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小心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達摩克利斯之劍

文:副舍長

達摩克利斯曾得到與國王交換一天身分的機會,為此非常享受。然而到了晚餐時,他卻發現王位上方高懸一把隨時都可能落下的利劍。心驚肉跳間,他才猛然醒悟,自己根本不配坐在王位上。

與達摩克利斯相比,如今的拜登完全缺乏應有的自知之明。他大概還以為,憑藉假新聞加持與作弊得來的「勝選」能夠圓他的總統夢。

誰會讓他得逞呢?驢像兩派中或許會有不少人默許,但川普團隊肯定不會張嘴吞下這隻蒼蠅。

驢派那邊,近日已經準備通過輿論為三哈上位做試探,美媒發表評論文章說:她應該勝任更重要的工作。按照「勝選副手」職位來說,這「更重要」除了取拜登代之是什麼?

像川這邊,拜世子所作的敗家之事被大量曝出,之前包庇他美媒棄之不顧,可見其離墜入塵埃的結局肯定不遠。與此同時,國會層面的作弊聽證會上,已坐實大選結果被人為竊取;各個風波州的訴訟也開始衝破驢派防線,堤壩大有某刻徹底崩潰之勢。

如此情形下,拜登還在拚命掙扎,裝著勝券在握。他發推文聲稱:讓我明確一點,美地一直為世界和平過渡權力樹立榜樣,我們將再次這樣做。

言下之意,倒是川普在耍賴皮,而他卻「政治正確」地暗藏殺招。想想如果川普不按他的逼誘,拒絕和平過渡,他就可能得搞出大事情,卑劣手段如恐嚇、暗殺、驅使爪牙上街打砸搶燒,再或者縱狗咬川普形象的玩具?

反正拜登不敢面對那些作弊指控做任何承諾:如果證據確鑿他就投降認輸,不用人來抓,自己跑進監獄將牢底坐穿。

他肯定知道,最龐大的作弊組織是存在的,他輸給川普也會是早晚的事;他肯定還知道,自己被驢派用完就像抹布一樣丟掉。當他在12月14日發表「勝選」演說時,一連串強忍的咳嗽過後,腦海中閃現的應該就是「以健康原因辭職」的想法。

可是他眼下在等什麼呢,多享受一天「總統」的榮耀?為了配合索羅斯們推毀美地的計劃,將一大串同性、變性的玩意推向「自由」前台,然後以此搏得比三哈更具備木偶的實力,再藉此循環,占據「總統」寶座求得終極自保?

真是太過大意,老來天真。請相信這句古訓:惡者成功之後,首要解決的就是那些熟悉他們「罪惡手段」的人。

離2021年1月20日只剩下短短的三十多天。如果拜登仍舊一心往左,利劍定會無情斬落,因為那原本不屬於你;但及時掉頭往右投降,多半只是聽到另一隻靴子落下,關塔那摩監獄裡的虎著窗口通風的海景房間,留給那些頑固的重犯多好?

放心吧,投誠會是你最好的選擇——川普已經在收網,票民已經在行動,沒有一個作惡者可以逃脫!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