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山寨無印良品為何告贏日本正牌

無印良品

文:李曉

中共國山寨「無印良品」在大陸告倒日本原裝!


蔣公預言歐洲共產主義將於1990年崩潰。結果1989年11月11日柏林牆倒了!此圖為東德民眾看到東德邊防軍在波茨坦廣場拆除柏林牆體的一部份。

在中共國幹什麼邪事都可能賺到黑錢,甚至受到法律保護,所以動歪腦筋的方法越來越邪性,與世界越來越脫軌,除非規矩生意人也被裹挾的心腸變黑,世界的正常軌道越來越靠近中共,否則這日子被攪擾的沒法過。

近日,有一個轟動世界的新聞,發生在中共國,與日本商家有關。是什麼呢?搶註商標

搶註商標的行為在中國大陸並不新鮮,早就發生過,由於本錢小獲利大,再加上媒體的報導(變相宣傳),所以愈演愈烈。

這次造成轟動的原因有兩點,一點是大陸的山寨版公司在中共國控告日本正牌知名公司對它進行商業詆毀;第二點是山寨居然勝訴,正牌公司居然被判賠償。

這個判決讓已經墮落的社會道德標準更一瀉千里。

報導說,北京山寨「無印良品」控告日本正牌「無印良品」商業詆毀勝訴,日方被判賠償40萬元人民幣。網友一邊倒痛斥:「李鬼告李逵,居然還贏了?」

耍流氓的是北京棉田紡織品有限公司與無印良品(上海)商業有限公司,指控日本株式會社「良品計劃」對它們進行商業詆毀,理由是日方此前公開指控北京公司搶註該公司的「無印良品」商標。

近日,北京市朝陽區法院判決北京公司勝訴,日方需賠償經濟損失及制止侵權開支共計40萬元(人民幣,下同),並且要在日方無印良品MUJI官方旗艦店、大陸地區實體門店公開刊登書面聲明。

早在今年4月份,日本無印良品曾發佈聲明,指「無印良品」商標早在1980年就已經在日本註冊,隨後在全球各地申請註冊,但在中共國市場,有毛巾、被子等商品被大陸的公司「搶註」了商標。

據悉,北京棉田紡織品有限公司於2001年註冊了「無印良品」商標,而「北京無印良品」在10年後、2011年6月才成立,而且北京無印良品山寨的店面裝飾風格與日本無印良品正牌的門市店極為相似。

北京棉田紡織品有限公司也夠狠,註冊的山寨商標核定使用在「棉織品、毛巾、毛巾被、浴巾、枕巾、地巾、床單、枕套、被子、被罩、蓋墊、坐墊罩」等多種商品上,讓日本正牌商家蒙受極大的經濟損失與名譽損失。

8年後,2019年,山寨的北京無印良品把日本無印良品的正牌商標告上法庭,北京市高級法院判決日方正牌侵權,判決日方正牌賠償冒牌貨北京公司經濟損失50萬元及合理開支12.6萬餘元,並要求日方正牌在天貓「無印良品MUJI官方旗艦店」和中國大陸的實體門店發佈賠償聲明,逼他們承認先產出兒子,後生出娘。

報導說,最近的這項判決,是北京無印良品對日本無印良品的再一次控告。也就是說,山寨對正牌不止控告一次了。

有網民發帖道:「我想知道法院是依據什麼判勝訴和賠償的?個人認為這種判決不是鼓勵人向善的,法律的制定者和執行者是否應該考慮每一個案件的判決的指引方向──是鼓勵人向善還是讓鑽空子的小人得利?」

中共的法律判決當然是讓鑽空子的小人得利。當然不是鼓勵人向善,而是鼓勵人變壞,中國共產黨最怕「人心向善」,因為人心要真的都向善了,那中共就真的無立錐之地。

10月8日,中共黨網人民網以《搶註商標交易成灰色產業鏈 最少獲利也可達10倍》為題,報導說:近期北京首場「商標拍賣會」讓原本隱藏著的「職業商標搶註人」紛紛浮出水面,擠到拍賣會前臺。隨後,被搶註商標在各地引發的爭議越來越多,最終導致北京乃至江蘇等地的「商標拍賣會」都不得不延後。但記者近日卻意外發現,出售搶註商標的「明路」──拍賣雖尚未走通,但搶註商標利用網絡途徑,已經形成了一條規模巨大的高價出手的灰色經濟產業鏈條。

報導說,商標網絡轉讓的交易近幾年異常活躍,除了正常的商標轉讓,大量被搶註商標也借助這個平臺成功出售,獲利豐厚。

「華唯商標轉讓網,全國最大最全的商標轉讓網;中國商標超市網,成交率最高的商標轉讓網;買低價商標上好商標轉讓網;買商標,就來酷標網,最多一手商標轉讓網;聯合商標轉讓網,專業服務買賣商標……」昨天,記者在百度上搜索「商標轉讓」的關鍵詞,發現竟有多達1500萬個網頁。而在眾多的網站上,很多商標都似曾相識,有「傍名牌」或搶註之嫌。

「叫價最高的不是創意商標,而是那些與已有品牌相同或類似的商標。」明白了吧?與中共國政府的千人計劃在先進國家剽竊高精尖技術相比,搶註只是小打小鬧。

「淘標網」總經理羅成介紹,註冊一類商標成本最多在1000元到2000元,成功轉讓出去最高的可獲利百萬元甚至千萬元,最少獲利也可達10倍之多。

羅成透露,商標的搶註方中有大量自然人開辦的小公司,專門盯住搶註商標的機會,及時「撿漏」,註冊一些有價值的商標,然後謀求加價轉讓。

被搶註商標的公司則往往是一些成熟品牌,而那些搶註商標被企業高價買下的消息,反過來又刺激了更多人去搶註,刺激了搶註商標者更高的熱情。

報導說,搶註商標被高價買回的事實一再刺激商標搶註人,以至於業內專家告訴記者,搶註商標的人群絕不是個小數字,而是形成了產業。

經常關注中國傳統文化的人心裡都明白,搶註商標賺的是昧良心的錢,即使賺到了,也會用其它方式去補償,或許是自己或家人的健康出了問題,或許因為自己失去德行,而降災到兒孫身上。

網友們一邊倒的評論說:

「李鬼告李逵,居然還贏了?」

「太不地道了,盜版告正版是盜版居然還贏了!」

「抄襲有理,還倒打一耙。」

還有網友說:「這件事從始至終,最讓人看不懂的是法院判決。」

其實,這個法院判決只是個小案件。現在咱來說一個影響世界的大案件。

● 中華民國是中共永遠消化不了的國家

11月8日中共召開十九屆六中全會,新華網在16點零5分23秒刊登新華社微博的一篇短文,題目是《外交部:「臺獨」是死路絕路,「金元外交」沒有出路》。

報導說:據報導,臺灣地區外事部門官員近日稱,臺密切關注洪都拉斯總統大選,並強化與洪方朝野各界溝通,防範中國大陸借機利用各種手段破壞「臺洪關係」。對此,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11月8日說,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臺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一個中國原則是公認的國際關係準則和國際社會普遍共識,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是人心所向,大勢所趨。「我們正告臺灣當局,『臺獨』是死路絕路,『金元外交』沒有出路,任何逆歷史潮流、挾洋自重的圖謀注定將以失敗告終。」

一位網友寫道:瘋了嗎?明知中華民國誕生100多年,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才建國70幾年,70幾年來中共一直在說中華民國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70幾年了還在說夢話……

從歷史上來說,1942年1月1日,美國、英國、中華民國、蘇聯等26個反法西斯國家簽署了《聯合國家共同宣言》,1945年2月25日,由美國、英國、中華民國、蘇聯、法國五國作為聯合國發起國,也是常任理事國,邀請《聯合國家共同宣言》各簽字國參加在美國舊金山隆重舉行的聯合國制憲大會。

看過《九評共產黨》系列文章的人都會知道,中共之所以最後占領中國大陸,一個是勾結侵華日軍,另一個是派遣特務們潛伏在國民政府要員身邊,包括蔣中正介石先生身邊的打字員都是中共特務。蔣公的作戰命令還沒傳達下去,對手毛澤東已經看到了。你說這仗怎麼打?

1949年1月16日,傅作義被騙投誠,1949年1月31日,中共軍隊開進北平城。毛澤東從西柏坡搬到了北平郊外的「萬壽路」。毛住在「萬壽路乙15號」大院,遲遲不肯進北平半步,根本原因就是毛澤東要非常謹慎的挑選進城的日子。

當時,北平西山有一個人稱「半仙」的老道,占卜算卦很靈驗。毛派自己的心腹多次暗訪,終於找到了那位老道。

老道說了兩點:1、進城要選單數最大的日子;2、毛的命運不一般,與歷代帝王相克,因故宮王氣重,毛不能入宮。

於是,毛澤東按照老道的吩咐挑選在1949年9月9日9時進的城,直到1976年9月9日(單數最大的日子)撒手人寰,毛澤東從來不敢邁進故宮半步。

1949年12月10日,蔣介石的專機機長衣復恩永遠不會忘記這一天,他駕駛著中美號,在成都的鳳凰山機場,載著蔣公在空中盤旋,最後一次觀看祖國的河山。衣復恩回憶說:這是蔣公從政生涯中最心酸的一刻,他坐在飛機上,一言不發。

自從中華民國的首府遷到臺灣,蔣公就發誓要「打回老家去」。

1971年美國總統尼克松出賣中華民國,10月25日,聯合國大會通過2758(XXVI)號決議,決定驅逐中華民國出聯合國,並承認中共非法政權為「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

1972年2月21日,美國總統尼克松抵達北京,2月28日,中美上海聯合公報發表,宣布世界警察美國政府的公開墮落。

1975年4月5日,沒能光復大陸的蔣公帶著萬分的遺憾離開了人世。但蔣公也曾留下預言。

1972年,韓國前總理丁一權訪臺拜會中華民國蔣總統介石先生。蔣公告訴他歐洲共產主義將於1990年崩潰。丁不解,反問:您是指90年代吧?蔣公答:「不,我是說1990年。不過中共將要晚一步。」

人民報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