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輔警的敲詐與群眾的狂歡

文:漫天霾

女輔警這個瓜,是必須要吃的。新華社都發話了,咱再不說兩句,不符合一直以來憂國憂民的人設。

從時間線上看,這個案件的引爆點是公安局副局長「 劉某乙 」被查。如果不是這位劉副局長東窗事發,這件事不會有人知道,他們9個人,以及可能沒有被披露出來的其他人,彼此心照不宣,吃個啞巴虧完事。

劉某乙因受賄被查後,個人聲譽和職業前途已經徹底毀滅,於是供出了女輔警的敲詐;女輔警被捕後,偵查機關又順藤摸瓜找到了其他八個人。劉某乙既出了這口惡氣,又能爭取立功減輕處罰。

這些睡女輔警的人,他們可能是「 受害者 」,但沒有一個值得同情。自己是不是長得像小鮮肉,有錢得像馬雲,魅力大得像梁朝偉,自己心裡沒有一點數嗎?因此,和一個年輕的女輔警行床笫之歡,與其說是在發洩性慾,不如說是在發洩權欲。

而這位劉某乙,則是渣渣中的戰鬥機。他兩次倒在女輔警的石榴裙下,分別於2016和2018年兩次支付給女輔警20萬元和108萬元。期間,劉某乙還得到了擢升,從所長升至副局長。他說:「 給錢的場所很少查,不給錢的重點查 」,是赤裸裸的權錢交易,公職人員中的敗類。他檢舉揭發他人,並不是什麼正義的目的,在做人上也是個渣男,今後出來了在社會上也沒法混。他說自己「 親手毀了自己、毀了家庭,女兒也因此徹底葬送了前程 」。他是咎由自取、罪有應得。

再看劉某乙與女輔警的量刑。

他於2019年落馬,檢察機關指控其受賄746000元,最終獲刑兩年半,並處罰金20萬。根據相關司法解釋, 貪污或者受賄數額在20萬元以上不滿300萬元的,應當認定為「 數額巨大 」,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劉某乙可能有自首、自願接受處罰、積極退贓或者檢舉揭發等依法減輕和從輕處罰的情節。

而女輔警呢,一審被判13年,並處罰金500萬元,勒索他人的370餘萬元同時被追繳。追繳,意思是發還給被害人,也就是說,那位劉某乙的128萬元可能會失而復得。同時被罰500萬元,說明她可能涉案金額不止370萬,涉案人員可能也不止那9人。根據相關司法解釋,敲詐勒索「 數額特別巨大 」以30萬元至50萬元為起點,量刑起點就是10年以上有期徒刑。

女輔警也不是什麼好人,但是相比於那位劉某乙,二者量刑孰輕孰重,各位自有判斷。等二審結果吧。

敲詐是什麼呢?就是一個人以公開某些情況為要挾,逼迫對方給予自己財產或者其他方面的利益。和詐騙不同的是,詐騙是虛構的事實,使用的是騙術;敲詐則可能是真實的,也可能是虛構的。

虛構事實的敲詐,當然會給被敲詐者帶來傷害。但是我們通常看到的敲詐,卻有真實的事實基礎,被敲詐的對像一般是違法犯罪者,或者雖不違法但違背道德標準的人。這時候,敲詐者的唯一武器是真相。

女輔警案顯然是真實的事實。那些人之所以被敲詐,是因為他們做了能夠被人敲詐的事。一個人不做虧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門。

這時,女輔警向那些人發出了「 要約邀請 」,擬定的「 合同條款 」是:對方以財產損失為代價,換取自己保守秘密。俗稱「 封口費 」。如果對方不接受,她就選擇行使自己的言論自由權利,公佈真相;如果雙方同意,則協議達成。這實際上是一種交換。女輔警嚴格遵守了合同條款,在劉某乙出事之前,她一直沒有公開他們的醜行,要不然也不會有劉某乙的帶病提拔。她有最大的動機將這個秘密一直保守下去。

灌南縣的那些蝦兵蟹將之所以願意支付這個代價,就是因為他們覺得這樣的交換是值得的。一個公職人員,名譽就是生命。劉某乙以及其他幾人,他們肯定想的是,這些錢我就認栽吧,只要我的名譽保住,權位就能保住,這樣我就可以在今後將這些錢撈回來。再不濟,還有固定的工資和退休金。

然而一個人所謂的「 名譽權 」並不是自己說了算,它恰恰來自於周遭的人對他的評價。公佈一個負面的事實,當然會對他的名譽造成傷害,但是一個人的名譽就是他人對其正面和負面評價的綜合。如果只允許公佈他的正面形象,不允許公佈他的負面形象,那還有什麼名譽不名譽的呢?這有點類似於「 真理越辯越明 」,又有點類似於「 若批評不自由,則讚美無意義 」。

所以詆毀一個人並不違法,只會受到道德的譴責和他人的杯葛。更何況,女輔警說的都是事實,並不是捏造。

從受害者的角度看,如果他真的做了見不得光的事被人發現,被敲詐並不一定是壞事。相比於長舌婦,那些被敲詐的人處境並沒有變得更壞。長舌婦傳播你的負面信息,可是不跟你商量的,你的名聲很快就會臭大街,所謂唾沫星子淹死人就是這麼回事。敲詐者事實上是為被敲詐者提供了一個機會,讓他們可以在醜行被曝光,和保守秘密但是你要付出一定代價之間進行選擇。無論如何,他的選擇變多了而不是少了。

如果敲詐合法化,犯罪者的犯罪成本會加大,每個人都會檢點自己的行為。敲詐者如果胡亂詆毀,會受到公眾輿論的譴責,他自己將聲譽掃地,情節嚴重造成惡劣後果的,還要承擔刑事責任。當然,這個敲詐所依據的,必須是良善的、自發的道德觀和公正行為規則,而不是社會工程師設計的聖人道德觀和成文法條。

人民群眾這次吃了一個大瓜。年輕漂亮的女輔警,地方上的混賬貪官,桃色新聞,多麼抓眼球;好久沒有批鬥官員和抓破鞋了,群眾需要這些「 喜聞樂見 」的東西。而且,央媒發聲,要求公佈真相;自媒體可以批評;判決書發出後又撤回。這總讓人嗅到一絲異樣的氣息。

可千萬別以為什麼都能曝出來,什麼都能隨便說。你能看到的,只是人家想讓你看到的而已;人家餵什麼,你就吃什麼而已。別一下子又高潮得語無倫次。比這大的案子,惡劣百倍的案子隨手一查多得要命,這些蝦兵蟹將造成的危害,真是小巫見大巫。

群眾同志們,你們也不要一聽官員就來情緒,就想把他們往死裡整。你們不過就是既崇拜官員又痛恨官員罷了,心裡想的是為什麼自己沒有成為他們的一員。仇官仇富的是你們,營造對官員崇拜的,不也是你們嗎?

從目前的曝光的案情看,這些人中的大多數,就是發生了不正當的男女關係而已,他們的名譽已經嚴重受損,道德上有了污點,在當地必然已經夾著尾巴做人了,甚至已經付出了家庭的分崩離析的慘痛代價,這其實已經對他們做出了懲罰。不用什麼法庭裁決,人民群眾就已經充當了裁判官。

若他們還有其他貪污腐敗的事,那當然另說,但是若僅是這個男女關係​​,你再要上綱上線,為此事就想把他們判個十年八年就不合適了。你恨是恨,「 罪刑法定 」「 罪刑相適應 」的法治原則還是要講的。若因為民粹的聲音把法治原則都丟棄了,到時候受損的就是我們每一個人。

 

來源     觀念的後浪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