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0 月 24 日

戰群惡! 巴雷特在大法官確認聽證會

文:張目

1933年3月15日出生的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魯思·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於今年9月18日去世,時年87歲。她的最大願望是活過這次總統大選,能夠給川普擋擋道兒,但人算不如天算。

她的去世使美國的政局看似動蕩不定,但其實是前途大大的光明。

總統川普決定在11月3日大選前提名新法官,而民主黨堅持要在明年1月20日新總統上任後才能提名新法官。原因是什麼呢?

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共9名,一名首席大法官,8名大法官。目前格局是共和黨5名,民主黨4名。但最近問題又來了,接班不久的首席大法官保守派約翰·羅伯茨(John Roberts)也左右搖擺起來了。如果堅定逆天而行的金斯伯格空位由順天而行的法官來填補,那很多害人的法律就無法出爐了。近期川普宣布了一個20候選人名單,但他說此次優先考慮女性。當然,無論是男性還是女性,川普提名的一定是順天而行的人,這就讓美國的黑暗勢力抓狂。


2020年10月1日,美國華盛頓特區,川普總統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巴雷特到國會山會見參議員傑裡ܪ莫蘭(Jerry Moran,左)

川普總統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是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在瘋狂的阻擋中,對巴雷特最高法院大法官為期四天的提名聽證會照樣從10月12日(週一)開始了。14日已經進行到第三天,兩黨議員們此前分別就平價醫保、宗教信仰、槍枝管控、同性婚姻、墮胎權,以及判定今年大選結果等話題向巴雷特法官發出問詢。

巴雷特的宗教信仰

巴雷特是虔誠的天主教徒,有七個孩子,其中兩個是收養的,深受占美國多數的傳統信仰家庭的喜愛。她於2017年獲川普總統提名出任美國聯邦第七巡迴上訴法院法官,此前在聖母大學擔任法學教授。她被學校和學生評價為非常優秀的教師。

民主黨議員提出巴雷特的信仰是否影響她公正判決。共和黨議員則回答,這是恥辱,美國建國以來就尊崇信仰自由,沒有這種說法──個人信仰不能履行公職。

拜登此前不得不對媒體表示,巴雷特的信仰不在考量範圍,但拜登把攻擊點放到奧巴馬醫療保健法,他指巴雷特說過希望廢棄奧巴馬醫療保健法,而「總統也準備要廢棄這一保健法」。

民主黨提《奧巴馬醫保法》

本次聽證會上,民主黨參議員問詢的重點之一就是《平價醫療法案》(奧巴馬醫療保健法)。按照預計,在11月3號投票結束一週後,最高法院將對共和黨參議員要求廢除該法的上訴進行研究。

民主黨擔憂,巴雷特說過希望廢棄奧巴馬醫療保健法,而總統也準備要廢棄這一保健法。川普曾發推說:「共和黨人必須高聲反駁,我們將向美國人提供更好更廉價的醫療服務」。

巴雷特法官在聽證會上沒有明確表示她會如何裁決,但反覆強調會保證自己的司法獨立性。她還澄清:「我從來沒有和總統或是他的任何幕僚討論過我可能會如何做出判決。」

法院「不應試圖」制定政策

當被問到在同性婚姻、墮胎權,以及槍枝管控上的看法時,巴雷特解釋說,大法官沒有權力對這些已經被判決過的案件做出重新裁決,但如果最高法院決定受理新的有關案件,她會根據法律條文進行研究後做出定奪。

左派攻擊巴雷特的宗教信仰,或者說因為她有信仰而擔心她在墮胎一些議題上有明顯立場,影響她對法律的闡釋,這一點至少在這兩天的聽證上,民主黨還算是很謹慎的。因為他們知道拿一個人的宗教信仰說事會引起反感,因此民主黨小心翼翼選擇不去觸碰這一敏感點。轉而選擇直接質問巴雷特,「你是否反對囉訴韋德案的裁決?」「你是否反對奧巴馬健保?」

巴雷特回答得很乾脆:法官的職責不是來摧毀什麼法律條款的,而是遵從法治和詮釋憲法的。如果案件沒有擺到自己面前,她絕對不應該持有任何特定的立場。

巴雷特法官在兩天的聽證會上都多次強調了自己是法律原旨主義者。

她說,「憲法條文是怎麼寫的,我就怎麼解讀它。我認為憲法表達的意思就是作者們在那個時代想要表達的意思。它不是隨著時代的改變而改變的,我沒有權力去更新它的意思,或是把我自己的政策觀點強加於它。」

巴雷特在聽證會前一天說,法院「不應試圖」制定政策,而應將其留給美國總統和國會。

而剛剛離世的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歷史上第二位女性大法官金斯伯格卻恰恰相反,她1959年畢業於哥倫比亞法學院,曾當法學教師和婦女權益律師,1980年被任命為聯邦上訴法院哥倫比亞特區巡迴審判區法官,1993年由克林頓總統任命為聯邦最高法院法官。她在兩個頂級的法學院以優異的成績畢業,按理來說她應該是個最棒的律師,但她是女權主義者。 2007年成為最高法院內富有爭議的自由派法官之一,堅決主張婦女有墮胎的權利,並且支持同性婚姻,並使之成為法律。

實際上,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職責是詮釋憲法,而不是製造法律。金斯伯格是最不合格的大法官。

民主黨試圖阻礙「確認程序」

聽證會第一天(12日),共和黨人與民主黨人展開激烈交鋒,共和黨讚揚巴雷特無論作為教授、法官及母親都出類拔萃,對其提名和確認都符合憲法;民主黨抨擊共和黨在距離總統大選只剩22天、疫情肆虐時強行推動確認程序。

主持聽證會的參院法律委員會主席格雷厄姆一上來就說,「爭吵將會持續整整一週」。「所有的人都在注視我們,我們應努力做到文明和互相尊重」。

民主黨無法找到有效的攻擊點。他們只能轉而把矛頭指向共和黨,猛烈抨擊不應該在舉辦這個聽證會,因為五十多人擠在一個房間裡,病毒傳染風險太大。

但共和黨強調,本次聽證嚴格按照CDC的指導進行的,如果你不願意到現場,咱們視頻連線進行也是可以的。所以,一連四天的聽證肯定會順利進行下去了。

聽證開始之前,巴雷特向參議院提交了自己的書面發言,闡述了自己的立場。她說:「法院肩負執法重責,但法院不是設計來解決每一個問題,或矯正公眾生活的每一項錯誤。」她說,「政治決策和政府的價值判斷必須由靠人民選出的政治單位來決定。」

也就說,美國政治結構是三權分立的,不要指望讓法院來解決所有問題,只有當人民對立法機構的判斷或者總統、州府等出臺的行政命令感到不滿時,法官才會依據憲法或法律條例出手進行調停。

再有,川普精挑細選出來的這位大法官人選,幾乎無可挑剔。全美律師協會為她背書,絕佳的大法官人選。而民主黨無法像攻擊卡瓦諾大法官一樣,從她個人的人生經歷和性格特點上,找到合適的攻擊點。上次提名卡瓦諾時,民主黨用三十多年前所謂性侵來抹黑阻撓。而這次是女性,他們不好下手。

來自夏威夷的日裔女參議員廣野(Mazie Hirono)竟然問同為女性的巴雷特:你有沒有性騷擾或性侵過別人?回答「沒有」後,這個女議員接著問:你有沒有因這類行為被懲罰?女性逼問女性這種話題,可以說是無恥至極。但民主黨沒辦法,他們知道如果沒有重大爆料意外出現,參議院對巴雷特的確認基本已成定局,所以就表現的狗急跳墻、自取其辱。

屆時最高法院保守派法官將具有6:3的優勢,對美國未來幾十年的法律將造成深遠影響。

民主黨還傳出,若巴雷特聽證通過,他們就將試圖重組最高法院,共和黨議員指責說,這是讓法院成為第二個立法機構,將破壞美國的三權分立系統,摧毀美國政治體制。

而巴雷特本人在聽證上會的表現,可謂寵辱不驚,並且知識儲備豐富。面對兩黨議員的拷問,表現得鎮定自如。

人哪,該清醒了

聽證會上,還出現了有意思的一幕,看她表現得太好。共和黨資深參議員約翰·科寧(John Cornyn)讓她向大家出示一下她的筆記本,想看看她到底有沒有提前準備什麼。結果巴雷特舉起空白的筆記本,回答說「只是一張抬頭寫有美國參議員院的信紙。」她向議員們證明,自己很坦率,沒有事先做準備。所有問題,全憑記憶回答。

大法官提名人果然不同凡響,於是巴雷特舉起空白紙張的場景,就成為了今天媒體廣泛報導和傳播的亮點了。

照此下去的話,儘管對峙激烈,民主黨人仍然難以阻擋川普提名的這位大法官人選進入最高法院。目前共和黨人在總共100席的參議院擁有53席,即便已有兩位共和黨參議員反對在大選投票前確認新法官,但巴雷特最終還是能夠按計劃下週就得到確認。

這不是人想怎麼樣就能怎麼樣的,就像金斯伯格一樣,幾十年來因為阻擋天意而被五種癌症纏身,多次摔倒骨折,儘管每天拼命鍛煉,想活到某某天,結果就偏偏活不到某某天。人在這個戲劇化的現實面前難道還不清醒嗎?!

(人民報首發)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