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唯一出路:向川普認輸,請求特赦!

拜登

 文:副舍長

拜登生日,克林頓一大早就給他發去祝福。推特勒也一樣,其中還特彆強調他是「當選總統」。

這將是拜登人生歷史上最痛苦、最掙扎、最無助的時刻。從被驢派推上前台,至始至終他肯定都知道,惟有勝選,他才能自救以及救家人與盟友。

驚雷的十月,拜氏硬盤就將他們緊緊捆在一起,或者用這邊的話說,同坐賊船,一根繩上的螞蚱。所以之前佩洛西會強調,無論大選結果如何,拜肯定會登上寶座;希拉里也堅定支援,無論如何,你不要認輸。

但這些只是玩命團伙的一廂情願,當前的形勢已打翻掉他們的如意算盤。大選過了十七天,票還沒有統計完,法律上還沒有得出勝選結果,而被對手扼住的命脈,如今已是舉世皆知。

就在昨天,川普律師團通過九十分鐘的新聞發布會,透露出一系列能將拜登們送進監獄的信號。只是信譽破產的美媒還在裝腔作勢,一直埋怨:證據呢?全美票民需要的證據呢?

其實對於證據,川律們已經做了聲明:我們只是讓外界知道目錄綱要,關鍵證據將會出現在法庭上,包括宣誓出庭的大批證人。

並且,律師團中的核心成員,以押上個人職業職譽及前途的方式,發了重磅推文。按照美地習俗與法律環境,可以肯定的是,該推文值得每一個美民深信。

美法的漏洞能讓美媒為所欲為,但對政客,卻是隨時都能索命的大殺器。如果他們還有僅存的希望,就是在拜登身上:反正你放棄就無法逃脫被審判,何不繼續堅持,拚死一搏?

的確,拜登已無退路。前有作弊陷阱,後有烏克蘭將他列為A級國際通緝犯,且美司法已與烏方面接洽。看似只有繼續騎虎前行,像亡命徒一樣渴望支持他的票民為他捐款,讓他以私人名義走在通往「2021年1月20日就任總統」的路上。

用「窮途末路」來形容拜登的困境再合適不過,每過一天,他的路就離盡頭更近一天。六個搖擺州的訴訟已經上升到聯邦層面,大法官不是美媒,不會為驢派的陰謀買單,持槍挺川的票民更是如此。只要等到證據鏈將作弊事件推到政變的高度,所有參與罪惡的人都將迎來末日。

最重要的是,川普手握在職總統的大權,哪怕敵手潛伏在沼澤地暗處,他都有能力將他們全部揪出來。何況,現在已經沒有明暗之分,陣營鮮明的連太平洋之外的觀眾都看得清楚——同樣是昨天,雙方鬥爭到達劇烈的境地,網上傳聞那些敵手在推特勒上使用統一黑白背景,預示終極宣戰,手法如同大選夜拜登拒絕認輸,緊接著就發生六個落後票數的搖擺州同時停止計票,之後全部反超的詭異事。

財團把控的影子政權還是高估了自己的實力,低估了傳統美民悍衛美法的決心,以及那個被描述成「瘋子、大嘴巴、獨食者」的川普。實際上,從2017年復盤到現在,每一個關鍵的戰略要點,都在川普的計劃內,可謂早已布下大局。尤其是憑藉他在2018年9月12日簽署的「關於對外國勢力干預美國大選實施制裁的緊急行政令」,就能將罪犯們一網打盡。

毫無疑問,現在已經到了收網的時候,留給罪犯團伙放開手腳的「安踢法與黑命貴」也已被新編的特種部隊完全壓制著。

倘若拜登大腦還存在一絲能自我思考的空間,沒被治療老年痴呆的藥物損壞,那他現在首選的策略就是趕緊向川普認輸,在事情還沒到無可挽救的節點上,請求得到特赦,供出更多同謀換取重生的機會。

供出其餘的罪犯絕不可恥,相反還能為美民爭得儘快確認票選總統的時間,以及避免誤入戰火突起的生存空間。再退一步說,他們當初將拜登推出來,就只是將他充當一個隨時可以犧牲的棋子。

對於拜登最好的結局是這樣,他可以流著眼淚向美民懺悔:

如果不是為了我那不成才的孩子,我肯定不會走錯這一步。此刻我充滿內疚,非常懊悔。我不敢奢望請求你們原諒我犯下的不可饒恕的罪行,但請你們理解一個老人心中的父愛…感謝總統的特赦令…我今後一定會好自為之…

相信以川普的仁慈,他會應允這個方案。因此,千萬不要頑抗,趕緊認輸,請求特赦。

來源:有間訴舍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