褲帶和舌頭

文:二大爺

忽如一夜大瓜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一向為國叼盤、元氣滿滿的胡編今天又實力霸屏,只不過這回不是滅敵人威風,而是居然被自己的二把手,一位段姓的女士給舉報了——罪名就是我們熟悉的「 喪失理想信念,保持不正當性關係」,甚至還有兩名私生子

這種大瓜一向都是我們喜聞樂見的,也讓人如釋重負——原來一直暗暗覺得胡編的人生似乎還缺點大家都熟悉的情節,這下就圓滿了。這才符合正能量背後的標準主線。

以前總有窯言拿胡編不長鬍子、擠眉弄眼甚至陰陽怪氣大做文章,說人家不是男人,有閹黨之風。這回胡編用典型的男人錯誤向大家宣告,你們熟悉的路數,我都會!

但是很可惜,胡編為國叼盤殫精竭慮,左右逢源,但是為自己叼盤卻心態不穩,大失水準。隨後的回應走歪了路子,沒有著力於用事實回應,而是對舉報者的過往、慾望乃至精神狀態大書特書,暗示對方利欲熏心,造謠中傷。

對方所舉報是否屬實當然還有待組織核查,但作為長期與胡編共事的副手,能長期呆在在環球時報這種重要崗位上,你要說人家長期是個官癮患者、精神有問題,這就好像暗諷組織所託非人、用人失察一樣。把好端端嚴肅的娛樂事件,搞成環球時報內部的權力鬥爭,瞬間把「 男人都會犯的錯誤」變成了一個二把手一心想要搞掉一把手上位的官場肥皂劇。

我們相信胡編,但我們更相信組織啊。

這年頭能搶胡編風頭的,除了言之鑿鑿的段女士,還有一位寒風中瑟瑟發抖的蛋殼女孩。

在國內租房市場鼎鼎大名的「 蛋殼公寓」近期暴雷,涉嫌捐款走人,坑了房東坑租客。作為受害者之一的租客——我們且稱之為「 蛋殼女孩」在這次暴雷中被房東趕了出來,被迫拖著自己的行李,在瑟瑟寒風的街頭髮微博求助。

但不幸的是,這年頭受騙履歷豐富的網友都有一雙鈦合金狗眼,很快就發現蛋殼女孩今年4月疫情期間曾經咬牙切齒痛斥方方女士:「 ……你就直說’當走狗給了你多少好處’?能讓你家雞犬升天是吧?不反對真實的描寫社會形態,你故意誇大為了啥?為了拿點錢給全家買點質量好的棺材是嗎?建議割掉方方的舌頭,教會她說真話。建議送她去美國,畢竟自由美利堅,真噁心」。

對一個素昧平生的作家的仇恨大到要「 割舌頭」的地步,這姑娘心裡得有多少「 不忘階級苦,永記血海仇」的種子。她萬萬沒想到有一天也有表達的需要,也會成為「 遞刀子」的一員,也會成為自己建議「 割掉舌頭」的那種人。

如果用蛋殼女孩的曾經的邏輯,就應該相信國家相信組織,相信在歲月靜好中一定有解決的渠道,流落街頭賣火柴不要緊,要緊的是不要當走狗、遞刀子。

這種網絡現世報的頻頻的出現,倒是說明體制對於每一個身處其中的人都是公平的。願不願愛鐮刀當然是自己的事情,但是當被收割的時候,你才想起自己是一根韭菜,需要其他韭菜的同情和幫助,這就晚了點。網友們對一個無家可歸的女孩的苛刻,其實也是哀其不幸,怒其蠢壞的人之常情。

你看人家胡編,雖然有點壞,但是就絕對不蠢。自媒體收割智商年入千萬,順帶睡出幾個私生子,妥妥的人生大贏家。而只能發微博求救的蛋殼姑娘蠢是一定的了,骨子裡未曾表現的壞在割舌頭的仇恨中也表達得淋漓盡致。又蠢又壞,這就無可寬恕。

大部分人自我感覺良好的普通人,其實都像一個脆弱的蛋殼,在突如其來的碾壓中,隨時都有粉身碎骨、沒入泥土的危險。你沒資格像胡編那樣松褲腰帶的時候,還是學會保護和熱愛那些為你鼓譟的舌頭。

來源       二大爺 Ale​​x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