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會「白俄羅斯女運動員逃離事件」始末

白俄羅斯女運動員

東京奧運會期間,被代表團勒令遣返回國的白俄羅斯短跑女運動員在獲得日本-波蘭簽證後,躲藏在波蘭駐日本東京大使館,而她的丈夫第一時間逃往烏克蘭。

這一傳奇始於上周,一個名叫克裡斯西納·齊瑪諾斯卡婭的白俄羅斯短跑女運動員在社交媒體上寫了一篇帖子。

帖子裡公開批評她的教練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讓她參加4×400米接力賽,也沒有事先對她進行訓練。她原定於當天參加200米短跑比賽。

這篇帖子顯然引發了白俄羅斯奧運官員的不滿,參加完比賽之後,齊馬努斯卡亞被勒令馬上返回白俄羅斯。

8月1日周日,機票已經買好,人也被送到了機場,不服從管理的運動員被送回國,聽上去似乎也沒有甚麼大不了。

但接下來,這個白俄羅斯短跑姑娘做出了讓所有人始料未及的舉動,並成為了東京奧運會除了比賽之外的最大新聞。

身在東京羽田機場的齊瑪諾斯卡婭,內心充滿了不安甚至恐懼,她做了一個決定——向警方尋求保護。

她對東京警方說自己國家的奧運會官員在她批評他們後試圖「控制」她,目前被強迫離開日本是違背自己的意願的,她擔心如果她回家會危及安全。

警方聽從了齊瑪諾斯卡婭的說法,先將她送往一個「安全」地點——機場酒店,讓她在那裡過夜,然後再找解決的方法。日本難民律師協會的一名成員也主動前往機場提供協助。

在此期間,齊瑪諾斯卡婭一直在說,如果被送回白俄羅斯,她擔心會被監禁。在接到送她回家的「命令」之前,她抨擊了由總統亞歷山大·盧卡申科的兒子維克多管理的白俄羅斯奧林匹克委員會。

而盧卡申科在白俄羅斯有一個習慣,就是把批評他的人關起來。

事關奧運選手,國際奧委會肯定無法置身事外,國際奧委會和東京2020奧委會在周日的推特帖子中說,他們已經直接與齊瑪諾斯卡婭進行了對話。

「她目前在羽田機場與當局合作,目前有東京2020的一名工作人員陪同。她告訴我們,她感到安全。」

「國際奧委會和東京2020將繼續與齊瑪諾斯卡婭和當局進行對話,以確定未來幾天的下一步行動。」

齊瑪諾斯卡婭的遭遇,立即得到了幾個歐洲國家的回應,他們對她的尋求庇護抻出了雙手。

包括捷克、德國、奧地利、波蘭,總之都是和前蘇聯不對付的國家。

一個運動員,居然公開的「逃跑」,白俄羅斯能善罷甘休嗎?一家國有媒體在齊瑪諾斯卡婭逃跑後稱她是一只「爛狗」和「Instagram戲子」,是「國家的恥辱」。

一位主持人警告說:「有些事情告訴我們,這是齊瑪諾斯卡婭的末日,不只是作為一個體育運動員,而是作為一個人。」

與此同時,一段錄音被一家白俄羅斯媒體洩露,記錄了齊瑪諾斯卡婭在收到高層的「命令」後被告知將乘飛機回家的那一刻,發生了甚麼。

這段音頻記錄了齊馬努斯卡亞與兩名男子的爭吵,他們分別是白俄羅斯田徑隊主教練尤裡·莫伊塞維奇和田徑訓練學院副院長阿圖爾·舒馬克。

在錄音中,舒馬克告訴她,她回家的「命令已經收到」,並說計劃是在公眾面前把這件事作為運動損傷處理,但實際上是因為「你的批評和評論」。

隨後,田徑隊主教練莫伊塞維奇直截了當地告訴她「閉嘴」和「服從」,並說,如果她決定留在東京,「不會有甚麼好事發生」。

但是齊瑪諾斯卡婭根本不聽這兩個男人的,接下來,副院長阿圖爾·舒馬克將她比作一只被網捕獲的蒼蠅。

「當蒼蠅掉進網中時,它越掙紮,就越容易被纏住,這就是生命的方式。我們做了蠢事,你也做了蠢事,我希望你能明白這一點。」

主教練莫伊塞維奇接著說道:「如果你不服從,我們就沒有了逃生路線。你知道,如果有壞疽,他們會砍掉一半的腿,否則無法拯救整個有機體。」

錄音中,齊瑪諾斯卡婭指責他命令她回家是為了「掩蓋你自己的」時,莫伊塞維奇勸她要「聰明」些,不要「反抗」。

這麼私密的對話,究竟是如何錄制和洩露出來的,至今是個謎,白俄羅斯奧運代表團的水實在是有點深。

但可以確實的是,是在齊瑪諾斯卡婭被送往機場之前錄制的。

齊瑪諾斯卡婭上周五參加了女子100米預賽,她很興奮,在田徑賽場的記時牌前拍照留念,寫道:「我的第一屆奧運會。」

她在100米第一輪熱身賽中以11.47秒的成績名列第四(9號)。

在第二天,她在社交媒體上發了一通充滿了激情的話語。

「很高興在經歷了過去一年半的一切之後來到東京,我現在可以得出一個結論:我們必須自己承擔所有的準備工作。只有在這裡,只有現在,一切都掌握在我們手中。」

「來到這裡,成為奧林匹克運動的一部分,成為奧林匹克運動的參與者,是每個人的幸運。」

「每個參加奧運會的人都已經是冠軍了!」

齊瑪諾斯卡婭表現得很正常。

又過一天,7月31日,她那篇著名的批評教練的帖子突然出現了,可以看出這個姑娘是個非常有主見的人。

「奧運會是每個運動員生活中一個非常重要的開端,所有參與者來到這裡都是有原因的。不是為了美麗的風景或古老的王權,而是為了達到目標,或者成為第一名。」

「也許今天最重要的是我的情緒聲明,我被列入了4*400接力賽的名單,我想澄清我的立場,因為沒有一位主教練試圖了解我的狀況。」

「如果他們提前來到我面前,解釋了整個情況,搞清楚我是否能跑400米,我是否做好了準備,我決不會做出如此激烈的反應。但他們決定在我背後安排一切,盡管我試圖和他們溝通,但得到的只有忽視。」

「相信我,即使我從來沒有跑過400米,我也願意支持田徑隊,與她們一起參加比賽,但是我認為,應該尊重運動員,有時也要考慮我們的意見!」

「我再重複一次,如果有良好的溝通,我會盡一切可能在一個新的距離上(400米)嘗試自己,即使是在奧運會賽場上。」

這一切都源於針對俄羅斯和白俄羅斯運動員有關禁藥的調查,為此本屆奧運會俄羅斯不能以國家名義參賽,只能以俄羅斯奧林匹克委員會的名義參賽。

有20名運動員被禁止參加東京奧運會,包括白俄羅斯的三名田徑運動員,其中有兩名是女子4*400的選手。

這就有了白俄羅斯代表團引發整個事件的決定——由跨欄運動員埃爾維拉·德爾曼和200米跑的齊瑪諾斯卡婭取代兩名不能到東京的選手。

其實,之前還有一段視頻,齊瑪諾斯卡婭在視頻中要求國際奧委會介入她的處境。

她說:「我正在向國際奧委會尋求幫助。他們試圖在未經我允許的情況下把我趕出這個國家,因此,我要求國際奧委會參與其中。」

這段視頻已經被她刪除,但就是在她在社交媒體發布了視頻之後,8月1日,教練組來到她的房間,告訴她收拾行李回家。

隨後她被白俄羅斯奧運代表團的代表帶到羽田機場,但這位運動員拒絕登機,並轉而尋求日本警方的保護。

事件發生後,在周日下午的一份聲明中,白俄羅斯奧委會表示,根據醫生對齊瑪諾斯卡婭「情緒、心理狀態」的建議,國家教練已決定讓她退出東京奧運會。

齊馬努斯卡亞說,如果她不同意退出200米比賽,她將被國家隊開除,失去工作,也許還會有其他一些後果。

「我擔心他們會把我關進監獄。我並不擔心我會被解僱或被踢出國家隊,我擔心的是我的安全,我認為目前我在白俄羅斯並不安全。」

她還說,主教練莫伊塞維奇告訴她,讓她退出奧運會回國的決定不是由體育部做出,而是由「更高層次上」做出的。

讓人們沒有想到的是,克裡斯西納·齊瑪諾斯卡婭選擇了波蘭,她在申請庇護後於8月2日獲得波蘭的簽證。

這名24歲的女子周一進入波蘭駐日本東京大使館,在大使館藏身,她將於8月4日飛往波蘭,嘗試開始新的生活,她說在那裡可以脫離因言獲罪的處境。

與此同時發生了另一件事,齊馬努斯卡亞的丈夫阿塞尼·日丹尼維奇周一已逃離白俄羅斯前往烏克蘭,並表示希望「在不久的將來」能與妻子在波蘭團聚。

當他看到妻子在東京奧運會期間的跟進報道之後,不假思索地做出了離開的決定,他說自己並不認為事態會升級到嚴重的程度,但出於安全他還是那樣做了。

好消息齊馬努斯卡婭安全了,壞消息是她的家人仍在白俄羅斯,家人的處境堪憂。

在東京奧運會之前,國際奧委會與白俄羅斯國家奧林匹克委員會一直存在爭議。

白俄羅斯國家奧林匹克委員會由盧卡申科和他的兒子維克多領導了超過25年。

這兩人都被國際奧委會禁止參加東京奧運會,因為國際奧委會接到了的俄羅斯運動員的投訴。

去年8月,盧卡申科總統面臨著大規糢的街頭示威,反對他的統治,一些知名運動員公開支持示威,其中就包括齊馬努斯卡婭。

齊瑪諾斯卡婭是2000多名白俄羅斯體育界人士之一,他們去年簽署了一封公開信,呼籲舉行新的選舉。

東京奧運會前不久,盧卡申科警告體育官員和運動員,他希望白俄羅斯代表團在東京取得成績。

「去之前想一想,如果你一無所獲地回來,你最好不要再回來了。」

目前事件的最新進展是:「對白俄羅斯選手克裡斯西納·齊瑪諾斯卡婭事件的正式調查於周二開始,我們期待白俄羅斯國家奧委會在這一天提交報告。我們需要弄清楚,」國際奧委會通信主任馬克·亞當斯說。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