電影《小姐好辣》海報

此外,一部影片的誕生凝結了導演,編劇及一眾主創的心血,每當推出一部叫好叫座的電影時,電影市場便會掀起一陣類電影的浪潮。

相似的情節被一再使用,經典情節迫不得已成為「爛梗」。

如今的電影市場上身體互換類電影多如牛毛、並不鮮見。

男扮女裝、女扮男裝後的扭捏作態的反串表演也早已沒有新意。

電影《你的名字》

因此,「身體互換」只作為喜劇出現缺少內核,作為深刻題材又沒有長處。

導致互換身體類電影大多數時候是以噱頭開場而草草收尾,不能對其題材進行內容發掘,只能成為一部看完就忘的爆米花電影。

單單以「身體互換」為情節而創作的電影,大多數時候也是競爭不過創意迭出的傳統題材電影。

即使還有可以發掘的東西, 但與其花大精力去譜寫這樣一個劇本,還不如花時間去完善一個普通意義上的劇本,或是去想更有創意的新點子。

說了這麼多,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問題要被解決。

小印還能等待奇蹟發生,

擁有哆啦A夢的口袋嗎?

參考文獻:

[1]楊遠嬰.電影理論讀本(修訂版)[M].北京:北京聯合出版公司,2012,260—309.

[2]陳亦水.《羞羞的鐵拳》:21世紀中國喜劇類型片本土化創作得失[J].電影藝術,2017,6:57-58.

[3]李環.基於身體互換設定的類型化敘事策略分析[D].

來源:印客美學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