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面前的四個「大坑」

習近平

文:王友群

明年中共將召開二十大,習近平能否三連任,成為習的生死大關。

1月22日,習在中紀委五次全會上說,腐敗是中共面臨的「最大風險」;反腐是一場「輸不起不能輸的政治鬥爭」。1月23日,新華社發表文章稱,「政治腐敗是最大的腐敗。一些腐敗分子結成利益集團,妄圖竊取黨和國家權力」。

習在2013年初發起反腐打虎戰役。到2017年10月中共十九時,習說「反腐敗壓倒性態勢已經形成」。到2018年12月13日,中共政治局會議稱,「反腐敗鬥爭取得壓倒性勝利」。既然如此,為什麼到了2021年1月習還這麼說?新華社還在談有人企圖篡黨奪權?

因為中共的反腐壓根兒就沒有取得「壓倒性勝利」,中共黨政軍最高層最嚴重腐敗分子的總後台——江澤民、曾慶紅依然逍遙法外,腐敗的「大樹」未倒,「猢猻」未散。

以江、曾為首的中共「深層政府」、「影子政府」、「北京沼澤」,成為習最大的「惡夢」。至今為止,他們至少給習挖了四個大坑,讓習往裡跳。

一,個人崇拜

習在2012年中共十八大上成為黨魁前,沒有什麼特殊政績,只是一個很平常的中共官員。當時,有兩個紅二代:一是中共元老薄一波之子薄熙來,二是中共元老習仲勳之子習近平。這兩個人,前者異常高調,飛揚跋扈,咄咄逼人;後者表面看上去憨厚老實,為人也比較低調。中共元老權衡來權衡去,最後選了習當接班人。

習上台後,不想跟他的前任胡錦濤一樣當傀儡,聽任以江、曾為首的「深層政府」擺布,發動了反腐打虎戰役,企圖從江、曾手中將最高權力奪到手。此一戰,因習心存「頭上三尺有神明」之念而得天助,從「舉步維艱」到「兩軍對壘呈膠著狀態」,最後習占上風。習五年查處440個副省(部)級及以上高官,矛頭一度直指江、曾。

江、曾一看大勢不好,以退為進,在中共十九大前與習達成妥協:江、曾認可「習核心」地位,習不追究江、曾的腐敗責任。但是,暗地裡,江、曾內外布局,到處給習挖坑。其中的一個大坑是,指使其主管宣傳的親信對習歌功頌德,把習吹得暈暈乎乎。

中國自古就有「捧殺」之說,東漢泰山太守應劭輯錄的《風俗通》中即有此例。1919年5月9日,蔡元培辭去北京大學校長職務時引用這個典故說:「吾倦矣,『殺君馬者道旁兒』」。意思是說,殺你馬的人,就是站在你旁邊給你的馬鼓掌的人,夸之者即是害之者。

「捧殺」習的人,初為江、曾的親信、主管宣傳的十八屆中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現為江、曾的親信、主管宣傳的十九屆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

二,修改憲法 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

2018年3月11日,中共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通過取消國家主席「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的規定。這一做法在海內外引發軒然大波,至今批評之聲仍未平息。

習之所以認同此舉,是因為他反腐打虎得罪人太多,擔心下台後有人找他算總帳。習以為,修憲後,他可終身任職,進而可保證他和他的家人的安全。但是,此舉除給習招來罵聲一片外,沒有多少實際意義。

第一,它破了鄧小平確立的「廢除領導幹部職務終身制」的規矩。1982年中共憲法規定,國家主席「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到2017年,這個規定已實施35年。這個規定被認為是鄧小平「廢除領導幹部職務終身制」的重大成就。從鄧小平到江澤民到胡錦濤,至少從形式上做到了沒有終身任職。

第二,中共中央總書記和中央軍委主席沒有任期限制。習即使不當國家主席,仍可當中共中央總書記和中央軍委主席,大可不必搞什麼國家主席終身制。

第三,中共國家主席沒多少實權,更多的,是一個禮儀性職務。當年,劉少奇是中共國家主席,毛澤東要打倒他,說打倒就打倒。當年,林彪提出要設國家主席,毛澤東堅決不同意。林彪倒台後,他建議設國家主席竟成了他妄圖「篡黨奪權」的罪證之一。對中共來說,國家主席可有可無。

第四,中共迷信「槍桿子裡面出政權」,誰掌握軍權,誰是真正的「老大」。1992年春,鄧小平發表「南巡講話」。當時,鄧只是一名中共黨員,無任何職務。但是,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必須聽鄧的。不聽,鄧就可以將他趕下台。此前,鄧已將中共中央主席、國務院總理、中央軍委主席華國鋒,兩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趙紫陽趕下台,因為軍權在鄧及其親信手上。

胡錦濤曾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但胡必須聽江的。不聽,江隨時可將胡拿下,因為當時軍權在江的親信手上。

2018年修憲以來,反習的人當中,很多都將習「修憲搞終身制」作為習的一大罪狀。對習來說,修憲、廢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實乃一大蠢招。

這個主意是誰出的?可能是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2017年9月29日,中共政治局會議決定修改憲法,成立修憲小組,組長是時任中共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副組長是時任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滬寧、中央辦公廳主任栗戰書。由於張德江將在同年10月的中共十九大上退休,只是掛名而已,栗戰書是當時習的中辦大管家,事務性工作很多,這個小組可能主要是王滬寧在操辦。

王滬寧是江、曾安插在習身邊最重要的親信,先後為三任中共黨魁——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服務,被稱為「三朝國師」,中共最高「智囊」,其最重要的職責,就是替中共黨魁出謀劃策。

利用負責修憲之機,王滬寧給習出這個主意,乍一看,是替習著想,也對習的心思,實則用心極險。

三,讓習什麼都管 出了問題都是習的責任

習近平是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集黨政軍最高權力於一身。

習還是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主任,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主任,中央財經委員會主任,中央外事委員會主任,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主任,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組長,中央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組長,中央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總指揮等。

有外媒報道說:「習近平的頭銜如此之多——超過10個,而且還在增加——以致於有人稱他為『萬能主席』」。

習給自己頭上戴這麼多頭銜幹什麼?是習事必親躬、勵精圖治的勤政表現,還是他不放心?不安心?不得已?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博士程曉農分析說,習近平扛著這麼多職務其實是很辛苦的,他主要是不得已。他沒有一個得力的、信得過的班子,政治局其他幾個常委都指靠不住。他自己不做,就會亂套。

我覺得這個分析有一定道理。特別是習上台前五年,用「小組治國」,將分散在江、曾親信手中的權力集中在自己手上,做成了一些大事。

至中共十九大時,習的個人威望和權勢達到頂點。居最高位者,理應抓大放小,騰出時間、精力,研究帶方向性、全局性、長遠性、根本性的重大問題,制定戰略與策略,善用人才實施之。因此,居最高位者,應儘可能少兼或不兼其他職務。

但是,中共十九大後,習兼的職務越來越多,看似大權獨攬,實則疲於奔命,以至於中美關係惡化到極點,香港「一國兩制」被摧毀,以「一國兩制」統一台灣成泡影……民怨沸騰,危機四伏。

讓習什麼都管,整天忙得團團轉,根本沒有時間、精力想大事,讓習將一手好牌打得稀爛,然後把責任都推到習頭上,這可能是王滬寧等給習挖的又一個「大坑」。

四,在習身邊安插很多親信

江、曾是中共「深層政府」的總頭目,從中央到地方,從國內到國外,到處是他們的親信。

七名十九屆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王滬寧、韓正、趙樂際都是江、曾的人。李克強原本是胡錦濤提拔的團派人物。王滬寧利用他掌控的宣傳機器,不斷在習李之間製造不和,在某種程度上,起到了間離習李的作用。汪洋也被認為是團派人物。七名中共政治局常委,習真正的親信,只有栗戰書一人。

另有一位被稱為「第八常委」的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原本王助習反腐打虎立下汗馬功勞,但是,由於江、曾海內外人馬使出渾身解數間離習王,從某種意義上說,收到了間離習王的效果。

習上台前,軍隊長期掌控在江及其親信手上。江、曾的兩大親信,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大賣官職發橫財,是公開的祕密。有報道說,郭伯雄之子郭正鋼曾講:「全軍幹部一半以上是我家提拔的。」

習上台八年多,北京衛戍區軍政高官換了七人,司令員換了四個:鄭傳福、潘良時、王春寧、付文化;政委換了三個:高東璐、姜勇、張凡迪。為什麼?習對誰都不信任。

2月10日,中共舉辦新年團拜會,習的周圍竟安排了一批黑衣人,專門負責監視出席會議的各類高官。習的不安全感,舉世皆知。

中共激烈惡鬥正上演

2021年,是中共內部反習勢力搞掉習的最後一次機會。

美國政局的巨變,特別是美國「深層政府」用盡全部氣力,花了四年時間,將川普趕出華盛頓,更是給中共「深層政府」搞掉習以巨大鼓舞。

可以預見,2021年,反習勢力仍將以「個人崇拜」、「修改憲法」、「大權獨攬」等作為攻擊習的藉口,江、曾在習的左右內外安插的親信肯定會聯手倒習。而習肯定會繼續以反腐的名義清洗對手。

習稱反腐「輸不起不能輸」表明,習已意識到危險在即,但是,習並沒有認識到危險的根源何在,中共江、曾的主導下早已成為全世界最腐敗的黨,習卻仍一個勁地保黨。

上述四個「大坑」,都是江、曾及其親信利用習的「保黨」情結而挖的。如果習繼續保黨,必將身陷大坑,自食惡果。

來源:大紀元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