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跪為總統

拜登

文: 施晶晶

右膝著地,雙手搭在左膝,雙腿支出兩個90度,腦袋45度角向下低,拜登,就這樣跪在了以色列卸任總統魯文·裡夫林、幕僚長麗夫卡·拉維茨面前,且地點就在白宮——拜登的主場。

發生在6月28日的這一戲劇性場面,很快引起美國網民的嘲諷。

「讓人震驚」「太尷尬和羞恥了」。

一直到7月13日,美聯社、路透社、今日美國等主流媒體仍在努力為總統下跪尋找合情合理的解釋——總統先生是在得知麗夫卡是12個孩子的母親後,下跪以示尊重。

(美聯社報道截圖)

但如此「辟謠」還是讓人難以理解。

有網友就不買賬:「你猜怎麼著?我不得不跪下來敬重你有12個孩子!」

一款拿兩人惡搞的T恤在亞馬遜上架了,左邊印著站著的大號川普,右邊是單膝下跪的小號拜登,配著「領袖領導著,懦夫跪下了」的文字。

事實上,這不是拜登第一次在公開場合下跪了。

當地時間7月2日,拜登在白宮與世界棒球大賽冠軍獲得者洛杉磯道奇隊合影,現場其他人都站著準備拍照,但拜登卻突然下跪,大家笑著看向總統,拜登自己也笑得很開心。

只是副總統哈裡斯有點尷尬,因為總統剛跪下時朝向她,這一幕被網友調侃為「拜登在向哈裡斯求婚」。最後他自成一排,跪在了C位,他笑得是真開心。

美聯社5月曝光的一段拜登視察美軍基地的視頻畫面中,攝像機長槍短炮地架起來了,還是只有總統拜登扶著椅子又跪下了。

5月南韓總統文在寅訪美時,兩人一起參加了退伍老兵頒獎儀式,拜登又樂呵呵地在合影人群的前排腰板挺直地跪了。

文在寅哪裡見過美國總統這癖好,一個難題擺在了他面前:拜登都跪了,我跪不跪?對內對外都不好交代。

更戲劇的一幕出現了,文在寅最終以「膝蓋不著地式」的半跪不跪來度過這次「外交危機」,盡管這讓沒有進行針對性肢體訓練的文在寅矮得更尷尬了。

定格當時瞬間的其中一張合照,文在寅微皺著眉,雙唇緊閉拉成一條直線,笑得有些勉強。

拜登似乎跪癖成癮,就連慰問老人、上街和孩子交流時,也喜歡標標準準地跪著。

為了顯示自己親民謙遜體貼,倒也可以理解,只是一個黑皮膚的孩子仍然拘謹地跟他保持了1米以上的距離,後來這孩子都躲到別人身後去了,也許是被嚇的。對孩子來說,一個戴著黑口罩的陌生人,身板腰腿像折尺一樣曲折又筆挺地跪在他面前,確實釋放著怪異的信號。

除了孩子老人,拜登跪得最多的對象是少數族裔,尤其是在競選時期。

少數族裔女性運動成員、有原住民血統的美國國會議員、黑人家庭都是他下跪的對象。

在攸關競選勝負的佛州,他欣賞完當地人的舞蹈表演,也在演員前面,對著攝像機跪下了,尷尬的一幕又出現了了:與戴著口罩依然能看出笑意的拜登形成對比的是,他的妻子吉爾高高站著,口罩之上,她的目光避開了鏡頭。

拜登為甚麼這麼喜歡下跪?各方猜測議論的原因有三:

一是塑造親民謙遜的形象,以符合他「治愈美國」的執政口號。

二是為了爭取少數族裔的支持:還是總統候選人時他需要爭取的是選民,就任總統後,是為了挽救走低的支持率,因為下跪動作在美國具有象徵意義。

自2020年美國一白人警察跪殺黑人弗洛伊德後,「下跪」就成了反對黑人歧視的標志,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就曾率眾集體下跪悼念弗洛伊德,有足球運動員也多次在開賽前單膝下跪,表達反對種族歧視的態度。

三是為了展示自己肢體靈活,身體健康,78歲的他早在競選時就曾引發對他患有老年癡獃的擔憂和不信任。

但也有聲音認為,這不分場合頻繁下跪反倒證明了他精神混亂,他忘了自己已經贏得大選,不需要再利用「黑命貴」運動了。

不過,想要爭取支持、展示親民、身體硬朗形象的總統不只有拜登,在這個意義上,拜登四處給人下跪也許還有個人怪癖的成分。

從美國網友的反應來看,總統下跪的行為即便到不了「男兒膝下有黃金」「跪地求饒」「俯首稱臣」的程度,但終究是不得體的。

刻意且過度放低自己,屢屢在公開場合矮人一截,總統如此作秀,與美國一貫的強硬姿態相違背,對於有著慕強心態、信奉優勝劣汰社會達爾文主義的人來說,也定是讓人錯愕的。

正如美國網友的一條評論裡寫的那樣:「我才不在乎原因是甚麼,美國總統不該向任何人下跪,傀儡才聽命行事。」

來源   南風窗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