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外教虐殺中國女生,揭開怎樣的殘酷現實

文:求是大牛哥

6月14日,寧波工程學院的移民黑人外教,用非常殘酷的手段虐殺了一名中國女生。這件事從6月18日至今,已經持續發酵了3天。我們卻連施暴者的真實名字和現狀都不知道!所有的信息只能在網絡上偶爾窺得一二。聯想到「邯鄲路某大學」的血案發生後,校方第一時間做出的表態。不知該作何感想。我看到有媒體稱該外教殺人是因為求愛不成,屬於情感糾紛。屁話!那叫求愛不成嗎?那叫獸慾未獲滿足行嗎!

在短短的一週時間裡兩起惡性案件。一邊是著名的「邯鄲路某大學」;一邊是寧波工程學院。兩地相距僅240多公里車程。被害人:一邊是數學科學學院黨委書記;一邊是普普通通的大三女生。行凶者:一邊是面臨「非升即走」的海龜博士;一邊是出身於非洲大草原的「高級人才」。死者所受待遇:一邊是發動社會募捐,並舉行了隆重的悼念活動,還有中文系副主任專門寫下「求仁得仁」的悼文;另一邊是校方甩鍋表示無責,同時用行政手段封路堵嘴。14號發生慘案,直到家長18號舉遺像在校門口發傳單,消息實在壓不住了才扭扭捏捏的站出來表態。公平嗎?

我用了兩天的時間觀察整個事件。正如所料,那些燒耐克鞋、剪HM的T恤,抵制特斯拉的U型鎖們;那些口口聲聲「雖遠必誅」的大V們;那些鼓吹「厲害了」的腦殘粉蛆們果然又齊齊失聲。甚至已經有公眾號開始寫文章質疑受害女生的品行。他們的眼沒瞎,但心肯定是徹底瞎了。

而以720°全方位無死角叼盤著稱的胡編,則是在第一時間出來勸告「應避免聚焦到犯罪嫌疑人的國籍和膚色上。」

我覺得老胡就差高喊一聲,「不要有種族歧視,黑人的命貴」。其實對於不少中國人來說,根本不知道「種族歧視」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就把這個詞套在了自己同胞頭上。這非常不理智。國際上所說的「種族歧視」和我們平時看到的,對黑人品行和表現做出的批評和反對,其實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

從美國的數據上看,黑人的犯罪率是最高的。三分之一的黑人不是在獄中,就在緩刑;要不就是正在等待審判。黑人的犯案人數比他們中上大學的人要多太多。美國的一項研究顯示,在近年被逮捕的女性罪犯中,75%是黑女人;只有13%是白人;未有亞洲女性被捕。據國際警員年鑑(INTERPOL Year books)指出,非洲與加勒比海國家的謀殺,強暴及嚴重的侵襲率高出亞洲與太平洋邊緣國家的4倍。在美國監獄裡,受到終身監禁的重刑犯中超過一半是黑人。

同樣的案件如果發生在美國。罪犯面臨的可能會是終身監禁。相比較於「痛快一死」,終身監禁能夠讓罪犯生不如死。監獄中的囚犯全部是單獨關押,每間牢房只有7平方米,所有家具都不可移動。牆壁和家具都包有硬橡膠。想自戕都是一種奢望。室內只有一台黑白電視機,每天僅播放一小時贖罪懺悔內容。

犯人每天關押23小時,吃喝拉撒全在裡面,洗澡都是定時的。僅有的一個小時放風也只能是在自己監舍門口兩平方米的大鐵籠裡走幾步。這裡沒有陽光直接照射,燈光的顏色是單調的慘白。罪犯不得與任何家人會面,終身不允許和其他人交流。總之,這是一座「活著的墳墓」。這是美國法律對人權的最大寬恕,也是對罪惡最大的懲罰。這種重刑犯監獄不以改造罪犯為目的,而是讓一個人徹底喪失對生活的幻想與希望,在日復一日的重複裡徹底爛死在監獄裡。

有關拒絕「洋垃圾」方面的話題,我寫過不少文章。其中不乏《中國人遭遇電鋸割頸,被逼下跪,這算不算辱華?》這樣的閱讀量超過50萬+的熱文。可惜,大部分文章都已經升天。一篇關於教育部給予洋學生補貼的文章,更是直接導致我的一個公號炸號。事實上,並不是中國人歧視黑人,而是黑人一直都在歧視、仇恨我們這些勤勤懇懇的黃皮膚的中國人。他們才是赤裸裸的「逆向歧視」!我們不是不能接受「國際友人」,也不是不歡迎「高層次人才」幫助中國發展。我們只是拒絕接受為他們提供「超國民待遇」!

而那些用超國民待遇的手段「獎勵」和「吸引」來的外國人才,十有八九來自於社會制度和文明程度遠遠不如我們的地方。用花高價「引進」的洋學生堆砌出來的「留學生大國」不僅沒有讓中國的高校因此成為世界精英學子追捧的熱土,反而導致了「劣幣驅逐良幣」的負面效應。使真正優秀的洋學生避而遠之。最終的結果是,用「引來鳳凰」的決心和代價,卻招來了一群目光渙散的雜毛土雞。

如果非要給予其「超國民待遇」不可,我希望不要讓普通人家的孩子成為「代價」!更不要讓年輕的女大學生變成校方或地方官員提高「政績」的犧牲品。讓我們看看那些被學校以通過學分獎勵、津補貼等手段,或利誘或變相要挾之下,成為「非洲草原貴族」伴讀的學生之中。可曾有誰是學校領導的親人子女?又有哪一位是出身於富豪家庭?就更不會有什麼高官顯貴的千金小姐!中國學生所有的虛與委蛇,只是卑微和無奈。皆來自於面對身分地位不對等時候的委曲求全。這是一個多麼殘酷的現實。

對於這起發生在寧波的凶殺案,大多數人僅僅是從個體的觀感出發,而沒有深度思考其本質。前兩天看到戴建業說,我夫人沒了,我還要風骨幹嘛?這句話一語道破中國知識分子的悲哀。中國人不是沒有風骨,而是難以承受風骨背後的代價。同樣的道理。對於年輕的學子來說,校方的決定是不可抗拒的。如果連畢業證都拿不到,臉面還要緊嗎?究竟是誰?用不公平的枷鎖讓我們的孩子早早學會了強顏歡笑、忍辱負重!是什麼?讓本該美好的大學時光,變成噩夢般的回憶!有人將其歸結於「不公」。而我覺得,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們缺少了作為一個人最重要的權利——拒絕的權利!

畢淑敏說,拒絕是一種權利,就像生存是一種權利。

沒有拒絕的權利,就必須接受「非升即走」的現實!

沒有拒絕的權利,就只能在遭到傷害的時候無助的哭泣!

沒有拒絕的權利,就會有人利用你的善良把你榨乾!

沒有拒絕的權利,就要被迫千軍萬馬擠獨木橋!

沒有拒絕的權利,就沒有了任何權利!就無法得到真相!

一切改變,從我們面對虛偽和邪惡,大膽說「不」開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