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不折騰死美國人,你就不打算收手?

拜登

文:漫天霾

美國國會最近通過了拜登政府總額達4300億美元的《通脹削減法案》。主要內容是:

3700億美元用於應對氣候變化和促進清潔能源投資,計劃在未來10年減少40%溫室氣體排放。

稅收改革:對富人和企業增加3000億美元稅收,減少預算赤字;對年利潤超過10億美元的公司徵收最低15%的企業稅。對回購自己股票的公司徵收1%的稅。
首次授權聯邦醫療保險(Medicare)與制藥公司談判價格,降低老年人購買處方藥的價格,並將老年人健保的最高自付藥費限制在每年 2,000 美元以內。此外,該法案還將奧巴馬健保的補貼延長至三年,以幫助 1300 萬人支付健保費用。

這項法案在參議院的投票表決中以51:50通過。也就是說,作為參議院臨時議長、平時並沒有投票權的副總統卡馬拉·哈裡斯,在平局時投下了關鍵一票,打破了僵局讓法案得以通過。

果然,政客兩大寶:加稅和印鈔票。

參議院,是當初美國反聯邦黨人重點抨擊的對象,根本原因就在於,權太大了。參議院是一個集立法、行政、司法為一體的超級強權機構。立法不用說,它本來就是立法機關,層出不窮的成文法可以摧毀美國憲法,讓管制無孔不入;在行政方面,它可以決定行政官員的任免,動用國家力量展開相關調查;司法方面,它決定聯邦法官的任命,主持彈劾案的審判。再加上參議員任期六年,每州兩名,連選民甚至都不認識,卻能代表千百萬人。

難怪反聯邦黨人認為這就是美國憲政體制的一個「怪胎」,就是「寡頭政體」。

從賀錦麗投下的決定性一票中就可以看出反聯邦黨人當初的先見之明。你一個行政部門的2號人物,憑甚麼有投票權,並且有法案的最終決定權?這不是立法行政合二為一嗎?這不是專制政體的典型特徵嗎?如果沒有這種怪胎體制,這項法案就擱淺了,美國人民就少遭很多罪。

現在說說這個法案。

拜登發表聲明說:

「今天,參議院民主黨人在特殊利益問題上站在美國家庭一邊。我競選總統,承諾讓政府再次為美國家庭工作,這就是該法案的實際意義。」

參議院多數黨領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激動地表示:

「這是一條漫長、艱難的道路,但最終我們做到了。參議院創造了历史。我相信《降低通脹法案》將作為21世紀的決定性立法,未來幾十年,美國將因為這項法案而改變。」

What?你們在說甚麼?

這法案跟降低通脹有半毛錢關系?這又是一個掛著羊頭賣狗肉的「豬肉桶」法案,又是一個打著高尚的旗號夾帶私貨的法案。又是「站在美國家庭一邊」、又是「創造历史」,你看美國政客那一套浮誇、虛妄和矯飾的語言,國內許多人卻愛得不要不要的,我們不僅要發出「哈耶克之問」:為甚麼最壞者當政?

要是真的為了美國家庭,真的為了創造历史,可以參照米塞斯的回答:辭職。到市場上掙錢去啊,當了六屆參議員,然後副總統總統的老油條拜登,讓美國納稅人供養了一輩子,上任後沒幹過一件正事,不是印錢就是加稅,怎麼還老不死啊,居然還打算繼續參選禍害美國人民啊。

3700億美元的清潔能源計劃,又要印鈔票了,又要照顧環保主義團體和新能源利益集團了,美國人的儲蓄又要被稀釋了,口袋裡的錢又要被不動聲色地掏走了。

廉價而穩定的化石能源不用,給太陽能風能電動車發放巨額補貼,把煤電和天然氣大量淘汰,結果一到冬天,風能太陽能啞火了,導致德克薩斯大面積停電,幾百人被凍死,教訓才過去幾天啊,「環保大躍進」不是這麼個搞法!

用印鈔的形式偷走美國人的錢財,照顧特定利益集團;搞環保大躍進把人凍死,用不上電,限制傳統能源,汽油價格暴漲,生活成本上升。你TMD說這是為了美國家庭?要不要臉?

印鈔幾萬億搞基建、發補貼,讓裙帶企業賺得盆滿缽滿,徹底扭曲資源配置,用於滿足普通人需求的資源變少了,苦了美國普通老百姓。經濟快要被搞死了,然後繼續舉債,財政赤字接近3萬億美元,現在居然要通過加稅的方式減少赤字。

赤字是甚麼?赤字本來就是稅收,就是對未來的徵稅。中國人說寅吃卯糧,就是這意思。這些赤字,最終都要靠印鈔——隱祕的稅收,以及由所有國民將來納稅來償還。

減少赤字的方式是甚麼?是縮減政府開支。衡量一個政府的權力和規糢,你就看它的開支水平就夠了。它開支越大,就意味著能胡來的事情越多,也就是權越大。有人說美國是小政府,你看看它的財政支出和赤字水平,光軍費就7000多億美元,你管這叫小政府?

把人們繳納的稅收一半用來打仗、養肥軍工複合體了,這要是在日本,你肯定說這就是一個先軍政治的軍國主義國家,怎麼到了美國你就贊譽有加了?能不能邏輯一致一點?

若真的要減少赤字,那首先就是開支規糢不能再增加;其次你不能設定一個債務上限,然後又要搞錢了,開個會把上限再調高,那你還不如不要這個上限;第三就是以1960年,或者1920年,總之是越久遠越好,當時的開支水平為標準,壓縮開支。

開支壓縮了,聯邦政府的權力自然就小了,自然就養不起那麼多裙帶集團和食稅階層了,就沒法到處發補貼搞產業政策搞亂整個經濟了,政府的權力就變得更有限了。

所以拜登你要是真的熱愛美國家庭,你就只負責保障美國人的財產權,其他甚麼事情都不做就好了;你就減少發鈔票和稅收,也就是減少盜竊和搶劫,把錢財留給美國家庭就好了;你就把聯邦政府機構和人員裁撤80%就好了,當然了,最好是把聯邦政府直接解散了,這樣,不但有利於美國家庭,也有利於全世界的家庭。那樣,你才真的創造了历史。

又是舉債對未來徵稅,又是現在就加稅,老不死的不折騰死美國人民,就不打算收手。

說過去稅收有漏洞,因此夥同其他國家規定最低所得稅,然後現在對大企業最低徵收15%的企業稅。這是甚麼意思?

就是我們幾個搶劫團夥達成協議,統一搶21%,誰搶少了不行。稅收「漏洞」,默認的意思是,你的收入全是拜登的,只看他願意讓你留下多少,否則何談漏洞一說?徵你個80%的所得稅,而且把所有收入全部監控住了,漏洞最少了,這事他們不是沒幹過。

有的人一看到對誰減稅了,或者誰少繳稅了,就說這不公平。奧斯維辛挺公平的,人人平等地被送往毒氣室,你怎麼不追求?一個人逃離了,難道是壞事?我們要追求的是所有人稅收減少,而不是人人平等地被搶。

企業之所以還能存活,就是因為稅收有「漏洞」,讓更多的資源留在了生產領域中,而不是被拜登拿去揮霍浪費和照顧關系戶。把更多的資源留在企業,意味著資本的增加,勞動生產率的提升,安排更多的就業,工資率的上升。現在把這些錢拿走霍霍了,企業的生產就受限了,許多人就要失業了,你說這是為了美國家庭?

再說爛大街的奧巴馬醫保。

這就是把美國曾經輝煌的私人醫療和保險收歸國有,或者將其變成事實上的國有制。

國有就是浪費、低效、腐敗、質次價高的代名詞。與自由市場將趨向於越來越低的價格、越來越好的商品、越來越多元的個性化服務相比,國有化代表著越來越高的投入、越來越差的商品和越來越整齊劃一的服務。

原因很簡單,它沒有利潤機制。

為甚麼醫院永遠人滿為患,醫療資源永遠短缺,醫生護士永遠高高在上?根源就在於國有化。在公辦醫療和全民健保制度下,醫院的客戶是誰呢?是政府。藥企的客戶又是誰呢?還是政府。所以我為甚麼要服務患者呢?我服務得再好,工作再努力,都是那些工資,所以我為甚麼要多幹活呢?

與市場機制截然相反的是,越是表現不佳,越是獲取更多預算的好機會。你看,病人這麼多,還不趕緊撥款繼續蓋醫院、增加醫生護士?但問題在於,國家補貼甚麼就會激勵甚麼,你補貼失業,就有更多的失業者,因為失業也可以衣食無憂,何必急著工作呢;同樣的,你補貼病患,就會有更多的病患。

而人為實施的醫療價格管制,刺激了需求,更會使供需矛盾雪上加霜。醫院牀位不夠了,整天排長隊了,一個手術要等幾個月了,然後政府出來教育民眾要體諒我們的難處了。所以在國有制下,你建再多的公立醫院,結果還是這樣。因為病這個東西是非常主觀的,健康這個概念沒有絕對值,人對健康的需求是無限的。

因此源源不斷的投入,換來的就是低效的服務、全民支付更大的代價,開徵和提高更多的稅收,來補齊這個永遠填不滿的無底洞。看似個人負擔降低,其實是以繳納大量稅收、收入下降為代價支付的。而且這其中有不可避免的道德風險,與大鍋飯糢式的結果就是獎懶罰勤一樣,這是健康者對不健康者的補貼。

那些認為看病可以報銷,負擔降低的人,從來不去思考一個簡單的問題:醫院現在為甚麼沒有幾塊錢的藥了?在市場化醫療條件下,你自費100元可以看好病,在公辦醫療下需要花1000塊,給你報銷80%,你自費20%是200塊,所以到底是負擔輕了還是重了?

說到底,把市場化的物美價廉的醫療保險機構徹底殺死,然後拿印出來的錢和別人的錢,給人補貼國有醫療保險,目的就是把一切納入政府的控管之下,讓每個人都更加依賴一個父權式政府。

最後說說所謂的「通脹削減」。

他們認為通貨膨脹就是普遍的物價上漲。稍有經濟學常識的人都知道,物價的漲跌,是由供需關系決定的,其他條件不變,供不應求,物價上漲,供大於求,物價下降。

價格是市場經濟的信使,當某種商品發生短缺,需求旺盛,價格就上漲。這時候邊際生產者就會加入供給行列;而價格又發揮著至關重要的篩選和識別功能,讓那些需求不迫切的人減少或者延遲消費。在供需雙方的互動之下,價格就會慢慢回落。

所以自由市場從來不會出現各種商品普遍地、大規糢、長時間的價格上漲問題。實際上,自由市場會不斷降低價格,因為資本在積累,技術在進步,生產能力在提升,供給在不斷增加,怎麼可能價格普遍上漲呢?

那麼大規糢長時間的普遍價格上漲,只有一個原因:鈔票印多了,生產擴張的速度跟不上鈔票擴張的速度,所以貨幣購買力下降了。

因此通貨膨脹是甚麼意思?就是它的字面意思:通貨——即貨幣——膨脹了。

20世紀初,美國貨幣供應量僅為70億美元,而今天美元供給實際增加了1900多倍。1美元的價值曾經相當於1/20盎司黃金,現在是多少呢?1/1860盎司。20世紀早期一美元可以買一雙皮鞋或一件女士外套,現在一美元則連一個漢堡都買不到。

過去二十年,美國的貨幣供應量(M2)飆升,從 2000 年的 4.6 萬億美元增至2021 年的 19.5 萬億美元。僅在 2020 年就增加了3.4 萬億美元的貨幣供應量。還記得當時拜登政府2萬億的基建刺激和疫情紓困計劃嗎?

印了這麼多錢,物價能不飆升嗎?

那這些錢到底是誰印出來的?難道是老百姓印出來的?

所以我老是覺得政客說,「要抑制通貨膨脹」的時候,簡直就是可笑和無恥至極,並且侮辱公眾智商。

錢是他們印出來的,正是他們在制造通脹,現在厚顏無恥地說要抑制通脹,說那話的時候那種無辜的樣子,仿佛大眾都是賤人,都喜歡物價上漲似的。

現在救世主來了,要幫你們降低物價了。你們不是都愛買買買,推高了物價嗎,那就徵稅把你們的錢拿走,沒錢了不買了,物價不就降了嗎?

緊接著要找背鍋俠了,都是這些貪婪的企業的錯,把價格管制死,把企業錘死,把你們都搞失業,你們不也就沒錢了嗎,物價不又降下來了嗎?

甚麼,失業了怎麼辦?我再印錢給你發失業救濟啊,你又感激的涕泗橫流。

就這樣,一個全能的聯邦政府建成了。

先制造問題,然後假裝解決問題;制造問題時擴張一次權力,假裝解決問題時再擴張一次。對於政府來說,失敗就是成功。

拜登你要是真的要抑制通脹,那就不要印鈔票了。你就回歸金本位,不但會抑制通脹,而且會通貨緊縮——這意味著生產力發展了,物價下降了,人們手裡的錢更值錢了。

但是他們不會這樣幹的,因為這樣幹的話,他們都得滾回家。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