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撕裂了世界

拜登

文:西奈山峰

所謂撕裂了世界,其實是撕裂了人群,撕裂了人群的倫理觀。

拜登上位以來,我感到我身邊兩類朋友都變得深刻了,準確地說是深刻的撕裂了。

兩類朋友原本都是喜歡川普的,甚至在拜登上位之後一段時間,大家還在嘲笑拜登的昏庸與腐朽。

但是幾個月後,兩群人分開了,各自擁有了各自的深刻。

甲類人承認了拜登真實勝選,即使心裡不承認,也不願意再提起,他們或者說過去的就過去吧,總得承認現實;或者說只能相信美國制度仍然能夠自我糾錯,放條狗也壞不到哪裡去,實在不行4年之後還能糾正吧。

這類人自承認拜登之後,就又對美西有了信心,會寫幾筆的,也開始頭頭是道分析拜登的各項政策如何英明了,如何對東國下大棋了;

乙類人仍然不承認且永遠不會承認拜登真正勝選,拜登一年多來盡管在各方面胡作非為,但仍然沐猴而冠穩坐大位的事實,讓這類朋友對美國極其失望,進而反思形成這種情況的制度、文化和宗教原因。他們甚至得出結論:之前曾經堅信的西方文明,被拜登曲線徹底終結。

前一類人快速調整了自己的心態,從之前挺川的路線中走出來,重新圈定了自己的韭菜地,帶領韭菜們繼續向往民主以及天翻地覆慨而慷的日子。

而後一類人至今陷於痛苦、迷惘與悲憤之中。這是他們無法承受無法化解之重。

這兩類人,以前同屬挺川隊列,因為拜登而徹底撕裂了。但這只是一個開始。如川普昨天一次集會演講所說:一切災難包括俄烏戰爭,都始於去年1月6日(國會認證選舉人票日)。

總的來說,甲類人即承認了拜登且還對西方文明懷有希望的人占大多數,這是百十年新自由主義文化傳播的必然結果,我們的教材與各種人文讀物,都深受這種意識形態的影嚮,即便是西方保守主義的讀物,在我們這裡讀出的也都是另一種別致的新自由主義味道。

所以,對此次戰爭的態度,除了投機粉五之外,自以為讀過一些西方書懂了甚麼是文明的人們,全都挺烏反俄。在烏俄問題上,又一次形成了川拜對立,且更加不成比例。

其實川普當選之後已經撕裂了一次人群,但後來絕大多數看在他敢說敢幹的面子上,逐漸合一。而對拜登的承認與否,卻讓又一次的撕裂無法彌補,甚至對之前一致堅信的一些信條也產生了嚴重分歧。比如拜登們最喜歡用的一個詞——民主。

一個西方名人說過「民主是最不壞的制度」,這句話成了許多人的信條,因為它迎合了大眾的口味,喊「人民萬歲」總比喊「警惕民粹」更有市場價值。

那些真信假信拜登勝選的人,說服自己的最深原因,其實仍然是相信美國的民主,認為只要有它在,一條狗上來也昏庸不了幾年。他們似乎不知道,狗是不會在LGBT法案上簽字的。

200多年前,蘇格蘭歷史學家弗雷澤泰特勒說:「民主制無法成為一種行之久遠的政治制度。總有一天,公眾會發現他們可以通過投票選出讓自己從國庫中得到實惠的候選人,那時民主制就終結了。

這位歷史學家觀察歷史上的民主國家,發現了這樣的過程:從奴役到信仰;從信仰到勇氣;從勇氣到自由;從自由到富足;從富足到自私;從自私到冷漠;從冷漠到依賴;從依賴到奴役。”

民主完全可以做惡。它和獨裁的區別是,墮落和做惡的責任由人民來承擔。

以上還是這位蘇格蘭人200年前的觀察,現在做到這種程度已經少了很多周折,只要修改一下偷票機的參數,烏合之眾們就會坐等拜總給他們送來民主了。

乙類許多人看清了這些,因而他們和甲類的撕裂很難再會彌合了。

來源: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