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暴力血腥拆遷為何無法停止

夏小強:暴力血腥拆遷為何無法停止

首先對近一個月來發生在中國各地的暴力血腥拆遷做一個不完全的統計。

正在復旦大學讀博士的孟建偉的家鄉在山西太原。2010年10月30日凌晨4點,他突然接到噩耗,10多個拆遷者翻牆進了他的老家,把他看護房子的父親活活打死。他家的房子在太原市濱河西路南延工程的拆遷範圍內,拆遷方與一些村民尚未達成協議。

2010年11月3日,安徽省池州市市長方西屏帶城管、公安等力量參與該市貴池區梅龍鎮的拆遷談判,聲稱「不做市長,也要在20天內把梅龍鎮剷平」,激起當地村民的憤怒,其座車被掀翻,本人「倉皇逃走」。安徽池州梅龍鎮進步村這片仍在耕種的土地,最晚到12月30日就要被徵遷。

南京市秦淮區負責拆遷任務的竟是區的主要領導:秦淮區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專職委員、行政庭庭長孫偉,擔任了後五華里下浮橋至西水關環境整治拆遷指揮部後五華里環境整治裁決推進組組長。區信訪局局長黃炳一是維穩組組長。政委是秦淮區委書記,總指揮是區長。

11月7日,寧波鄞州發生女企業家對抗強拆的自焚事件,數日後,寧波各大報紙發不署名的通稿,並聲稱自焚者傷勢穩定。這引起家屬的極大不滿。問一記者,為甚麼沒人署名?他怒答:通稿都嫌丟人,這事誰敢署名?還有一記者暴罵:誰署名誰就是王八蛋!

11月23日,雲南普洱市書記沈培平公開宣稱:「同意搬遷大大地好,不同意搬遷大大地壞」。

長沙市坡子街福勝街5號24歲的周宜良遭遇強拆,無過渡房,無地方居住,在房子裡坐了2天2晚後,今11月29日被發現上吊自殺,其父與舅趕到現場後被告襲警,被抓到派出所。當周妻趕到現場時,周的遺體被殯儀館強行拖走。周今年才登記結婚。

11月29日上午,在哈爾濱市阿城區阿什河街道城郊社區的拆除違章建築現場,3名男子點燃身上的汽油衝向執法人員。現場消防隊應急將火撲滅,並將其送往醫院。自焚者黃德全原為阿城區城建處黨委書記,另兩人是他的兒子,目前3人均燒傷。黃德全1995年以低價獲得國有土地用於盈利性經營,結果被城管強拆,黃書記父子3人為抵禦強拆,一起自焚,阿城區公安機關對黃家父子涉嫌危害公共安全及暴力抗法行為立案偵查。

因拆遷而屢屢發生的自殺和自焚事件,一方面說明參與拆遷暴力實施者對生命的漠視,同時也說明被拆遷戶的自殺和自焚這種用生命去捍衛財產方式的無效。黃德全是位前負責城建的官員,這場從90年代中期開始的拆遷運動,受害者從無權無勢的農民和城市居民開始,到現在已經擴展到體制內的官員以及各個社會階層的人群,在這個體制的整體利益和「維穩」面前,這個體制中的任何人都可能的受害者。

暴力血腥拆遷在中國各地越演越烈無法停止的原因,從表層分析,是地方政府官員為追求GDP及政績和開發商聯合對民眾利益進行盤剝敲詐,同時各級官員和商人在拆遷中大發其財。不少學者專家就此費盡思量試圖找出對策來解決這一問題。但是,暴力拆遷仍無法停止有其深層的原因。

能夠維持當今中共這個龐大體制繼續運作下去,最主要的動力其實就是利益的驅使。中共這個龐大生銹的機器的潤滑劑就是利益,能夠使各級官員能夠繼續在這個體制中存在的主要原因也是利益。在共同利益的驅使下,體制中各個環節中的官員都在最大限度的攫取利益。那麼一旦奪取利益的鏈條斷裂,立刻會造成整體的崩潰。暴力拆遷只是中共體制中攫取民眾利益有效方式的一種,只要這個體制繼續存在一天,這種體制吞噬民眾利益的行為就不會停止,在現今體制內要解決這種矛盾是絕無可能的。這也就是為什麼暴力血腥拆遷無法停止的原因,為什麼房價高踞不下的原因,為什麼中國民眾受苦受難的原因。

中共的體制好像一個破舊搖搖欲墜即將停止前進的火車,現在它只不過是在慣性的作用下前行,它的止步即將到來。天下沒有鐵打的江山,當這個政權結束的時候,中國的民眾還要繼續開始新的生活,在這個體制結束前,如何減少它對中國社會和中國民眾造成的破壞和傷害,也是每一人都需要思考的問題。

2010年12月1日首發于大紀元網站夏小強專欄

相關文章:

夏小強:開往死亡的「中南海直通車」

夏小強:中共毀壞中華傳統 盜墓挖墳辱屍記錄

夏小強:「孔子熱」中的孔子之悲

夏小強:不忘初心 中共官員包養情婦創紀錄

夏小強:「失去」共產黨,中國會怎樣?

夏小強:中共滲透和控制香港手法大揭祕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