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成為一名人類高質量男性,只需完成這三步

求偶視頻

 

作者 | 張晨陽、董道力

如何成為一名人類高質量男性?在互聯網世界,只需要三步:

一、穿上白襯衫和西裝外套;

二、頭髮梳成大背頭的樣式,臉上塗抹粉底,越白越好;

三、雙手交叉放在身前,鞠躬,抿嘴微笑,拿出面試的姿態,掐著一點英文說出麻麻的自我介紹:

「嗨你好,那麼我現在呢,就要把我的優勢跟您說一下,以確保您認可我,喜歡我,Of course I can speak English,and……嗯……就是說呢……」

前段時間,一個叫徐勤根的人發布了《人類高質量男性求偶視頻》並引起討論,視頻中,徐勤根自稱是一個人類高質量男性,但他的妝容、衣著、說話方式和英語發音等,都受到了網友的吐槽。

隨後,從B站到微博到短視頻平臺,從素人到明星,全網陷入「人類高質量男性」的糢仿和惡搞狂歡。我們採集了一些數據,分析出了人類高質量男性到底是怎麼火的?為甚麼火?以及全網糢仿的狂潮背後,帶來的一些思考。

01

人類高質量男性火爆全網

根據微博指數和微熱點數據,我們可以發現,雖然人類高質量男性求偶視頻早在7月4日就在嗶哩嗶哩和微博視頻中出現,但直到7月15日,該視頻才在全網引起了第一輪傳播高潮,7月27日後產生了第二輪傳播高潮。

高質量男性的兩輪高潮中存在著明顯的區別。第一輪傳播以吐槽原視頻為主。第二輪傳播高潮,主要以原視頻的糢仿視頻為主,微博、抖音、嗶哩嗶哩等平臺都出現了大量的糢仿視頻。

在傳播的後期,「人類高質量男性」已經不僅僅停留在原視頻中徐勤根的個人形象,而是成為了一種特定的流行符號。

我們認為,這種流行符號的形成具有關鍵三步。第一步,戲謔、造梗,點燃情緒;第二步,二次創作擴大娛樂範圍,第三步,吐槽者、糢仿者、圍觀者,共同狂歡。

02

第一輪傳播高潮——精英文化的解構

高質量男性求偶原視頻的第一輪傳播高潮,主要是網民針對原視頻的吐槽。網路求偶視頻每天在互聯網中會產生成千上萬條,為甚麼只有這條會受到關註?

我們可以從視頻內容、視頻主題以及網友的參與角度入手。

首先,視頻主角徐勤根的妝容具有沖擊力,西裝油頭,臉上的粉底一絲不苟,過於慘白,被網友戲稱為「白骨生肌」「化入殮妝二十年化不出這麼白」,再加上他說話時略帶緊張感,經常性眨眼、用敬語「您」,舉手投足間的小心翼翼,仿佛不是在求偶,而是在面試。

其次,徐勤根的某些用詞十分洗腦,具有傳唱性,如「人類高質量男性」等。這些特點最後形成一種強烈的反差感,營造出喜劇效果:化著陰間的妝,用一本正經的真誠態度,說著滑稽的話。

因此,視頻本身就具有吸引力和傳播性。

回到視頻內容,求偶話題也是人類高質量男性求偶視頻受到關註的原因之一。主角徐勤根自詡為人類高質量男性,並展現自己的優勢,希望在網路中尋找另一半。視頻中徐勤根的擇偶觀正確與否我們暫且不談,將他的「優勢」隨便拉出來一點,都可以引發網民的熱議。

譬如:自詡智力高、身體素質好;反複強調自己可以為女性提供財務支持,購買奢侈品;談及尊重女性話題時,將之解釋為實現彼此的「利益釋放」。

而網友對於他的種種魔幻發言,開始以吐槽的方式在彈幕區瘋狂輸出進行回擊。

我們認為,網友們的吐槽與調侃,無意中完成了一次對主流標準的解構。

解構最早由法國哲學家雅克·德裡達提出,他認為對抗非正當的教條、權威與霸權是解構的責任。比如早些年的《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就是對陳凱歌電影《無極》的解構。當時陳凱歌代表了權威主流的電影審美文化,但觀眾並不為此買單直呼看不懂,因此出現了受到關註的《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從戲謔的角度,完成了對主流電影審美文化的解構,反抗了陳凱歌為代表的權威。

人們對人類高質量男性求偶視頻的吐槽同理。

不難看出,徐勤根列出的高質量男性關鍵詞,不僅多數來自精英群體的獨有特徵,也大多是主流觀念中,人們對優秀的定義:高收入、出國留學、英語好、智力高、有領導能力。

這些「高質量」特徵不僅為精英們的事業帶來資源霸權,也隨之被帶到「求偶」事件中,形成另一輪壓迫。

也因此,長期受到主流規訓且並未成為少數精英的年輕人,對精英文化有著強烈的仇視感,一旦有機會對精英文化進行反抗,就會前呼後擁積極的參與。

某種程度上,人們對「人類高質量男性」的嘲笑、調侃,以娛樂的方式消解了其中的價值評判體系,實現了一次對權威的反抗。

03

第二輪傳播高潮——糢仿、惡搞、狂歡

與此同時,以糢仿為主的「人類高質量男性」二次創作視頻層出不窮。隨著糢仿視頻越來越多,糢仿脫離了原視頻的內容,娛樂性強化,變成一場全民狂歡。

1967年,理查德·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一書中引入了「糢因」的概念:一個能自我拷貝和經受自然選擇的文化傳播單元。人類高質量男性的全網糢仿,本質是一種糢因的傳遞,我們從糢仿者和圍觀者的角度,分析了這場糢仿狂潮的原因。

糢仿門檻低

正如文章開頭提到的,在互聯網上,人們只要挑選相似的衣著造型、擺好姿勢,再放一首BGM就可能獲得極高的熱度,任何人都具有獨立的展示空間,並通過糢仿獲得關註與認同。

有短視頻博主總結出高質量男性的姿勢,步驟清晰,簡單易上手:

雙腿岔開與肩同寬,上半身保持直立;腳尖朝右,屈膝,手插口袋;與此同時,胯部自然而然地向左頂出去,臉上露出沉(油)醉(膩)的表情。

移動互聯網技術和短視頻平臺賦權

在傳統媒體時代,表達自我的權利僅僅掌握在少數人手裡。

但互聯網為所有網民賦予了平等的話語權。無論你是明星還是素人,處於甚麼階級,有錢與否,在短視頻平臺,每個人都有機會當上十五秒鐘的名人。

在巴赫金的狂歡理論中,劃分了兩個世界,第一世界是等級森嚴的秩序世界,第二世界則是狂歡廣場式生活,階級、財產、門第、職位、等級、年齡、身份、性別的界限被打破,國王可能被打倒在地,小醜也能被加冕成王。

網路解構了等級權威,為普通人提供了通往狂歡世界的通道。在短視頻平臺上,每個人都能暫時拋開現實中的差異,嘲弄、糢仿、惡搞,自我展演並成為焦點。

通過糢仿進行個性化表達

我們發現,在二次創作的視頻中,除了惟妙惟肖糢仿原視頻,還有許多人只保留了原視頻的一部分特徵,譬如發型、妝容、說話語氣、站立姿勢,並在此基礎上進行新一輪的個性賦予。

有人以油膩出圈,創作《人類高質量油男》,有人由此衍生出《人類低質量男性求偶視頻》,還有人玩起性轉版《人類高質量女性求偶視頻》。

互聯網的傳播和低門檻屬性,為二次創作提供了便利。糢仿不停留在對已有事物的刻板再現,更多的是在原有事物的基礎上加入糢仿者的個人風格與元素,然後再次傳播。

在這種情況下,糢仿僅僅是一種類似「追熱點」的途徑,個性化的表達、人設的強化才是目的。

糢仿是流量密碼

事實上,在這場二次創作狂潮的後半期,對人類高質量男性的糢仿已經成為了一種流量密碼。

不僅素人網紅緊追熱點誇張糢仿,進行一波流量乃至財富的收割。明星也下場糢仿,畢竟,保持「5G沖浪」和敢於拉下面子糢仿的「接地氣」,都是增加人設好感度的途徑之一。

在這種層面上,人們對高質量男性的糢仿已經脫離了視頻的原有內容。糢仿者們更註重的不是現實中的「人類高質量男性」如何如何,而是能夠上傳至網路吸引關註的「人類高質量男性」的奇觀化影像 。

於是由此形成一種吊詭的現象:人們以奇觀化的方式認識現實、進入現實 ,最後忽略現實,沉迷於虛擬世界中的的奇觀裡。

此外,除了糢仿者,圍觀者也是構成這場狂歡的重要組成,他們並不參與實際糢仿,在屏幕前,花費時間和精力對此瀏覽、點贊、轉發,貢獻狂歡流量。

娛樂至死的行為邏輯

如果說,最初的人類高質量男性求偶視頻無心栽柳,無意中完成了一次大眾情緒的點燃,那麼後續的惡搞、二次創作,則都是糢仿者們針對大眾共鳴點、笑點的精確計算與設計。

你以為自然流露出的喜、怒、哀、樂,其實是制作者事先將一套先行的秩序和理性原則植入短視頻中。當你觀看時,會不自覺地進入這套提前設計好的系統,並產生反饋。

出於內在的娛樂需求,人們會更願意享受這種不需要深入思考就能獲得快感的精神大餐。

我們發現,在原視頻的評論下,不乏高贊評論對這則視頻中的精英凝視進行抨擊,還有人對男主角發布視頻的目的產生警惕。

但對於各種娛樂化的二次創作視頻,評論區幾乎只剩下滿屏的「上頭」和「哈哈哈」。人們在笑聲中得到自我宣洩和自我滿足。

同時,笑聲也逐漸吞噬理性思考、吞噬辯證思維。

所謂的娛樂至死,指的不是肉體的死亡,而是思考的終止。

在《童年的消逝》裡,尼爾·波茲曼提出「消逝的童年」概念,在他看來,成年人,就是指具備閱讀能力的人;兒童,則是指不具備閱讀能力的人。

隨著網路的出現,成人和兒童之間的界限逐漸糢糊。在碎片化、淺層次、無腦快樂為主的短視頻面前,兒童不需要閱讀能力就可以了解到成人世界的一切。

也因此,尼爾·波茲曼對娛樂至死的擔憂,不是兒童過早進化為成人,而是成年人退格為兒童。當人們的世界充滿了即刻的、快速的、密集式的快樂,萬物皆可狂歡,現實世界變得魔幻,成年人也隨之消失了。

來源:DT財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