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拜習視頻會晤 美中關係僵局難破

拜登

11月15日,拜登和習近平終於通過視頻進行了會晤,雙方仍然沒有在一個軌跡上。從2020年11月美國大選以來,中共寄望於拜登扭轉中美關係的願望基本落空。被中共視為軟弱的美國總統拜登上任將近一年,中共不斷高調挑釁,試圖迫使拜登讓步,實際弄巧成拙。

拜登的例行公事

拜登和習近平近四個小時的視頻會晤後,白宮的聲明一如既往,並未看到什麼大的變化。

拜登重複了「兩國關係的複雜性以及負責任地管理競爭的重要性」,「涵蓋了我們利益一致的領域,以及我們的利益、價值觀和觀點不同的領域」。

在拜登看來,對華「競爭」的公開策略已定,至少暫時不會更改,只需要定期溝通來「管理競爭」。

拜登還強調,「美國將繼續捍衛自己的利益和價值觀,並與我們的盟友和夥伴一道,確保21世紀沿著一個自由、開放和公平的國際體系推進」,「我們與國外的盟友和合作夥伴結盟以應對時代挑戰」。

拜登相當於再次確認,面對中共的爭霸企圖,美國不會讓步。拜登也曾一再公開表示,需要與盟友加強合作,一道對付中共的挑戰。拜登希望中共也能遵守國際規則,否則美國和盟友的合作將繼續排除中共的參與。過去一年來,美國強化了美、日、澳、印四國機制,組建了AUKUS新軍事聯盟,與G7+4國家和歐盟緊密合作,在一系列國際事務中都排除了中共,令中共相當氣惱。拜習視頻會晤後,拜登還將主持世界民主國家峰會,中共再次無緣。

拜登也繼續提出「新疆、西藏和香港以及更廣泛的人權」問題,和「中共不公平的貿易和經濟做法」,以及「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的重要性」,並「強烈反對單方面改變」台海現狀。

拜登明言美中之間這些嚴重的分歧,也強調了「管理戰略風險的重要性」,「需要有常識性的護欄,以確保競爭不會轉向衝突並保持溝通渠道暢通」。

雙方能夠合作的空間仍然有限,如氣候問題。雙方還討論了全球能源供應、朝鮮、阿富汗和伊朗等問題,實際也只是交換了意見而已。

最後,拜登強調了「實質性和具體對話的重要性」。這等於變相敦促中共,不要再玩戰狼外交和政治宣傳的把戲,把精力用在具體事物的討論和交流上。這最後一句,實際點出了過去近一年來中共處理中美關係的失策之處。

中共繼續一廂情願

習近平應該也估計到,拜登政府大概不會改變既定策略,但中共也不肯輕易讓步、認錯。

新華社的聲明繼續重複套話,仍然希望中美共同「承擔起應盡的國際責任」,並希望「美國對華政策回歸理性務實的軌道」。

這一次,習近平沒有把中美關係惡化的責任再次推給美國,也沒有直接否認「競爭」,僅重複了三點原則,「相互尊重」、「和平共處」、「合作共贏」,以及「不衝突不對抗」。

習近平以往提出「太平洋足夠大,容得下中美兩國」,這次變成了「地球足夠大,容得下中美各自和共同發展」。

表面上,中共的立場似乎有所軟化,還稱「不搞你輸我贏」;但美國應該不會相信,因此拜登仍然保持他的「競爭」策略,也拒絕與中共平起平坐。

習近平還提出了「中美應該著力推動四個方面的優先事項」,包括「引領國際社會合作應對突出挑戰」,可以「在經濟、能源、兩軍、執法、教育、科技、網絡、環保、地方等諸多領域」合作,「防止中美關係脫軌失控」,「加強在重大國際和地區熱點問題上的協調和合作」。

中共仍然指望中美「同國際社會一道」,維護「國際秩序」。中共這些一廂情願的表態,與拜登的「競爭」策略根本對不上號,這些內容應該仍然是對內宣傳之用;所以拜登最後才強調了「實質性和具體對話的重要性」。

新華社的聲明中,還有介紹中共第十九屆六中全會的內容,這應該是習近平向拜登表明,自己將連任並繼續掌權。中共領導人顯然並不在乎拜登期望的對話「實質性」,繼續重複了不會「稱王稱霸」、「對外開放」、「民主」、「聯合國為核心」等黨文化的表述。

習近平針對美國及其盟友的合作,希望不以「意識形態劃線、陣營分割、集團對抗」,不搞「新冷戰」。但中共當局對台灣問題劃「紅線」,實際進一步把台灣推上了「新冷戰」的前沿。

諸多分歧之外,習近平實際也只能期望氣候變化「可以成為中美新的合作亮點」。

中共的聲明,再次變相否認隱瞞疫情的罪責,還提出中美「倡導建立全球公共衛生及傳染病防控合作機制」,等於想讓美國人硬吞苦果。這恰恰也是中美之間的一大癥結所在。

中美僵局為何難破

中美關係惡化,從2020年3月開始。美國爆發大規模疫情後,前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終於認清了中共以疫謀霸的真實面目,隨後切斷了與習近平的聯繫,兩國外交部門陷入「無線電靜默」。中共拒絕承認隱瞞疫情、故意散播病毒,還甩鍋美國,並強推「港版國安法」,徹底拉開了中美全面對抗的序幕。美國的制裁接連不斷,還關閉了中共駐休斯頓領事館,駐華大使離任後沒人補缺,中美關係迅速惡化。

中共害怕川普政府更強有力的反擊,一度相當被動,不敢輕舉妄動,不得不苦苦等待美國大選的變化。拜登當選後,中共態度大變。

2021年1月11日,拜登還沒有上任,習近平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專題研討班上講話,就提出了「東升西降」,「時與勢在我們一邊,這是我們定力和底氣所在」,並稱「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最近一段時間以來,世界最主要的特點就是一個『亂』字,而這個趨勢看來會延續下去」,還稱「當今世界最大的亂源在美國」、「美國是我國發展和安全最大的威脅」。

這樣的信息當然很快進入了白宮,拜登當然知曉了中共的野心,因此以「競爭」策略應對,只不過降格了美中爭霸的基調,但改變不了美中關係的實質。拜登不可能不清楚中共試圖以疫謀霸,但拜登應該也知道追責中共隱瞞疫情的棘手性,最終很可能導致軍事衝突;為了避免衝突,拜登上任後試圖對中共保持低調,卻導致中共誤判拜登軟弱,不敢對中共追責、不敢開第一槍,因此中共大搞戰狼外交、高調挑釁,使得中美外交部門始終無法正常溝通,台海的風險與日俱增。

中共的咄咄逼人,最後令拜登不得不對防衛台灣公開表態;美中之間的關係遲遲不能有所改善,9月份,拜登不得不親自出面對話,推動工作層面的交流,然而收效有限。

此次拜習視頻會晤後,從中共的聲明可以看出,即便中共一年來的策略失敗,但中共領導人仍然不肯做出根本改變,也令中美之間的僵局更加難破。中共黨媒和外交部一直把中美之間的交流當作對內政治宣傳,以符合中共領導人的個人需要,而不是真正著眼於緩和中美關係。

2021年還剩一個多月,拜登和習近平終於通過視頻看到了對方的面孔,這顯然不是「老朋友」的關係,美中關係仍在僵局之中。對白宮來說,定期溝通只要能避免衝突應該就算達成了目的;中共始終一廂情願,眼看繼續受制於各種制裁、圍堵,但出於內部需要,還是不能認錯,也難以真正改變。中美關係的可能緩和,恐怕只能看2022年了。

——大紀元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