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別隨便買房,當心被刀片破了風水局

刀片

來自得紐約州的肯尼斯給老房子翻修時,還以為自己買到了凶宅

當工人鑿開牆壁,肯尼斯被牆後湧出的大堆剃鬚刀片嚇傻了。

看不懂是肯定的,正常人第一反應都是著急撇清關係,先表演驚訝大聲嚷嚷,再反覆質問旁邊工人怎麼回事。

工人倒是見怪不怪,他們改造修復老房子時,經常見到牆後出現成堆的刀片。

「有次甚至在一樓的天花板上鑿出了刀片,當我們拆除天花板時,剃鬚刀片像雨點一樣落下來,幸好沒人受傷。」工人也許能品出刀片雨的危險浪漫,但房主只會被嚇到手足無措。

也許很多人,曾夢想在老房子牆壁後找到價值連城的寶貝,但絕沒有人想過牆後會藏著大堆利器。

密密麻麻的刀片彷彿宣告房子多年來努力掩藏的秘密,牆後生鏽的刀片,直接喚起人性本能的恐懼。

破牆而出成堆的生鏽刀片,明牌表示房主曾經在凶象伴隨下生活了很久,只差一堆頭骨點綴,滿足對謀殺現場的想象。

即便跟命案無關,也會讓人想起不好的事情,畢竟面對以鋒利著稱的刀片,而不是價值連城的財寶。

有趣的是,不管多荒誕詭異的場合,一旦出現黃金和珠寶,哪怕是黃金做成的刀片,只會讓人興奮,絕不可能帶來恐懼。

慌亂中網上衝浪求助,才明白上世紀70年代前修建的美國房子,廁所牆壁後藏有刀片,已是非常普遍的事。

歷史曾經多次讓年輕人目瞪口呆,從前那些日常事物原封不動拿給今天的年輕人看,就能成為奇觀而被圍觀從此更新三觀。

最初男人剃鬍子大多去理髮店,修整毛髮的專業技巧由理髮師掌握,主要使用號稱自殺剃刀的直剃刀,這種剃刀雖然剃得更乾淨,但也更危險,畢竟顧客生命取決理髮師的心情。

直到Gilette研發出首款雙刃安全剃刀,可以在家剃鬍子,刀片想換就換不需要磨,是一款理髮師痛斥居家男人擁戴的產品。

一次性安全剃刀的普及流行,除了改變男人刮鬍子的方式,把修正鬍子的權力還給居家男人。同時也帶來新的問題,很多人不知道怎麼處理用完後的刀片。

那些年處理垃圾的方法主要靠燒,燒出的殘渣通常灑在花園土地上,而剃鬚刀片絕對是軟硬不吃的頑固分子,明火燒不掉,扔在土地裡還容易傷到小孩子和園丁。

刀片本身鋒利,還經常沾染血液,被劃為生物危險品,不能和普通垃圾一起扔掉,也容易傷到處理垃圾的人。

於是有人在廁所找地方開了個口子,做成剃刀槽,專門用來處理用過的刀片。

剃刀槽幾乎完美解決了這個困擾,處理一個麻煩物件,最好的方式就是讓它從眼前消失,看不見即再也不存在,牆後才是刀片不打擾生活的完美歸宿。

許多美國人的童年記憶裡,都有父親刮完鬍子把刀片塞進剃刀槽的畫面。

剃刀槽就是一個小口子,連著後面一片空隙,設計者認為,刮完鬍子順手把刀片塞進洞裡很符合人體力學,另外要靠刀片把牆洞填滿,得花幾個世紀才行。

剃刀槽大約是個時空通道,負責把刀片運載到另一個空間緯度,默默等待時間來侵蝕,儘管這段時間無比漫長,但只要不被發現重見天日,它就等於永遠告別了人類世界。

發明剃刀槽並非憑空設想,在長久的屋宅生活中,人類早已對房子裡無法忽視的牆壁感興趣,並且開發它的用途。

基本原則是牆壁等同於封藏,人眼看不穿的牆壁卻為心裡的慌亂提供了最佳屏障。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牆壁承擔了看不見的儲物箱的功能,那些不想被人看見又無處安放的事物,終於在牆裡找到安身之所。

這個外人看不見的所在,通常為了保密而設置,有人藏匿財寶,有人放置軍火,有人隱瞞罪證,這片空地像個保護套,遮蓋住房主曾經的身份或是回憶。

牆壁裡藏東西,放在各種文化背景裡充滿了儀式感。

中世紀的英國,會在牆裡放一個特製瓶子,保護住宅不受女巫和巫術的影響。有時候也在牆裡放一隻鞋,據說能帶來好運驅除邪惡。

而美國的牆壁就花哨多了,更像一個時代日常生活的隱秘收納處。

當然最有名的還是愛倫坡筆下的牆壁藏屍,此後牆壁被賦予了強烈的恐怖色彩,怎麼看都不對勁,隨時害怕有什麼超出理解的東西衝破牆壁。

如今美國房子雖然不再設置剃刀槽,但是收納刀片的邏輯還是延續下來,做成容易攜帶的刀片處理罐。

隨著刀片製作技術更新,廢品處理的兼容度更高,更多人習慣了把刀片扔進垃圾桶,而逐漸忘卻了剃刀槽的存在,牆壁上的小洞也被時間抹上了水泥。

不會再有刀片奔流的場景出現,更不必擔心牆後刀片破壞了風水格局,輕盈的處理罐似乎代表人們的領地意識遠比從前深重,以前只要看不見即可,如今就算看不見,僅僅知道牆後有許多刀片已經受不了。

時代讓關注的外延一再拓寬,眼前所見僅僅只是起點,逐漸開始關心牆後不可見的地方。

藏匿刀片的方式不過是執於所見的表現,而我們對這種做法太過熟悉,不願見到的都放逐到牆後,等它在黑暗之處慢慢垂敗,只要沒人裝修房子,它就永遠不為人知。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