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寶」史詩性爆雷,「中國銀行」到底錯在哪裡?

小李子

文: 明哥

1

2020年4月21日,「中國銀行」發行的「原油寶」產品,發生了全球金融史上聞所未聞的爆雷事件,它不僅讓國內數千個投資者血本無歸,反而有傾家蕩產的危險。

因為投資者不僅本金被虧光了,反而倒欠了「中國銀行」1-3倍本金的金額。

在過去的2天時間裡,所有人都想知道,投資者的錢,進入了中行之後,連續發生了什麼,才導致連鎖反應,引發了核彈級的爆炸。

圍繞著中行的產品資質、交易規則、投資者適當性准入管理、交易員操作,各路媒體和專家都使出了渾身解數進行解讀、猜測。當我們請教了國際原油期貨領域專業而又精深的專家後,撰文如下,揭開了縈繞在「原油寶」產品上的面紗:

你所知道的都是錯的。 「中國銀行」原油寶爆雷的終極真相

「原油寶」,確實是中行發行的、面向個人客戶發行的掛鉤境內外原油期貨合約的交易產品。中行隸屬於銀監會的管理,這款產品也獲得了監管層的批复。

然而,在實際操作層面,中行的角色,和對產品的定位,依然讓這款產品的投資者,進入了一個俗套的「虛擬盤」交易市場。

在美國,所有的做市商,都有充足的股票、期貨合約的庫存,自身作為投資者的對手盤,為整個市場提供流動性,自負盈虧。

中行借用了做市商的概念,一頭面向國內市場,創造了一個「虛擬盤」市場;另一頭為了對沖自己的風險,在美國期貨市場開設了機構投資賬戶,跑進了腥風血雨的實盤市場。

所以,傻子都能看出來,投資於「原油寶」的投資者,資金根本沒有走出「中國銀行」的系統,只是在國內空轉;而他們的投資收益,完全依賴於中行的交易員,在美國期貨市場的操作結果。

同時,「原油寶」產品顯示的期貨行情,也並非是美國原油期貨的真實交易行情,要么是延遲顯示了,要么是經過修改過後的。投資者所下的單,並沒有直連美國的期貨交易所,而是和「中國銀行」做對手盤。

表面上看,投資者掛鉤了境外原油期貨市場,實際上脫鉤了。

更荒唐的是,中行為了吸引更多個人投資者購買「原油寶」產品,將美國期貨交易所規定的合約最小單位1000桶,拆分成了最小單位可為1桶。吸引了大量的個人投資者(可能是大媽、爺爺們)以後,投資者發出的指令也是零碎的、不符合實盤規則的,中行則要自己整合、拆分、模擬,再到海外實盤上去複製操作。

市場變數、模擬誤差、對沖風險,環節太多,風險實在太大了。

研究《證券法》,我們很容易知道:

第一,任何境內外機構(除非獲得相應的滬港通、滬倫通等資質)不得非法代理國內公民從事境外期貨交易。

第二,無期貨經紀和結算資格的機構,不得非法代理客戶進行期貨買賣並提供結算業務。

第三,對國內的期貨交易所而言,所有期貨交易指令必須直接連接交易所,撮合成交後返回交易成功訊息。

國家處於外匯監管的要求,可能授予了「中國銀行」在一定的美元額度比例下,去境外投資於原油期貨產品,但是是否允許它轉身吸引國內投資者,用人民幣來掛鉤它自身的美元投資行為,則很值得商榷。

但是,「中國銀行」犯下的最大錯誤,還不是這一條。

2

如果你是股民,投資過股票,或者買過基金,回想一下,券商在你開戶之前,會有什麼測試嗎?

如果你要買賣創業板的股票,在開通權限之前,券商要驗証投資人:具有兩年以上(含兩年)股票交易經驗的自然人、現場簽署《創業板市場投資風險揭示書》、文件簽署兩個交易日後即可開通交易。

如果你要買賣科創板的股票,那麼要求更加嚴格:有兩年以上炒股經驗、個人投資賬戶內有50萬以上的資金。

如果要交易融資融券業務,國內的期權、期貨業務,那麼測試流程更長,對投資者的考察更為細緻,必須達到高風險偏好,才能允許開通交易權限。

這是在對投資者進行:適當性准入管理。

2019年11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舉辦第九次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印發會議紀要(下稱《九民紀要》),第72條明確要求:

適當性義務,是指賣方機構在向金融消費者推介、銷售銀行理財產品、保險投資產品、信託理財產品、券商集合理財計劃、槓桿基金份額、期權及其他場外衍生品等高風險等級金融產品,以及為金融消費者參與融資融券、新三板、創業板、科創板、期貨等高風險等級投資活動提供服務的過程中,必須履行的了解客戶、了解產品、將適當的產品(或者服務)銷售(或者提供)給適合的金融消費者等義務。

如果「中國銀行」中行,以及各省分行、下轄支行,在宣傳「原油寶」產品時,理財經理,自己完整地理解了代客投資海外原油期貨產品的原理,並且將投資款的去向、期貨交易規則、虛擬盤和實盤交易可能遇到的風險,一五一十地,向潛在的投資者講述清楚了,並且對投資者的家庭財產、風險偏好、預期收益率,進行了完整的評估,那麼「原油寶」產品爆雷了,至少錯誤沒那麼嚴重。

可恰恰相反。

也許是為了完成業績,也許是理財經理自己都對原油期貨業務一無所知,也許他們真的以為這是撿大錢的機會,總而言之,「中國銀行」在投資者適當性准入管理上,犯下了不可饒恕的錯誤。

我們來看看宣傳稿。

這是來自於中國銀行官方公眾號的宣傳文字,它不僅沒有揭示適當的風險,反而在誘惑潛在的投資者趕緊入場。

如果公開場合都如此宣傳,可想而知,在銀行的各大推銷網點,面對完全不懂的大爺、大媽、退休老奶奶時,長得俊俏、口吐蓮花的理財經理們,會如何蠱惑他們掏出養老金,進入血雨腥風、風大浪大的原油期貨市場的。

打個很恰當的比方。

一旦適當性准入沒有做好,就如同把F1賽車,交給連駕照都沒有、高齡的大爺老奶奶們,讓他們上到高速公路上馳騁。如果車毀人亡了,不但不賠償他們的損失,反而向他們索要賽車損毀的錢,這不是瞎扯淡嗎?

在金融投資領域,有一句非常著名的話,那就是:盈虧同源。它背後隱含著深刻的社會學、投資學真理:收益和風險成正比。

當一個人生抉擇機會擺在面前,你抓住它,能夠預判到這輩子四平八穩、按部就班,一眼望到頭,而不用承擔什麼風險,那麼它給你帶來的上升空間,一定是有限的。

當一款理財產品,能夠承諾保本,甚至以固定利率的回報作為底線,那麼它能夠給投資者帶來的預期回報率,一定不會高,很可能只是跑贏了定期存款利率而已。

富貴險中求,言下之意是指,你只有充分預期自己能夠承擔巨大的風險,才有可能求到富貴。

如果有人告訴你,富貴就在眼前,彎腰就能撿大錢,卻不需要承擔任何風險,那麼你頭腦要保持清醒,切莫上當受騙。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