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億萬富翁離奇死亡,鬧遺產大撕x!親密女助理要分6億?

「鞋王」謝家華

大家還記得去年11月,華裔億萬富翁——「鞋王」謝家華火災離奇死亡事件嗎?

他因和女友吵架,搬進小倉庫裡睡,卻發生了火災,導致吸入煙霧、引起並發癥,事故幾天後在醫院死亡。

(紅圈內就是事發的小倉庫)

逝者已去,但他留下的8.5億巨額遺產仍然在引發無數糾紛。

億萬富翁成砧板上的肉?

目前,糾紛雙方分別是他的家人,以及和他生前十分親密的得力助手詹妮弗Jennifer ‘Mimi’ Pham。

在謝家華死後,詹妮弗對他的遺產發起訴訟,要求索賠9300萬美元(約6億人民幣)!

誰能想到這是一個月薪9000美元的助理喊出的價格,說是獅子大開口都不為過了。

謝家華沒有寫遺囑,他的遺產由父親和弟弟負責監管,這個起訴自然也就是家人來應對。

沒想到,謝家華的家人早就對他身邊這個助理詹妮弗耿耿於懷。

別說是你要求的9300萬美元了,你趁我兒子(哥哥)毒癮發作的狀態,在他生命最後幾周的時間裡肆意剝削、詐騙了數百萬美元,我們還沒找你算賬呢!

於是,謝家華的父親和弟弟馬上對詹妮弗進行了反訴,指控她利用謝家華毒癮中神志不清的狀態為自己謀取暴利,和她的律師男朋友捏造了一系列荒謬的合同,不費吹灰之力就薅走了數百萬美元。

其中有些合同甚至是趁謝家華頭腦不清醒,直接寫在便利貼上的!

詹妮弗原本的工資是每月9000美元,外加差旅費,但去年她工資直接飆升至3萬美元,外加「10%的傭金」。

看得人忍不住直呼好家夥,這哪兒是老板啊,分明是予取予求的ATM機。

這「10%的傭金」幾乎在哪兒都適用,詹妮弗幫謝家華花費或投資的任何資金裡,她都能抽10%,沒有任何監督。

她在謝家華死後起訴要求獲得的9300萬美元,就聲稱是從電影投資和猶他州的一家酒店中獲得的「預期利潤」。

謝家人還發現了一個規律,那就是詹妮弗薪酬大幅上漲的時間段,和謝家華對氯胺酮(俗稱K粉)上癮的情況是正好吻合的。

在謝家人的描述中,這個商業傳奇竟然是一個因社交焦慮而藥物上癮、神志不清被有心人利用剝削的癮君子,瘋狂又脆弱。

他有一個核心圈子專門幫他提供吸食毒品的便利,將他與外界隔絕起來,全心全意地沉溺於幻覺,他們則借此來掠奪他的財富,「合法吸血」。

助理詹妮弗就是其中一員。

毒品毀滅的商業天才

可能有小夥伴對謝家華這個人還是不夠熟悉,我們來簡單介紹一下,他是美國知名互聯網企業家,畢業於哈佛大學,1998年把創立的網路廣告公司以2.65億美元的價格賣給了微軟。

之後成了在線鞋類和服裝零售商Zappos的首席執行官,憑借超一流的服務,比如免費送貨、退貨、貼心客服等把絕大多數顧客都吸引成了回頭客,Zappos也順理成章地火了。

2009年,亞馬遜以約12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Zappos,據說謝家華從出售中至少賺了2.14億美元,而且他還保留了對公司的控制。

他是個很好的企業家,在公司裡提倡無領導管理方式,沒有管理階層的上下之分,而是組成小組,員工向小組裡的其他人匯報工作。

他倡導的就是「快樂工作」,給員工提供高薪和吸引人的工作場所,Zappos經常被《財富》雜志列為最適合工作的公司之一。

2020年8月,46歲的謝家華從Zappos首席執行官的位置上退休,這樣的經歷,絕對稱得上是一代商業傳奇。

相比起商場上的一片坦途,謝家華的個人生活卻可以說得上是一團亂麻。一方面,他出手闊綽,對親近的人不吝錢財贈予,身邊朋友眾多,總是被人群簇擁。

但他的精神生活卻似乎日漸空虛,逐漸開始依賴外界的刺激,比如酗酒、瘋狂開派對、讓自己缺氧、禁食,更具毀滅性的是,謝家華開始氯胺酮(K粉)上癮、吸食笑氣,滑進了毒品的深淵,整個人狀態直線下降。

一個精神狀態不穩定、濫用毒品的億萬富翁,就像是小兒抱重金過鬧市,很難不引起有心之人的覬覦。

一波「得力助手」趁虛而入,他們對謝家華百依百順,任由他開派對、酗酒、吸毒,讓他一步步變得更糟,目的很簡單,就是從他身上攫取財富。

在謝家華家人的訴狀中,詳細地描寫了謝家華是如何在很短的時間裡變成陷入幻覺的癮君子,一發不可收拾的。

謝家華一直都有社交焦慮,而且酗酒,他以往會用酒精來作為社交潤滑劑,緩解這種焦慮,當他在2019年底開始「尋找一種更健康、不會上癮的酒精替代品」時,他迷上了氯胺酮。

但氯胺酮非但沒能讓他「更健康」,反而立即讓他產生了混亂的錯覺和幻想。

他變得越來越焦慮、上癮,每晚只睡2-4個小時,

到了2020年5月,謝家華的妄想程度已經嚴重到相信自己有通靈能力,可以漂浮起來。

他還經常只穿著內褲出現在社交場合,主持「會議」。

甚至曾出價100萬美元讓一個朋友第二天早上叫他起牀…

在他因藥物神志不清的情況下,像這種隨便做點小事,就給予巨額報酬的事情經常發生。

後來他把氯胺酮換成了一氧化二氮(笑氣),每天最多要吸50瓶。

謝家華發生火災的棚屋附近就有笑氣瓶

這直接讓他的生活變成了地獄,身心健康不斷惡化,妄想也更厲害了,覺得這個世界就是個糢擬世界,他可以像《黑客帝國》裡一樣一瞬間把技術下載到自己腦子裡。

還幻想自己可以變成動物。

法庭文件裡稱,

「他的房子裡到處都是笑氣的空容器、碎玻璃、狗屎和腐爛的食物。」

「有一次,Tony(謝家華)踩到了玻璃,把腳劃破了。但他還是繼續在房子裡走來走去,身後留下了一串血跡。他說,血跡會讓人更容易找到他。」

而就在他不斷墮落、眼看人都快吸毒吸死了的時候,他的核心圈子卻在利用這一點發財。

誰才是真正的吸血鬼

根據謝家華家人一方的聲明,當時詹妮弗應該是謝家華身邊最親近的人,她利用了謝家華的失控牢牢控制住了他,也讓他遠離了那些試圖幫助他的親朋好友。

就連謝家華的弟弟來了,都要先交房子的租金才能進,她要抽租金裡那10%的傭金。

弟弟莫名其妙:這是我哥哥的房子,甚麼時候輪到你收租了?

他沒交,就被鎖在了外面。

同樣的事情又發生了一遍,就是在謝家華的家人想要介入,讓他接受監護,請戒毒專家到他家幹預時,也沒能進得去門。

他就這樣在完全封閉的地獄裡不斷往下墜,周圍都是要吸他血的小鬼,遞給他的不是毒品,就是讓他簽合同的筆。

詹妮弗先是工資大幅增長,從原來的9000美元直接漲到3萬,更誇張的是幾乎適用於所有事的「10%的傭金」。

謝家人針對她的財物濫用指控裡,最讓人震驚的可能就是謝家華在便利貼上簽署了一份1000萬美元的合同,為一些項目和企業提供資金。

你猜怎麼著?詹妮弗的男友作為項目的參與者,將從中獲得100萬美元。

而詹妮弗可以抽取10%的傭金,又美美大撈一筆。

詹妮弗男友後來對100萬美元的報酬還不滿足,讓律師改成了175萬美元。

就在謝家華因火災失去知覺、住在醫院的時候,他們還在通知律師準備新協議,準備趁謝家華的家人還沒徹底掌握遺產的時候,敲定合同。

他們並不是圍繞在謝家華身邊唯一的吸血鬼,謝家華的財務經理李托尼、還有另一位同事蘇茜也都從謝家華那裡得到了不菲的報酬。

最離譜的是,這位蘇茜和詹妮弗似乎還「不和」,謝家華簽過一份奇怪的合同,合同標明只要蘇茜在謝家華房子裡一天,詹妮弗就能得到一天3萬美元的報酬…

以上這些都被詳詳細細地列在了謝家華家人起訴助理的法律文件裡,但「剝削和縱容謝家華的所有說法」都被詹妮弗否認了。

而那位謝家華的財務經理李托尼,他也和詹妮弗一樣,對謝家華的遺產提起了訴訟,說謝家人接管了謝家華財產的時候解僱了他,他應該以700萬美元的價格解除合同的。

他同樣否認了一切,還對謝家人的說辭展開了有力反擊:你說我是為錢害人,我看你才是利用自己家人的那個人呢!

(圖註:李托尼)

他說謝家華的弟弟安迪才是真正的吸血鬼,一直在讓他哥哥沉迷毒品和酒精,就是安迪安排購買了數千罐笑氣,供謝家華「享用」。

而且還在明知謝家華有肝硬化的情況下,還不斷地給他喝酒!

李托尼稱安迪曾幾次要求自己把謝家華持有的數百萬美元轉移給他…

(圖註:左為弟弟安迪,中間是李托尼,右為謝家華)

啊這…照他們這麼說,謝家華身邊竟然連一個好人都沒了,都成了垂涎他財富的水蛭,伺機而動。

現在,雙方基本各執一詞,誰也不服誰,目測這場法律大戰還會接著打下去。

逝者已矣,但圍繞巨額財富的鬥爭還在繼續,如果說除了滿地雞毛以外,我們這些吃瓜群眾從這個悲劇當中學到了甚麼,那一定就是:

不要吸毒!遠離毒害,幸福永在。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