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大的缺點是清廉,我最喜歡做的是為人民服務

幾年前,中共雲南省委副書記仇和在兩會雲南團的小組討論會上發言說:「我們應該是世界上最廉政的。」結果3天後,兩會剛落幕他便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落馬了。

一個貪官在大庭廣眾下堂而皇之的誇讚自己不是一般的廉政,而且是最廉政,這是不是很喜感?

這樣的喜感豈止一例,不信諸位就來聽聽那些落馬大貪官在台上時的反腐名言,看看他們是怎麼說的。

周永康我們不能做碌碌無為的庸官,更不能做欺壓百姓的惡官和以權謀私、見利忘義的貪官。常修為政之德、常思貪慾之害、常懷律己之心。對貪污腐敗,我們是零容忍。

薄熙來廉潔是一種幸福,做清官是大智慧。

蘇榮(全國政協原副主席):做到幹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

朱明國(廣東省政協原主席):焦裕祿是我們從政的老師和標杆。

萬慶良(廣州市委原書記):德為重,民為天;公生明,廉生威。絕不利用自己的權力為親友、為他人牟取私利,絕不追求特權、追求享受。

許宗衡(深圳市原市長):我要做一個清廉的市長,不飄浮,不作秀,不忽悠,不留敗筆,不留遺憾與罵名!

石發亮(河南省交通廳原廳長):一個廉字值千金,不義之財分文不取,人情工程一件不干。

季建業(南京市原市長):做一個廉潔從政的市長,做到不為親戚朋友謀私利,不允許親友家人打我的旗號辦事、拉工程,不干涉工程招投標、土地招拍掛等方面的事項。

周鎮宏(廣東茂名市委原書記):堅定不移地推進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不准違反規定收送現金、有價證券和支付憑證。

2008年中共兩會期間接受媒體採訪時,有記者拍徐才厚的馬屁道:「現在部隊的思想作風治理的相當好啊!」
徐才厚(軍委原副主席):是啊,我一直用自己的言傳身教來教育全軍廣大幹部,只有廉潔的部隊才能是打勝仗的部隊。

記者接著恭維他:「是啊,部隊幹部作風通過您的指導,現在都是十分過硬啊!」

徐才厚(軍委原副主席):我最大的缺點就是清廉。

劉中山(四川省原交通廳原廳長):喂,保安嗎?把這個行賄的人給我趕出去!

成克傑(原廣西自治區政府原主席):一想到廣西還有700萬貧困人口,我都睡不著覺啊!

李大倫(湖南省郴州市委原書記):從政為官三十年,回首往事心怡然。休言懷才謀大略,但願清廉歸平淡。平生只念蒼生苦,富民強國求發展。歷盡艱辛終不悔,一腔熱血薦軒轅。

王華元(浙江省紀委原書記):請網友放心,對待腐敗案件,將有一件查處一件,不管是誰,哪怕他官越做越大,只要違法,必然受到懲罰。

張宗海(重慶市委原常委、宣傳部長):城裡人不會有穿草鞋的體會,可山區還有許多貧困老百姓……做一個穿草鞋的公僕,就是讓大家心裡時刻裝著百姓,裝著自己的責任,為了更多的百姓可以不穿草鞋,為了更多的百姓能過上好日子。

張昆桐(河南省交通廳原廳長):讓廉政在全省公路上延伸!

羅鳳群(福建省上杭縣原副縣長):我若貪污一分錢,就將我開除黨籍;我若受賄一分錢,就將我槍斃。並可一直槍斃到我的孫子。

胡建學(山東省泰安市委原書記):錢是什麼?「錢」就是兩個持「戈」的士兵守著金庫,伸手就要被捉。

李嘉廷(雲南省原省長):我工作之餘,最大的愛好是運動,運動的主要方式是打網球,我最大的心願是在未來5年內解決尚未解決溫飽的160萬人的貧困問題。我最容易動感情的是對我的下屬一些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的做法,說了不算,定了不做。

李紀周(公安部原副部長):過多地與老闆特別是那些懷著不可告人目的的不法商人攪在一起,一不小心就會掉進泥坑。

雷政富(重慶市北碚區委原書記):領導幹部要牢固樹立正確的權力觀、地位觀和利益觀,從政先修德,做官先做人,律人先律己,時時處處自重自省、自警自勵,慎行慎獨、慎始慎終,認真算好利益帳、法紀帳、良心帳,自覺築牢拒腐防變的道德防線。

如此看來,越腐敗的官員越是熱衷扮廉潔。這倒正應了坊間的說法:「寧信妓女兩條腿,不信貪官一張嘴。」話丑理端。

復旦大學校長楊玉良在一次訪談中就當今社會現象表示:「一些官員臉皮越來越厚,沒有丁點羞恥感,甚至把羞恥都當成一種榮譽來說。」

楊校長說,一個買官者的話曾讓他大吃一驚:我無非是想買一個為人民服務的機會。

還有一個貪官落馬後對辦案人員說:我還想為人民服務……」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