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或被民主黨內部打敗

文:楊威

美國總統選舉日還剩四十多天,有些地方已經開始投票,從選民的熱情看,形勢漸趨明朗。

川普在搖擺州奮力出擊,選民情緒高漲,支持川普的車隊、船隊、人流不斷;拜登也嘗試更多露面,卻很難看到更多支持者的熱情,拜登甚至面對寥寥數人發表演說,下飛機時還曾向空地揮手。

拜登也急於提出新政策,但仍然缺少亮點。川普提出了增加工作機會的數字,拜登不肯示弱,提出了增加政府採購、政府大規模投資技術研發的辦法,似乎讓人看到了所謂社會主義計劃經濟的影子。政府加大採購,花的都是老百姓的稅收,這不是有效的促進經濟循環的辦法,更像一錘子買賣,偏離了市場經濟規則,這也是中國經濟走入困境的原因之一,在美國更行不通。這類計劃經濟策略,也反映了民主黨不斷向左轉後的結果。

拜登最終可能不是敗給川普,而是敗給民主黨自己。

拜登政策再現左轉

拜登稱政府大力投資技術研發,又似乎與現行中共的政策不謀而合,事實證明,技術研發的動力來自市場的創造力,不是政府。政府當然可以資助某些研究項目,如同現在美國正在實施的很多項目一樣。美國技術仍然總體上領先世界,目前核心的問題是,中共一直在竊取,拜登迴避了這個關鍵問題,卻單純希望拔高美國技術領先的幅度;假如縱容中共繼續偷竊,美國政府花錢搞研發,最後再送給中共政權,豈不繼續危害美國和世界嗎?

這樣的政策不僅帶有明顯的社會主義色彩,而且仍然有意迴避了中共政權偷竊技術、滲透美國的嚴重危害性,也同樣迴避了如何應對中共政權這個選民很關心的話題。

拜登最近也改口稱,贊成疫苗早日成功;還繼續稱可以更有效的防疫,但目前沒有拿出真正有效的辦法;用疫情攻擊川普無能,仍然是拜登競選的主旋律之一。隨著二次疫情回落,這一策略不太靈了,但拜登以攻擊川普為主軸的競選策略沒有變。拜登仍然不提追責中共隱瞞疫情,而是把全部責任推給川普。

這實際也是民主黨的主要競選策略,以攻擊對手為主,但卻拿不出更好的辦法,只是為了攻擊而攻擊。川普也在不斷攻擊拜登,也常常不留情面,但川普的支持者們,更多把這類攻擊當作一種調料,他們真正關心的仍然是川普的政策。川普能引起支持者的極大熱情,主要因為選民信任他的能力與政策,能夠給選民帶來好處,中間選民也是如此選擇。

拜登畢竟當了幾十年政客,不會一點不懂這樣的道理,但他的政策模糊,特別是對中共政權的策略模糊,主要是民主黨內部影響所致。

民主黨左派勢力的影響

拜登在民主黨內出線,並非真正得到了所有人的支持,拜登最大的對手,實際是民主黨內勢力漸盛的左派。民主黨的左派勢力,很多人已經毫不隱諱社會主義者身分,他們對高稅收、全民健保、社會福利等情有獨鍾,並打著環保的旗號,準備繼續擴大政府、大包大攬。這些社會主義政策,對沒有經濟實力的年輕人、部分移民的吸引力最大,削富濟貧成了共識,但這不是一個正常社會持續發展之路,更不可能成為世界強國之路。

面對民主黨內的這一大股勢力,傳統民主黨人無法明確拒絕。為了獲得這些人的支持,民主黨推出了拜登,以迎合民主黨內不同的意見,拜登被迫採取了政策模糊,或者說不明確反對社會主義觀點。

拜登對美國騷亂的態度,就是典型的民主黨內各類意見的集合體。民主黨左派利用騷亂,公開宣揚共產主義、無政府主義,向川普施壓、向美國傳統挑戰,其他民主黨人明知騷亂有害,也只能默許,有的甚至放縱。

騷亂引起大多數選民反感後,拜登也曾一度改變態度,靠向川普的法律與秩序,但眼看失去左派的支持,拜登又馬上回到模糊態度,僅稱反對暴力。拜登有較長的從政經歷,當然知道騷亂的危害性,但為了爭取左派的選票,被迫繼續模糊。

9月18日,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在明尼蘇達州德盧斯的一家咖啡店外。(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對華政策模糊的背後

拜登對中共政權的態度模糊,也是類似的原因。民主黨是全球化的倡導者,雖然美國失去大量製造業工作,但很多跨國公司卻獲利頗豐,很多都是民主黨的金主,他們不希望看到川普與中共政權脫鉤。

如果製造業回到美國,工作機會當然增多,美國經濟活力增大、社會財富增加,但企業成本會提高,利潤會下降,競爭更加激烈。跨國公司老闆利用全球化,大幅降低了勞動力成本,賺錢更容易,當然不情願放棄。何況他們還對中國市場有幻想,只要自己能賺更多的錢,美國衰敗、中共政權滲透、人權迫害,都不是這些商人真正關心的。拜登兒子在美國難有作為,但在中國卻獲得了高回報,有些商人並不在意這類畸形產物。

所以,拜登不得不指出中共政權的嚴重人權問題,也不得不承認中共政權與美國爭霸的企圖,但拜登卻繼續模糊的對華政策,同樣擔心失去了這些跨國公司的支持。華爾街也是一樣,川普如果徹底與中共政權脫鉤,中國企業難以在美國上市,華爾街就賺不到大筆佣金,更別提到中國開展金融業務了。

民主黨的無奈

拜登的模糊政策實出無奈,假如在大多數選民關心的問題上清晰表態,就可能失去民主黨內的某些支持,自然只能繼續模糊。剩下的辦法,基本就是攻擊川普了,在這一點上,民主黨內形成了共識。

川普已經明確反對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如果獲得連任,做出更大成績,很可能延續共和黨的政治時代,那民主黨左派就更沒有機會做大了。民主黨一致認識到,此次選舉實為生死存亡,用盡各種辦法,也要把川普拉下馬。

民主黨左派只能暫時選擇支持拜登,再圖謀之後的蠶食。民主黨內的傳統人士,當然也知道這一點,但民主黨現在處於弱勢,為了選票,也只能暫時聯合左派。因此,拜登被推為民主黨的候選人。

9月15日,在佛羅里達州坦帕市的希爾斯伯勒社區學院,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在與數名退伍軍人舉行的圓桌會議之前,登台發言,並展示了他的日程安排小紙片,包括有關阿富汗和伊拉克有多少美軍死亡的統計數據,以及有關美國疫情的最新情況。(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有爭議的候選人

拜登只是暫時獲得了民主黨大多數的認可,實際民主黨內也懷疑拜登的能力。前一段,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公開告誡拜登,不要與川普辯論,就是擔心他的口才和應變能力。這類擔心並非多餘,拜登確實多次在公開場合,找不到講話要點的小紙片,甚至現場詢問隨從,拿到後還展示給觀眾看,有時直接拿著紙片照讀,還會出現念錯數字的情況。

拜登已經78歲了,老態盡顯。外界一直有質疑,民主黨真認為拜登可以做8年總統嗎?甚至有媒體探討過,即使拜登當選,副總統可能隨時會接替。

拜登與副總統候選人搭檔哈里斯(Kamala Harris)搭檔,本應稱為拜登-哈里斯(Biden-Harris)陣營。拜登有時卻念反了,稱為哈里斯-拜登(Harris-Biden)團隊。人們或許會原諒他年老口誤,但他的副手哈里斯,竟然也說出了哈里斯-拜登(Harris-Biden)組合,似乎哈里斯隨時準備接班。

拜登與川普相比,本就沒有優勢,假如沒有中共瘟疫來臨,拜登基本沒有機會。如今瘟疫的主題正在散去,拜登卻受制於民主黨內部,拿不出真正能與川普競爭的清晰策略。拜登本來可能有些機會,現在卻只剩下繼續攻擊川普的辦法,左派媒體也只能不斷操作民意測驗了。但川普巡迴演講造勢,支持者熱情濃厚,拜登的支持者卻相形見絀。

由於民主黨一貫的「政治正確」,導致了拜登政策模糊,缺乏競爭力,不但難以爭取中間選民,最終還可能失掉民主黨內部的某些支持。民主黨內部正在打敗拜登,接下來的總統選舉辯論,或許很有看頭,或許會很乏味。

來源:大紀元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