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陣容」變成「票房毒藥」

姜文

作者:耳東陳

2018 年 7 月中旬,《邪不壓正》遇上《阿修羅》。

主角有三個頭的《阿修羅》上映三天喜提豆瓣 3.0 就火速下映,《邪不壓正》雖然口碑兩極,但大多熟悉薑文的觀眾,依舊吃薑文的趣味和瘋癲。

誰成想,也就是《阿修羅》上映的那年,薑文悄咪咪在隔壁《圖蘭朵:魔咒緣起》劇組玩了票大的,如圖——

網友強壓笑意暗暗推測:您這是生了三胎負擔過重出此下策恰此爛錢進此劇組用此造型嗎?! 

據「娛理」專訪,這造型薑文自己搞的,他覺得大汗發型就是這樣的,並且在片場可看重自己的小辮兒和劉海兒了呢。

不得不佩服薑文老師作為演員的堅定信念感,以及,鄭曉龍導演的知人善用。

當初鄭曉龍選角兒的時候,看重的是薑文身上那符合大汗氣質的霸氣,霸氣中還帶著一絲絲幽默。

等《圖蘭朵》上映後,翻看當年對《阿修羅》的報道:「《阿修羅》被徐崢(《我不是藥神》)和薑文(《邪不壓正》)夾擊」,發現還是有失偏頗了。

同檔期不算啥,《邪不壓正》遇見《阿修羅》頂多算個開胃前菜,真要一較高下,得請《圖蘭朵》出場。

果不其然,《圖蘭朵》的豆瓣短評區熱鬧非凡贏過《阿修羅》,網友苦口婆心奔走相告:錯過《阿修羅》和《上海堡壘》,這次不要錯過《圖蘭朵》!

說是這麼說,擁有上映首日排片僅次於《長津湖》的優厚待遇,《圖蘭朵》的票房貢獻卻只占當日總票房的 5%。

不過觀眾也見怪不怪了,在爛片裡浸淫多年,早已學會了從「鄭曉龍 + 蘇菲瑪索 + 關曉彤 + 薑文 + 胡軍」的卡司裡,解讀出「神仙陣容 + 中外合拍 + 奇幻題材 = 曠世爛片」的潛臺詞。(《圖蘭朵》不是合拍片,只是用了外國演員。)

聞陣容識爛片已然是這屆觀眾的必備素養。

最具大片氣質的類型,是如何失去公信力的?中間經历了一個漫長的過程。

01

神仙陣容是圈錢利器

世紀末電影市場化的方針,遇上千禧年風靡全球的《臥虎藏龍》,讓中國大陸電影商業化,看到了一條清晰明確的路。

張藝謀率先做出反應,《英雄》打嚮了國產大片的頭炮。觀眾劇情看得雲裡霧裡,但著實被場面特效震撼到了。

也不奇怪。畢竟《英雄》投資 3000 萬美元,對當時而言是實打實的大制作。

電影妝造用的是給黑澤明做過《亂》的和田惠美團隊,特效在美國、澳大利亞、香港三地分別完成,演員請來當時兩岸三地最有影嚮力且在海外擁有知名度的一票人,李連傑、梁朝偉、張曼玉、陳道明、章子怡、甄子丹。

大片元年開始了,制作公式也確立了,卡司上,要大導演和大明星搞出大制作大場面,要拉多點投資視閾得放遠,內地香港南韓好萊塢。 

既然到處找錢,那麼中國風元素具備了,還得有點全球化風味,不然市場吃不消。

張藝謀把全球化押註在演員身上,禦用的鞏俐章子怡都闖蕩過好萊塢;馮小剛著力在中國古代講西方故事,《夜宴》套著五代十國的皮說自己是中國版的《哈姆雷特》;陳凱歌更大刀闊斧,幹脆創個新世界講神話故事。

市場表現也都很明顯。

2005 年票房過億的片子就《無極》一部,豆瓣評分 5.4,雖然資方並沒收回成本,但 1.75 億的票房還是比第二名《神話》的 9700 萬高出一個《七劍》。

2006 年票房過億的國產片共 3 部,《滿城盡帶黃金甲》以 2.4 億元成票房冠軍,豆瓣評分 5.7。評分 5.9 的《夜宴》票房 1.25 億。惹怒霍元甲後人的《霍元甲》票房 1.03 億位列年度季軍。

2007 年有《集結號》和《投名狀,2008 年有《赤壁上》和《畫皮 1》,到了 2009 年,關於中國電影流傳出了這麼一句話:

世界上有兩種爛片,一種叫《赤壁上》,一種叫《赤壁下》。

市場太年輕,媒體和觀眾痛斥時,以為那就是「爛」的下限了,沒想到其實「爛片」畫卷,才徐徐展開。 

爛並沒妨礙它依舊躋身年度票房前五。

票房表現放在那,電影投資人和制作方也都明了了,觀眾看國產片,要求真是低。早早接受國產難有好特效,於是看特效找好萊塢大片。

早早接受兩岸三地大咖雲集不容易的設定,每當有大導演 + 大明星,觀眾就買錢進去圖一樂。

02

有錢誰都能拍電影

國產大片看似躺平任嘲的那幾年,更嚴峻的考驗來了。

2002 年至 2012 年的這十年間,國家每年引進的外國片是 20 部,到了 2013 年,升至 43 部。這意味著跟國內影視公司搶食的外國片越來越多了。

反觀電影市場,2009 年以前票房前十國產電影能占半數以上,到 2012 年已降至 3 部,雖然當年的票房冠軍是小成本電影《人再囧途之泰囧》,但國產商業片整體發展,不容樂觀。

《阿凡達》的驚人市場表現,讓資方在原有國產大片公式上,增加了新籌碼—— 3D。

時至今日讓舉國觀眾記憶猶新的,是《天機 · 富春山居圖》。

這個以元代名畫「富春山居圖」為引子,用最好萊塢身份之一的「特工」做主人公,請來劉德華佟大為林志玲張靜初斯琴高娃,攜手《阿凡達》視覺總監科米斯奇、《諜影重重 2》動作指導鮑勃 · 布朗共同制作的國際化 3D 商業大片,最終票房沒進年度全 20。 

也重新整理了觀眾對爛片的認知。

自此,老牌影帝在電影市場的號召力開始下降,同時,《富春山居圖》標志著,有錢誰都能拍電影的時代,正式開啓了。

它的導演孫健君,本職是南京軍區前線歌劇團的大提琴手和南京藝術學院音樂系老師,後來創業做電視節目,在拍《富春山居圖》之前,離電影最近的一次,是出品了《愛情呼叫轉移》。

這次經历帶給孫健君的經驗是,電影只不過是個內容,圍繞這個內容置換來的廣告費,才真有搞頭。

畢竟當時《愛情呼叫轉移》票房 1700 萬,但衍生出的兩本書、三張碟、十幾個大型活動以及跟愛國者合作開發的手表,給孫健君帶來了 7000 萬的收入。

孫健君的跨行執導,給更多有錢且看中電影市場升起巨大紅利的人帶來信心。當演員的轉行拍電影了,寫書的轉行拍電影了,煤老板拍電影了,養豬的也轉行拍電影了。

接下來的這些年,不論多清高的導演和演員,熱錢都能把他們請下凡。

電影市場呈現出以喜劇、主旋律為代表的新型國產商業片,以及以大投資大制作為代表的「老錢」。

老錢們又分成兩種,尚思進取的躥劇組時,導演演員兼顧到了,也加加新元素,比如《捉妖記》帶入奇幻。

另一種不思進取的,就繼續沿用老公式,甚麼題材熱就搞甚麼題材,哪類明星紅就請哪類明星。陣容百花齊放,故事中西合璧,既有東方古典神韻,又有西方神話內涵,一鍋亂燉,是為最佳。 

一時間,內娛老中青幾輩人,能被一部爛片一網打盡。

看看《長城》,看看《上海堡壘》,看看《阿修羅》,看看今時今日的《圖蘭朵》。

這些張開眼睛費眼睛,閉上眼睛費耳朵的電影,成了泡沫期群星璀璨的修羅場。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明知市場難測而信之,最後一群人的一腔「孤勇」,換來泡沫散去後人們對奇幻爛片的群嘲。

03

奇幻的最大公約數

2021 年春節檔,呈現出神仙打架的場面,陳坤周迅領銜主演的《侍神令》卻在角逐中早早退潮。

在《刺殺小說家》《人潮洶湧》後續發力時,《侍神令》票房卻留在 2.7 億不再向前。

這成績堪堪超過 2008 年的《畫皮 1》,不足《畫皮 2》的一半。

兩個中生代觀眾緣極好的演員,一個誕生過打破中國電影票房的奇幻類型,在新世紀第三個十年的開端,開篇敗北。

隨著演員年歲漸長,新成長起來的觀眾不買舊演員賬的狀況,每一代演員都躲不過。 

但作為曾經的圈錢利器,奇幻片的境遇,著實叫人唏噓。

國產電影發展至今,對觀眾而言,特效和明星陣容,早已不是最吸睛的元素,對制作方來說,要持續吸金,還得把目光放回故事。

目前烏爾善在拍《封神三部曲》,《畫皮 3》已然立項,《九州》系列 IP 一直在開發。

這個類型最怕的是不能如期上映,特效作為最大的看點之一,一旦技術過時,觀感便大打折扣。但技術是不可抗力因素,只能盡力,不能強求。

反觀《阿凡達》,時隔 11 年重映,部分地區一張票 150+ 以上依舊有觀眾買賬。

除了如今看來技術依舊不過時,電影特效畫面之外的意義,是打動觀眾二刷三刷的原因。

特效是皮,故事是肉。

初看《阿凡達》,肯定會為視效所震撼,在第一次體驗如此驚豔視覺的沖擊下,故事就變得有套路。 

回味《阿凡達》,會覺得故事雖然套路,但套路裡充沛的情感依舊能直接打動到人,這才是它不會過時的魅力。

回看我國的奇幻片,基本走的都是初看被題材新穎吸引,再看味同嚼蠟的老路。

《畫皮》能補市場空白,《捉妖記》讓觀眾看到中國特效進步,到了《侍神令》,特效不足為奇,近幾年奇幻片公信力又被大肆削弱,故事沒有亮點,何來競爭力?

同類型的電影,第一個打開了銷路,吸引到觀眾目光和投資者青睞,後入局者就該精進和求變。

《畫皮 1》成於新題材,周迅自身的天真執著給電影增色不少,但關於人妖處境抉擇,一筆帶過。

到了《畫皮 2》,故事依舊浮於表面,設定的世界觀空空,觀眾獵奇心散。

《捉妖記》想講人與妖都非絕對好壞,想在生存之間取個平衡,但主題並未深化。第一部用插科打諢的特效喜劇做障眼法賺取票房,第二部只想用更大牌的梁朝偉吸金卻不補足故事上的短板,一個國產原創 IP 就此折戟。

《侍神令》本有很好的 IP 基礎,又有演員的群眾基礎,但不痛不癢的收妖過程,紙片人設的反派角色,都讓故事缺少了直擊人心的記憶點。

奇幻片,既然故事主人公不只是人,有其他異類出現,那麼說白了最動人的,是在二元對立的世界裡,給好人和壞人足夠的動機,善與惡取一個中間值。

故事中的人物是如何意識到這個中間值的可貴的?

為了這個中間值,角色都犧牲和付出了多少?

最好有一個重要但不夠關鍵的角色因此死去,留給觀眾遺憾,才能留存更多深刻的記憶點。

《圖蘭朵》《長城》這樣神仙陣容的劇組,未來估計難以見到了。

一個泡沫期過去,願奇幻片度過魔幻時期,重新變回造夢的載體。

來源:吳懟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