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巴雷特不是女王 是法官

巴雷特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ohn Strand撰文/德誠編譯)目前我們正在走向可能發生的選舉門高潮,最後會在最高法院裡作判決,那麼最近確認的大法官——巴雷特的影響就十分重要了。

在艱苦的一週確認聽證程序結束時,我們沒有聽到更多以前沒聽過的內容。但我們確實受益於對法官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她出色的司法記錄和無可挑剔的法律和程序上的資格的進一步闡述,因為她巧妙地應對了一大堆無關緊要的荒謬離譜政策、歇斯底里的人格誹謗和大量的恐赫性言論,其中還夾雜著永無止境地要求提供案件意見和預測的要求,而這些意見和預測是司法機構嚴格禁止她提供的。

對被提名的人來說,確認為大法官要經過一個非常艱苦的過程,它也是一個可以令人筋疲力盡的過程,但這也是最高法院新任法官預料會遇到的。畢竟,這是我們整個政府系統中最有權力的職位之一。

那時的巴雷特法官完成了確認過程猶如醫生臨床看病一般。她冷靜地讓每一個來攻擊的民主黨人都覺得自己不如上一個做得好。在這樣做的過程中,她還揭示了另一個眾所周知但往往十分模糊的現實:民主黨人是絕對的作繭自斃,在他們對對手未經思考地提出指責時,無奈地回過頭來顯示了自己的失職。

在這些聽証會上,他們無情地攻擊巴雷特的記錄和個人信仰,認為這是一個可怕的掠奪者在追捕傷害無辜的人的明確無誤的「足跡」,一再聲稱她執意要破壞一些他們認為珍貴的政策立場,這些立場有被否定或逆轉的危險。

諷刺的是,由於巴雷特回答說她不是「女王」,並且無意如女王那樣行事,這就巧妙地使攻擊她的民主黨議員上了鉤。當時參議員艾米‧克洛布查(Amy Klobuchar)抓住巴雷特的話接著說,她「不介意成為一名女王在這裡……成為一個仁慈的女王,並做出決定,以便我們可以快速把事情做好。」他們無意中承認了自己的虛偽,清楚地表明,他們的意識形態任務是要強加一個預先確定的法律結果。

當然,克洛布查參議員不會介意有這樣的絕對權力;這正是她和她的激進民主黨同夥們用惡毒地手段要爭取的。然而,問題在於她的仁慈假設;她暗示,如果她擁有這樣的君王地位,她會「正當地」行使這種權力,因此她理應行使這種權力。

這是君主的心態,這是民主黨人在未能通過國會的既定渠道實現政策時,便想通過法院系統以非法手段推動其政策的動機。在他們看來,這個政策應該而且必須通過,用任何手段來完成都是對的,因為根據他們的說法,這是「正確的」,所以也是最重要的。

事實是,沒有任何一個人或政黨是完全正確的,或是值得被賦予全部的統治權力,因此我們的開國先父們明智地構建了一個具有非常具體的權力分配的共和國。任何試圖迴避或以其它方式使這些權力分配被破壞的行為,都應引起最嚴肅的警覺,並應要求我們警惕地捍衛我們的機構部門及其憲法基礎。

巴雷特的聽證會不僅僅是針對根據標準法律規定,適當提名的一位出色的現任法官的猛烈抨擊;它們是對我們共和國憲法本身的直接攻擊,也是對我們這個系統的誠信性的攻擊。為這個系統,美國人民的奮鬥、流血和死亡,已經經歷了幾個世紀。

他們為那些仍然珍惜自由和維護自由的憲法結構的公民提供了警鐘。我們必須響應這一號召,奮起反抗,捍衛我們的憲法,不受任何即將到來的暴政的侵占,不受任何尋求成為至高無上的女王的侵占。

如果我們能夠維護它,美國仍然是一個共和國。

原文Not a Queen, a Justic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作為一名國際知名的模特、演員和作家,約翰‧斯特蘭德(John Strand)出生於加州,成長於一個充滿活力的意大利裔美國人家庭,目前常駐洛杉磯和紐約市。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