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人們覺得混血兒漂亮?

文:狄野

不同地區的人審美往往不同,但是討論誰最漂亮時,「混血兒」的壓倒性優勢總能成為共識。

時尚類產品廣告特別青睞混血兒模特,當代年輕女性群體中「混血妝容」也極為流行,日本人發明的整套化妝術極大地滿足了東亞女性成為混血的渴望。

中澳混血的昆凌

《妖貓傳》中飾演楊貴妃的中法混血演員張榕容

德韓混血鋼琴演奏家、郎朗妻子Gina Alice

但是,東亞各地無論中國大陸、台灣地區還是日本,幾十年前人們並不這麼覺得。

漂亮的標準

僅以臉型論,幾十年前中國人欣賞的標準,男性是國字臉,比如王心剛、郭凱敏就是標準的濃眉大眼大方臉。

 王心剛

郭凱敏

最誇張的是童祥苓扮演的楊子榮,今天屏幕上這種大寬臉的美男子已非常少見。

楊子榮扮演者童祥苓

過去女性最理想的臉型不是錐子臉,而是鵝蛋臉,不過當時明星中真正符合鵝蛋臉的只有龔雪等少數,劉曉慶、張瑜、陳沖遠達不到鵝蛋臉標準,但依然被認為漂亮,甚至鄧麗君這種16:9的寬圓臉,照樣受歡迎。

劉曉慶

 張瑜

 龔雪

為什麼以前的審美標準與今天不同?人們對臉孔的審美標準是如何形成的?

經典解釋是,一定範圍內人群形成的審美標準,其實等於他們臉孔記憶中的「平均臉」。

如果沒有廣泛的文化交流,各個地區的人們對漂亮的定義,總是最接近他們自身的容貌體徵。按進化心理學的說法,「平均值」意味著遺傳風險最小。

英國科學家繪製的部分國家女性平均臉

雖然各地對漂亮的理解都是「平均臉」,但在某些「單項」上,卻並不是平均水平就最漂亮。

最典型的是眼睛,雖然世界各地眼睛的形狀和大小明顯不同,且對漂亮的理解各有不同,但對眼睛的看法卻完全一致——女性眼睛越大則越漂亮。

像趙薇、奧黛麗赫本這樣的大眼睛,在哪都受歡迎。

心理學家給出的解釋是,大眼睛給人以天真、好奇、熱情、善良、童稚化的印象,它更符合男性中心文化中對女性角色的塑造和期待,男性普遍認為大眼睛的女性最有魅力。

但是,男性若有一雙會說話的大眼睛,卻不符合對男性角色的定位和期待,會被認為是不成熟、不穩重的。

不過,在中國傳統社會,有一雙顧盼生姿大眼睛的女性被認為是不符合女性美的,甚至連相書上都會把這類大眼睛打入淫邪、低賤的另冊,雖然男人們看到這樣的女性難免會心動。

金髮在西方也同樣因性別而執行雙重標準:金髮和大眼睛相似,被認為是天真、軟弱和幼稚的,以至於有些社會調查發現,人們普遍認為金髮女郎是不夠聰明的,但同時又是最有魅力的。

男性若有一頭金髮,則被認為欠缺穩重、不夠堅強,因而不如深色頭髮的男性更有男子氣和魅力。

007系列中,歷任邦德演員中,只有兩位是金髮,甚至挑選金髮邦德被認為是冒險,而早期的邦女郎,只要是西方人,幾乎都是典型金髮美女。

今天,「邦女郎」不能僅僅是「性感炸彈」,自然頭髮也開始變黑了。

前三屆與近三屆邦女郎對比

發達寬闊的下顎和腮部,則通常給人以強健和攻擊性的印象。女性有這樣的臉,絕難被接受,而男性有這樣的面部輪廓,會顯得更有男子氣。

墨索里尼特別喜歡在相機前突出他的下顎和腮部,以顯示其領袖的剛毅和力量,普京沒有這樣的自然資源,只能學著墨索里尼與馴化過的猛獸合影。

TA們的臉在變

既然不同人群心目中的漂亮大致是其平均臉,那麼如何解釋中國人心中的漂亮發生了如此大的漂移呢?

日本人其實也經歷了劇烈的審美標準變化,以男性為例,戰後直到1980年代,日本最受歡迎的男性形象,都是粗眉重眼,表情堅毅的傳統社會男性形象。

三船敏郎與高倉健

三國連太郎

原田芳雄

1980年代,事情開始起變化了,一直到傑尼斯事務所崛起,木村拓哉、瀧澤秀明、堂本光一等「像處女一樣清純,像維納斯一樣溫柔」的中性花樣美男,徹底將高倉健、三國連太郎這樣的臉孔逐出屏幕。

對這種男性審美標準的漂移,日本社會有各種不同角度的分析總結,大致可歸納如下:

戰後初期的恢復和趕超時期,對男性的審美都是傳統農業社會和大工業社會中堅毅、深沉、有擔當的男性形象。

進入經濟高度發達的消費文化時代,主要以電視機為載體的流行文化產業掌握了審美的主導權,而電視機主要觀眾是家庭主婦,事實上,社會男性形象的主導權由男性轉移到了女性。

日本當代美男水島宏

而女性和男性對男性形象的期待明顯不同,男性普遍更傾向於將力量和陽剛視作男性魅力,在匱乏和不安定的時代,女性或許能認可這種偏好,因為這樣的男性能帶來保障,但在物質充裕時代,較少攻擊性和侵略性的男性才更有安全感。

日本《婦女週刊》稱:「年輕漂亮的小男生比強健的大男人更吸引女人。當女人越來越強大時,她們就會視男人為寵物。」

因此,日本男明星不但由高大壯碩變得細嫩單薄,臉變得特別瘦窄,而且普遍有「正太化」的傾向。

今天的日本娛樂圈,整體上都是清秀的小巴掌臉,寬下巴的只剩下北野武這種爺爺輩的老演員。而後起之秀的韓國人,在明星製造的標準化上比日本更進一步,花樣美男的更新換代頻率堪比智能手機。

韓國男子組合EXO

當然,女性的形象也在變,傳統社會,女性的容貌和形體很大程度上是基於以男性為中心的審美,更準確地說,是圍繞著承擔生育和持家責任和分工形成的標準,豐腴、柔弱、馴順更符合這種要求和期待。

有趣的是,日本人的面部寬度幾乎與這種風潮變化同步,今天日本人的臉,已經比二戰時期的臉窄了很多。整體視覺上更傾向於中性化。

是不是人們看多了這樣的臉,臉會跟著變窄了呢?

不少地方有這樣的民間觀念:人們相信,如果孕婦特意天天盯著漂亮的塑像或畫像,孩子長大後會像模特一樣漂亮,假如這個說法靠譜,中國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人都會長得像毛主席。

今天對日本人臉變窄接受度最高的解釋則是,日本富裕後,食物大大精細化,動用咀嚼肌變少,導致日本人面部輪廓逐漸變窄。相信中國今天也在發生這樣的變化。

平均誰的臉

但是,混血模特的流行,顯然並不能用中國進入物質充裕的消費文化時代來解釋,雖然它可以很好地解釋,為什麼中國突然開始流行花樣美男和中性美女。

TFboys

或許「平均臉」才能更好地解釋這一現象。

沒錯,中國人的長相變化很小,理論上中國人對「平均臉」的印象應該變化不大。

中國平均臉

但是,進入中國人臉孔數據庫的數據卻發生了很大變化——隨著美國影視產品以空前速度占領中國市場,中國人對臉孔的記憶中,加入了大量歐美臉孔。

1980年代初,首次接觸到西方影視的成年人,往往無法準確分辨、記住片中人物的長相,看完一場電影分不清誰是誰很正常。當時多數中國人除了覺得他們相貌詭異之外,還無法對西方人建立美醜的觀念。

南斯拉夫電影《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中的真假瓦爾特給很多中國觀眾帶來困惑

但今天接受了足夠「視覺訓練」的中國人,大都能準確辨識西方人的不同長相——雖然生活中多數中國人依然很少接觸到西方人,這大大拓寬了中國人臉孔記憶的數據庫。

於是,中國人不但習得了對西方臉孔的審美標準,而且改變了對東亞人自己的審美標準——西方臉孔也被「平均」進了中國人的臉孔參照系,於是,混血成了最漂亮的代名詞。

日本、韓國流行東西方混血也是這個原因。

但是,西方人的「平均臉」裡,可以「平均」南歐人、拉丁人甚至黑人,卻不可能平均東亞臉。

除了日本、韓國對西方有一定文化輸出,東亞整體對西方文化傾銷能力較弱,所以,除了偶爾有俄羅斯人把自己整得像日本動漫人物,巴西小伙夏恩不惜在臉上多次動刀,只為能長得像韓國人,整體上無法改變西方人臉孔記憶的數據庫。

直到近年,可憐的西方人和幾十年前的中國一樣,對亞洲人的臉孔還處於分不清誰是誰的階段。

整容前與整容後的夏恩

來源:來到地球第一天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