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0 月 1 日

拜登家族丑聞揭秘:父搶友妻 子睡寡嫂

文:瞿咫

今年11月3日是美國大選,共和黨的候選人是川普,民主黨的候選人是喬·拜登。為什麼要把奧巴馬選中的前副總統拜登的名也加上呢?因為下面我們要提到三個拜登,一個是父親喬·拜登,一個是長子博·拜登(Beau Biden),另一個是次子亨特·拜登。

我們先簡述一下這個比電影劇本還荒唐的真實歷史故事。這得從48年前說起,29歲的喬·拜登第一次競選縣議員時,他的助選團隊主力有史蒂文森夫婦,拜登以微弱多數勝出後,妻子和女兒在一次車禍中死亡,只留下兩個年幼的兒子博和亨特。拜登索性與史蒂文森太太勾搭在一起,被發現後,兩個人成為夫妻,也就是他現在的妻子吉爾。

兩個兒子長大後,分別結婚,博的妻子是哈莉(Hallie Biden),倆人育有一對子女。亨特的妻子是凱瑟琳(Kathleen Biden),兩人育有三個女兒。博是父親在政壇上的希望,而弟弟亨特是個吸毒、淫亂、嫖娼的混混。


左為48年前競爭縣參議員的拜登與助選功臣朋友史蒂文森(右)的妻子吉爾偷情。此為史蒂文森的現照。小照片是拜登與吉爾的現照。

1969年2月3日出生的長子博,在2007年至2015年年初,擔任特拉華州檢察長。2010年,博「輕微中風」短暫住院。2013年,進入休斯敦一家癌症中心接受醫療。2014年,博宣布不會尋求連任,而是計劃參加2016年特拉華州州長選舉。2015年5月,因腦部病情惡化,博進入位於馬裡蘭州的沃爾特裡德國家軍事醫療中心治療。2015年5月30日,46歲的博帶著父親的期望撒手人寰。

博·拜登去世後5個月,這個家庭的醜劇就正式開始連續上演,首先是亨特高調宣布與哥哥博的妻子,也就是他的親嫂子哈莉戀愛,此時亨特的妻子向法院提交離婚文件。在亨特還沒有離婚時,叔嫂就睡在一起了。睡了兩年多,並沒有結婚,又分手了。分手一個月後,亨特與一位剛認識10天的離婚女人秘密結婚,並打電話給父親瞌睡拜登,要求他公開表態支持他的此次婚姻。瞌睡拜登說:你要我幹什麼,我就幹什麼!

下面我們來具體的說一說拜登家的這些不可思議的醜聞。為什麼我們要說呢?因為他在競選美國總統。

 瞌睡拜登奪走助選功臣的妻子

現在到處在傳一個內幕文章《拜登,你這個小三》作者是「余是以言之」。文章是這樣開頭的:

1974年5月的一天,31歲的拜登開著一輛棕色的克爾維特牌小轎車在馬路上疾馳,副駕駛上坐著的,是23歲的美少婦吉爾(後來成為他的第二任妻子)。

不幸的是,這次旅行的愉快心情因為一起交通事故被完全破壞了──車開到半路,保險杠被人撞壞了。不得已,拜登和吉爾下車和對方進行交涉,並聯繫了保險公司的人。

5個月後,保險公司的人找到了這輛棕色克爾維特牌小轎車的主人、美少婦吉爾的時任老公史蒂文森,告知其這起事故的存在,並特別補充了一句:「有趣的是,開車的是參議員拜登先生。」

也是在此時,史蒂文森才知道自己被綠了──他的好朋友、參議員拜登先生竟然背著自己,開著自己名下的小汽車和自己的老婆出去鬼混!

史蒂文森後來回憶,其實拜登勾引他老婆這事兒,之前就有跡可循了。只是他忙於工作,一直沒往這上面想。

1972年,史蒂文森夫婦加入了時任紐卡斯爾縣議員拜登的競選團隊,幫助其競選參議員。最終,29歲的拜登以3000票的微弱優勢戰勝了63歲的共和黨對手,成為美國歷史上第6個年輕的參議員。

誰知道樂極生悲,就在拜登當選參議員不久,他的妻子妮莉婭(Neilia)與女兒在一場車禍中身亡,僅留下兩名年幼的兒子。

鰥夫拜登還要去做參議員,自然沒有多餘的時間照顧兩個幼子。於是他拜託年輕美麗的吉爾幫他多照拂兩名幼子,吉爾不但沒有拒絕,反而很愉快地答應了下來。


瞌睡拜登當上縣議員後,當眾去吻史蒂文森的妻子吉爾。

此後,拜登和吉爾越走越近,關係越來越親密。吉爾經常以幫拜登照顧孩子為由疏遠老公,這讓史蒂文森既感意外又覺無奈。

拜登和吉爾的舉止越來越親密,甚至就連吉爾的閨蜜也看不下去了。這位閨蜜找到史蒂文森,直截了當地告訴他,她覺得吉爾和拜登有點「過於親密」了。

在那起冒著綠光的交通事故之後,被綠的男主角史蒂文森先生終於發飆了。他要求已經「出軌」的吉爾從家裡搬走,吉爾沒有過多表示,很快搬離,並在完成和史蒂文森的離婚手續後火速和拜登住在了一起。

時至今日,史蒂文森仍然對拜登這種搶奪朋友妻的行徑不能諒解。「我把拜登當做朋友,他卻勾引走了我的妻子。我知道吉爾很有魅力,但拜登的這種「小三」行徑很無恥。」

當然,對於自己和吉爾的故事,現時已經成為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拜登自有一番說辭。

拜登宣稱,他是1975年偶然見到妻子吉爾的照片後就對她一見鍾情的。當時拜登已喪偶三年,吉爾也剛離婚,兩人都是自由之身,隨即通過朋友的安排和吉爾相識,對她展開猛烈追求,最終抱得美人歸。

拜登的這個版本無疑很「完美」。一個喪偶,一個離婚,兩人在一起天雷勾地火,完全沒有道德的顧慮和情感的羈絆。瞧,多麼美好的愛情啊!

可惜,這層愛情童話的窗戶紙還是被捅破了。

吉爾的「前夫哥」史蒂文森近日接受了美媒採訪,曝光了拜登對朋友之妻下手的小三往事。不僅如此,他還準備把這段秘辛寫成一本書,「我不想傷害吉爾成為第一夫人的機會,不過這是我的真實故事。」

 瞌睡拜登的兒子有樣學樣

長子博·拜登於2015年因腦癌逝世,遺下妻子哈莉與一對子女。儘管經歷喪夫之痛,但輕浮的哈莉已投入新戀情。

美國媒體2017年3月1日(週三)披露驚人消息,哈莉的新歡竟是拜登次子、那個又吸毒又嫖娼的人渣小叔子亨特!消息震撼華盛頓社交圈。


圖左是弟弟亨特與時任妻子凱瑟琳,圖右是哥哥博與妻子哈莉。

他們的約會,以及妻子凱瑟琳的離婚申請,都被泄露給了《紐約郵報》。當《郵報》致電副總統拜登的辦公室要求發表評論時,拜登副總統才得知了他們的關係。

亨特發表聲明說,他和嫂子哈莉非常幸運地在如此困難的時刻找到了我們彼此的愛和支持。

而他告訴《紐約客》,他也要求父親發表聲明。

「我說,『爸爸,爸爸,你必須這樣做』。他說,『亨特,我不知道我是否應該。但你要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我說:『爸爸,如果人們發現了,但他們認為你不贊成這樣做,這就顯得不對了。孩子們必須知道,爸爸,這沒有什麼不對,而能告訴他們這一點的人就是你。』」

據報導,2017年4月,當亨特的妻子凱瑟琳在法庭上崩潰時,她的離婚已經完成。他們的離婚標誌著在22年的婚姻之後,包括毒品和出軌指控在內的折磨性分裂的結束。


此圖左為人渣亨特與時任妻子凱瑟琳,中為人渣亨特與哥哥遺孀哈莉鬼混,右圖是亨特認識10天就結婚的梅麗莎。

雖然凱瑟琳在法庭記錄中指責亨特把家裡的積蓄都花在了吸毒和嫖娼上,但雙方都沒有對離婚提出異議,他們達成了私下和解協議。

凱瑟琳在法庭上哭著說,她和生活了22年的丈夫在過去的6個月裡一直分居,沒有和解的前景。

有一次,法官短暫地暫停了訴訟程序,遞給她一盒紙巾。

美國《紐約郵報》率先爆出哈莉與亨特的不倫戀,時年47歲的亨特發聲明大方認愛,說道:「哈莉(嫂子)和我很幸運能在艱難時刻,互相在對方身上找到愛與支持。」聲明還提到,兩人的戀情有幸得到親友支持。

報導指,現為律師的亨特在兄長博拜登逝世後五個月,已與妻子凱瑟琳分開,但未知他與嫂子哈莉何時擦出愛火。拜登夫婦亦表示會祝福及全面支持大兒媳哈莉與小叔子亨特,對兩人在傷痛後找到對方並走在一起感慶幸。與亨特育有三女的凱瑟琳則未有作出評論。

 睡了寡嫂兩年多後已經分手

據美國媒體「第六頁(Page Six)」2019年5月1日報導,該媒體獲悉,亨特和哈莉□拜登–他哥哥博·拜登的遺孀–在一起兩年多後已經分手。

他們並沒有結婚。這算什麼呢?是鬼混。總統候選人喬-拜登的兒子和他的嫂子之間的分手被認為是友好的。

更令人吃驚的是,與哥哥的遺孀分手一個月後,人渣亨特與相識僅一週的離婚女友結婚了。 

據英國的《每日郵報》2020年9月6日報導、亨特·拜登透露自己在狂吸毒品後與寡嫂約會,詳述他們喝酒吸毒狂歡,並透露如何向瞌睡爸爸先斬後奏爆料自己與相識僅一週的女友結婚了。新婚妻子梅麗莎-科恩亨特是南非的離婚者,認識一個星期後,他就給她打電話。在沒有任何家人,三個女兒沒有在場的情況下,娶了她。

亨特·拜登在2019年7月1日接受《紐約客》採訪時,公開了他的毒癮、新婚妻子、與寡嫂約會以及國外的商業交易。在這篇1.1萬字的文章中,前副總統喬·拜登的小兒子拜登透露,他幾十年來一直在與酒精和快克/可卡因毒品成癮作斗爭。亨特-拜登回憶說,他十幾歲開始喝酒,在喬治城大學讀書時第一次嘗試了可卡因。他自己也承認,此後多次吸食。

他透露,在2016年11月他在加州因吸食可卡因進入戒毒所後,嫂子哈莉–他哥哥的遺孀–飛去戒毒所看望他,那時候他們決定成為一對夫妻。亨特說,在他哥哥2015年5月去世後,他們變得很親密。

2016年12月9日,凱瑟琳·拜登與人渣亨特有三個女兒–梅西(Maisy)、菲妮根(Finnegan)和娜奧米(Naomi)–提出離婚。

她指控丈夫亨特·拜登通過在自己的利益上的奢侈消費(包括毒品、酒精、妓女、脫衣舞俱樂部以及給與他有性關係的女性送禮物),給家庭造成了經濟上的擔憂,而讓家庭沒有資金支付合法的賬單。

當有關她離婚指控的報導發表後,亨特告訴《紐約客》:「我直接去了一家脫衣舞俱樂部。我說,『F***他們』。」

他對川普總統對他進行的調查嗤之以鼻:「我不在乎。操XX的(F*** you),總統先生。我在這裏,過著我的生活。」他否認在烏克蘭和中國的商業交易中存在任何不法行為。

 與一位自己完全不了解的女人結婚

這是在與寡嫂哈莉-拜登分手一個月後,他搬到了洛杉磯,就在那裏,2017年5月,他遇到了32歲的南非電影製片人梅麗莎·科恩(Melissa Cohen),她正在製作一系列關於南部非洲土著部落的紀錄片。

在他們第一次約會幾天後,他在自己的左肱二頭肌上紋上了 「shalom」(謝天謝地、好運),以配合她在同一位置的紋身。

他向她求婚。當她接受後,他們第二天就結婚了。

亨特告訴《紐約客》,在儀式結束後。 「我打電話給我爸,說我們剛剛結婚。他開著免提,他對她說:『謝謝你給我兒子重新愛的勇氣。』 」

他還說:「父親對我說:『親愛的,我知道,當你再次找到愛的時候,我會把你找回來。』 」

「我的回答是,我說,『爸爸,我一直有愛。而唯一讓我看到的是,你從未放棄過我,你一直相信我。」

他對我說:「親愛的,我知道,當你重新找到愛的時候,我會把你找回來的。」亨特在談到他與奧巴馬副總統父親的對話時說。

這段非同尋常的採訪似乎是民主黨領跑者的兒子精心策劃的一次嘗試,以消除他的毒品、酗酒、不忠、訪問脫衣舞俱樂部、涉嫌使用妓女、在烏克蘭和中國的商業交易以及與一個他只認識10天的女人的新婚可能對他父親的競選活動造成的任何損害。

它揭示了喬·拜登是如何從報紙上了解到他兒子博的遺孀正在與他幸存的兒子約會;以及他在事後從洛杉磯的電話中了解到亨特的新婚。

 亨特到處撒種卻拒絕收獲

去年,美國媒體密集報導了川普總統施壓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要求其調查美國民主黨總統競選人喬·拜登和兒子亨特·拜登。去年10月媒體再次曝出猛料,聲稱拜登兒子亨特私底下承認自己和一位28歲的阿肯色州女子倫登·亞歷克西斯-羅伯茨(Lunden Alexis Roberts)發生過性關係,生了一個一歲的孩子,這名阿肯色州的女子起訴他索要孩子的撫養費,但是亨特卻又在公開場合否認這件事,這也引起了孩子母親的不滿。要求亨特出來做親子鑒定。

● 亨特透露父親知道自己的紙糊的

值得關注的是,亨特說,在他與父親的會談中:「我對他說對不起,父親說:『我才是那個對不起的人』,我們一直在爭論誰應該更對不起。而我們都意識到,唯一真正的解藥就是贏。父親說,『聽著,這一切都會過去的』。這裏確實有更高的目的,而這一切都會消失。那麼你能在攻擊中幸存下來嗎?」。

瞌睡拜登補充道:「我永遠無法預料唐納德·川普會選擇我作為矛尖,對抗他們認為可以擊敗他們的人。」很顯然,拜登知道自己幾斤幾兩,知道自己不過是一個紙糊的盾牌,真正與川普對抗的是自己背後的那些黑暗漩渦裡的惡勢力。

有賣國行徑的亨特·拜登指出,他在推特上看到報導說,川普呼籲司法部對他進行調查。

「我告訴梅麗莎(二婚妻),『我不在乎。去你的,總統先生。我在這裏,過著我的生活。』」

大家都拼了

2020年8月19日。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第三晚在特拉華州威爾明頓的大通中心(Chase Center)舉行。在哈里斯發表了她的接受提名講話後,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加州民主黨參議員卡瑪拉·哈里斯和她的丈夫道格拉斯·埃姆霍夫以及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和他搶的朋友之妻吉爾出現在臺上。

從人渣亨特嘴裡,我們得知,瞌睡拜登告訴兒子,要想繼續過舒服日子,就必須贏!

是的,川普也非常明白這一點,他知道要想讓美國走回傳統之路,就必須拼了,而且必須得贏。他說,由於捐款的數額落後於拜登,所以準備自掏腰包拿出一億美元來與那些毀國的惡勢力決一死戰。

有人說川普所做的一切就是為了連任。對,說的一點不錯。不連任怎麼讓美國再次偉大呢?!

其實大家都看到了,川普培養出來的孩子是什麼樣,瞌睡拜登的孩子是什麼樣。

有一位網友的評論很感人,他寫道:11月不投票給川普的選民,你們還有良心嗎?!

(人民報首發)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