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二十大前中共權鬥已經公開化

習近平

文:王友群

明年的中共二十大上,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員將全部換人,同時敲定後年全國人大、國務院、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監察委主要領導人選。

目前,中共主要有兩大派系在爭奪這些最高職位:一是以習近平為代表的習派;二是以江澤民、曾慶紅為代表的江派。

習現在正盡最大努力確保他在二十大上三連任。因為中共十八大以來,習以反腐打虎的名義,抓捕了一批江、曾提拔重用的黨政軍高官。這些「老虎」,「老虎」的兒子、孫子,「老老虎」、「老虎王」,個個對習恨之入骨,都希望把習趕下台。習如果被趕下台,習的一家老小及其親信全都要遭殃。因此,拼二十大三連任,對習是生死之戰。

江、曾勢力經過習持續九年的打擊,已被嚴重削弱。但是,他們不甘心。如果二十大上戰敗,他們將沒有反敗為勝的機會了。雖然感到力不從心,但還是想在二十大前做最後的拼搏,把習拉下馬,把「自己人」扶上台,以確保他們的既得利益。

雙方權鬥最重要的武器是什麼呢?

對習來說,就是反腐打虎。因為江、曾是中共黨政軍最高層最嚴重腐敗分子的總後台,以江、曾為首的「江澤民利益集團」成員,個個都是嚴重腐敗分子。習只要下決心抓,一抓一個準。

對江、曾來說,因為他們幹得壞事太多,沒有多少可資利用的「資本」了,只好利用「鄧小平改革開放」這塊招牌。因為改革開放給中共權貴家族帶來巨大好處,同時也使老百姓吃飽了飯。拿堅持「鄧小平改革開放」說事,可以引起很多人共鳴。

其實,自從習開始反腐打虎以來,江、曾派系人馬一直在利用「鄧小平改革開放」反擊習。

2016年3月4日深夜,習反腐打虎的關鍵時刻,自稱「忠誠的共產黨員」的人,在新疆「無界新聞網」發表「要求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信中,抨擊習拋棄了鄧小平「韜光養晦」的一貫方針;在處理港澳台問題上,沒有遵從鄧小平的「一國兩制」構想等。信末,要求習「為了你和你家人的安全,辭去所有的黨和國家的職務」。

時隔不到一個月,2016年3月30日,又有自稱「171名中國共產黨員」的人,在美國「明鏡新聞網」發表「就立即罷免習近平黨內外一切職務告全黨、全軍、全國人民書」。信中盛讚「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列舉了習的「五大罪狀」。

2018年12月3日,有江澤民、曾慶紅背景的海外媒體發表《極左撕裂中國 習近平應負責任》一文,稱讚鄧小平「為中國爭取了接近四十年的理論冷靜期,更取得了令世界刮目相看的經濟成就」;「上世紀八十年代的『黨政分開』,是鄧小平為了推動中國政治體制改革而做的抉擇,現如今『黨管一切』取而代之」;稱習近平必須全面檢討。

2021年12月9日,《人民日報》發表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院長曲青山的文章《改革開放是黨的一次偉大覺醒》。其中,提到鄧小平9次,江澤民、胡錦濤各1次,稱讚他們對「改革開放」作出重大貢獻,卻1次也沒提到習近平。

曲青山2001年1月至2009年10月任青海省委宣傳部長九年。這九年,青海省委書記分別是:白恩培(1999-2001)、蘇榮(2001-2003年)、趙樂際(2003-2007)、強衛(2007年-2013年)。

白恩培、蘇榮、趙樂際、強衛都是江、曾提拔重用的。曲青山與這些江、曾派系高官多有交集。曲青山在《人民日報》發表上述文章,隻字不提習近平,決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中共一再講「文字無小事」。在習當局反覆強調維護「習核心」地位的情況下,單憑曲青山這個中共的「筆桿子」,是決不敢「目中無習」的。曲青山背後很可能有江、曾派系高官撐腰。

12月22日,上海公共政策研究會會長胡偉在《解放日報》發表特稿《始終不渝堅持三中全會路線和改革開放道路》,全文提到鄧小平8次,提到習近平僅1次,且是在習引用鄧的講話時提到的,目的也是為了突出鄧。頌揚「鄧小平改革開放」是這篇文章的總基調。

《解放日報》的這篇文章,大有呼應《人民日報》曲青山文章之意。兩文一南一北,一唱一和,都大讚「鄧小平改革開放」,把鄧擺在第一位。曲青山的文章「目中無習」,胡偉的文章僅把習作為鄧的陪襯,兩者似都有「抬鄧壓習」之意。

上海是江、曾的老巢。從江澤民1985年任上海市長到2017年韓正離任上海市委書記,江、曾派系人馬長期盤踞上海,在上海市黨政軍學民等系統安插了大量親信,形成了一個「上海幫」利益共同體。在習與江、曾內鬥正激烈之時,胡偉上述文章的發表,背後很可能也有江、曾派系高官撐腰。

另外,有江澤民、曾慶紅派系色彩的海外中文媒體,近期也發表了不少「抬鄧壓習」的文章。比如:

12月23日、24日,分別發表對房寧的專訪《蘇聯亡國三十年祭:政治繼承與蘇聯解體》、《鄧小平VS戈爾巴喬夫 核心體制破解政治繼承難題》。

房寧認為,蘇聯解體「最重要的原因是蘇聯政治繼承出了大問題」。但是,中國在改革開放中,在鄧小平主持下,形成了一個新方法——政治核心過渡體制。老一代站「後台」,新生代站「前台」,經過一段時間過渡,老一代把權交給新生代,完成政治繼承。

文章盛讚鄧小平和老一輩領導人對中國改革開放的成功「起到了很大的不可替代的作用」。

其實,房寧的說法,表面上好像有道理,實際上根本不是那麼回事。鄧小平當政時,把三個中共黨魁——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趕下台,差點把第四個中共黨魁江澤民趕下台。鄧隔代指定的接班人胡錦濤,只是一個傀儡。江澤民安排曾慶紅接胡錦濤的班,因中共元老反對沒接成。江、曾想安排薄熙來接胡錦濤的班,也因反對的人太多沒能如願。

也就是說,根本不存在一個鄧主持下形成的制度化的「政治核心過渡體制」。

房寧何許人也?在江澤民主政的2001年,房寧出任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所副所長。2007年至2012年,江、曾的親信薄熙來在重慶「唱紅打黑」時,房寧是薄熙來的支持者。因此,房寧的江、曾派系色彩明顯。

房寧的上述觀點,實際上是「抬鄧壓習」。在房寧看來,鄧建立了一個很好的「政治核心過渡體制」,但是,習上台九年仍沒有確定接班人。蘇聯就因為在政治繼承問題上出了大錯,導致蘇聯解體。習在政治繼承問題上破了鄧立下的規矩,將會怎麼樣?房寧雖然沒明說,卻給人留下足夠的想像空間。

江、曾派系人馬以「鄧小平改革開放」為武器攻習,乍一看,很有力;其實,蒼白無力。因為中共改革開放的路,實際上,早就被鄧小平堵死。

中共的改革開放,首先是從經濟體制改革開始的。一段時間之後,發現只改革經濟體制不改革政治體制,改革開放沒法走上良性發展之路。

1987年中共十三大提出政治體制改革任務,當時的中共黨魁趙紫陽,受命探索政治體制改革的路徑。但是,1989年鄧小平下令「六四」天安門屠殺之後,趙紫陽被扣上「分裂黨」、「支持動亂」的大帽子,被撤銷黨內外一切職務。趙差點被鄧打成「美國中央情報局間諜」關進深牢大獄。從此以後,鄧關閉了中共政治體制改革的大門。從1989年至2021年,中共政治體制改革沒有任何實質性突破。

鄧小平發起的改革開放,由於只搞經濟體制改革,不搞政治體制改革,最終變成中共權貴資本主義的催化劑。40多年改革開放的真正受益者,是中共權貴家族。中國所有最賺錢的行業、職業全部被中共權貴家族壟斷。

1997年鄧小平去世之後,江澤民當政或當「太上皇」時期,江提拔重用了一批嚴重腐敗分子,同時放縱其子江綿恆一邊當官一邊發財。中共的改革開放,演變成以江澤民家族為首的中共權貴家族大搞權錢、權權、權色交易的大賣場。

習近平上台執政時,面對的是江、曾留下的大官大貪,小官小貪,小官也大貪,幾乎無官不貪的嚴重腐敗局面,整個國家已經被以江澤民家族為首的中共權貴家族掏空了。

今日習與江、曾之斗,不是堅持反腐打虎與反對反腐打虎之戰,也不是堅持改革開放與反對改革開放之戰,而是圍繞奪取最高政治權力、維護既得利益的內鬥。

10月11日閉幕的十九屆六中全會前,雙方的內鬥主要是暗鬥。六中全會後,暗鬥公開化了。習當局不是天天在高喊維護習核心的地位嗎?曲青山的文章,胡偉的文章,以及其他媒體的一些文章,或只提鄧,不提習,或「抬鄧壓習」,看你怎麼辦?

近日,傳出前中共國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前國防大學政委、空軍上將劉亞洲被抓捕的消息。

這個消息是12月19日由旅美中國作家畢汝諧最先發布的。12月22日,中國獨立記者高瑜在推特上也發布了劉亞洲被抓的消息。12月24日,大紀元記者從劉亞洲的親友處獲悉:劉亞洲是被抓了,原因暫時不詳。

這無疑是2021年年末最具爆炸性的新聞了,因為它涉及原中共國家主席李先念,涉及李先念的女兒、原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會長李小林,涉及具有上將軍銜的中共軍隊高級將領,以及很可能涉及與劉亞洲有關的軍隊其他高級將領。

李先念是1989年提拔重用江澤民為中共黨魁的元老之一。劉亞洲對鄧小平很敬佩,稱鄧「是距我最近的偉人」,「意志最堅強」,「改變了中國」。劉亞洲曾在美國斯坦福大學做過一年訪問學者,個性張揚,能寫會說。

向畢汝諧透露劉亞洲被抓消息的北京人士說:「劉亞洲自視甚高,眼裡根本沒誰,他根本看不起一尊(習近平)。經常散布各種反動言論。」

是否有江、曾派系的中共將領打著支持「鄧小平改革開放」的旗號,與劉亞洲聯絡,做出「犯上」之事?現在還不好說。

劉亞洲早在2017年就退休了,如果僅僅是貪腐問題,習近平不一定會為難他,因為有貪腐問題的中共將領太多了。劉亞洲是否被抓捕,還有待官方確認。如果消息為真,很可能涉及政治問題。果真這樣,或許與江、曾派系和習之間的權鬥有關。

現在,以江、曾為首的反習勢力已經跟公開跟習叫板了。

12月24日,中紀委副書記肖培在《人民日報》發表《堅持敢於鬥爭,勇於自我革命》一文。其中,引用了習近平的一段話:「在重大風險、強大對手面前,唯有主動迎戰、堅決鬥爭才有生路出路,逃避退縮、妥協退讓只能是死路一條。」

習與江、曾惡鬥的高潮可能在明年二十大前上演。

大紀元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