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是真不行

拜登

文:張是之

寫文章久了,你就會經常遇到重複性問題。有的是新讀者剛發現經濟學的新天地,也有的是老讀者,一直就解不開心中的疙瘩。

最常見的問題通常有兩種。

第一種,世界上沒有哪個國家是真正的自由市場國家,他很想看看。
第二種,奧派經濟學真不行,所以在各個國家都不受歡迎,沒有登堂入室。

關於第一種問題,寫過好幾篇文章了,今天說說第二個問題。

我在《經濟學入門 50 講》中強調過,經濟學因為邏輯而正確,並不因學派而正確。

學派只是某些觀點出處的代表,重要的還是其理論內容和邏輯本身。

這個問題常常被忽略了,讓人誤以為我和其他朋友的文章中搬出奧派二字,目的就是為了鎮場子。

這可真是手裡拿著錘子,眼裡只看到釘子。

這種上來就說奧派有理卻為什麼不受政府歡迎的調調,基本上就沒有認真思考文章所討論的具體內容,心裡總想著給你定個調子,貼個標籤,然後好看你的笑話。

同樣強調過很多次了,經濟學、奧派經濟學是科學,不是政治學,也不是政治經濟學。

很多人因為只在中學大學階段接觸了非常有限的「政治經濟學」教科書,然後就固執地認為經濟學一定是「政治經濟學」的,這就很難有清晰和堅定的邏輯。

純粹的科學討論,可以不涉及政治問題,但對科學的運用和科學家的社會活動,必然是政治性的。

這一點很多人也分不清楚,經濟學可以分析出因果關係,卻分析不出政治人物的內心。

正如牛頓在南海泡沫的股市上巨虧之後感嘆,我可以計算出天體運行的軌跡,卻無法計算出人性的貪婪。
當年的牛頓不行,今天的經濟學家也不行。

奧派經濟學所謂的沒有登堂入室,不過是沒有大範圍地滲透進教科書罷了。

但語文、歷史、經濟類的課程,進入教科書的那些東西,中小學到大學,被扒出來的錯誤還少嗎?

在他們的眼裡,登堂入室才等於有了「身份」,就像是在某些地方,沒有個公務員身份就沒有正式工作一樣。
這樣的思維方式,壓根就不是科學的思維方式,可以說不轉變過來的話,基本上就與科學無緣了。

而且這種思維方式裡邊透露著一種深深的不自信,這種不自信表現在,他們會認為只有一定級別、一定頭銜的人說話才是有分量的,甚至才是對的。

認頭銜,而不是看邏輯。

而一個真正邏輯清晰且自信的人,就是美國總統的話,也可以輕易看出其中邏輯問題。

比如,拜登發推特稱,涓滴經濟學(Trickle-down economics)從未起過作用,是時候讓經濟由下向上、由內向外地發展了。

這裡所謂的「涓滴經濟學」,常用來形容裡根經濟學,因為裡根政府認為,政府救濟不是救助窮人最好的方法,應該通過經濟增長使總財富增加,最終使窮人受益。

而與之有關的「涓滴效應」,指在經濟發展過程中並不給與貧困階層、弱勢群體或貧困地區特別的優待,而是由優先發展起來的群體或地區通過消費、就業等方面惠及貧困階層或地區,帶動其發展和富裕。

就是我們中國所說的,先富帶動後富。

「涓滴效應」這個詞起源於美國幽默作家威爾·羅傑斯,在大蕭條時期,他曾說:「把錢都給上層富人,希望它可以一滴一滴流到窮人手裡。」

在當時的語境之下,其實是一種諷刺。

而今天包括拜登在內的很多人認為,真實的「涓滴經濟學」是下圖這樣的。

在拜登看來,富人是搶走了窮人的資源,並沒有惠及窮人。

但很顯然,雖然美國號稱自己是一個市場經濟國家,但美國總統的這種看法卻帶著明顯的計劃經濟的「分配」思維方式。

財富是分配而來的,而不是交易得到的,這是深藏在拜登內心的底層邏輯。

所以我們看到,拜登的執政政策,明顯帶有「均貧富」的特徵。

針對富人的徵稅包括:

1、將超過40萬美元的應稅收入的最高個人所得稅稅率,從現行的37%提高為特朗普稅改前的39.6%;
2、對年收入超過100萬美元的人群,將其對股票和其他資產投資的資本利得稅率從目前的20%提高至39.6%;
3、加強稅收執法,要求金融機構報告有關帳戶流水的信息;增加對國家稅務局的投資,確保將更多資源用於加強對高收​​者的稅收審計。

捫心自問,國內稍微富裕一點的中產階級,谁愿意生活在對中產富人如此不友好的國家?

我們此前有文章說過,貧富差距本身不是問題,當你非要把它當作一個問題來處理,出台各種政策非要解決貧富差距問題時,貧富差距才會變成一個真正的問題。

因為,在你解決掉貧富差距的同時,是大家一起都變窮了,生活更差了。

今天的拜登,就是這樣的麻煩製造者。

他自以為在做一些很偉大的事情,但實際上結果一定是南轅北轍。

只不過,我們從小到大的教育環境,讓我們很多人習慣性接受權威,認為都是美國當朝天子了,都是為了美國和美國人民,怎麼可能會犯錯呢?怎麼說心都是好的。

自信一點,拜登在這個問題上是真的蠢。

拜登

所以回到我們開始的問題,奧派為什麼沒有登堂入室?

很明顯,他們想的是怎麼打土豪,奧派論述的是怎麼保護私有產權,讓市場發揮決定性作用。

就拜登這樣的認知,他怎麼可能選擇奧派來作為自己的理論支撐?那不成了打自己臉了嗎?

可問題是,你是土豪也好、中產也好,打工人也罷,上升的空間,在一個天天想著打土豪的國家機會更大,還是在一個市場化更好的國家機會更大?
答案明擺著的嘛。

其實不論是不是奧派的觀點都沒有關係,芝加哥學派也有很多正確的理論和觀點,重要的是,理論和邏輯的正確是不需要皇家來欽點的。

稍加訓練,自己就可以做出獨立判斷。

如果皇家欽點,就意味著正確,那還要科學乾什麼?

自信一點,拜登會出錯,你不是美國總統,但你也可以做出正確的判斷。

 

來源     張是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