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還原:北洋艦隊和長崎事件始末

作者:橡樹

1876年,滿清帝國洋務運動高歌猛進。

仔細打量,這一年,真是好一個鑼鼓喧天、人山人海的盛世景象。

網絡流傳,當時滿清GDP躍居世界第二,不知真實。不過,在老百姓照樣餓肚子的情況下,滿清帝國確實在一窮二白基礎上,奇蹟般實現了鋼鐵、軍工飛躍發展。

尤其發展強大的陸軍、海軍,滿清帝國與世界神速接軌。

晚霞燦爛,映照著幾乎坍塌的皇家紫禁城更為巍峨。

盛世美景下,在蒙受鴉片戰爭、太平天國運動等等大亂後,帝國君臣、軍民終於也重拾了煌煌帝國的信心。

是年,川東、皖南等許多地、縣,民憤勃勃、自信滿滿的群眾憤然圍堵,火燒教堂,毆打驅逐傳教士,洗劫虐殺當地教民。

這一年,在華投資的英商修建、開通了中國最早的鐵路。

一輛英國的蒸汽列車在僅僅8公里長短的淞滬鐵路,幸福而得意地跑來跑去。不過蠻遺憾,經營不到一月,火車壓死了一位行人。

死者的家屬哭了。

死者家屬的哭聲,讓當地群眾立刻聯想到鐵路危險和破壞風水。於是,事故演變成天大的禍事。為此,群眾激情高漲,圍堵英商,衙門。

群眾嘰嘰喳喳的訴求說完,朝廷、地方養尊處優的精英決策者們也為火車呼嘯來去可能震動龍脈,頓時坐立不安起來。

於是,精熟洋務的帝國精英,一等一的官商盛宣懷出面斡旋。

 

在洋務領袖之一,兩江總督沈葆楨親自授意下,盛宣懷與英商達成了一年期帝國贖買鐵路的協議。

期限內,鐵路維持經營。期限滿時,鐵路被帝國花28萬餘兩白銀贖買。

於是,英商發財,歡天喜地離去。

沈葆楨守著贖買回來,產權屬於帝國的鐵路,一聲令下,官民們呼嘯而來。

他們萬眾一心,一擁而上,高效揮鎬,於是,這條中國最早的淞滬鐵路路軌慘遭扒掉。

路軌拆後,尤嫌晦氣,索性遠遠運往台灣,遺棄海邊。

滿清裱糊匠李鴻章。

同樣也是這一年,日本不聲不響正在全國推行維新。

與洋務運動不同,明治天皇執政後推行的明治維新,全盤接受西方文明,勒緊褲腰帶普及現代教育,涉及到太多讓精英們和群眾們不爽的內容。

尤其明治天皇寵信的伊藤博文、大隈重信、新渡戶稻造等海龜新銳們,沒日沒夜呱噪,把西方文化與典章制度誇得像花一樣。

全盤西化與否,使得明治維新的實權人物西鄉隆盛、木戶孝允、大久保利通之間,難免矛盾漸生,分歧重重。

總之,相比日本改革一波三折,滿清洋務運動人歡馬叫,形勢大好。

當時,留學英國,堅信西方文明,對日本傳統觀念,尤其迷信天皇、神教尤為不了然的森有禮出任日本駐清國特命全權公使。

來到天津,年僅30歲的森有禮西裝革履,專程拜訪了洋務運動權臣,長袍馬褂打扮的李鴻章。

李鴻章見到森有禮,寒暄應付後,開始挖苦:

閣下讚賞模仿歐風,廢棄舊來服制,猶如將自國的獨立委身於歐洲的制度,豈不是遭人唾棄,羞恥之事

森有禮答道:

對外來事物的取捨並無他人強迫,完全是我國人民自己喜好的事情。故沒有絲毫羞恥之處。

我國古來極力吸收和採用亞洲、歐美及其他各國的長處為己所用

李鴻章露出自信微笑,說道:

我國決然不會進行如此變革

只是不得不在武器、鐵道、電信等機械方面,吸收西洋的東西,因為這些東西正是那些國家最優秀之處

言外之意,李鴻章對改革的認知,對國家的自信,三言兩語,便說出了滿清帝國師夷制夷、中體西用的靈魂。

他的這番改革的道理,即便放在今天很多自媒體上,言簡意亥,照樣是絕不落伍。

轉眼,便到了1886年7月。

滿清帝國在洋務運動吹動下繼續虛胖,急於企圖在東方獲得出海口的沙俄轉而覬覦朝鮮,沙俄艦隊游弋日本海。

這讓本來就小心警覺沙俄的日本朝野頓然惶惶難安。

於是,圍繞在朝鮮勢力擴張和壓制,日俄兩國各自劍拔弩張。

就此,日俄開啟了在遠東漫長的角力模式直到冷戰結束。

兩國勢力向朝鮮擠壓,滿清帝國朝鮮總理袁世凱不免一身冷汗。

朝鮮歷來是滿清帝國保護下的朝貢國,基本體制沿襲滿清國體。

出於對明治維新的眼紅,朝鮮精英金玉均、徐光范、徐載弼、朴泳孝、洪英植等開化黨人發起甲申事變,尋求脫離滿清控制,實現國政獨立,進行維新改革。

遺憾的是,扛著洋務運動自造的洋槍洋炮的滿清大兵們絕不答應。

相比當時裝備簡陋的日軍,袁世凱所部為淮軍精銳,當先殺入平壤。

袁世凱督軍一面壓彈新黨,一面震懾駐朝日軍,彈指間,朝鮮人獨立、改革企圖遭遇滿清大軍鎮壓,頃刻灰飛煙滅。

——這顯然是滿清帝國對朝鮮的一次極為霸道的,典型性的強權凌辱和侵略。

隨後,袁世凱代表滿清帝國,全權干涉朝鮮內政,坐鎮朝鮮,擔負朝鮮維穩。

滿清武裝干涉之下,朝鮮大致平定,滿清軍艦威靖號也就專程將死去的洪鐘宇和金玉均遺體送到朝鮮,供朝鮮凌遲、梟首、示眾。

——同情朝鮮洪鐘宇和金玉均的日本金氏友人會及日本政要,也在東京為洪鐘宇和金玉均舉行盛大葬禮。

這段歷史,撕裂朝鮮民心,對朝鮮影響深遠。

朝鮮平息,好景不長,日本和沙俄在朝鮮起鬨,使得袁世凱既要應付兩國勢力擠壓,更要防備兩國煽風點火。

有心無力,情況複雜,他只得急報李鴻章決斷。

這時,才籌建了堪為亞洲第一的現代化鐵甲艦隊北洋水師,滿洲帝國昌盛強大,正興致勃勃踏上了洋務運動浪尖上。

得到袁世凱報告,滿清帝國信心滿滿,立刻悉數派出北洋水師全部進口名艦,並抽調了福建船政水師看得過眼的主力戰艦,混編了一支鐵甲艦隊,巡航朝鮮東海岸。

顯然,滿清帝國自豪滿滿、自信滿滿,終於向世界撩起了衣袖:

看,上好的秀肌肉

這支遠東龐大的艦隊,以為首的德造定遠號、鎮遠號鐵甲艦最為打眼。

鎮遠號鐵甲艦。

當時,鐵甲艦是威霸四海的終極武器,如同後來的戰列艦、航母、原子彈、導彈一般,是象徵著國家實力、武備的國家重器。

龐大的滿清帝國艦隊浩浩蕩蕩一路打槍放炮、演習巡航,穿越對馬海峽,抵達海參崴。

影視劇裡的北洋艦隊。

當時,滿清與沙俄正在海參崴談判邊界勘定。

水師提督丁汝昌一聲令下,帝國戰艦禮炮齊鳴。

禮炮轟鳴中,《中俄琿春東界約》及《中俄查勘兩國交界道路記》應聲簽署。

這是滿清近代唯一一次通過談判,爭得圖們江口通航權及百餘平方裡的領土,日本海入海口。

——可惜的是,多年以後,朝鮮戰爭結束,蘇聯、朝鮮聯手在圖們江口修了橋梁斷了航道,使得《中俄琿春東界約》及《中俄查勘兩國交界道路記》相關圖們江口通航權、百餘平方裡的領土、日本海出海口等,盡成虛話。

蘇聯,確實厲害。閒話。言歸正傳。

談判結束,滿清外交官揚眉吐氣、大搖大擺登上了定遠艦。

在留下超勇號、揚威號兩艘巡洋艦駐留海參崴後,按照李鴻章的電令,丁汝昌指揮帝國艦隊繼續南下,準備友好訪問日本長崎。

1886年8月1日,帝國艦隊抵達長崎。

帝國艦隊長途巡航,需要在長崎供煤、供水、供糧食、蔬菜。

當然,滿清艦隊到長崎訪問,還有一個說來寒磣的原因。

原來,洋務運動風生水起,滿清帝國光顧著買軍艦,卻沒有修建大型軍艦可用船塢。

定遠、鎮遠、濟遠、威遠等4艘名牌軍艦大修期限早過,現在,只能屈尊長崎船塢,交由三菱船廠進行大修保養。

滿清帝國決策人的洋務運動之蠢笨,可見一斑。

此外,日本國窮艦少,卻具備供大型軍艦停泊的船塢,由此可見,日本在低調中卻早有了發展海軍,逐鹿遠東的雄心。

1886年8月13日,北洋水師有官兵登岸購物。

水師官兵上岸之後三五成群各自逛街。其中,數名水兵酒後逛至長崎丸山游廓寄合町的一個叫貸座敷的妓院嫖妓。

因言語不通,這些水兵與妓院發生爭執。

盛怒之下,在國內吃了抹嘴就走的水兵那裡服氣。於是,大爺們拉開把式,動手開砸了這家婊子店。

店家大驚,即刻報警。

丸山游廓警署派出所派出兩名巡警趕到現場後,還是因為言語不通,雙方怒目相對,各不相讓。

很自然,怒罵加推搡後,語言誤會就演變成全武行。

北洋水師官兵們歷來好酒好肉好自在地活在滿洲帝國,玩了洋務運動,走南闖北,收入既高,算是帝國最潮流的潮人。

然而,潮人也好,有錢也罷,以當時滿清臣民們素質而言,普通水兵哪裡知道警察是什麼玩意。

打得眼紅,一名水兵拔出軍刀,順手就向日本警察砍去。

這算是跨國襲警了。

毆鬥之後,多名水兵拳打腳踢雖然破門而逃。

然而,在日本不明真相的群眾們一擁而上的配合下,趕來支援的日本警察還是當場逮捕了兩名水兵,收繳了他們的軍刀。

回到派出所,就在日本警察準備訊問時,10多名水兵在脫逃的水兵帶領下,再次轉身衝進了派出所。

放人?!

不放!

於是,大家怒火衝天,拔刀就在派出所內再次上演規模更大、更激烈的全武行。

派出所內的械鬥驚動了更高級的濱町警署。於是,更多警察趕來支援。

雙方胡亂拳打腳踢外帶刀捅之後,一名日本警察被捅翻在地,身負重傷,多名水兵也被制服拘押。

事件發展到目前為止,史料上,卻找不到艦隊提督丁汝昌及劉步蟾、林泰曾等有嚴明軍紀、約束部屬的記載。

總之,排名世界第九的強大的北洋水師確實沒有把小小的一個日本派出所放在眼裡。

李鴻章接到這起嫖妓引起的糾紛報告,也並沒有重視,不過哈哈一笑。

後人想像繪製的長崎械鬥圖。

次日,這些被拘禁的水兵由日本警方交給滿洲駐長崎領事館。

原以為,這起弁兵登岸為狹邪游生事的兩國糾紛告一段落,誰也沒有想到,水兵們大國情懷出乎預料地按耐不住,開始沸騰、發酵。

8月15日,下午5時,在接受程序性訓誡和收繳武器後,丁汝昌同意了水兵上岸購物、休假。

大約有420多名滿清水兵走向長崎街頭。

北洋水師服役的水兵,絕對不像電影《甲午海戰》裡的模範水兵。他們多為老鄉、親友、兄弟一起從軍,文化不高,既講義氣,也要面子。

當天,長崎警方為防止意外,早已派出更多警察巡邏街頭。日本巡警和水兵們街頭相遇不免怒目對視,都不服氣。

於是,一場誰也說不清楚誰先動手的更大規模的械鬥,開始了。

按日方記載,數名水兵伏擊並殺死一名警察。

日本警方早有預案。械鬥中日本警察突出分割包圍數百名水兵,街邊市民也以沸水、石塊幫忙攻擊。

事後,北洋水師水兵5人死亡、44人受傷、5人失蹤。

日本警察5人死亡,日本警民30多人受傷。

按照郭廷以《近代中國史事日誌》記載,部分水兵在街町刀具商店購買了日本刀之外,械鬥時大部分水兵沒有器械。

長崎巡警主要配備警棍,但參與械鬥的日本浪人隨身帶有日本刀,對赤手空拳的水兵殺傷力較大。

參與械鬥的雙方人數合計達到近千人。

日本巡警死亡2人,傷27人,滿清水兵死亡8人,傷45人。

北洋艦隊官兵合影。

16日,數千日本人到長崎清國領事館前抗議示威。

這時,在國內當大爺,出國卻滿受憋屈的水兵們熱血沸騰,大國情懷更是難以自抑。

於是,劉步蟾、林泰曾等管帶一聲令下,定遠、鎮遠、濟遠、威遠等四艘世界名優戰艦一起駛向長崎外海,情緒激動北洋官兵褪去炮衣進入臨戰狀態,將炮口對準市區。

不知道這算不算是愛國。

當時不少北洋水師官兵們在軍艦上高呼口號,要求與日本斷交,開戰。

堂堂帝國艦隊,為幾個破壞軍紀憤青去強自出頭,不惜炮擊邦交鄰國。想來,任何稍微清醒的指揮官絕不敢如此膽大妄為。

是以,聞訊之後,水師提督丁汝昌一面緊急電報李鴻章,一面嚴令、呵斥劉步蟾、林泰曾等人約束部眾,不得生事。

就在丁汝昌口沫快要說干時,李鴻章也發來電令,要求各艦管帶約束部眾。

於是,這一幾乎炮擊長崎的事件這才在眾人恨恨聲中,終於平息。

丁汝昌雖為帝國水師最高統帥,這一事件也可以看得出來,沒有李鴻章的電令,他實則根本指揮不動這些名艦上的驕橫的船政系管帶們。

茫茫大海作戰聯絡不便,海軍紀律尤為重要。如此軍令不暢,北洋海軍後來慘敗,倒也不是事出意外。

北洋水師褪去炮衣,將炮口對準長崎市區這一事件,後人寫史,多有不顧邏輯,僅憑意氣,謊稱當時總教習琅威理即主張對日開戰的故事。

據說,總教習琅威理得知事件發生,就勸丁汝昌:

即日行動,置日本海軍於不振之地

這類文章,豪情滿滿,夾敘夾議再轉而惋惜,讓人讀後,不免萬分遺憾。

為嫖妓水兵出頭,真的炮擊了長崎,就可把日本海軍扼殺在搖籃中了?

未必。

日本海軍不過幾艘老舊巡洋艦,就算擊沉,價值也不太大。

此外,日本海軍基地,以及日本海軍工廠位於廣島縣吳市的吳港,並非長崎。

弔詭的是,這起因為嫖妓、鄉黨結夥與日方警民械鬥,激發到北洋水師多艘戰艦下克上,褪去炮衣,將炮口對準長崎市區的歷史事件,傳到現在,倒是在網絡上越扶越醉,專門被往愛國主題上掛靠。

確屬無聊。

長崎事件爆發時,滿清帝國才結束清法戰爭。

當時,雖然有多年洋務運動墊底,但是戰後賠款、重建福建水師、擴建北洋軍港等等,財政吃緊,滿清根本不想,也無力再戰。

總教習琅威理求戰故事之外,市面還頗流行李鴻章召見日本領事的傳說。據說李鴻章聞訊也是勃然大怒,聲稱:

開啟戰端,並非難事。

我兵船泊於貴國,艦體、槍炮堅不可摧,隨時可以投入戰鬥

諸如此類,其實更像是現代網絡江湖混混逗狠的黑話。

邏輯非常簡單,當時的滿清帝國,要戰要和,輪不到貴為北洋大臣,卻不過是皇帝奴才的李鴻章多嘴。

何況當時滿清與日本都在各自辦洋務、搞維新中,接受了列強採用的國際法。

長崎事件事後善後,兩國高層相對克制,進行談判直到1887年2月。

最後,在滿清少有的留英海龜伍廷芳維持、斡旋下,滿清與日本達成彼此讓步的協議。

雙方一致認定,事件出於因語言不通導致的誤會,所以,肇事者交由本國政府自行處置,死傷人員則由對方予以撫恤

因為北洋水兵死亡人數大於日方,日方支付撫恤金數額也超過滿清廷。

甲午戰前,日本海軍飛躍發展。

難道,現代人對當時世界形勢的判斷,居然落伍於滿清時代的認知水平?

長崎事件畫上句號,句號後面,這起水兵違反軍紀,嫖妓引發事件,卻給滿清帝國帶來了極大的隱患。

北洋水師耀武揚威訪問日本長崎,對日本朝野刺激,遠遠超過了1853年美國軍艦訪日的黑船事件。

當時,各地日本人自帶乾糧趕來觀看北洋艦隊,免費接受現代軍備競賽的啟蒙。日本議員們一致認為,清日發生戰事,日本艦隊將難敵清國艦隊。

就此,深受震撼後的日本朝野終於萬眾一心,開始加速了日本現代海軍建設。

表面上看起來,長崎事件和後來發生的甲午戰爭似乎並沒有直接關係。

長崎事件事起北洋水兵違紀嫖妓,急於當權的皇帝、帝師和滿清很多大臣、南洋水師等非淮系的勢力,也借這一事件起鬨李鴻章治軍疏忽。

在他們和李鴻章本人看來,北洋海軍更像是李鴻章淮系家產。

滿清後黨、帝黨和各路洋務諸侯在攻瑕索垢,李鴻章在有苦難言,大家你推我擋,卻都沒有注意到在長崎事件之後,日本悄然發生的變化。

長崎事件尚在善後談判期間,日本朝野很多人上書明治天皇要求發展海軍。

日本海軍專家、海軍大學校長伊東佑亨在評價日本海軍戰力時,上書陳述:

只要定遠和鎮遠兩艦,就能把(日本)全部常備艦隊送到海底

為此,明治天皇下詔:立國之務在海防,一日不可緩

為了加速日本海軍建設,在長崎事件同年,日本內閣即通過了以發行海軍公債,籌款大力發展海軍,三年建造包括一等鐵甲艦在內的各類艦隻54艘,合計66300噸的軍備擴張議案。

就此,日本海軍發展進入了快車道。在1888年和1890年,日本議會兩次提出海軍擴張案。再行購買、建造4艘軍艦。

後來在甲午海戰中,主炮達320mm口徑的日本聯合艦隊主力戰艦嚴島、松島、橋立等,均是在這一時期購回、服役。

1892年,隨著日本在「殖產興業」方面取得成就,經濟迅速發展,日本有了自行建造10萬噸軍艦計劃。

這時,在滿清洋務運動寥寥無幾的鐵路上,為保護帝國龍脈,驢子和馬繼續拖著車廂的「火車」,歡快、綠色出行。

遠遠看去,圍繞國防軍事工業為主體的採礦、冶煉、航運、鐵路等企業,依舊是生機勃勃。

運作這些企業的官商們走南闖北,也很精明強幹。

然而,他們忙於賺錢,依然沒有顧得上建造和1886年長崎港口船塢相當的船塢。

定遠和鎮遠這樣的超級巨無霸戰艦,維修保養,也僅靠工匠們零星補補修修。

平遠號巡洋艦,滿清自造最高水平戰艦,甲午戰爭後被日軍俘虜。南洋大臣外交索取未遂,編入日本艦隊。1904年爆發的日俄海戰中,平遠號巡洋艦被編入日本第七戰隊,於戰爭中觸雷沉沒。

在自造軍艦上,滿清在洋務運動時期自造最大軍艦平遠號巡洋艦,到了十九世紀90年代,於噸位、馬力、火力及其他指標上,已經落後於同期日本製造的橋立、秋津洲等巡洋艦了。

長崎事件像是滿清帝國花費巨資組建艦隊,然後,再以這支天價的艦隊,免費向落後的日本,作了一次免費、義務的現代化的海洋戰略啟蒙。

GDP不及滿清十六分之一,人口不及滿清十分之一的日本當然倍受啟蒙。

雖然還是買不起如定遠、鎮遠這樣的鐵甲艦,但是,長崎事件到甲午戰爭不過短短八年,日本勵精圖治,其海軍可以投入作戰軍艦噸位,已經悄悄超過了號稱世界第九的滿清北洋海軍。

反之,北洋海軍自長崎事件次年購回致遠、靖遠、來遠、經遠四艘巡洋艦回國後,直至甲午戰爭爆發,再未購置一艦一炮。

日本海軍擴軍延續到戰爭爆發前夜,明治天皇及日本朝野勒緊褲腰帶,購回了在甲午黃海海戰影響極為重要的快速巡洋艦吉野號。

在黃海海戰中,日本聯合艦隊第一游擊隊以快速巡洋艦吉野號為旗艦,向北洋艦隊右翼發起攻擊,擊中超勇、揚威兩艦,沖亂北洋艦隊隊形並擊沉了致遠艦。

致遠艦沉沒,使得北洋艦隊無法保持戰鬥隊形,呈潰亂態勢。

黃海海戰中,滿清北洋艦隊用散煤續航,拉起漫天黑霧,攜帶不過半個基數與日本聯合艦隊作戰。

激戰時,對日本艦隊威懾最大的定遠、鎮遠鐵甲艦,305mm主炮炮彈也不過數枚。

看似運氣、天命,其實早有註定。

長崎事件後,日本不僅在武備上暗暗趕超滿清,日本媒體、文化界也以長崎清國水兵暴行、長崎暴動等名目,以報道、小說等,進行廣泛的「愛天皇愛日本」的抒情。

擊沉定遠、鎮遠號,大量日清必有一戰的文學作品、兒童遊戲應運而生。

由此,日本開始流行軍國思潮抒情,慢慢地摸順了日本民眾的大腦。日本近代仇華、排華的國民情緒陰影落下。

水兵違反軍紀嫖妓、鬥毆激發的長崎事件,是北洋水師「曾經闊過」的巔峰時期,干過的最無聊的事情之一。

鐵甲艦影視劇照。參考歷史,還是演員演得好。

北洋四大主力艦艦長約束部屬不嚴,導致水兵一而再上岸與日本警民衝突,甚至私下架炮,炮口指向長崎市區,叫嚷與日本斷交,不僅深度刺激日本反彈擴軍,還在其他方面,也給後來的甲午海戰帶來了重重陰影。

據伊藤博文在《機密日清戰爭》,宗澤亞在《清日戰爭》的記載。

在長崎械鬥中,北洋水兵參加械鬥,混亂中在現場遺失一本小冊子。

日本人得到小冊子,在由記載的0到9數字規律組合中,很快便認定了是滿清電訊密碼。

因為滿清在洋務運動中發展電訊,卻堅持不使用拼音,而以漢字特創建了自己的密碼體系。這是一套極為簡單的密碼。

是以,幾次試驗,日本根據漢字特點,輕鬆破譯了北洋艦隊電碼,並藉以掌握了滿清電訊密碼編排規律。

伊藤博文和宗澤亞在著述中認為,甲午戰爭最早的豐島海戰、北洋艦隊出行狀況、甚至包括戰後李鴻章馬關談判,日本都以破譯滿清密碼而搶得先機。

當然,長崎事件對甲午黃海海戰影響最為重要的,還是滿清自己好大喜功,愚蠢而主動暴露虛實。

自己沒有供大型軍艦停泊的船塢,於是,定遠、鎮遠、濟遠等三艘世界當時頂級名優戰艦,一起開進了日本的船塢。

大修期間,日本海軍各類專家喬裝工人,輪番上陣,對定遠、鎮遠、濟遠、威遠等艦結構、炮位、火力、裝甲、動力等等核心部位進行反覆考究。

這些數據,不僅使得日本造船業憑空飛躍、領先滿清,更在後來兩軍海戰爆發時,為日軍處處爭先,提供了最準確、真實的炮擊數據。

海戰不久,日軍搶先一炮,定遠旗艦主桅中彈,信號索具被毀、飛橋垮塌、重傷北洋海軍統帥丁汝昌。

其他進入長崎船塢由日本人大修過的鎮遠、濟遠兩艦,在黃海海戰時,其主要炮位、指揮塔等要害,也是倍遭日艦狂轟濫炸,繼而,詭異地失去強大的戰力。

一而再,再而三,同樣的重大失誤總在重複。

可見,血戰黃海之時,北洋艦隊最強大的三大鐵甲艦處處挨打,成為擺設,這絕不是日本海軍快船、神炮的運氣。

1895年2月17日。

長崎事件不到十年。

這天上午8點半,日本聯合艦隊軍艦耀武揚威駛入亞洲最大的軍港威海港。

汽笛長鳴中,日本軍艦上的日本水兵整肅列隊,趾高氣昂登上滿清帝國北洋海軍的戰艦。

他們用生疏的漢語,喝令沉默不語的北洋海軍官兵降旗、列隊、離艦。

鐵甲戰列艦鎮遠、鐵甲巡洋艦濟遠以下,滿清帝國北洋艦隊平遠、廣丙、鎮東、鎮南、鎮西、鎮北、鎮中、鎮邊等十艘主力軍艦,全部降下滿清龍旗。

來源:流浪的橡樹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