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荒誕的生孩子大賽

生孩子大賽

「我將把我的遺產交給生孩子最多的母親。」

1926年萬聖夜,73歲的加拿大律師Charles Vance Millar突發心髒病,死在了多倫多。老爺子去世的消息開始在各大報紙瘋傳,因為他的遺囑實在有些特別。

 

闊綽的Millar不僅是遠近聞名的律師,還是個眼光不錯的投資家。投資產業眾多,比較大的有釀酒廠、賽馬場和快遞公司。各類資產加一塊差不多有上千萬加幣吧(約合人民幣五千多萬)。

雖然和動輒上億小目標的頂級富豪們沒法比,但Millar也算個鑽石王老五——沒老婆、更沒孩子。

 

 

老爺子死後,他的律師公布了他的遺囑,裡面赫然寫著,「由於我沒有後代和近親,我意識到了死前不把財產花光的愚蠢。這份遺囑非常任性,因為我剩下的所有財產都將在我死後的第九年兌換為現金,並在第十年交給多倫多這十年來生孩子最多的母親。」

Millar的這一奇招讓很多人不解,不僅有報紙說遺囑是偽造的,就連他的朋友也懷疑這是個笑話:「Millar就是想讓全城的人都圍著遺囑團團轉。」

斯人已逝,沒人知道老爺子這麼幹的真實意圖。但我們需要知道的是,這是老爺子幹的最後一件「惡作劇」,但不是第一個。

據說老爺子生前經常在街頭扔錢,然後躲在角落裡暗中觀察,興致勃勃的觀察甚麼人撿以及撿錢人的狀態。

而除了這筆獎勵生育的遺產,老爺子把賽馬俱樂部的股份則遺贈給了三個人,包括前總檢察長在內的兩個強烈反對賭博賽馬的人。並且只有這三個人都接受了,這筆錢才生效;但如果其中一人不幹,那他們甚麼也得不到(最後那兩個老哥把獲得的遺產捐了)。

他把酒廠的股份分給了加拿大全境99名牧師,每人收到了38—56加元不等的現金(北美清教徒禁酒)。

這老爺子還有個在牙買加的度假別墅,他把這別墅贈給了三個互相不待見的律師,條件是他們必須住一塊。

總之,這老頭就是個愛搞事的主兒。

 

「不管孩子的死活、撫養的成本代價,讓人卯足勁多生,有點良知的人都不會這麼幹。」當時很多人都在討論這樣做是否違反公共政策。節育倡導者Margaret Sanger批評道,「讓女性淪為動物,真是令人發指。」

但當時所有人都沒預測到接下來發生了甚麼:1929年,大蕭條發生,多倫多有1/3的人失業,大批人靠著救濟活著。

 

一時間,老爺子這筆遺產就變得相當亮眼了,很多家庭眼紅到不顧一切的,開始了挑戰生物和數學極限的生孩子比賽。

我們算算,如果一個多倫多婦女,在老爺子死的那天生下了第一個孩子,並遵循10個月一胎的周期,那麼10年後,她將得到10個以上的孩子。

但人不是機器,不可能不停生育,研究認為,哺乳會阻止排卵,因此女性在生完一胎之後一般半年以上不會再懷孕。專家認為,哺乳的母親10年大概能有5個孩子,而不哺乳的則能達到7個。

 

但不停生育也就意味著流產率增高,而在醫療手段不發達的一百年前,誕生多胞胎的幾率也不大。

可為了這筆遺產,參賽者都有對策。有人跳過哺乳期不停懷孕、有人記錄生理周期並養精蓄銳等待。

媒體也不會錯過這個「大新聞」,他們給此時事起名「生育大賽」,並指派專訪記者就這一事件進行大篇幅報道,甚至還和一些熱門選手簽了合約。

 

這事看似熱鬧,實際相當荒唐,要知道參賽者都是窮瘋了的。而隨著越多的孩子誕生,這些家庭就會越窮,這使得他們更迫切的需要這筆獎金……不難看出,這些家庭都是冒著生命危險試圖贏得頭獎,為了那筆巨資都孤註一擲。

眼瞅著事態不對,1932年,司法部長提出法令,認為這筆錢誰也不要搶了,都應該歸政府。

這下所有人都不樂意了,從「選手」到看客再到媒體與公眾人物,所有人都提出了抗議,媒體上充斥著反對聲,政府信箱更是被14000封反對信塞爆了,「上交國家」這事兒也就不了了之了。

與此同時,加拿大本地和美國不斷有人冒出來聲稱是老爺子的親戚,但都被法院駁回了,因為他們都不是近親。

 

 

現在沒人知道有多少家庭參加了這場生育大賽,我們唯一知道的是,10年之期到了之後,有超過20個生育八個孩子以上的家庭來到了法庭,32名律師經過8天的馬拉松式爭吵才有了最終結果。

最終,共有6人都以9個娃處於榜首,分別是:Lucy Timleck、Kathleen Nagle、Annie Smith、Isobel MacLean、Lillian Kenny和 Pauline Mae Clarke。

六人中的三人

其中:

Pauline Mae Clarkey因為有三個孩子夭折(她給小兒子取了老爺子同名都沒用)啥也沒獲得;

Lillian Kenny因為有5個孩子是離婚之後和男友生的(而不是前夫),而被認為不具有冠軍資格,獲得了20萬加元的安慰獎(Lillian Kenny後來給老爺子建了個紀念碑)。

剩下的4個家庭,每家都抱走了200萬。這些人搬進新家,此後很少公開露面。

 

而在那些連安慰獎也沒得到的家庭裡,有人因為生育過頭而破產、大量的孩子因為得不到照料而夭折……

直到比賽結束後的一段時間內,多倫多的幼兒園等公共設施依舊吃緊。

來源:男人裝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