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里和梅根 黑命貴的碰瓷術

哈里 梅根
文:曈小曈

看了奧普拉對哈里、梅根的採訪,實在是覺得好笑。

什麼種族歧視、差點自殺、妯娌不合、戴妃悲劇、王室斷糧,一個被趕出家門的地主家傻兒子,一個楚楚可憐的好萊塢小明星,一片同情之聲的美國主流媒體,連希拉里都出來站台,真是一場大戲。

  誰在歧視?

混血寶寶通常既聰明又漂亮,那麼我們正常人會關心一下,家庭成員詢問一下孩子的膚色,都是正常的好奇心。這二傢伙,一張嘴就是種族歧視。

如果詢問一下孩子膚色,在哈里、梅根看來是種族歧視,這裡面包含著二種隱藏的邏輯:要麼王室成員沒有資格關注膚色,那麼哈里、梅根認為黑皮膚是高人一等;要麼王室成員是故意提起膚色,那麼哈里、梅根認為黑皮膚是低人一等。不管如何,他們都是種族歧視者。

繼續討論,現在哈里、梅根口口聲聲的王室種族歧視,那就是第二種隱含的邏輯。但事實卻是,如果王室存在他們所謂的種族歧視,那根本不會允許哈里與梅根結婚。要阻止二人結婚,王室可以找出一百個擺得上檯面的理由。

一旦我們理清了事實和觀點,就有了清晰的結論:真正歧視黑人的,並不是王室,而是支持黑命貴運動的哈里、梅根自己。

  平權就是特權

為什麼支持黑命貴的,恰恰是對黑人的歧視呢?因為正常的社會中,會讓不同膚色的人,按照同樣的規則參加競賽,而不是由膚色決定成績。

就像奧運會的百米賽道上,黑人比例很高,其他人並沒有抱怨。但如果為了讓大家都成績一樣,把亞裔的起跑線向前移十米,把拉丁裔的起跑線向前移八米,這就不是正常的比賽了,潛台詞就是其它族群永遠不可能以自己的努力和黑人賽跑。

但上世紀六十年代美國轟轟烈烈的平權運動,改變了正常社會的遊戲規則。

現在驢黨推動的平權法案,要求在教育、就業、政府項目等方面按照膚色分配,潛台詞就是黑人的智力、工作能力、管理能力不如其它群體,需要特殊照顧。

對這樣的看法,黑人大法官托馬斯深惡痛覺,他認為:

平權運動給黑人」特殊」關照,公眾將認為黑人無法和其他人一起公平競爭生存。

這類政策等於給黑人貼上了次等人的標籤,很有可能把他們慣出一些凡事依賴的陋習,或者,養成」受到特殊待遇理所當然」的人生態度。

平權運動,就是打著平等旗號的平均主義。按照膚色分配,就是典型的種族主義。這種人為製造的合法的種族歧視,導致了現在的後果–黑命貴。

黑命貴了,獲得種族特權,別的命自然就賤了。不信的話,你去華盛頓、紐約大街上喊下華命貴、白命貴、眾命貴試試?記得要當著黑大爺大媽喊。

  黑命貴的套路

有網友總結了梅根的精采演出,這裡列出幾條:

我想自殺,因為我要向女王行屈膝禮;

我想自殺,因為我不能想說啥說說啥;

我想自殺,因為我不能天天出門玩;

我想自殺,因為王室幾百年冊封王子的規定,沒有為我改變;

我想自殺,因為我們沒有免費安保;

我想自殺,因為我放棄了好萊塢輝煌的演藝事業;

  ……

簡單來說,就是一哭二鬧三上吊,都是你們歧視。很像奧巴馬在任時成天抱怨種族歧視,挑動族群衝突,事實上,如果美國社會存在系統的種族歧視,那作為一個黑人,奧巴馬根本不可能在白人主體的社會中選上總統。

梅根算是好萊塢的一個三線明星,經常看到這些明星們一個個義正詞嚴,把自己當成了正義的化身,我都覺得好笑。一個個都在名利場裡面混的,有幾個道德模範?自己做婊子沒問題,但不要來給大家立牌坊。

全部採訪,梅根就一個主題思想:"王室沒有圍著我轉,沒有哄著我,沒有給我特殊待遇,我真的太冤啦,你們怎麼能這樣對我!"在玻璃心看來,一切都是別人的錯。想起了那個在聯合國氣候會議上發言的瑞典高中生格蕾塔·桑伯格,大義凜然地指責:「how dare you?!」

退一步說,梅根支持黑命貴,支持進步主義,這都沒問題。言行一致,就不要嫁入王室,或者和哈里二人主動宣布退出王室,放棄那些福利。這二位倒好,一面哭著喊著要王室的各種待遇,甚至是特殊的權利,一面卻不願意承擔作為王室成員的責任。就像那些住著超級豪宅、開著私人飛機滿世界開會,要求別人減排的大佬們。

王室成員,從小含著金鑰匙長大,但意味著忍耐和責任。英國王室雖無實權,卻是理解歷史傳承的關鍵,和維持社會團結的象徵。作為貴族,不是化天酒地的奢華生活,而是一種精神,意味著奉獻、犧牲、勇敢和忍耐,既不能像普通人說話那樣隨意,也不能像普通人行事那樣放縱,超長待機六十多年的伊麗莎白二世,就是一位王室勞模。

王室成員謹言慎行,是基本要求。而哈里、梅根一面熱衷奢華生活和世人聚焦,一面堅定支持黑命貴,參與進步革命,嚴重違反王室行為準則。被踢出去,純屬自找。

二人在英國呆不下去,跑到美國以怨婦形象出現,在採訪中,一面抱怨被消減保安待遇,喊著要給阿奇王子頭銜,一面控訴王室歧視、王室迫害,要砸倒王室。這二面算盤打得真好。

不出所料的話,既然成了歐美平權運動的先鋒,這二人很快就會和奧普拉一樣,成為億萬富翁。

綜述

一個愚蠢、貪婪的王子,一個叛變富貴家庭的革命者,遇到一個算計、虛偽的黑命貴,一個雙性戀的黑人女性,這麼多政治正確的標誌,可以說是白左世界的完美CP,有英美主流媒體加持護航,基本上是所向披靡了。

想起了哈里的母親戴安娜,她的哀怨、她的悲劇讓無數人同情。但我們同時還要看到,是她愚蠢的另一面。當年在媒體的誘導下,戴安娜大爆自己的性隱私。而哈里成功地遺傳了母親的弱點,如果說戴安娜是單純而愚蠢,那麼哈里卻是一代不如一代。

二十多年前,媒體對戴安娜的採訪重創英國王室,見慣大風大浪的老太太選擇了包容。這次哈里、梅根的撒潑打滾,主動碰瓷王室,看下老太太的公開聲明,依然是禮貌得體、有理有節,確實大家風範。

很多人不理解英國王室的價值,以為是無關緊要的存在,這是對歐洲歷史和現代文明的無知。歐洲的文明路線,總體來說有二條,一條是英國之路,一條是法國之路。二者有個重大的差異,英國保留了王室,法國消滅了王室。

王室對於英國社會,是對貴族精神的保留,是對文化傳統的理解,更是對幾百年社會契約的尊重。王室的存在,對於英國社會的法治與秩序,有著無可替代的作用。而推崇理性、熱愛空想、打倒傳統、摧毀家庭、推卸責任,則是法國式的社會動盪之路。

這麼精心編排的節目,收視過千萬,水還是挺深。而我好奇的是,這二個人是被誰弄到一起的?

來源:歷史之曈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