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龍的戰鬥已經開始了

文: 謝遠東

昨天在巴黎郊區,46歲的中學教師塞繆爾-帕蒂被一名伊斯蘭教徒斬首,這不僅是又一場悲劇,重創了法國人的心理,也提醒人們注意,為什麼馬克龍總統在他所謂的「 穆斯林分裂主義」問題上憤怒。

馬克龍在推特上引用西班牙內戰的口號「 不要讓他們通過」( No pasarán),稱伊斯蘭主義他們不會通過的,意思是他們必須而且必然不能得逞。在即將到來的總統選舉中,馬克龍的主要競爭對手馬琳-勒龐反擊稱,他們已經這麼做了。

馬克龍面臨的問題是,這種暴行符合一種趨勢,一種潮流。

8年前,猶太兒童在法國南部城市圖盧茲的學校被殺害。

巴塔克蘭劇院大屠殺、查理周刊恐怖襲擊和巴黎東部猶太超市Cacher kosher)市場的殺害人質……這些惡性事件過去五年。

四年前,一位85歲的牧師在他的教堂被伊斯蘭教徒屠殺。

三週前,一名持刀襲擊者在《查理周刊》前辦公室附近重傷兩人。

……

血淋淋的慘案實在令人恐怖,顫栗的人們在追問,追問一個老生常談的問題,那個問題總是攪亂法國人的心:慘案它本是可以避免的嗎?

那要看怎麼說。

自帕蒂老師和他的學生們討論言論自由,10天過去了。

據報導,這位老師和學生們討論查理周刊這樣的慘案,在課堂上展示了那幅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畫,就是那張漫畫引發《查理周刊》屠殺。

因為課堂上有來自穆斯林移民家庭的學生,事前,他很客氣的請感到不適的同學先行離開教室,迴避這個話題。

有移民家長因而憤怒,在社交媒體上討伐。這位家長的視頻引發了一場小風暴。一些家長在學校門前組織示威活動。

這可能引起了殺手的興趣。

帕蒂老師是在討論言論自由,這是法國憲法上的權利。可是帕蒂老師他不知道,巴黎早已成了一個另類城市:不再屬於傳統的法國人。他所謂的言論自由,在法國那些已成氣候的勢力眼裡,不但政治嚴重不正確,還是該殺。事後看來,要問的是,這位老師的教學,是勇敢,是愚蠢,還是天真?還是三者兼而有之?

上完這節致命的課程之後,學校和老師不斷受到威脅。然而,當局無動於衷,沒有採取什麼措施來保護他。顯然,他們覺得不存在威脅,是那些人在行使和平的權利:正如席捲全球的黑命貴一樣。

無疑,惡性事件的發生是不可避免的。必然的。

法國警方已經確認兇手(被擊斃)是一名18歲的車臣人,在被槍殺前,他高喊’真主至大」。他以難民身份在巴黎生活,持十年簽證。這個兇手事前並沒有被列入激進分子行列。

法國的國家心理慘重打擊。對他們來說,他們的國家教育就像圖騰一樣。是法國人將自由、平等、博愛輸送到現代歷史之中,也因而將全世界的面目重新塑造:現代的人們不必再在橫蠻的君主面前匍匐,可以自豪的站立。

然而,現在,他們的學校為了安全,必須要自我保護,接受下意識的自我審查,這些現代的價值被置於危險的境地。這是現代文明可憐兮兮的慘敗。

對於馬克龍來說,根本的問題是,法國是否真的像憲法宣稱的那樣不可分割。法國政府極力否認巴黎和各大都市有 “禁區”,但這是荒謬的,完全罔顧現實。那裡每週都有針對警察局和警察的襲擊事件發生:國中之國,天天都在。

距離法國總統第一輪選舉僅有500多天的時間,目前還不清楚,這次暴行是否會對總統競選產生實質性影響。馬克龍的怒吼是發洩,還是號角?誰知道呢。

不過,但可以肯定的是,法國之戰已經開始了,也許,結局並不樂觀。

來源        有種樂土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Chinese (Simplified)Vietnames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