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打雞血更愚昧的是全民雞娃

打雞血:一段真實存在而又無比荒誕的歷史
文:南洋富商

01

雞娃,意思是給孩子打雞血,讓他時刻充滿亢奮的鬥志,努力進取拼搏,在競爭中占領最頂尖的位置。
談到「雞娃」這個名詞,必須從中國傳統的打雞血運動說起。雞血療法,也稱之為「打雞血治百病」,簡稱「打雞血」,是中國1960年代至80年的初期流行的一種健身方法。

雞血療法並不是甚麼江湖騙子的騙錢伎倆,也不是甚麼巫醫的神奇法術,而是一個受過正規教育的、共產黨員老革命醫生的發明。

雞血療法的發明人俞昌時,1903年生於安徽南陵謝家壩邨(現屬許鎮鎮林塘邨)人。他雖然出身在大地主家庭,卻思想進步,熱愛共產主義,從小就立志掃除世間的不公,那是一個俠義心腸的好漢。

由於家境富裕,所以有錢可以讀昂貴的醫學院。他19歲在上海醫科大學(當時的南洋醫專)讀書時加入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1925年轉為中共黨員。「五卅運動」期間,活躍在上海總工會。1926年11月25日,回南陵創立中共南陵特支並擔任書記,領導農民運動。

1927年2月10日,中國國民黨南陵縣黨部成立,俞昌時任常務委員,那是國共合作年代。後在武漢被捕失去組織關系。由於失去組織關系生活無著落,他重操舊業開診所。

據俞昌時自述,1952年11月,在江西南平搞衞生工作的他,偶然從雞肛門量了量雞的體溫,竟在42℃以上,又測了好多只,平均都在43℃左右。他判斷,雞的「常溫如此之高,當然是其神經中樞的調節作用,和血液的發熱機能特別高的原故」。在中醫傳統文獻裡,有很多內服或塗敷雞血以治病的記載。尤其是明代山西名醫武之望的巨作《濟陰綱目》更是記載塗雞血有治療婦科疾病的各種神效。

俞大夫冒出一個大膽的猜想:如果中西醫結合,把雞血註射進人體呢?

在此之前,蘇聯就有了「組織療法」,把各種動物、植物的組織提取各種汁液,註射入人體治病。所用材料包括胎盤、睾丸、肌肉、蘆薈葉等。這種做法很像中藥註射劑。

於是他親自在自己身上做試驗,覺得精神煥發,鬥志昂揚,全身有用不完的力氣。他是個敬業的醫生,節衣縮食,親自養雞養兔做研究,把雞血註射到兔子身上做實驗,不僅給自己註射,還用女兒和老婆當試驗品。1959年6月,在上海永安棉紡三廠任醫生的俞昌時在職工中試驗肌肉註射1毫升左右雞血。這是公開推廣打雞血的開始。

據靜安區衞生局調查證實,俞用「雞血療法」治過203例:由病人口述所得的資料分析:對月經過多、胃潰瘍、偏頭痛等主覺癥狀有改善者達65%,其中有36%發生高熱、尋麻疹、淋巴結腫大等反應。

俞昌時自行印制於1964年8月的《雞血療法》一書中,輯錄了一百多個病例。俞醫生是一個敢作敢當的醫生,他的書不僅署名,還寫上自己的地址:上海陝西北路597弄6號4樓。這是一個不怕患者拿刀上門砍人的醫生。

1964年12月12日,俞昌時給衞生部、中國科學院寫信申訴。在俞的申訴信中寫道:「雞血療法」當時也得到了「醫務界許多正直而前進的人士」一致「公認」:尤其在中醫界,一些有名望的中醫,認為它是祖國醫學的固有遺產,應發揚光大,作為創造我國新醫藥學派的重要項目之一。俞昌時並不滿足於肌肉註射雞血,而是「現已成功地發展到對人作靜脈註射」,雖然尚在縝密試用中,「但望其前途,將是對人類更大貢獻的發展方向」。他的巨作《雞血療法》被很多人翻印,他沒收到一分錢好處費,他自己也不以打雞血謀利,他的理想是讓雞血療法成為人類醫學史上的革命性突破。

但是,由於副作用太大,主流醫學界最終否定了雞血療法。上海衞生局下達了醫生禁止給人類打雞血的通知。打雞血醫生俞昌時認為,如果打雞血有害,那麼強行禁止打雞血可能更有害——打雞血運動會轉入民間和地下,成為民間醫學,更難控制。

俞昌時的預測完全正確。

一個網名叫「金師爺」的北京市民回憶,1971年前後,到西雙版納插隊兩年的他第一次回家探親,回家後第一天的淩晨,就被雞叫給驚醒:全國都在割資本主義尾巴,怎麼北京人竟敢私自養雞只?聽父親介紹後,他才知道是為了治病救人。

「因為我在西雙版納生產建設兵團當衞生員,所以街坊四鄰聽說我回京後就請我給他們打雞血」。「金師爺」說,起初他還猶豫不決,怎麼能將雞的血打到人的身上?他專門到宣武醫院了解情況,看見註射室門前排成長龍,人人懷抱公雞等待註射,「這就增強了我為人們打雞血的信心」。

「金師爺」先為鄰居郭大爺打了雞血,回到西雙版納後,「前後大概打了不下200例」。他還回憶,除了打雞血外,他還用過當時流行的土法子,將一些中藥蒸煮過濾後,「直接紮進病人屁股」。而不良反應,怎麼可能沒有?那個時候,人們一是膽大,第二確實缺醫少藥。

打雞血的真正大流行,是上世紀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全國各地都掀起打雞血熱。一些醫院因為禁止給病人打雞血,被憤怒的人民告狀到衞生部,說他們不為人民服務。

02

上面講的內容,是中國曾經轟轟烈烈的打雞血历史。

凡是經历過那個年代的人,都知道打雞血是多麼讓人亢奮。所以打雞血的典故被用在「雞娃」上,可謂非常恰當。

雞娃,就是新時代的打雞血。

雖然荒謬絕倫,但是民眾爭先恐後。若是政府禁止人民雞娃,就會跟禁止打雞血一樣,讓人很憤怒。因為雞娃已經是一種全民精神信仰。昔日打雞血的人對雞血有多狂熱,今日的雞娃爹媽就有多狂熱。他們不會認為自己在做一種不正常的事,更不會覺得自己在殘害孩子。而是覺得這是真正為孩子好,免得他將來受苦。

正常的人類不是這麼養大的。人是一種進化出來的動物。在最近的幾十萬年,人類先祖都是部落和邨落群居方式。

孩子們不是從小到大關在教室裡讀書,而是在廣大的原野奔跑游玩。他們看田野,抓動物,採摘植物,在游玩中學習各種知識。與今天這種籠養的孩子相比,他們的腳板跑得更扁平,肌肉更發達,皮膚曬得更黑。由於長時間在戶外明亮的陽光下,大部分時間看著遠方,他們幾乎不會近視,也很少椎間盤突出。

如今的按照年齡分班級,同齡人都關在一起,大家都讀一樣的課本,高度標準化。但是遠古時代一直到幾十年前的孩子都是全邨的孩子一起玩,大點的孩子帶著小點的孩子一起玩,大家在一起從小就互相合作,在生活中自然地實現了「社會化」,逐步從青少年圈子過渡到成年人的社會,而不是某一天「畢業了」,就忽然從學校踏入社會,惶惶然覺得無所適從。

過去的孩子有很多閑暇,他們可以找自己喜歡的玩伴玩各種有趣的事,也可以獨自發獃。他們有充分的時間去感受自己,也有充分的時間走遍周邊的山山水水和各種道路,近距離看各種花草,找到很多可以撫慰自己心靈的角落,逐步建立自己和家鄉的感情。童年的家鄉,可以治愈未來的傷痛。

如今的孩子是沒有家鄉的。因為他們是籠養的,把籠子,稱為家鄉是不合適的。

雞娃時代的孩子是可憐的,他們從小不是和朋友們一起享受游戲和學習的快樂,而是被逼迫著與別人攀比、競爭。他們不是自主選擇自己的喜好,而是被逼迫著做一個「胸懷大志」、「出人頭地」的人。他們無法在自己身上找到滿足,找到自己和世界的美好聯繫,卻從小就追求階級地位。這個社會灌輸給他們的所謂優秀,就是階級地位出人頭地、超越別人,而不是做一個怡然自得享受自己生活的人。

如今孩子的生活,遠離人類進化基因本能。這樣的孩子長大後不會幸福,因為這是反人性的。

所謂人性,是寫在基因裡的本能,而不是哲學家給出的文明社會裡的道德規範。

03

我相信野豬比欄養豬幸福。因為野豬的生活狀態是原生態的,他們世世代代進化出來的基因和這種生活狀態是相適應的。

但是家豬也可能不覺得痛苦,因為人類對它們進行了基因篩選,凡是不適應被關起來欄養的豬都被殺了,世世代代篩選下來,現在的家豬應該已經都是基因就適合欄養。

但是小孩子比這些欄養豬不幸。因為他們沒有經過基因篩選。從幾十萬年前的原始人,直到幾十年前,人類中間大多數從未有過整天關在教室和學習班大量做題的經历,那些不喜歡讀書和刻苦學習各種才藝的孩子並沒有像豬那樣被殺掉,反而越窮越能生,繁衍了很多基因。

所以,如今的人類跟遠古時代的人類基因差別並不大,都是適應邨落散養生活的。你把這樣的人類幼崽進行雞娃訓練,就是做與他基因本能不適應的事兒,結果就是制造出一群人格發展不健全的人。

精神不健康,心理疾病多,最關鍵的原因是人類幼崽沒有得到一個正常原生態的發育環境。

所有,從某種角度說,今天北京上海之類被雞娃的那些孩子,他們比欄養豬更不幸,因為他們的基因是未經過育種篩選的基因,依然是原始人祖先世世代相傳的邨落和部落時代的自由人基因。

有人調查某名校學生,發現很多學生都是「空心病」患者。

空心癥,屬於價值觀失落而造成的無意義感。用人本主義發展心理學的角度看,就屬於人格發展不健康。

情緒低落,興趣減退,快感缺乏。他們會有強烈的孤獨感和無意義感。這種孤獨感來自於好像跟這個世界和周圍的人並沒有真正的聯繫。

即便他們得到了想得到的東西,內心還是空蕩蕩,就有了強烈的無意義感。

他們非常在意別人對自己的看法,需要維系在他人眼裡良好的自我形象。但似乎所有這一切都是為了別人而做的,因此做得非常辛苦,也非常疲憊不堪。

某些人有強烈的自殺意念。這種自殺意念並不是因為現實中的困難、痛苦和挫折,用他們的話來講就是「我不是那麼想要去死,但是我不知道我為甚麼還要活著」。

對於空心病,傳統心理治療療效不佳。他們的問題大概不是通過改變負性認知就可以解決的,甚至不是去研究他們原生家庭的問題,不是早期創傷可以解決的。

因為空心病是雞娃時代的社會用不計代價的辦法硬性打造出來的。各種昂貴的培訓班,無數時間的父母陪伴,天價的學區房,對孩子的極大期望。

你們花了這麼大代價,付出這麼多努力把孩子變成畸形人,這種畸形哪有那麼容易糾正。

如今的年輕人不大願意生孩子,這或許是一件好事。因為不願意生孩子的人最常見的理由是他覺得生活不幸福,不能讓孩子帶到這世界受苦。

如今是個物質比以前富裕千倍的年代,這樣美好的世界竟然讓年輕人覺得很苦,這就是典型的空心病患者。如果空心病能夠讓這些年輕人沒有後代留下來,經過幾代或十幾代的基因淘汰篩選,幾百年以後的孩子一定都會很熱愛雞娃,他們覺得生下來就應該非常努力,越努力越開心,世世代代為了出人頭地打雞血而越來越幸福。

不過也許有一天,他們意識到這不是正常人類基因,又返回到原始叢林,尋找那些被文明世界遺忘的部落,希望在那些土著身上找到久違的正常人類的基因。

04

雞娃時代,是一個比全民打雞血更荒謬的時代。如今的雞娃爹媽個個都覺得自己很有文化,很有科學素質,都會嘲笑大煉鋼鐵和全民打雞血的那個瘋狂年代。

但是,以我的觀點看,這些雞娃爹媽和那個時代打雞血的愚昧百姓是同樣愚昧的。無論是雞娃,還是打雞血,都是一種自我暗示的幻覺。

不同的是:打雞血都副作用是純肉體的,迄今未發現打雞血嚴重影嚮人格健全和心理健康。但是雞娃會造成大面積的人格障礙和心理障礙。而且雞娃的涉及面比打雞血更大,造成的危害也更大。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