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間諜機、司法部、官司…拜登方面百般阻止亞利桑那選票審計

拜登

文:美國羅文

隨著亞利桑那選票審計越來越接近尾聲,拜登方面也慌了手腳,動作頻頻,讓人目不暇接。

無人間諜機、司法部、官司…拜登方面百般阻止亞利桑那選票審計
首先是派人刺探和監視。

據美媒《網關專家》5月3日報導,上週一架PC-12間諜飛機在亞利桑那州退伍軍人紀念體育館上空,也就是在投票審計場所的周圍盤旋。 《網關專家》在收到一張上週的飛行路徑圖片後,跟進挖出了這架飛機的更多信息。
無人間諜機、司法部、官司…拜登方面百般阻止亞利桑那選票審計

這些無人機被證實是PC-12間諜飛機,具有全動態視頻功能,可以取走手機傳輸的信息,並跟踪連接到電話的另一端,曾在阿富汗和中東地區大量用於打擊恐怖分子。

在審計場所上空盤旋的這架C-12飛機是屬於鳳凰城警察局的,因為它是從鹿谷機場(Deer Valley Airport)起飛的,鳳凰城警方的空中支援就扎駐在那裡。

《網關專家》隨後發現,鳳凰城警方在亞利桑那體育館附近,有幾天都使用了多架飛機。網上發布的另一個不同的飛行軌跡顯示,4月30日星期五,警用飛機的飛行軌跡也是盤旋在投票審計場所的上空。

無人間諜機、司法部、官司…拜登方面百般阻止亞利桑那選票審計
需要弄清楚的是,為什麼警用飛機要在馬縣審計的體育館上空盤旋?這架飛機是出於什麼目的,在監聽體育館內和附近的電話?

經過不斷詢問,《網關專家》終於收到了鳳凰城警察局公共事務軍士長考克斯(Maggie Cox)的回复,她表示,飛行地圖確實準確地代表了我們的飛行,但這兩次,飛機都是在處理與退伍軍人紀念體育館審計無關的報警。
無人間諜機、司法部、官司…拜登方面百般阻止亞利桑那選票審計
拜登方面阻止共和黨人徹查選票作假最常見和使用最多的手法是官司。

經過漫長的訴訟,亞利桑那民主黨在停止亞利桑那州審計馬里科帕縣2020年選票上,幾乎沒有取得任何勝利,沒能讓法官終止法證審計過程。

但是最後的結果是,和參與審計的公司以及參議院共和黨人達成三方和解協議。根據和解協議,審計公司「 網絡忍者 」(Cyber​​ Ninjas)以及受僱的審計人員,不能將郵寄選票信封上的簽名與選民登記檔案中的記錄進行比對。

被告方參議院,保證並表示,「 他們目前沒有這樣做,如果決定進行簽名比較,會在48小時內通知原告民主黨,並給予原告48小時的回應。如果各方不能用和解的方式解決問題,原告可以在法庭上尋求緊急禁令,以尋求遵守法律。 」 

距離審計工作的估計完成時間只剩下9天,目前還不清楚有多少簽名已經被比較和驗證。和解協議並沒有阻止網絡忍者披露在選票簽名匹配方面的發現。

亞利桑那州共和黨主席凱莉·沃德博士(Kelli Ward)最近發布了一段視頻,明確指出,民主黨的大部分要求,包括和解協議中提到的許多要求,都已經到位。

無人間諜機、司法部、官司…拜登方面百般阻止亞利桑那選票審計
沃德女士表示,「 這是個簡單的過程,但必須以專業、安全的方式運行,以確保正確完成。 」 

針對民主黨人提出的安全問題,沃德女士補充說:「 場館內不僅有9個攝像頭,實際上還有幾十台,幾十台私人安全攝像機盯著審計桌,櫃檯,選票箱,和機器評估區。根本沒有出錯的餘地。 」 

除了終止簽名匹配,一些媒體成員和來自民主黨州務卿霍布斯(Katie Hobbs)辦公室的觀察員,被允許進入審計設施並進行觀察。媒體成員可以使用紅色或綠色的筆做記錄,可以對審計工作進行拍照和錄像,但不得拍攝某個具體選票的圖像。

5月5日,亞利桑那地方媒體報導說,拜登的司法部將「 以某種身份參與 」正在進行的法證審計工作,當晚《網關專家》就採訪了亞利桑那州共和黨主席凱莉·沃德博士,討論了這一最新進展。

沃德博士認為,「 司法部是無權介入州立法機構指導下的審計的。布倫南司法中心(Brennan Center for Justice)和民主項目(Democracy Project)的左翼人士,一直在強調聯邦要對這一過程進行干預。而他們都是黑命貴和新馬克思主義的倡導者。 」

「 而州務卿凱蒂·霍布斯也允許這兩個組織的人員,進入場內代表州務卿和州務卿辦公室,這是令人震驚的。霍布斯州務卿還給法證審計的負責人貝內特(Ken Bennett),寫了一封荒謬的信,其中包括各種錯誤的指控 」 。

昨天,司法部民權司(Civil Rights Division)寫信給亞利桑那州參議院議長范恩(Karen Fann)女士,要求回應民權司對選票安全和潛在選民恐嚇的擔憂。司法部想知道是否有適當的安保措施保護選票,避免任何修改、破壞、篡改和盜竊。沃德博士對這個問題的評論是,「 審計現場有19名武裝警衛,隨處可見安全攝像頭,還有9個公共攝像頭。 」

有報導聲稱,審計公司網絡忍者的工作範圍是出去敲門核對選民信息,司法部在信中表示,過去在做這些工作時,往往集中在少數民族地區,司法部希望能保證沒有發生恐嚇選民的情況。沃德博士評論說,「 亞利桑那州參議院、審計師或共和黨人沒有做出恐嚇選民的行為。 」

問題是,如果一個選民的簽名是是自己親自籤的、真實的簽名他為什麼會認為去核對他的簽名是一種恐嚇呢?同樣的,如果拜登的8000萬張選票是真實的、合法的選票,為什麼他要阻撓第三方的審計呢?難道他不應該舉雙手雙腳贊成審計以自證清白?

 

  來源     美國的那些事兒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