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相信,所以看見

耶穌復活

文:康勇

近日受邀參加由上海風語築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SH603466)、中國傳媒大學媒介與公共事務研究院主辦的《築夢者:動畫新力量》高峰論壇,花生動畫的創始人金城在他的精采演講中,以這樣一句話作為結束語——「大部分人是因為看見所以相信,而我們是因為相信所以看見。」

在當下的天朝,在宣傳機器灌輸唯物主義思潮侵蝕了幾代人的思想觀念之後,此時此刻,金城的這句「因為相信,所以看見」的發聲尤其顯得彌足珍貴。

近現代全球蔓延的唯物主義思潮始自於18世紀末邊沁的功利主義,邊沁與密爾父子津津樂道的功利主義,設定了「最大多數人最大幸福」的最高目標,這就將幸福物化,將公正視為算計

托克維爾言:「唯物主義不會敗壞但會弱化靈魂,並無聲無息地扭曲行為的動機。這種沉湎於有限世界的做法會極大地遮蔽對無限世界的任何感知。由於漠視上帝自己靈性力量的存在,人不再是真正的人。」

一個鮮明的例子是,近現代史上唯物主義主導的國家為什麼人間慘劇頻發,是因為其將人的生命拉低到了動物層面

與柯勒律治、騷賽和華茲華斯一樣,司各特在功利主義觀念中看到的是對生活多樣性的敵視,以及對過去的毀滅;這位偉大的浪漫派詩人很快就意識到,邊沁的貧瘠的物質主義對美與敬畏的敵視堪比雅各賓黨人的狂暴之舉。

J.S.密爾寫道:「英國新花樣之父在理論和建制上都是邊沁,他是能量巨大的顛覆者。他的分析方法在試圖解決問題之前把每一個問題都拆成碎片,這是培根、霍布斯和洛克之方法的極致,對精妙的內核本質嗤之以鼻,確信整體不過是其各個組成部分的總和,這是現代每一個真正的激進分子的哲學根基。」

邊沁由於完全缺乏更高級的想像力,且無法理解愛恨的特性,便無視人的靈性渴求;而且仿佛是為了平衡起見,他從未談及罪。

柏克宣稱:「多數人的最大的善不可能寄居在他們的政治平等之中,或者他們擺脫成見與習俗的放縱之中,或者他們對經濟目標的痴迷之中。他們最大的善源自於他們對上天命定的宇宙秩序的遵從:在敬虔之中、在順服之中、在謙卑之中。」

在體現於19世紀自由主義信條之中的邊沁式道德觀念膨脹擴散了將近150年後,約翰.梅納德.凱恩斯在《兩份回憶錄》中說出了也許是歷史對功利主義的評價:「我現在的確認為,邊沁主義是一直在侵蝕現代文明內瓢的蛀蟲,應對其目前的道德敗壞負責。我們過去總是將基督徒視為敵人,因為他們好像是傳統、慣例和戲法的代表。實情是,正在摧毀普遍理想之品質的是以過高推崇經濟標準為基調的邊沁式算計。」

凱恩斯繼而寫道:「邊沁主義演繹下來的最終結果就是所謂的唯物主義;由於功利主義者粗陋的目標泯滅了靈性和想像力,在邊沁哲學的這個野蠻衍生物面前,我們終於陷入毫無防備的境地。」

邊沁的法律哲學被逐漸認識到是近現代社會敗壞的肇因

柏克曾說道:「法律有兩種根基:公平與效用。公平源自初始的正義;被恰當理解的效用是攸關普遍永恆利益的高尚觀念,不應被用來證明壓制私人或少數人權利的合理性。多數人沒有權利制定傷害整個共同體的法律,哪怕錯誤地制定此類法律的人自己應成為它的受害者;因為制定這種法律違反了上位法原則,而任何共同體或者整個人類都沒有變更這一原則的權力,我這裡指的是上帝的意志,因為上帝賦予我們本性並藉此將永恆法銘刻在我們的本性之上。」

司各特與柏克一樣堅信,政府和法律依據功利主義原則的大肆集權對所有古老的自由和習俗都是致命的。

司各特在其文學作品中,展示了等級社會的好處和尊嚴甚至能惠及乞丐。他想要表達的是:文明的道德秩序的基石是對我們先祖的尊崇和履行我們的習俗性職責;歷史是有世俗智慧的源頭;滿足的前提是敬虔。他清楚地看到:功利主義是一種會抹殺民族性、個體性與過去所有美好東西的體系。功利主義是對橫暴貪婪的工業主義的粗鄙辯護。

邊沁是以數學視角看待生活問題的與世隔絕者。

現代英國和美國法律的最讓人驚恐的問題是行政法的爆炸式增長,而公民在行政法面前幾乎沒有救濟渠道。對於一個被功利主義原則主宰的世界,浪漫派人士擔心的是,以吞噬一切的工業主義和庸俗的物質主義的名義,不分青紅皂白地毀掉多樣性、優雅美麗和古老的權利

功利主義代表著機器、藏污納垢的城市,以及貧瘠放縱的道德觀的時代。司各特說道:「躲藏在邊沁之類人本主義者虛妄幻覺之後的未來世代追求平等的殘酷無情,已經像路西法一樣閃亮登場了。」

邊沁主義者想要隨意破壞鮮活的社會內核,以使它符合他們對數學般精確和行政管理便利性的要求。邊沁主義者鄙視哥特式的不規則和多樣性,他們熱切嚮往社會計劃中的功利性廣場和通衢大道。

功利主義者描繪了代價高昂的遠景,不過在每一條道路盡頭,浪漫派人士看到的都是絞刑架

喬治.坎寧鄙視所有有關抽象權利的教條和所有基於原子化個人主義理念的功利算計。

柯勒律治抨擊邊沁主義者的原子化個人主義和統計學意義上的物質主義,因為他知道,如果功利主義者成功地敗壞宗教所賦予國家的神聖性,它們會抹殺掉秩序的觀念;而且他們如果成功地說服人們相信我們不過是相互關聯的感覺的集合,他們就會遮蔽人類投向超自然的永恆盼望與命運的目光。

純粹的民主派人士就是現實中的無神論者:由於忽略法律的神聖性和上帝確立的靈性等級體系,他在不知不覺間成為魔鬼勢力摧毀人類的工具。將人類生活莊嚴的神祕感和無窮的多樣性降格為最大多數人的最大幸福這一偽數學原則,你就將這個世界變成盜賊們專斷統治的天下,讓靈性世界變成孤寂的地獄

功利主義精神已墮落為不受節制的貪婪

柯勒律治明白,現代性浪潮與所有這些復興與保守性的改進背道而馳。教育脫離神職人員的管轄,正被按照培根的知識就是力量的信念進行改造——以經驗主義和功利主義原則為變革的依據,被化約為機械工藝和物質科學,倫理學則被降格為刑法摘要和衛生講座。

邊沁和改革派的陰冷的原子化個人主義立基於人的尖刻乏味的理性之上,其前提性假設是,理性的個人利益可以取代所有古老的敬虔情感,但這卻成了這種個人主義的結局;它所引發的回應是一種苦大仇深的集體主義,而這種集體主義與功利主義體系一樣,都毫無理想可言。

功利主義是科學社會主義的先祖,邊沁的原則本質上是反自由的。邊沁嚮往的是一種計劃型社會。

現代極權主義的另一位教父級人物是黑格爾,其體系的極權色彩就源自他的理論,托克維爾則察覺到歐陸左派的這一庶出的淵源。

如何定義後來在20世紀將全球近一半人引入巨大奴役和災難的馬克思主義? 一種帶有黑格爾味道,被改造得適用於革命無產階級的功利主義。

功利主義、物質主義帶來的後果是:每個人對所有其他人的命運都漠不關心,他的孩子與私人朋友就是他眼中的整個人類。至於其他的公民同胞,他離他們不遠,卻看不見他們;他觸摸他們,卻對他們沒有感情;他只存在於自己的世界,且只為自己而存在。

一個充滿了整齊劃一的強制世界意味著多樣性與思想活力的消亡;了解這一點的托克維爾認為,民主體制助長的那種物質主義可能會極大地迷惑公眾的心智,以至於將除少數獨立靈魂之外的所有人心中的自由和多樣性觀念窒息而死。

物質主義首先消滅了人的更高級的機能,其次它自我毀滅。物質主義可能是一種消極的病症,而非積極的病症。

某種良善的物質主義可能最終會得到世人的認可,它不會敗壞但會弱化靈魂,並無聲無息地扭曲行為軛動機。要不了多久,這種沉湎於有限世界的做法會極大地遮蔽對無限世界的任何感知,由於漠視上帝自身靈性力量的存在,人不再是真正的人

如果人們滿足於物質性的東西,他們可能會逐漸地喪失生產這些東西的技藝,而且最終他們會像野蠻人那樣享用它們,既不加以分別,也不加以改進。

邊沁主義者決心一定要讓國家成為萬能的教育管理者,他們基本上獲得了成功。由國家規定的世俗、統一、普及、自由、強制性的教育(自由和強制性這兩個詞語的連用暗示了哲學上的激進分子未曾聽聞的民眾暴政)——在1870 年開始成為現實。

今天,現代性本身可能已成為通向奴役之路。在現代機器化、信息化生產與消費的時代背景下,在過於強調物質慾望和自我滿足的功利主義思想的推動下,人們可能會變成一個個失去靈魂和道德依歸的原子化個體。這些個體除了滿足自己當下的物質慾望外,對先人和後人不再有任何責任,也沒有能力承擔任何責任。也就是說,真正的人(也即富有道德、靈性與理性的人)最終會消失,文明將不復存在。

只有對一個超越性存在的信仰,才能讓人類認識到自己的有限性,從而在大災難到來之前放慢或停下腳步。

「知識湧現的秩序:始自於超驗的啟示,藉助先驗的給定,進入經驗的世界。」 康德的這句清晰論述,指引我們深入理解認識論。

[經驗]告訴我們某物是如此這般的狀況,但並不告訴我們它不能是另外的狀況。儘管我們的一切知識都是以經驗開始的,它們卻並不因此就都是從經驗中發源的。

[超驗]是指稱上帝是超於人類經驗之外的存在,是人類的理智所不能把握與認識的,它超出經驗之外並且不可能運用於經驗,屬於理性的理念而不屬於知性的範疇。

[先驗]是指稱邏輯上先於經驗的東西,它不是後天獲得的知識,但是卻是使經驗得以可能的條件,它先於經驗並且居高臨下地運用於經驗。

我們所討論的知識,處在經驗的範疇之內。當我們思考經驗的知識,我們必須學會不斷向上追問,直到我們有能力追問到先驗及超驗的層面。然後在超驗的啟示面前,我們選擇相信、選擇靜默。

某學者說:「真理向上,知識向下。向上的真理必須簡單相信。簡單相信,表現出一個人的敬畏精神。而向下的知識,必須刨根問底。刨根問底,體現一個人的專業能力。人類在求知命題上最大的錯誤,可能就是目標給定太近,從而導致人類普遍的短視。」

真理不是客觀的,真理是主觀的。真理即主觀性,主觀性即實在。按照克爾凱戈爾、康德的表述,真理事實上是一套整全的、均衡的、無所不在的觀念系統,這種觀念系統作為終極的上帝秩序而絕對存在,作為個體主義的人的價值而絕對存在。

觀念在前,事實在後。人類如果缺乏「對應的直視」,就意味著缺乏時間的線性秩序,缺乏空間的開放秩序,還缺乏人的範疇能力。而時間、空間和範疇,都是一種超驗的綜合的存在,屬於超驗的啟示。

人是觀念的載體,必須在觀念更新的維度上找到超驗的動力。觀念不更新,人就會被壓縮在經驗的盒子裡。

沒有超驗,就不會有先驗。沒有先驗,就不會有經驗。

主耶穌在《聖經-約翰福音》中對門徒多馬說:「你因看見了我才信;那沒有看見就信的有福了。」

讓我們敞開心扉,迎接上帝話語之光,在人生寄居的旅程中,與神同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