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冢中枯骨」,都相信自己是民心所向

習近平

文:余少鐳

因為《三國演義》的影響,袁術幾乎成了「冢中枯骨」的形象代言。

二十一回,著名的「煮酒論英雄」一節,曹操問劉備對天下英雄的看法,劉備第一個就提到袁術,因為他「兵糧足備」。曹操嗤之以鼻,笑曰:「冢中枯骨,吾早晚擒之!」

但正史中說袁術是「冢中枯骨」的人,不是曹操,而是金句王孔融。《三國志·先主傳》載,當時徐州牧陶謙病重,臨終時對糜竺說,「非劉備不能安此州也」。陶謙死,糜竺去迎劉備來當徐州牧,劉備說哎呀我何德何能,袁術離這裡不遠,人家可是「四世五公,海內所歸」,請他來吧。

四世五公,是指袁家四代人中,有五個當過朝廷高層,所以「海內所歸」。這差不多也就是「民心所向」之意。

劉備這話一出口,徐州本地官員陳登說:「公路驕豪,非治亂之主。」這話夠狠吧,沒想到,北海相孔融補了一刀更狠的:「袁公路豈憂國忘家者邪?冢中枯骨,何足介意。」

曹操雖沒說過這話,但按他的性格,這樣的毒舌,他肯定會點贊的,甚至內心還會說,靠,這金句為什麼不是我說的。

可見,袁術在漢末各路豪強中的風評,要多差有多差。而他留給後人的印象,就是一個胸大無腦的草包,只在抗洪時有用。

胸大,是說他胸懷大志。

袁術的「胸」有多大?他認第二,沒人敢認第一。

當時那麼多人想當皇帝,卻都有賊心沒賊膽。稍有腦子的都知道,一旦稱帝,就會成為眾矢之的,連後來一手遮天的曹操都只敢打擦邊球,挾天子以令諸侯。

袁術敢,有兩個原因。

首先,是讖(chèn)緯的鼓勵。

讖緯是一種儒家神學,說白了就是政治預言,當時還挺流行的。《後漢書》載,袁術「少見讖書,言代漢者當塗高,自雲名字應之。又以袁氏出陳為舜後,以黃代赤,德運之次,遂有僭逆之謀」。

就是說,袁術年少時見過一本讖緯書,上面說「代漢者當塗高」,他就覺得,他的姓名,正應了這句讖語:「塗」既指泥土,也通「途」,而「袁」字上面正是「土」,「術」字也有「城邑中的道路」之意,他的字又是「公路」,全應了「當塗高」。

還有,袁術認為,袁姓是舜帝的後代,天命輪流轉,今年到我家。

但是,讓袁術有底氣稱帝的,還是他得到了傳國玉璽。

按《後漢書》的說法,袁術本就有野心,「又聞孫堅得傳國璽,遂拘堅妻奪之」。孫堅原來是認袁術為大哥的,十八路諸侯打董卓,董卓劫了獻帝逃出洛陽,遷都長安。孫堅攻入洛陽,打掃戰場時從一口井裡得到傳國玉璽,藏到他老婆那裡。這事不知怎麼被袁術知道了,他可不管啥兄弟不兄弟,把孫堅老婆抓來,逼她交出玉璽。

傳國玉璽是從秦始皇傳下來的,是君權神授的象徵、印信,有了它,就等於擁有了天命。

於是,袁術膨脹了。

興平二年(195),漢獻帝被原董卓部將李傕、郭汜趕出長安,流離失所,袁術看到機會來了,就開始為稱帝造勢。他先探部下口風:「今海內鼎沸,劉氏微弱,吾家四世公輔,百姓所歸,欲應天順民,於諸君何如?」(《後漢書》)

姓劉的已經不行了,現在看我的了。我家四代公卿,根正苗紅,又是「百姓所歸」,所以我準備順天命、應民心,大家看怎麼樣。

注意「百姓所歸」這四個字,前面的「海內所歸」是劉備說的,這次可是袁術自贊。他也清楚,要跨出最後一步,僅有天命是不夠的,還需要民心來當遮羞布

此話一出,「眾莫敢對」。估計都在想著,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分明是把治下百姓搞得苦不堪言,還好意思說「百姓所歸」。

在沉默的大多數中,也有勇敢站出來懟他的,如主簿閻像、處士張范、張承兄弟等,都直言不諱,說稱帝是不自量力,必遭群起而攻之。

特別是占據江東的孫策(孫堅之子),聽說袁術有意稱帝,出於好心,也特意來信勸阻,說這種事是古今最危險的,千萬別被讖緯給忽悠了,鑄成大錯。

結果「術不納,策遂絕之」。孫策也跟他絕交了。

一年多以後,即建安二年(197),袁術終於忍不住了,利用一個叫張炯的術士編造的符命(上天預示帝王受命的符兆),在壽春正式稱帝。

這個時候,名義上的天子漢獻帝還在,袁術也還低調,只敢自稱「仲家帝」——仲的本義即排行第二,也就是說,袁術自認老二,不敢超越漢獻帝。反正漢獻帝總是被各路梟雄倒手,遲早是要被吃掉的,到那時,他袁術就是名正言順的「大家帝」了。

要說二,袁術還真是二。之前孔融罵他是「冢中枯骨」,現在他自稱「仲家」,也不想想,冢、仲同音,而「家」字上面一點往下移,也是「冢」,這簡直就是幫孔融實現他的預言。

別說這是瞎扯,要知道,那可是讖語盛行的年代,正兒八經載入《後漢書》裡的,還有這一首預言董卓將死的童謠:「千里草,何青青。十日卜,不得生。」用的也是拆字法。

真不知道該說這是巧合,還是冥冥中自有安排——當袁術自稱「仲家帝」時,他的命運也就註定了,孔融的詛咒也就開始應驗了。

所謂「上帝欲使人滅亡,必先使其瘋狂」。像袁術這樣眼裡只有權力的人,稱帝是為了滿足權欲,自然也就不可能將蒼生的福祉放在心上。所以《後漢書》說袁術天性驕縱,目中無人,竊位稱帝後,更加驕奢淫逸,縱情聲色,他寵幸的姬妾就有幾百個,一個個錦衣玉食。

為了滿足這些享受,必得搜刮民脂民膏,這樣導致的後果,就是《三國志·武帝紀》裡面說的:「袁術在江淮,取給蒲蠃。民人相食,州裡蕭條。」

因為不斷搜括榨取,搞到治下人吃人,百業蕭條,江淮一帶成了人間地獄。

而他這一稱帝,原來依附他的各路勢力也紛紛離開。呂布、曹操先後前來征討,袁術根本打不過,只好把宮室燒掉,四處逃竄。他本想投奔原來的部下,卻被無情拒絕,眾叛親離,只好把帝號這個燙手山芋送給他本來很瞧不起的異母哥袁紹,袁紹也派兒子袁譚到青州接應袁術。

曹操聞訊,派劉備半路攔截,袁術到不了青州,又退回壽春,結果,在距離壽春還有八十里的江亭,「因憤慨結病,歐(嘔)血死」。死前,袁術坐在床上感嘆說:「沒想到我袁術會落到這一步!」

在《三國志·袁術傳》中,裴松之注引《吳書》說,袁術到江亭時,又餓又渴,問廚子,說軍中只剩麥皮三十斛了。當時正是盛夏,袁術想喝蜜水,廚子說沒蜜,袁術坐在床上,哀聲嘆氣,良久,大喊一聲:「袁術至於此乎!」然後栽倒床下,「嘔血斗余而死」。

《三國演義》還給廚子加了句台詞。當袁術說他想喝蜜水時,廚子說:「止有血水,安有蜜水!」於是,袁術「大叫一聲,倒於地下,吐血斗余而死」。

注意這個「吐血斗余」。古時候一斗差不多十升,裝水是20斤,血濃於水,而人體的血量最多占體重的8%,能吐血一斗有餘的人,體重至少必須達到250斤。

可見,「仲家帝」不但二,還是個二百五。

袁術的下場,應該有嚇到袁紹。本來,當袁術要將帝號給袁紹時,《後漢書》上說,「紹陰然其計」,就是暗中同意了。但袁紹沒有他弟那麼二,他也先徵求手下的意見,發現幾乎人人反對,也就不敢宣稱什麼「民心所向」,雖然當時他的實力遠超各路諸侯,也不敢再提稱帝二字。

歷史的劇情總是不斷重複,一千七百年後,又有一個姓袁的,也是以為自己乃「民心所向」,悍然稱帝。稱帝後才發現,所謂的「民心所向」都是假的,最後也跟袁術一樣,在全國的反對聲中,鬱悶死去。

對,他叫袁世凱。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