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重慶大學生「再學工農兵」難比薄瓜瓜「又紅又專」

夏小強:重慶大學生「再學工農兵」難比薄瓜瓜「又紅又專」
2010年11月,來自重慶15所高校的3,000名大學生共同植下5,000株樹苗,作為重慶75萬大學生「再學工農兵」運動的一部份。重慶宣傳部長何事忠表示,植樹活動是加強改進大學生思想政治教育、倡導大學生積極參與社會實踐、增強大學生與工農大眾的感情、培養「又紅又專」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接班人的需要。

這場「再學工農兵」運動只不過是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在重慶開展的「唱紅歌」、「發紅短信」系列運動的延續,此「學工農兵」運動很容易讓人想起上個世紀六十年代轟轟烈烈的「上山下鄉」運動,那場運動使中國幾千萬年輕人的青春被荒廢,無數家庭被強行拆散,造成了社會各個層面的混亂,那場運動改寫了一代人的命運。

但是,如今在重慶被迫參加這場運動的大學生們注定成為不了接班人,他們「無班可接」,大學畢業後嚴峻的就業形勢,使他們面臨巨大壓力,處境異常艱難。

倒是在這一點上,薄熙來和這些大學生們的處境頗為相似,在黨內權斗失勢的巨大壓力下,為了爭奪黨的接班人位置,他才不得不拚命地不停地搞這些「又紅又專」的運動。

其實大學生們根本不需要到甚麼農村工廠體驗生活,每天隨便翻看報紙打開網站,即使在過濾敏感詞的新聞封鎖下,也可以瞭解到中國農村、城市工廠等的一些真實情況。

11月8日,為了給家中癱瘓兩年的大兒子掙點買藥錢,河南省中牟縣鄭庵鎮賈莊村76歲的菜農張全會和老伴陳桂香,趕著毛驢車來鄭州賣菜。張全會的驢車一次能拉八~九百斤紅薯、胡蘿蔔和芋頭,賣五~六百元,中午12時,走了8個小時才趕到鄭州。9日早晨,一輛執法車中下來一名執法者開始摔車上的菜,並且連連扇張老漢的耳光。張全會說:「我們倆都76歲了,自己種地自己收,還要拉到鄭州賣。我們這麼做,都是為了癱瘓兩年的大兒子。我想找到打我的人,這麼做不是為報仇,就想給他說說俺家裏的情況,讓他理解。誰家沒個難處,我們來鄭州只是想賣個好價錢,多掙點錢,讓癱瘓的兒子少受點罪。俺家種有白蘿蔔,過些天還要來賣呢。」只要看看照片中一對老人家愁苦和哭訴的表情,就可以瞭解到「和諧」社會「新農村」的真實景象。

日前,新疆一公司組織對60多名塵肺病人(包括疑似病例)進行分批肺灌洗治療,其中一名工人洗出了48瓶黑水;另外,11月5日,富士康公司傳出了第14跳的消息。看了這2個新聞,還是不需要到工廠企業實習為好。

還是薄熙來的「見識高遠」,為了給革命培養下一代的「又紅又專」的接班人,早早地就把自己的公子薄瓜瓜送到所謂「腐朽墮落」的資本社會接受資本家的教育,成為牛津大學的畢業生和「優秀人才」,並且當選為中國時尚先生,並且在寶馬香車、美女入懷的環境中鍛練著社會主義接班人的「堅強意志」。

薄瓜瓜

只可惜重慶幾十萬的大學生,大部份人的爸爸都不是李剛,更不是薄熙來,所以他們注定不能成為薄公子那樣「又紅又專」的社會主義接班人了。
2010年10月11月11日首發于大紀元網站夏小強專欄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