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拜登伸橄欖枝 北京故意出難題

7月23日,中共黨媒公布了習近平考察西藏的消息,同時也繼續對美國加碼施壓,深夜公布了對7個美方人員和實體的制裁,還稱美國「沒有資格説『從實力地位出發』與中國打交道」。拜登派出副國務卿訪問中國,實際伸出了橄欖枝,不過中共高層似乎不願領情,反倒故意給拜登出難題。拜登若不回擊,恐陷入難堪的被動。

中共高層對拜登突然襲擊

7月21日,美國國務院公布了副國務卿舍曼(Wendy Sherman)的訪華行程和目標。7月22日,中共立刻變臉,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試圖再次給美國劃紅線,稱「台灣、涉港、涉疆問題都是中國的內部事務,不容任何外部勢力干涉」,反對「任何外部勢力無論以何借口介入東海、南海局勢」。中共黨媒立刻引用報導。

中共也再次開動了病毒甩鍋模式,不但拒絕配合病毒溯源調查,還藉機向美國發起攻勢。

美國希望規範美中關係,在公平環境下「激烈競爭」,並提出了「護欄」、「明確定義的參數」的概念。不過,中共偏要衝擊美國的「護欄」,逼迫拜登就範。

新華社半夜23:01:03發出對美制裁的報導,應該是不得不等習近平在西藏的白天行程結束後,才聚攏智囊和外交部官員最終拍板。

中共的突然襲擊,令拜登陷入了被動。白宮新聞祕書普薩基(Jen Psaki)在7月23日的例行新聞會上雖然立即回應,「我們對這些行動毫不畏懼」,但面對中共的挑釁,她應該不能隨意表示如何反擊。

拜登的艱難選項

中共高層試圖令拜登難堪,拜登應該還有些選項。最簡單的是加碼對中共的某些科技制裁,但需要團隊週末加班,7月25日中美會談就將開始,時間相當倉促。

拜登的極端選項,應該可以馬上叫停天津會談,估計效果會非常明顯,不知美國政府內部是否可以承擔這樣的風險,那等於美中關係立刻陷入另一輪惡性循環。

這確實給拜登出了難題。如果美國副國務卿舍曼繼續按照行程前往天津,拜登什麼都不做,某種程度上將是軟弱的表現,中共內部估計會歡呼雀躍,在會談中將擺出更高調的姿態;舍曼應該也沒法再退讓,會談幾乎不會取得什麼成果,還可能很快陷入僵局。這樣的會談對美國實際沒什麼益處,只能又一次吸取教訓,卻可能為中共宣傳提供素材。

目前的態勢下,若雙方還談拜登和習近平會晤的話題,似乎更加不合時宜,相當於美國外交的一種失敗。美國國務院應該會臨時做出調整,拜登或許也會親自囑咐,不要碰觸峰會的議題,否則無論外部或內部,都會陷入政治上的更大被動。近日,美國媒體已經開始評論拜登政府對中共不夠強硬,拜登團隊不能再留下口實。

拜登的「競爭」策略對中共有多大效用

拜登團隊應該認為,上任半年對中共應該不算軟弱,或者說,比起以往的民主黨政府,應該算相當強硬了。拜登不但保留了對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延續了科技制裁,還加緊聯合印太、歐洲盟友,並暫時穩住了俄羅斯,與中共的「激烈競爭」中,美國政府不斷築起一道道「護欄」,應該自認卓有成效。

在人權方面,美國針對新疆、香港問題加大制裁,繼續在「六四」時發聲,在7月20日也公開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之前還制裁了「610」官員;同時也協調了盟友一同就中共迫害人權發聲、制裁。

美國新政府的這些舉動,為何沒能迫使中共就範呢?

根本的原因應該在於,美國新政府仍然試圖規範與中共的關係,即仍然把中共政權當作一個正常的、可以打交道的對手。在這一點上,前川普(特朗普)政府用三年時間吸取了教訓。儘管川普發動了貿易戰,當時很多人還不願接受,但最終的目標仍然是通過正常的談判、達成貿易協議,迫使中共就範。

2020年3月美國疫情爆發後,川普終於確認,1月15日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簽署時,疫情就已經在武漢爆發了,習近平卻沒有告訴川普,故意令病毒擴散到美國;甚至1月31日川普對中國封關時,中共相當惱火,繼續欺騙川普,稱疫情受控。

中共高層之所以懼怕川普,主要因為川普政府2020年不再把中共政權當作可以正常交往的對手,蓬佩奧勉強見了一次楊潔篪之後,雙方外交陷入無線電靜默狀態,脫鉤的趨勢相當明顯。川普政府的一連串制裁也毫不手軟,軍事上採取高壓威嚇,大有尋戰之意,令中共不敢造次。

美國新政府上任後,雖然延續了前政府的某些策略,但也做了相當大的修改,至少暫時中止了脫鉤的態勢,並儘量少提對抗,更多冠以「競爭」的說法,還屢次公開表示要避免與中共發生衝突。這些都被中共高層視為「軟弱」,因此毫不掩飾與美國爭霸的態度。

拜登再次調整對華政策或難避免

拜登的「護欄」戰略,可能確實對美國起到了一定的防護作用,但對中共的反擊力度有限。中共高層也感覺到了疼痛,但尚可忍受,還用來試圖煽動民族主義,至少為加緊內部控制找到了更好的借口。

習近平今年1月解釋了為什麼提出內循環,還稱「東升西降」,實際已經在內部做準備。習近平剛剛考察西藏的舉動表明,他更在意的是內部控制,而不是外部的天津會談。拜登避免向中共表露脫鉤的態度,但中共高層卻繼續向拜登高調表態,似乎不怕與美國脫鉤,更不會放棄爭霸。

新華社直接引用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的話報導,《回應美方涉華言論:我們在安克雷奇不吃這一套,在天津更不會吃這一套》,並稱美國「沒有資格説『從實力地位出發』與中國打交道」。

若拜登政府準備繼續在「護欄」內與中共「激烈的競爭」,對中共的威脅有限,美國急需更有力的反擊手段,疫情追責就是最好的例子。美國一直沒有抓緊疫情追責,中共不但不就範,反而一再甩鍋、對美國發動攻勢。

若美國與中共的「激烈競爭」局限於「護欄」之內,其它盟友更沒有實力跨出「護欄」,中共高層會繼續肆無忌憚,搞不好還會嘲笑美國組建的抗共聯盟。

中共高層若真是可以談判的對手,應該至少有人出面會見美國副國務卿舍曼,展現出改善關係的熱情,儘快推動習拜會。如今,主管高層卻把拜登逼到了牆角。

拜登或許不願意現在就與習近平撕破臉,但局勢的發展眼看再次令美好願望落空,正如過去半年所發生的一樣。估計拜登政府不得不再次調整對中共的策略,不強硬也確實不行了。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