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12 日

不可一世的黑人暴徒,遇到他們,慫了

文:北游

【作者按】明州騷亂讓國內自媒體好不熱鬧,一看美帝四處火光沖天,不少人興高采烈,紛紛表示美帝藥丸。說實話,這個沒見識的樣子,還真是讓人印象深刻。其實,騷亂之於美帝實在司空見慣,隔幾年就會來一次,比明州騷亂慘烈的多的暴亂都經歷過多次,美帝不也沒完蛋嗎?

川大統領對暴徒說,「當搶劫開始時,射擊就開始了」。對於這句話,製造了20世紀最大規模種族暴亂的暴徒們是有深刻體會的——人數占優、不可一世的他們,卻被一個貌似弱小的族裔打的屁滾尿流,從此再也不敢小覷。
今天,北游就帶你回顧震驚世界的「洛杉磯大暴亂」,看韓裔如何在孤立無援的生死關頭絕地反擊,硬核槓翻這些氣焰囂張、不可一世的非裔暴徒的?

以下正文

01

1992年4月29日,美國洛杉磯當地時間下午3點15分,洛杉磯四名白人員警從法院走出,他們剛剛被陪審團判定無罪,被認定在逮捕黑人嫌犯羅德尼·金過程中,並無過度的使用武力。 

這個結果迅速點燃了黑人的怒火。

下午3點45分,大量非裔美國人在洛杉磯地方法院外進行抗議;

下午6點時,有部分非裔美國人開始在洛杉磯中南部的佛羅倫薩(Florence)與諾曼底(Normandie)街口聚集,

當地警方派遣24位員警前往驅離,不過因為數量懸殊,警方很快就宣布撤退; 

下午6點15分,另一批示威者在帕克中心聚集,下午6點30分,位於佛羅倫薩與諾曼地街口的群眾已經開始進行暴動,搶劫並且攻擊商家及交通工具,絕大部分的受害者都是白人……

一場震驚全美,乃至全世界的大暴亂拉開了序幕。

事件的起因,是連我們中國人耳朵都能聽起繭了的老套路:

所謂「白人警察欺負無辜黑人」的故事。

事情真是這樣嗎?

1991年3月3日晚,剛剛假釋出獄的黑人羅德尼·金喝過了頭,帶著倆朋友在洛杉磯市內以將近200碼的時速狂奔。

一個巡邏的女警發現他超速之後打亮警燈並尾隨追他示意他停車。但羅德尼·金並沒把女警放在眼裡,而是繼續加速狂奔。

膽敢藐視調戲女警察?這還了得?

女警無線電裡一通報情況,迅速引來20多個警察開始個追逐拉力賽。期間,警方還動用了直升機,才將羅德尼·金逼停在一個娛樂場所門前。 

當事警察依照標準規程,要求金和他的夥伴們離開車輛並按重案犯的標準臉朝下趴在地上,金的兩個朋友都照做被警方順利逮捕。唯獨羅德尼·金卻似乎醉酒未醒,他並但沒有服從警察要求,而是緩慢地離開車輛,扭動屁股並對女警官做出侮辱性動作。 

當事女警頓時火冒三丈,繼續舉槍向前,試圖制服桀驁不馴的金。 

卻被已經趕到的孔恩警長示意退下,並讓現場的所有警察收起槍枝,打算和另外三名員警一起徒手制服羅德尼·金。 

然而仗著酒勁和身高1.88米,體重250磅的龐大身軀,四名員警居然都被金推倒甩開,孔恩警長迫於無奈,只好用一種類似於Taser的電擊槍攻擊金。 

然而,第一次射擊,金沒有倒下,第二次射擊,金被擊倒後又迅速站起,並向警察鮑威爾撞了過來…… 

情急之下,鮑威爾和其他兩名警察趕緊抽出警棍,朝金打去,面對拘捕襲警的金,警察再也不敢掉以輕心,結結實實揍了金一共56下,其中23次打空。

在羅德尼·金開口求饒後,白人警察停止了攻擊,給他戴上手銬迅速送往醫院急救。 

如果事情到這裡,估計也就不了了之了,事件的真相不過就是個拘捕襲警的黑人被警察最終制服,白人警察可能有錯,確實有過度使用暴力的嫌疑,然而,面對身高體壯、醉酒拘捕,四個警察都無法制服的情況下,錯誤有多大,還真說不上來。 

羅德尼·金超速駕駛,醉酒駕車,調戲女警,拘捕襲警,一連串的有錯在先,白人警察操作符合警方規範,收起槍枝並未一開始就過度使用武力,只是在多次無法制服金,並在自己安全受到威脅後,不得已才使用警棍攻擊,而且在羅德尼·金求饒後,就立刻停止了攻擊。 

從整個事件的發展來看,四名警察的處置都即使算不上完美,也遠遠算不上有什麼大錯。 

然而,事情巧就巧在,汽車和直升機的轟鳴聲吸引了附近公寓內的一名愛好攝影的經理人喬治·好萊迪,他趕緊打開他的攝像機,正好拍攝了警察毆打羅德尼·金的過程。 

喬治總共拍攝了時長約為81秒,有意思的是,他既沒拍攝到金扭動臀部挑逗女警官的畫面,也沒拍攝到4位警官與金徒手格鬥都被丟翻的場景,更沒拍攝到孔恩警長先後兩次使用電擊槍都沒能成功制服金的鏡頭,這段實況錄像恰好從鮑威爾警官用金屬警棍敲打猛撲過來的金開始,一直錄製到警官給不再動彈的金戴上手銬後結束。 

也就是說,這段視頻完整記錄了所謂「4名白人警察毆打金」的全過程,卻掐頭去尾,把有利於警方的情節全部抹掉了。 

僅僅觀看這樣的視頻,會對公眾什麼樣的印象,可想而知。 

更為惡劣的是,這段視頻被洛杉磯本地電視台KTLA獲得之後,他們將長度為81秒的原始錄像再次「加工」——刪剪編輯為長度68秒的電視畫面,大張旗鼓地在黃金時段反覆播放,同時將這一刪剪過的錄像提供給ABC、NBC、CBS三大電視網和CNN,在兩週內反覆播放達數百次之多,使金被毆事件成為震撼全球的頭號新聞。 

就這樣,一個因假釋罪犯超速飛車,借酒拒捕引發的警察執法過當的事件,在公眾眼中陡然升級為「白人警察無故毆打手無寸鐵的黑人」的嚴重踐踏人權的事件。 

甚至,在美國這樣重視法律的地方,居然已經發展到有公眾認為可以無須審判,直接宣布白人警官有罪的地步了。 

這種被嚴重誤導的民情輿論是導致次年白人警官被無罪釋放後,黑人掀起洛杉磯大暴亂的根本原因。 

即使在之後四名警察中的孔恩警長和鮑威爾警官被判有罪,羅德尼·金獲賠高達380萬美元的巨額賠償,依然不能平息民眾的憤怒。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肯尼迪大法官,針對此案中「社會輿論對司法公正的不當影響」時,特別指出:

「在很大程度上,這個案件的初審受到了所謂的『錄像帶』的影響。這一事件被過於廣泛宣傳了——以至於儘管後來在法庭上,法官們看到了未剪輯過的全部視頻時,仍然無法對抗過分強大的民眾憤怒。」 

03 

說了這麼多,讀者可能會一臉問號了,你不是要說韓國人的高光時刻嗎?怎麼到現在都沒出現韓國人呢? 

知道洛杉磯大暴亂還有個名稱是什麼嗎? 

叫「韓國中央暴亂」。 

是因為在暴動中,數以千計的黑人和西班牙裔居民重點攻擊的就是韓國人居住的洛杉磯韓國城。在這場「 美國二十世紀最嚴重的暴亂「 當中,韓國城的損失極為嚴重,超過2300家韓國人開的商店被劫掠,占所有損失的45%。 

原因是在羅德尼案件審理的敏感時期,湊巧發生了另一起案件。 

羅尼德案件發生在1991年3月3日,而在之後不久的3月16號,洛杉磯一個15歲的黑人小姑娘在一家韓國人開的小超市偷東西,被老闆娘在監控中發現。被抓住之後這個15歲的黑人女孩把51歲的韓國老闆娘打翻在地,並欣欣然轉身離開。 

憤怒的韓國老闆娘掏出手槍將轉身離開的黑人小姑娘一槍秒殺。

最終法官僅僅判了韓國老闆娘500美金罰款和400小時的社區服務。 

此事埋下了黑人對韓國人的種族仇恨,而在洛杉磯暴亂中,黑人就把矛頭首當其衝對準了韓國人。

當時情況有多麼嚴峻呢?

可以說,完全陷入了無政府的叢林混戰狀態。

暴動下午開始,主要集中在洛杉磯的中南部地區,但此時這裡的警察卻撤退了。警隊副隊長莫林事後解釋:「我們沒有防彈背心,也沒有頭盔盾牌,什麼也沒有。」

下午6點45分,一個名叫雷金·奧利弗·丹尼的白人貨車司機,在經過佛羅倫薩與諾曼地街口時,遭到一群黑人暴徒攻擊,隨後昏死在街頭,整個過程正好被美國國家電視台的採訪直升機全程拍攝下來,並且轉播到全美各地,然而,就在此暴行被現場直播給全美電視觀眾後,都沒有任何員警可以前往救援。

居然最後是一名叫羅伯特.格林的市民在看到轉播後,冒著生命危險趕到現場,將已經昏厥的丹尼送往醫院急救。不過因為傷勢過於嚴重,丹尼依然落下了終身殘疾。 

同一時刻,下班路過的白人建築工人菲德爾·洛佩斯,也被黑人圍毆。他被打的躺倒在地上,一隻耳朵也被割掉。黑人還對昏死過去的菲德爾噴漆,幸虧黑人牧師牛頓路過將他救走。

當天夜晚開始,數萬黑人上街縱火、搶劫,甚至對準趕來的警察和消防員開槍。

到晚上10點,洛杉磯警察局開始正式和黑人暴徒交火,發生激烈槍戰,多名持槍的黑人被擊斃。

但是,黑人暴徒數量太多,洛杉磯警察根本無法對付。

到了第二天,隨著暴亂區域的蔓延,洛杉磯警方已經失去對部分城區的控制,其中就包括被衝擊嚴重的韓國城。

韓國人Rhyu回憶當時情況是說:「 當我們的商店被燒毀的時候,我們每隔五分鐘都會報警!但都沒有回應!」

就算警察在現場,韓國人也並不一定會受到保護。 

槍店老闆David Joo說當時在他店鋪門前看到四輛警車,結果一聽到暴徒的槍聲,他們一溜煙就跑了。他還說:「 我從來沒見到過這麼快的逃跑,我很失望!」 

一名金先生說,「 街對面的火連燒了三個鐘頭,但沒有任何人來!」

種種跡象都表明,當時的洛杉磯警方已經徹底放棄了韓國城。 面對如潮水般用來的黑人和西班牙裔暴徒,是坐以待斃還是放棄財產、趕緊逃跑?

當時華人老闆的普遍選擇是破財擋災,放棄商店逃走,先保命。 

而韓國人的選擇卻是:拿起槍,跟他們干!

03

在暴亂開始之前,也就是羅德尼案件宣判結果公布之前。考慮到當時黑人與韓國人關係緊張,韓國人就預感到會出亂子,於是就開始用韓語電台組織居民持槍防禦。

在美韓國店主紛紛扛起大口徑步槍、獵槍等武器衝上屋頂,保衛自己的店鋪。他們瘋狂鳴槍示警,狠一點的甚至直接將暴徒射殺。

事後統計,在整個暴亂期間,被射殺的35名黑人和拉丁暴徒中,大多數都死於這些持槍自衛的韓國店主之手。 

經過此役,韓國人在美國「一戰成名」。

親歷洛杉磯暴亂的中國教授丁子江在日記中記錄到:

「 在韓國城東面的一個路口,兩個韓國小伙子,一個扛著雙統獵槍,一個舉著大口徑手槍,在店門外晃來晃去,完全暴露在外,許多恐怕是候補搶劫者的人不敢靠前,真乃是’槍桿子裡面出安全’。韓國人那種強悍和團結如一的氣概可令我們的同胞歎服。」

經過這場暴亂之後,韓國人「 意外」收穫了一個凶狠的外號:Roof Korean。直譯過來就是「屋頂上的韓國人」,這是因為當時韓國人保衛自己的商店就是習慣站在樓上居高臨下的射擊。 

韓國人在這次暴亂中展現出的非凡勇氣和武力自衛的組織能力,不僅讓黑人罪犯從此不敢再惹韓國商人,也贏得了美國全社會的尊敬和讚譽。

05

我為什麼一直強調,韓國人的這個高光時刻,如何讚揚都不過分呢? 

在僅僅是單一民族的地方,或者僅僅是兩族交往甚至交戰的事件中,還未必能看出一個族群的優異品質,因為缺乏全方位的比較。

在美國這樣不同族群混居的地方,在社會秩序崩潰的極端狀態下,就能清晰看出不同族群之間的能力差異了。

韓國移民能夠在極短的時間裡,在面對生死攸關的緊急關頭,還能夠迅速冷靜的組織起來,協同合作,這不僅僅是個勇氣的問題,而是考驗這個族群搭建共同體的深層能力,非一日之功。

如果一個族群沒有自治、自我管理、自發建構共同體的能力,那麼和平狀態下,社會秩序和良性發展都是無法持續的,當你處於無政府狀態,或者秩序崩潰的狀態時,你還會瞬間喪失自我保護的基本功能,這對一個族群來說,可謂是致命的缺陷。

我們換個角度,對比下黑人群體的表現。

一方面,他們在社會生活中,相對懶惰,缺乏對家庭的責任感,信奉今朝有酒今朝醉,時常使自己陷入生存的困境,沒錢了,就去偷去搶,所以,黑人的高犯罪率一直都是影響美國社會安全的重要因素。

另一方面,他們遇事衝動卻又缺乏組織能力,只知道橫衝直撞,使用蠻勁,所以即使無數倍於韓國人,依然慘敗而歸。 

就整體而言,黑人群體既無自我管理的能力,也無自我保護的能力。他們即缺乏對家庭和社會的責任感,也對他人的痛苦和平等的規則缺乏感知能力。

相反,他們卻具備極其強烈的「受害者意識」。他們可以對他人的權益毫不在意,卻對來自他人的漠視和不尊重非常敏感,一旦其他種族和他們發生令人不快的衝突,他們總是先入為主的認定是其他族群在欺負自己。

和黑人群體相比,韓國人在這次暴亂事件中的表現可謂光彩奪目。

他們不但在秩序崩潰的無政府狀態中,成功的實現了自我保護,還同時用強大的組織能力修復了部分政府功能和社會秩序,給其他族群提供了一定的保護空間。

洛杉磯暴亂,讓韓國人一戰成名,收穫讚譽無數。

他們在危急時刻所展現出的非凡勇氣和智慧,以及果敢的行動力,讓任何種族都從此不敢小覷。

還是那句話,尊嚴靠什麼?靠行動!

你要靠他人施捨,靠自我吹噓和暴力威脅來贏得別人的尊重?別做夢了。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