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話西遊》25週年,幕後故事浮出水面

大話西遊

文:谷小歌

人一懷舊,就想翻出以前東西來看,前幾天我又重溫了一遍《大話西遊》,竟發現它誕生已經25週年了。

小學第一次看,是在電影頻道。看到蜘蛛精害怕,看到唐僧想笑。上初中再看,就已經開始迷戀周星馳,還把「愛一個人需要理由嗎?」掛在嘴邊。

到了高中,可能因為那天突然嚐到了愛情的苦澀,一邊看,一邊笑,一邊哭。

總之,翻來覆去,只要看到在播,不管播到哪裡,都會停下來,一直看完,大多數情況是以眼淚收尾。

有人說,《大話西遊》是留了個人生的入口給你,會和你一起成長。無論鬧劇、愛情還是命運,你都在看自己。

但你或許還不知道,這部後來封神的電影,當年直接導致周星馳和劉鎮偉兩人,一個破產,一個提前退休。

更有人說《大話西遊》的誕生,是兩人策劃的一場徹頭徹尾的「 騙局」


《大話西遊》上下部海報。騰訊視頻等平台可以重溫。

一、

1994年初,西安電影製片廠的廠長童剛接到一個電話。

電話是從香港打來的,製片人陳佩華與他商議合作拍片的事項,說本次合作的劇本將由周星馳擔任主演。

一聽主演是周星馳,童廠長很激動,連忙應下。

彼時星仔與周潤發、成龍並稱「雙週一成」,有了這三張臉觀眾都願意乖乖掏錢買票去看電影。

不料,拿到劇本一看,出品過《活著》《紅高粱》的廠長愣住了,心說這寫的什麼玩意?簡直是胡鬧!副廠長張子恩看了,也直呼「 文化垃圾」。

要知道,中國人民對《西遊記》的情感,可不是一隻猴子的愛情故事能概括的。

但西影厂最終還是沒能抵住金錢的誘惑。

畢竟當年《賭聖》一出就有4132萬港元的票房,瞬間引爆整個香港,比《賭神》風頭更勁。

 

周星馳劇照

那是屬於周星馳的時代。

很多老香港人還記得,1992年的票房排行榜中,排名前5名的電影,全部都是周星馳主演的。

第一名:《審死官》票房4988萬港元
第二名:《家有喜事》票房4899萬港元
第三名:《鹿鼎記1:皇城爭霸》票房4100萬港元
第四名:《武狀元蘇乞兒》票房3741萬港元
第五名:《鹿鼎記Ⅱ:神龍教》票房3650萬港元

無厘頭的惡搞風格,在極短的時間內,就被周星馳探索到極致。

但這些片子總也入不了「 正統電影人」的眼。

「 無厘頭始終是上不了檯面的無腦惡搞,根本不是真正的喜劇,更加表現不了電影藝術的真諦。」

「 他只不過是低成本影片之王。」

對於這些甚囂塵上的負面聲音,周星馳一向不予理會,任人評說。

一方面是因為,比起當年被演藝圈拒之門外的狼狽和打擊,這些都是小事。

另一方面,周星馳正在醞釀一件大事,而這件事能堵住悠悠之口。

尤其是在與劉鎮偉通過一次電話過後,他彷彿下定決心,不再猶豫。

周星馳和劉鎮偉

二、

其實,了解周星馳的人都知道,劉鎮偉只能算是一顆定心丸。他想做的事,一定會去做,哪怕在旁人眼裡是瘋癲、是魔怔。

這還得從周星馳和劉鎮偉的緣分說起。

9歲那年,周星馳第一次在電影院看完李小龍的電影《唐山大兄》,回家就把右手戳進綠豆堆,說要練練鐵砂掌。

到了學校,還學著李小龍一個飛踢,瀟灑地踢爛了教室門口的標語牌;甚至跑去找校長談判,說你要幫我在學校開班收徒弟。

李小龍的標誌性動作。

他就是周星馳兒時的信仰和目標。

他最愛的「 把戲」,就是電影裡的功夫。

1973年,李小龍猝死在丁佩的床上,11歲的周星馳感覺天都要塌了,傷心了好久。

好在香港武俠劇正在悄然興起,接連不斷的武俠小說被拍成電視劇:《書劍恩仇錄》《倚天屠龍記》《絕代雙驕》等等,捧紅了不少窮小子和灰姑娘。

周星馳便一心想入香港演藝圈。先是在麗的電視台做特約演員,後來,看到第11屆無線電視藝員訓練班招生,又興奮地拉著梁朝偉去報考。

年輕時的周星馳

彼時梁朝偉高中輟學,正在百貨公司的電器行做銷售員,最大的夢想是升職,做個公司裡的小主管,壓根沒想做什麼演員。

誰想「 憂鬱」的外形一出場就把考官打動了,梁朝偉被錄取,而信心滿滿的周星馳,意外落榜。

去不了正式班,只得托關係進了夜訓班。一年後,他與梁朝偉同期畢業。這一年,一同畢業的還有歐陽震華、吳鎮宇等。

那時電視機一打開,隨便撇一眼,都能看見幾個從無線訓練班走出去的大明星:陳玉蓮、呂良偉、黃日華、苗僑偉等等。

但周星馳和梁朝偉結業後,還是得從跑龍套做起。梁朝偉命好,沒跑2年就憑藉《鹿鼎記》一炮而紅。

而一心想成名的周星馳卻一連跑了10年,期間做過少兒節目主持人,演了8年電視劇,始終默默無聞。

周星馳飾演「 宋兵乙」

一直到劉鎮偉給了他一次機會,命運才真正出現轉機。

1990年,《賭聖》橫空出世,蹭足了周潤發《賭神》的熱度。

但在慶功宴上,劉鎮偉對周星馳說:「 我不會再拍你了。」

那天周星馳喝了很多酒,一聽這話,眼淚都掉下來了:「 為什麼?是我得罪你了嗎?」

之後幾年,兩人確實沒什麼合作,還打過對台。

1994年,劉鎮偉的《花旗少林》和周星馳的《破壞之王》同時公映,這一回合,劉鎮偉勝。

也許是這次輸贏催化了周星馳想要改變的想法,於是有了上面那通電話,周星馳對劉鎮偉說:「 我開始搞公司了,你不能拒絕我。」

可誰能想到,兩人聯手的第一部戲,就把這個公司給搞垮了。

周星馳《破壞之王》過於無厘頭讓他那年表現不佳

三、

1994年,周星馳與製片人楊國輝合作,正式成立彩星公司,確定的第一個投資項目就是:《大話西遊》。

那天是在咖啡廳,劉鎮偉說:「 我要拍《西遊記》。」周星馳問:「 我是不是孫悟空?」

劉鎮偉便把這個跟王家衛有著千絲萬縷聯繫的故事講給他。

《大話西遊》的劇本靈感來自王家衛。可以說,沒有王家衛,便沒有《大話西遊》。

1992年,王家衛與劉鎮偉成立澤東影業,把一眾香港大明星(有張國榮、朱茵、林青霞、梁朝偉等等)拉到內地,邊寫邊拍《東邪西毒》。

結果王家衛拍著拍著,怎麼也不滿意,想來想去還是覺得問題出在劇本上。

於是撂下演員和整個劇組,打了個飛的,就回香港閉門謝客寫劇本去了。

整個「 爛攤子」都留給了劉鎮偉,為了應付投資人,他順勢拉著滿場大明星,拍了部惡搞喜劇片《東成西就》。

左:王家衛 右:劉鎮偉

而被王家衛丟棄的第一稿劇本,也落到了他的手裡。

劉鎮偉看了,將《東邪西毒》前15分鐘的故事,改編成《大話西遊》。

《王家衛解讀《東邪西毒》:王祖賢其實只拍過片花》

2009年3月,南方都市報報導

他說:「 這次要拍一個悲劇愛情故事。」

一聽悲劇還愛情,周星馳不敢相信,甚至很疑惑:「 讓我周星馳談愛情,不會吧?」

劉鎮偉卻說:「 你老是搞笑,你是小丑。如果你要再往前發展一步,你一定要有愛情,因為你沒有女性觀眾。」

但很多年後,劉鎮偉在接受采訪時,又笑瞇瞇地闡述了另一番理由:

「 《大話西遊》本來就是要拍成悲劇的,但是我不敢告訴周星馳和投資人,因為那樣沒有人會給錢。所以只能明著說拍喜劇,暗裡用喜劇的手法拍悲劇。」

很難說,周星馳此時是不是早就看穿了這一點,畢竟拍一部「 有內涵」的「 假喜劇」,與他嘗試轉型的目的不謀而合。

為了堵上別人的嘴,拼了。

周星馳信心喪失 想要轉型

但因為電影要在內地跟西安電影製片廠合拍,花費比在香港高不少。周星馳的彩星公司獨自承擔不了,便拿著項目去找投資人。

此時周星馳和劉鎮偉兩人,在面對投資人時,或許已經達成了某種不可言說的共識:

明面上拍喜劇,暗地裡拍悲劇。

「周星馳」這塊招牌果然好用,再加上劉鎮偉跟投資人「 畫餅」,說這部電影是突破,而且分上下兩集,如果成功,將收穫超出1倍的票房。

很快錢就到賬了,可那時候拍這種大製作不是錢到手就行。

合作的西影厂,從拿到劇本,不滿的種子就已經種下,正等待時機爆發。

四、

一半湖水,一半沙漠。

紫霞仙子泛舟在滿是蘆葦蕩的沙湖,那一刻,有誰不希望自己是至尊寶呢?

寧夏鎮北堡影視城,至今還是不少大話迷必去的打卡地。

可26年前,在這片遼闊絕美的「 塞上江南「 上,曾經發生過一次「 暴動」。

拍攝時,由於劇組香港工作人員的普通話太差,溝通艱難,再加上群演們覺得這戲亂七八糟,簡直是侮辱《西遊記》,侮辱孫大聖,經常集體罷工。

你可以想像一下,來自西安的西北漢子,把周星馳帶來的武打導演直接堵在房間裡,那畫面,真是能鬧得雞飛狗跳。

武術指導程小東不得不把自己反鎖在酒店,不敢出來。一直等到西影厂的製片來,才緩和局面。

而且演員嚴重緊缺。

為了完成拍攝,吳孟達一人分飾3角;片場執行導演也被拉進來出演至尊寶手下的瞎子;唐僧一開始也沒人演,劉鎮偉本來打算跳過這個角色,幸好羅家英中途救場,才有了「 only you」的經典片段。

劉鎮偉自己也是,本來找了一個西影厂《紅高粱》裡的演員,長得有點像外星人,但還是因為語言問題,和周星馳總也搭不上戲,劉鎮偉就把頭髮一剃,變成了菩提老祖。

羅家英飾演的經典唐僧

至於配樂,就更像一場鬧劇,作者竟然根本不樂意在這部電影上署名。

《大話西遊》里大部分配樂,是圈里數一數二的作曲大師趙季平所作,他還配過《水滸傳》《紅高粱》等等。

就這麼一位大師,看在跟西影厂的交情,接了活,結果看完劇本差點沒崩潰。

他跑去片場探班找靈感,正好看到在拍牛魔王身體裡打鬥那場戲:

「 片場到處掛著五臟六腑,腸子、非常噁心。」

這可把大師糟心壞了,曲子寫完說:「 我沒任何要求,只求別署我的名,太丟人了。」

中國人對於《西遊記》的想像和崇拜

絕對不是《大話西遊》這樣

這部90年代少有的大製作,算是歷經險阻,從最開始的預算4500萬,花到最後用了6000萬,總算給拍出來了。

可電影上映之後,所有人都感覺被騙了。

也難怪別人說《大話西遊》的誕生,是兩人策劃的一場徹頭徹尾的「 騙局」。

五、

1994年12月20日,為了趕上年底的熱鬧,《大話西遊之月光寶盒》趕著做出來。

還在香港舉行了盛大的首映禮,那幾天,周星馳和導演帶著演員們奔走在各個電影院,賣力做宣傳。

「 深刻地刻畫了至尊寶曲折而又富有傳奇色彩的人生命運。」當時有媒體是這麼評價的。

2天內,六十家電影院的票房收入就多達530萬港元,僅略低於同期成龍的電影《紅番區》。

所以說,《大話西遊》票房慘淡,說的根本不是香港,周星馳這個名字還是足夠紅火。

可觀眾越是給面子,打臉就來得越快。

大批觀眾衝著「周星馳」和「捧腹大笑」而來,卻發現笑不出來了。

周星馳 大話西遊

「 他好像一條狗」 一句話讓很多人流淚

「 觀眾氣得要死——我看周星馳是要笑的,怎麼可以我是流著淚出來,心裡很不平衡。香港的觀眾都覺得被騙了。」

劉鎮偉也心裡沒底兒,偽裝成觀眾,偷偷去影院看觀眾反映應:

在他的記憶中,以往人們去看周星馳的片子,結束後都會站在街邊大聲交談,興奮地交流著。而這次看完《大話西遊》,大家全都愣在那裡,好像都不知道要說什麼好,很茫然的樣子。

「 就像人家是要喝可口可樂的,結果你偷偷給他換成了水,他不知道,一喝,不對勁。」

最終,《大話西遊之月光寶盒》票房收入2432萬港元。

周星馳 大話西遊

雖然這個數字看起來沒那麼好看,但放在那一年也不算差,還進了十大賣座影片排行榜。

但因為是上下部分開發行,《大話西遊之月光寶盒》直接影響了2個月後上映的《大話西遊之仙履奇緣》(也叫《大話西遊之大聖娶親》)。

最終,《大話西遊》下部票房僅2171萬港元。

後來面對採訪,已成「 星爺」的周星馳回望這個時刻時,還神情黯然:「 原來我喜歡的東西,你們不一定會喜歡。」

但這還不是最壞的消息。

周星馳 大話西遊

周星馳後來接受采訪 還是對這件事難以釋懷

1995年2月,《大話西遊》上部在內地推出,3個月後,下部上映,才是真正的慘:在北京,兩部影片均以20萬左右的票房潦草收場。

連宣傳也不敢,現在能找到的宣傳海報還改了名字,片名叫《大話東遊》

甚至還有河北省只要了上部《月光寶盒》這種操作,也就是說當年的河北觀眾是沒有機會看到下部的。

而且上部也只要了4個拷貝,同期上映的《孔繁森》是17個拷貝。

台灣也表現不佳,票房只有2000多萬,距離預估的5000萬差了一半多。

周星馳 大話西遊

主要是發行方賠得很慘

票房還不到預估的一半

發行方稱《大話西遊》是中國電影發行史上一場慘劇:「 賠得很慘,以後對周星馳的電影都喪失了信心。」

西影厂因為這部電影虧了100來萬,副廠長張子恩毫不客氣地說:「 《大話西遊》是毫無藝術追求的‘文化垃圾’,不代表西影厂的水平。」

內地媒體將其評為「 十大爛片」之一。

六小齡童更是多次在媒體面前批評它:「 編劇導演應該向全國人民謝罪。

六小齡童批評《大話西遊》

這次,劉鎮偉也是真沒招,在外面吃飯,只要聽到別的桌子在談論《大話西遊》,他都恨不得立馬結賬就跑。

當然,最受影響的還是周星馳。 「周星馳」這個名字,這塊招牌自此以後就不靈了。發行商說:

「 以前問他們新片內容是什麼,他們都神秘兮兮,內容都不肯透露,連片名也沒有,只是說周星馳的新片就要我們出錢,現在不一樣了,我一定要他們把內容清楚寫出來,白紙黑字,要保證一定搞笑。」

周星馳轉型失敗,《大話西遊》被低價賣給了寰亞。

他的彩星公司宣布倒閉,39歲的劉鎮偉移民加拿大,提前退休。

不知有意還是無意,劉鎮偉因《大話西遊》獲得的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最佳編劇獎的獎杯,還在坐車時被弄丟了。

自此,周星馳創業失敗的故事就算結束了,但人們怎麼也想不到,電影還有起死回生這一說。

這可多虧了當年在清華聊天室用「至尊寶、紫霞、菩提老祖」起名的學生,比如:「 英語99級無敵至尊寶」或者「 3號樓拎熱水瓶的紫霞」,是這些年輕男女救了《大話西遊》。

六、

大約是1997年初,清華大學為每個學生宿舍配了一台電視,雖然能看的台不多,但起碼不是整天打乾巴巴的撲克了。

那天晚上,是電影頻道的一次午夜放映改變了《大話西遊》的命運。

圍坐在電視前的清華學子很快就看懂了這部充滿自嘲、自娛和自慰的阿Q式的電影。

正愁找女朋友不會說漂亮話呢,這《大話西遊》可是句句深情啊,能用!

還有這個反叛的至尊寶,掙扎著想要打破孫悟空的命運桎梏,這些天之驕子好像在電影裡尋到了知己。

很快,水木清華BBS上的風起雲湧一場波瀾壯闊的「 貼台詞運動」。

「 清華人對《大話西遊》的痴迷程度,可謂天下獨絕。日常生活之中,反復引用,直至舉手投足,隻字片語,便能傳情達意,心領神會,然後可以接下來,滔滔江水,綿綿不絕,哈哈大笑,暢快不已,蔚為奇觀。」

周星馳 大話西遊

這些台詞 被一句一句摘抄下來

發到水木清華的BBS上

肖剛是清華計算機系的畢業生,也是水木清華BBS著名的「 潛水王」。

「 人大、北大、北師大……每個學校的論壇我都去轉發過,怎麼可能會忘(這些台詞)。」

「 就像一種很微妙的集體信仰。」水木清華BBS上被貼滿了《大話西遊》裡的台詞。

一到週末,肖剛和同學們便跟同學圍在VCD機旁,一個負責按「 播放」、「 暫停」鍵,一個負責聽,另一個負責速記。

「 當天扒了多少台詞,就傳多少到水木清華BBS上去。」

甚至把台詞扒到BBS上去這件事,都成了同學們的競爭,比的就是誰更快,誰更全。

除了「 曾經有一份真摯的愛情擺在我面前」這些情情愛愛的話,像「 我Kao! I服了You!」 這些經典台詞幾乎已經延續到每一個人生活中。

你不知不覺就會用它,比馬克思主義用得還好。

周星馳 大話西遊

當初如果你不會背這些台詞

是要被人鄙視的

風起了,就很難停。

《大話西遊》的熱潮在高校足足刮了好幾年,從清華到北大,再到北京各大高校,再到全國。

很快,《大話西遊》的盜版 VCD 就「賣瘋了」。有一個號稱北京盜版界四大家族之一的大賣家,提起《大話西遊》,就感覺在朝聖。

一盤30元,一天就能賣上百張,全國上下至少賣了10萬張。

人大00屆畢業生還舉行了一場大規模的、載入「 史冊」的《大話西遊》集體觀影。

對於《大話西遊》的低開高走,劉鎮偉很是匪夷所思:

「 我拍《大話西遊》,你們說這部片是「 後現代」,但我根本不知道「 後現代」是什麼,都是觀眾自己的解讀。」

周星馳 大話西遊

但此時的熱鬧,和周星馳及其後來的星輝公司都沒有關係了。

再多的票房收入都是落到西影厂手中。

至今,《大話西遊》的海報,都還掛在西安電影製片廠的大堂裡。

再也沒有人說,「 就這種電影還能和名著掛鉤?」「 那個劇本,提都不想再提」,多現實啊!

真真應了電影裡那句:「 我猜中了前頭,可是我猜不著這結局。」

周星馳 大話西遊

沒想到這句台詞一語成讖

2020年,因為疫情,《大話西遊》再次被影院重映,總票房接近2個億。

幾乎每家影院片尾曲響起時,總會有一個人或者幾個人,坐在座位上泣不成聲。

木心說:「 常以為人是一個容器,盛著快樂,盛著悲哀。但人不是容器,人是導管,快樂流過,悲哀流過,導管只是導管。各種快樂悲哀流過流過,一直到死,導管才空了。」

25年來,《大話西遊》就像水或者血,搭載著每個人的故事,一遍遍從我們的導管裡流過。

不難預見,它還將流得更久,30年、50年,直到所有人不再相信愛情。

  來源     萬小刀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