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寢室的大姐大,以及逛微博的監督員

學姐

文:齙牙趙

01

今天中午寫稿的間隙,看到一段很讓人感慨萬千的視頻。
某個大學女生宿舍,一群不管是語言還是做派都像極了非法組織的人沖進來查寢室,有負責發言敲山震虎的,有負責單獨介紹大姐大的,還要組織寢室裡的同學齊聲喊「學姐好」,還告訴同學們「除了我們六個誰都不好使」。
元朝末年特麼六大門派圍攻光明頂都沒這麼囂張。
那個大姐大還操著方言對同學的垃圾袋擺放問題做出了重要指示。
真的,要不是看到文字介紹說這是學生會幹部查寢室,我還以為是烏鴉哥領著自己的一幫小弟去自己的場子裡面收保護費呢。
這簡直讓我一時間有點納悶,上個世紀我上大學的時候依稀也是學生會的幹部,怎麼時代已經變化得這麼快了嗎?
早知道學生會的幹部可以有這麼大的官威,我簡直是錯過了自己政治生涯的頂峰期啊……

02

這讓我又想起了前幾天微博上沸沸揚揚的一件事。
一個「微博監督員」在網上也擺出了極大的官威。先是號稱自己已經封了另一個網友的賬號,然後又該網友因為造謠已經被拘留。
言辭之間非常壯觀,開口就是「對國家不利」,閉口就是「捏造故事進行非法詐騙」,脖子一梗就是「北經網景通知我們配合調取」,眼角一抽就是「對其抓捕拘留」。(我故意寫錯的,別糾正我)
這是監督員?說是巡視員都不夠,這簡直就是把自己當成了手持尚方寶劍的欽差大太監,那種因為損失了某種尊嚴而需要在另一種尊嚴上找補回來的終生性遺憾以及報複性宣洩噴薄而出,單憑他發出來的文字都能感覺到陰氣逼人。
我這麼說吧,不知道這位監督員大人有沒有興趣加入影視行業大家庭,我覺得可以秒殺一眾老戲骨。
到時候他拿到劇本問導演:「請問這個反派大太監我應該怎麼表演呢?」
導演回答:「您收斂一點就好。」

03

寫這篇作文之前,我專門查了一下學生會的宗旨,是「全心全意服務同學」。
我不知道查宿舍的學生,在加入這個組織之前有沒有學習過這個宗旨,但是從她們的做派來看,我感覺不像是本著服務同學的目的去的。
我以前也從事過服務行業,在一個飯店當服務生,我們領班也沒敢領著我們一幫人沖進客人的包間,讓他們站起來齊聲喊「大堂經理好」。
而關於這個「微博監督員」,我看微博官方的解釋,也是用來監督微博裡面的涉黃、涉賭、侮辱先烈等違法資訊的志願者。
請註意啊,是監督,他們並沒有處置權,只有收集舉報的權力,說白了,還是為網友服務的。
結果,這些人,服務著服務著,就把自己當成管理人員了。
就想要到處顯擺自己的身份,顯擺自己的能力,顯擺自己的業績,恨不得在腦門上刺四個鎏金大字——上面有人。

04

有一部大家都很熟悉的小說,《水滸傳》,裡面有一個我特別不喜歡的角色,名字叫李逵。
一大把年紀了,假裝天真爛漫,實則特別會見風使舵,知道誰惹得起誰惹不起。
他有一個很讓人討厭的行為,就是喜歡自己當執法者。
四柳邨狄太公家裡鬧鬼,請他去捉鬼,他好吃好喝之後欣然應允。
讓你去抓鬼,你有鬼就抓鬼,沒鬼你就把裝鬼的人交給主人家處理就好了。他不,他覺得自己是地球的審判員,世界的執法者,他把狄太公的女兒和相好的用斧頭剁得稀碎,還要人家說謝謝。
我感覺吧,這幫子冒充黑社會的查寢大姐大,和冒充管理員的微博監督員,就覺得自己是李逵。
給他一丁點的權力,他就能把它上升到生殺予奪的層次,還要別人念他的好。

05

眾所周知,我的主業是讀宋史。
宋代有一個機構名叫皇城司,名義上是負責皇城治安的,後來被宋太宗賦予了「監督員」的職責,到處去巡查有沒有甚麼對皇家不利的消息。
這讓大宋的官員們很不爽。
有外地的官員發現了自己的轄區來了皇城司的人,知道這個不可避免,但是也做不到閉上眼睛享受,就給趙光義寫信表示抗議,說:「你要派人來檢查工作我沒啥意見,但是你要派就派點品行端正知書達理的人,你派這種貨色出來當耳目,確實是荒唐了一點吧。」
說來好笑,皇城司這麼嚴密地盯防,比法甲球員盯防梅西還要貼身,慶歷年間依然有人沖進大內差點殺死了宋仁宗。
你們猜,當時皇城司的老大是誰?
宋真宗楊太後的姪兒,一個要能力沒能力,要品行沒品行的關系戶。
我就呵呵了。

來源:讀宋史的趙大胖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