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寬:大陸疫情告急 中共「底線」的背後

深圳疫情

2022年3月以來,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疫情在中國大陸驟然升溫,疾速擴散。3月中旬,中共官方通報的新增染疫人數不斷創下新高,二十多個省、直轄市相繼告急,多個大城市陸續封城。

3月12日,中共副總理孫春蘭召集緊急會議,指出疫情多發、頻發,要求中共各地政府必須守住「不出現疫情規模性反彈」的底線。

熟悉中共話語套路的朋友應該聽出來了,疫情的真實情況或許就藏在其宣稱的所謂「底線」中——疫情很可能早已出現「規模性反彈」了。

多地疫情大規模爆發、中共「清零」宣告破產

·  吉林市曝群聚感染、長春市封城、吉林省封省

3月4日,吉林農業科技學院九站校區在全員核酸檢測後,發現陽性病例,全校所有的13棟學生公寓樓全部封閉管理,導致爆發群聚性感染。在幾天時間裡,該校曝出了超過70個確診病例,超過6,000人被拉走隔離;隨後,吉林九台一中也出現聚集性感染,以致吉林市成為大陸此波疫情的風暴眼。

3月11日,擁有900多萬人口的長春市因疫情嚴重宣布封城,所有的小區實行封閉式管理,並啟動三輪全員核酸檢測。

3月13日,吉林省衛健委發布統計數據稱,3月以來,共有超過2000個中共病毒確診病例以及超過1500例無症狀感染者,其中超過一半以上的病例出現在12日,主要在吉林市與長春市。

吉林官方稱,已啟用3家方艙醫院,打算再緊急增建3家,計劃增設1萬張床位,折射出疫情爆發的規模或遠大於官方數據所顯示的情況。

3月14日,吉林省緊急宣布封省,嚴禁省內人員跨省、跨市流動。

·  上海疫情告急、多區封鎖、公寓樓被征做隔離點

3月9日,上海市閔行區居民高女士對大紀元表示,現在疫情爆發很嚴重,閔行區幾乎全區都在封,大家都不被允許出門。「我們閔行區封了66個小區,染上的小區要全部做核酸、要排查,一個都不放過。」

3月11日晚,上海松江一位居民向大紀元透露,現在上海疫情很嚴重,徐匯區上海第六人民醫院有三十多個醫護人員核酸檢測陽性,官方只是說醫院封了,讓大家不要去。

目前,上海的隔離酒店早已人滿為患,當局已經開始強徵民眾的公寓做隔離點,導致很多住戶居無定所。比如,上海嘉定區、徐匯區等各區政府突然向各公寓管理部門下達了政府應急徵用決定書,強制要求租戶在幾個小時內搬離。

有上海民眾向大紀元透露,徐匯區政府人員集體感染,一半人被拉去隔離,政府部門癱瘓。大紀元記者致電徐匯區政府相關部門核查,一名工作人員告訴說,「這是我們單位內部的事情,我不能跟你講的。我們這邊是有保密規定的,我不能把這個告訴你……」

截止3月14日,上海多個區遭疫情重創,全部學校已經停課,全部客運站已經停運,地鐵空空。儘管上海沒有官方宣布封城,但至少已經是半封城狀態了。

·  一線大城深圳宣布封城、東莞跟進

3月13日,因疫情嚴重,擁有1250萬人口的深圳突然宣布封城,地鐵、公交皆停運,所有的居民小區封閉隔離,企事業單位均居家辦公,並宣布要進行全市範圍內三輪全員核酸檢測。

在過去一個月中,深圳的疫情持續蔓延。這無預警的突發封城直接造成居民恐慌,紛紛涌到超市、菜場搶購食物,菜都被搶光。很多居民都怒了:深圳突發封城,讓人怎麼活?

3月14日,東莞也跟進,無預警宣布封城。

深圳是大陸科技中心,是中共企業華為、騰訊等大公司的總部所在地,蘋果(Apple)最大製造商鴻海主要工廠也設於此。僅在深圳和東莞就有超過六千家台企。有分析認為,深圳、東莞的封城很可能導致關鍵科技中心和港口的出貨延宕。

·  山東多地疫情爆發 青島成為重災區

據3月10日中共山東官方消息,山東萊西市(青島下屬的一個縣級市)發生本土群聚感染,大約280名學生和近40名教師被確診感染中共病毒。

3月12日,山東官方通報稱,近期,山東多地、多點相繼發生本土聚集性疫情,截至11日24時,該省確診病例581例,其中青島527例;無症狀感染者1110例,其中青島940例、威海140例。

據3月13日山東官方消息,12日12時至24時,青島市新增135例本土確診病例,均為萊西市報告;新增47例無症狀感染者,其中萊西市46例……

以上案例概述只是全國疫情實況的冰山一角。儘管中共慣於隱瞞疫情數據,但目前曝出來的部分足以讓人感受到此波疫情的嚴重了。特別是,像上海、深圳這樣的大城市,都直接連著中共經濟的主動脈。如果不是到了萬不得已,中共往往會選擇保經濟,一般不會輕易封城。如今凶猛的疫情讓中共的「清零」宣告破產。

染疫人數暴增,「中共瞞疫」是禍根

對於此次疫情的驟然升溫,不少海內外專家都質疑這是由於中共瞞疫所引發。

大陸病毒學專家常榮山表示,保守預測,吉林市的疫情早於2月15日便開始隱匿傳播了。

前美國陸軍研究所病毒學研究員林曉旭博士表示,從目前疫情數據來看,比較明確的一點是在2月份時候,這個奧密克戎變種在中國很多城市已開始了社區性傳播。然而,在冬奧以及「兩會」期間,各地政府為保自己的烏紗帽,不敢輕易報這個疫情的真實數據。

事實上,中共是隱瞞疫情的慣犯。

兩年前的武漢之所以疫情失控,也是中共隱瞞疫情導致的。據中共武漢市政府公開表示,早在2019年12月初,就發現了首例中共病毒的確診病例。同年12月25日,武漢有4家醫院的醫務人員因感染中共病毒而被隔離。

然而,吹哨人李文亮等八名醫生被中共「傳喚、訓誡」,真相被封殺。2020年1月8日到1月16日,中共仍對外宣稱武漢肺炎「傳染性低,可控可治,人不傳人。」 1月12日,中共謊稱,沒有出現參與救治的醫護人員感染情況。1月20日,中共終於捂不住了,派出御用專家鍾南山首度釋放出「人際傳染和醫務人員感染」,三天後,中共突然宣布武漢封城。緊接著,中共病毒一發不可收拾,迅速肆虐全世界。

2020年3月份,英國南安普敦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發表的一項研究發現,如果中共不隱瞞疫情,並且提前一週、兩週或三週進行感染控制,全球確診病例可以分別減少66%、86%和95%。

再往前追溯,當年薩斯爆發時,中共也是極力隱瞞疫情。當時的薩斯病在廣東爆發後,很快就一路北上到了北京。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批示:「以穩定求繁榮,不惜死200萬。」中共內部傳達了江澤民的命令,任何一個地方爆發薩斯,當地官員就地免職,所以中共官方報出來的數字遠遠低於實際死亡人數。

19年過去了,中共的「抗疫」模式未曾改變。在這次中共病毒疫情大規模爆發之際,全國多個曝出「群聚性感染」的地方官員被免職。

3月10日,吉林省省委宣布,因吉林農業科技學院出現校園「聚集性疫情」,免去該學院黨委書記張立峰的職務。3月12日,吉林市委副書記、吉林市市長王路被免職。長春市九台區區長李欣被免去職務。3月13日,因廣東疫情失控,廣東省公安廳副廳長黃守應等6人被免職。近日,出現「聚集性疫情」的山東萊西市也有多名官員被處分……

在此等「抗疫」模式下,有多少中共的地方官員為了保住自己的烏紗帽,仍然在極力捂住蓋子、隱瞞疫情的?因此,災難的根源還是在中共的體制之惡。

 全員核酸檢測、極端防疫的背後

從中共隱瞞疫情這一點就足以看出,中共根本不顧百姓的死活。那為何中共卻仍然要堅持「清零」,推動大規模核酸檢測呢?如前文所述,中共在長春、深圳等「封城」的地方都啟動了全市範圍三輪全員核酸檢測。其實,這裡面有中共不可告人的祕密。

前段時間,網上廣泛流傳著「哈佛大學燕京學社」研究員黃萬盛的一個錄音。黃萬盛透露,中共搞「清零」防疫背後涉及中共高官白手套和家屬斂財黑幕,某集團僅靠核酸檢測一項就賺了6700億人民幣,中共其實沒有真正有效的防疫對策,只是拿疫情來謀私。

黃萬盛說:「這些領導的(白)手套和家屬們,染指核酸的試劑,導致只要有一個兩個病例,就會把整個區域,全民(拉)去做核酸檢測。它要的是核酸的採購量,有採購量才有利潤。」

黃萬盛還說,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在用中共這種方式防疫,這種防疫實際上是給利益集團輸送利益。包括現在這個疫苗,強行打疫苗,三針四針都要去打,都是跟後面的中共權貴家族有關係。

前美國陸軍研究所病毒學研究員林曉旭表示,誰都知道現在搞核酸檢測,可以騙來財政撥款的支持,給地方政府帶來收入,給他們官員回扣,絕對有利益驅動。

林曉旭說,大陸很多地方要建所謂的臨時方艙醫院,或者是租用旅館、公寓等等,這些地方有沒有符合隔離標準,中共根本就不考慮,這會帶來更多交叉感染。嚴格地說,這是在違反科學。

林曉旭還說:「中共這種極端的做法啊,實際上是一種動物防疫的模式,把人當作動物一樣。所以在中國一些城市出現個別案例,把幾萬人困在遊樂場,或者是廣交會會場做檢測等等,這種極端的措施,實際上是沒有把人當人看。」

 結語

兩年前,中共在武漢隱瞞疫情,其「可防可控」的謊言導致中共病毒瘟疫大爆發,危害全國百姓並禍及全世界。如今,中共在冬奧和「兩會」期間為營造歌舞昇平再次瞞疫,以致於兩會剛結束,蓋子就再也捂不住了,疫情嚴重到爆發性增長,過程中體現出的是中共滅絕人性的體制之惡。

目前,新一輪疫情在全國範圍內已經大規模爆發,而中共仍在利用疫情謀私利,急忙收割韭菜,這勢必會給大量民眾造成生命和財產的雙重損失,給中國百姓帶來更多的苦難。而災難的本身也是上天在警示人應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

早在兩年前,大紀元就發表特稿指出,中共病毒就是針對中共而來。對於中國民眾來講,看清真相,遠離中共,是避免悲劇重演的關鍵;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可趨吉避凶,這至關重要。

大紀元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